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亮刀,魔染极情 (求订阅) (第1/2页)

魔刀之形,与赤龙之火两相碰撞,所造成的动荡,更是波及整个玉湖范围。

两人所处之沧浪亭,于瞬息之间,被浩大的力量碾压成碎粉,扑簌簌随着劲风飘落在碧波浩荡的玉湖当中。

且劲道连绵,在这玉湖当中,掀起十里范围的惊天巨涛,狂涨上涌,又在余劲震荡下粉碎,化作蒙蒙水雾,遮天蔽日,从而透过光线幻化成一道七彩虹桥,蔚为美丽。

在这绝美风景当中,隐藏的却是浓浓的肃杀之气。

北堂宿由于魔刀投影护身,尽管遭受孟昭的偷袭一击,却也没有受伤,只是惊魂未定。

看向那“北堂行”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以及阴郁杀机。

脑海当中的第一反应,是这北堂行怎么敢杀自己,为什么要杀自己,即便是贪图自己的一些隐秘,也可以旁敲侧击,没必要如此孤注一掷才对。

随即,脑海中闪过孟昭的攻势,真龙妙道法门,乃是他所独创,这般强横绝伦的龙道武学,会的人并不多,有这般造诣的,也没几个人,北堂行,是万万不懂的,紫薇耀世诀才是对方的根基法门。

如此说来,面前这北堂宿,岂不是假冒的?

“你是何人,竟敢刺杀本座?”

同样是杀手,刺客,面前之人的武功,和北堂宿之前一路上遇到的,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

此前来设计谋害他的,顶多算是歪瓜裂枣,他煌煌实力碾压之下,尽都碾成齑粉。

然,此人武功高绝,还在自己之上,竟还拉的下脸面,阴谋偷袭,实在是不当人子。

若非自己小心谨慎,请了魔刀投影入身,无差别防御,只怕那一招之下,自己已经赴了黄泉。

如此,北堂宿自然是惊怒交加。

而继续联想下去,这北堂行若是他人假扮,那螭龙玉璧却无虚假,真正的北堂行哪里去了?

那龚淮作为一枚关键棋子,他在中间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莫非,他已经为面前之人所降服,背弃了皇族吗?

当然,这些繁杂念头,固然充斥他的脑海当中,但最多的,仍是大作的警铃。

此神秘人,武道高绝,又对自己居心叵测,杀意满满,若不小心应付,今日只怕难了。

孟昭却是并不说话,一招真龙妙道法门未曾建功,也不意外,毕竟此人身后站着一尊魔道超级大佬,还有魔刀惊情之能护身,若这么简单就死了,哪里还配他如此费尽心机的将其从神刀堂诱出,势要杀之?

探掌而出,五指曲握,钩爪之间朝着北堂宿抓去。

信手挥毫,泼墨之间,如羚羊挂角,无有痕迹。

与此同时,两人所在玉湖上方空间,却是瞬间浓云密布,团团阴郁的黑云堆积在一起,云团之内,更有滋滋啦啦的蓝白色电弧交错迸发,灼烧的空气温热,带有一缕焦糊味道。

更有一道灿金色的硕大龙爪,自那浓密的阴云电弧当中探出,朝着北堂宿抓去。

爪间似有佛陀吟唱,血红莲花点点,降魔之意蕴充斥整片玉湖当中,更将整个玉湖,以及周边之景色,浸染成一片佛光笼罩之地,空气当中佛元无处不在,消除一些污秽邪祟之气。

真龙妙道之佛龙探爪,集合真龙之霸道,佛陀之广大,降魔之真意而成,也是真龙妙道诸法当中最为克制邪魔道武学的一重变化。

北堂宿见这人并不答话,反而再度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毁天灭地的禁忌神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