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终得清醒 (第1/4页)

“焄玥,你怎么了?”

是夜,二皇子府。

燕玘歌按这几日的习惯,下午出了宫之后先去衡湘院看望了依旧昏迷的连清珏,然后便回到了惊鸿院。然而没想到到了房间,他却发现上官焄玥正坐在窗前对着晴朗的夜空发呆。

“殿下,您回来了。”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上官焄玥回过神来,他转头,脸上立马浮现出丝丝喜悦。

“嗯,焄玥在想什么呢?”

敛衣坐在上官焄玥身边,燕玘歌伸手将上官焄玥揽在怀里。

“当然是在想殿下啊。”

上官焄玥嘻嘻一笑,安心的靠在燕玘歌怀里。

“殿下又去了衡湘院?”

“嗯。”

燕玘歌生怕上官焄玥又不开心,所以匆忙解释道:

“秦神医的徒弟昨日不是来了吗,本殿去看看连公子的身体有没有好转。如今任兆康可是越来越针对本殿了,在朝堂上处处挑本殿的过错,虽然有你和褚季文给本殿出谋划策,可毕竟我们势单力薄,若连公子早日清醒过来,也好……”

“焄玥明白的,殿下不用心急。”

知道燕玘歌是为了让自己放心,上官焄玥觉得心里暖暖的。

“焄玥……不是那般无理取闹之人。”

“哈哈,今日的焄玥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有些惊讶的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燕玘歌笑道。

“殿下这是何意?难不成在殿下心里,焄玥竟是那小肚鸡肠之人?”

听着燕玘歌的笑声,上官焄玥故作委屈的嘟囔着。

“哈哈,怎么会!焄玥是怎样的人,本殿自然明白。”

爱怜的捏了捏上官焄玥的脸颊,燕玘歌低头便覆上上官焄玥的双唇,接着,屋里便只剩令人遐想不断的喘息声。

……

“秦公子,我哥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衡湘院内,秦苏木又给连清珏施了一次针。他确实没想到,自己不过刚离开几日,这连清珏就把他自己折腾成了这副模样。

“应该快醒了。”

有些疲倦的坐在椅子上,秦苏木接过柳亭澜递来的茶水喝了几口。

“外伤已经在愈合了,可他的寒疾有些棘手。”

“之前经过秦公子的调理,哥哥的寒疾不是已经好转了吗?”

连清婼一脸担忧与期待的看着叹了口气的秦苏木。

“之前我开的方子对他的寒疾确实有帮助,可这次,他不仅在阴冷的密室呆了那么久,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密室的寒气从伤口渗入体内……说句实话,他能活着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什么?”

听了秦苏木的话,连清婼瞬间红了眼眶,她无助的抓着柳亭澜的衣袖,看了看同样一脸惊惧的柳亭澜和范遥,接着又看着秦苏木。

“秦公子……那……那怎样才能救哥哥?你说……只要能救哥哥,我做什么都可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