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凉州春 (第1/2页)

从沙州到凉州不远,桓行简带着嘉柔在此逗留了两日。

刺史夫妇老了许多,尤其刺史夫人,两鬓斑白,腿疾越发厉害。她没想到会再次见到嘉柔,在她心里,那个可怜可爱的小女郎死在了大将军平定毌纯之叛中。

离乱人,阴间鬼。

就连一向待她严厉多于慈爱的刺史,乍见嘉柔,老泪纵横,顺着他那张被西风摧残的沧桑面孔流了下来。

然而,嘉柔还活着,明媚的小脸,袅娜的身姿,和她当年第一次离开凉州时差别不大。也许,她身量又长高了些,眉眼也更开阔些,山明水秀的底子却还是一如往昔。

刺史府里,刺史夫人坚持每年给嘉柔做新衣裳,哪怕是误以为她不在了的日子里,刺史夫人还是固执地要命。

若是刺史多劝了一句,她必要嚎啕大哭。

嘉柔许久没穿过这么美丽的衣裙,女孩子天生爱美,她有点羞涩又有点儿兴奋地转了几圈,裙勾细浪,像是动人的涟漪。

凉州的一切都没变,集市上红尘汹涌,远处沙漠里的风狂劲野性。一到黄昏,城墙角楼便照例衔着一轮血红夕阳,天地跟要沉下去似的。

两人在街上看人杀活羊,手起刀落,很快只剩个嶙峋骨架,又在一起吃浓郁的羊羹。

这场景,跟前世一样迷离遥远,但又重现地分毫不差,嘉柔吃着吃着就哽咽了。她两腮鼓鼓,眼睛里**泪,无声咀嚼,可当桓行简的目光投过来时,她灿灿地笑了:

“大将军,我太高兴了,像是假的。”

桓行简的样貌变化完全来自于那只失去的左目,愈发冷酷且寡淡,但右眼中偏有万千柔情,和他俊锐的五官极其别扭地共存着。嘉柔会有那么一个刹那,觉得他陌生。

不知道他看自己是不是也这样。

她并非害怕,只是难过。

“我以为,我这辈子再不能跟大将军回凉州。”

桓行简的话依旧不多,在洛阳时,除了政务军务,他很少再有心情开口说话。

只有面对那个无辜的稚子时,他才有些话想要说。

比如,抱着大奴,问他是不是也很想念她。孩童纯净明亮的眼盯着他笑时,桓行简几要流下泪来,他要怎么告诉日后长大的孩子:

他的母亲,惨死在桓家家臣的刀刃之下?

而大奴,无知无觉,这更让人心碎。

他唯恐大奴忘记母亲,尽管,大奴对嘉柔也谈不上什么记忆。但桓行简拒绝母亲的提议,未让任何一个年轻的女人来接手照顾大奴,大奴依旧住在公府,除却乳母崔娘和婢子,便是他竭尽所能在陪伴。

他不能让大奴和任何人建立起类似母子那般的亲密关系,这对嘉柔不公。那是她怀胎十月,受尽苦难诞下的生命,除了她,谁也不配做大奴的母亲。

哪怕仅仅是名义上的。

“大将军为什么老看着我?”嘉柔发觉桓行简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脸上,不曾移开,却不说话。她那张脸上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吃的热了,慢慢起了绯意。

“我也怕是假的。”他吃的并不多,放下汤匙。旁边,有人认出刺史家的这位女郎,上前犹疑着打招呼,嘉柔轻快地应了,声音甜脆:

“是我,我是柔儿呀!”

笑声满堂,对方不忘赞美她的样貌,桓行简静静看她和人攀谈起来,没有插话。

直到两人乘着凉州清明的月色回到刺史府,嘉柔轻声问他:

“大将军为什么不说话了?”

桓行简略有惆怅,凝视着她:“大家看你,一定心想这要什么样的年轻人才能配得上这小娘子。沙州的胡人老汉他告诉我,很多人爱慕你,想要娶你。我现在这个模样,恐怕配不上你。”

“大将军为何来找我?”嘉柔不当他是玩笑,她直直望着他。

“我说了,我是来找我的心上人,带她回家。”桓行简低头一笑,他脱了外衫,挂在屏风上像往常那般和她相处,仿佛就在公府。

嘉柔的脸忽就烫的厉害,他还是那个身形,宽肩、细腰、长腿,从头到脚都还是那个桓行简。

两人之间的话,仿佛在沙州那一夜说完了。只是说话,嘉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沙州的风土人情,一场暴雨,一场大风,天上的鸟,地上的兽,带芝麻的胡饼烤的喷香……桓行简搂着她,两人在破旧的木板床上,一个翻身,他就能掉下去。

沙州的风更厉害,刮了一夜,像西北的歌谣直白热辣,不讲究起兴,上来就轰轰烈烈劈头盖脸的。两人枕上听风,桓行简怀疑嘉柔那简陋的租房几乎能被掀翻了屋顶。

说到大奴,嘉柔又只剩下了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马曰**小说全集 | 关于甘宝宝小说全集 | 李和类似小说全集 | 古代活人禁忌小说全集 | 3人同居小说全集 | 春色校园合集小说全集 | 乡村小司机小说全集 | 替我阅读小说全集 | 素衣浅舞小说全集 | 废都古龙小说全集 | 殷寻小说全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