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光芒石文学!

首页 > 章节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隐患

第三章 隐患

黄油奶酪 2021-09-15 18:49:40
又冲了个战斗澡,秦绝舒服地轻哼一声,出来挑了件最常见的白衬衫休闲西裤,在外面搭了件深红色的外套,把手机和钥匙揣进兜里。她衣品一般,孩子妈也不在这,就凑合穿吧。深红色挺好的,溅...

又冲了个战斗澡,秦绝舒服地轻哼一声,出来挑了件最常见的白衬衫休闲西裤,在外面搭了件深红色的外套,把手机和钥匙揣进兜里。

她衣品一般,孩子妈也不在这,就凑合穿吧。

深红色挺好的,溅上血也看不出来。

在末世久了,秦绝知道怎么看待自己的状态。尽管她表面平静无波,但自重生而来始终有股烦躁感,亟待发泄。

她打算去南边那条街,那里有酒吧和麻将馆,地下有个小型拳场。

在家里她一直是被打的那个,只不过是之前还顾及着这是亲爹不能还手罢了。

作为一个“男生”,哪有没打过架的呢?表面班上成绩前几的好孩子也并不那么懂事听话就是了。

秦绝走出卧室,神色如常地穿过客厅,无视墙角和茶几上她自己的血迹,走到玄关换鞋。

“去哪儿?”

秦景升听到动静,走出书房,不耐烦地问。

秦绝还在那蹲着系鞋带,正对着他,肌肉已经习惯性地绷起。她抬了抬眼,秦景升并不算典型的北方体型,一米八几,不是很壮,有个正在发育中的啤酒肚。

好弱啊。

秦绝想着,竟觉得有些不现实。

我就是被这么个人打死的?

“个小兔崽子问你话呢!”秦景升隔着客厅骂道,就要走来。

秦绝系完了鞋带,直起身来。

下盘不稳,往膝盖上踹一脚就会倒。脸发福了,但脖颈没有太粗,可以拧断。

她定定地看着她父亲,说:“出去散步。”

没有畏畏缩缩,没有低声细语,没有愤怒不甘,甚至没有滔天恨意。

秦绝就站在玄关处,看着她生命里曾经的恶魔骂着脏话一步步走来。

唉,她在末世呆得太久了,年纪加起来已经五十多岁,那些年少时的烦闷委屈、崩溃绝望,在生死一线的搏杀中不值一提,早被扔在了记忆的角落。

秦景升伸手就要拽她衣领,这是他常用的路数,扯着人往墙壁上怼,尤其喜欢怼在拐角,磕起来更有质感。

真慢啊。

秦绝眼睁睁看着,不紧不慢地侧开一步。

她现在不想杀了秦景升,这里不是末世,和谐社会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她带着那些人的希望闯进系统的老巢,把这垃圾东西击碎,释放残存的所有灵魂让大家一起回来,不是想再杀出一个世界末日的。

更何况,直接杀了他破绽太多,当少年嫌疑犯多么麻烦,她也不想去警局喝茶,万一外地出差的江秋月女士被叫了回来怎么办,她现在并不想见到这个亲妈。

这几秒的空档,足够秦绝百无聊赖地想完这些事。

她侧步,蹲身,绕背,一只手已经捏在秦景升的脖颈,按一下就能弄晕。

噗通!

心跳声仿佛被放大了几十倍,秦绝瞳孔骤然一缩,血液滚烫得仿若有岩浆在她血管里流淌,热得烦躁无比。

杀了他。

掐死他。

拧断他的脖子。

踩碎他的脊椎。

撕开他的皮肉。

秦绝狭长的凤眼一眯,瞳仁漫起血色,一股强烈的杀意直涌进脑海,喉咙兴奋到干涸。

噗!

秦景升径直倒向地板,身体与地面快到四十五度角的时候突兀地停在了半空。

秦绝攥着他后脖领,低垂着头,喘的每一口气都非常用力。

该死的。

狂暴的情绪进一步蚕食她的理智,秦绝手臂肌肉一紧,把秦景升扔了出去。他砸在沙发处,轰的一声,又软趴趴地倒下,完全昏死过去。

“……阿爸?”森染小心翼翼地开口。

秦绝转身、开门、关门一气呵成,没有按电梯,直接从楼梯跑下去,直到“砰”的一声推开单元门冲出才停在门口,喘气声仍粗重。

现在是晚上十点十几分,八月中旬,北方天黑得早些,小区里没什么人,只有超市还亮着灯。

秦绝冷着脸,大步向小区门口走去。

这一路上没遇到人,门禁处的保安微微打着瞌睡,秦绝仅仅是看了他一眼,强烈的施虐欲又席卷而来,她迅速埋下头,戴上外套兜帽,匆匆而去。

特么的。她在心里骂道。这后遗症不分敌我,看见还能喘气的就忍不住想动手。刚才隔着马路有只野猫在跑,她第一反应都想冲过去把猫捏死。

冷静。冷静。

秦绝背靠着路灯,做了几次深呼吸。

系统知道她的弱点,在她带着森染冲进里世界时,系统先是把丧尸捏成了她同伴和队友的脸,后来被秦绝杀光了,又给她套进层层幻境。

她在末世空间满打满算活了三十几年,在幻境中度过的岁月更加漫长。

每分每秒都是紧绷着的,系统不知道森染的存在,秦绝所做的一切都只是障眼法,拖住系统的注意力,让闺女无声无息地渗透它的命脉。

而系统觊觎秦绝的躯壳已久,但凡秦绝的意志有一丝动摇,都有可能被它趁虚而入。

所以秦绝在幻境里只有一个策略——杀!

除我之外,皆是敌人!

无论幻境是她最亲密的战友惨死,还是她已经重生过上了温馨幸福的生活,她的应对只有杀!

她早与森染约定好了,除非秦绝亲口叫她,她都蛰伏着不为所动,把百分之九十九的注意力留给系统。

秦绝也不知道在幻境里杀了多久,她亲眼看遍了亲友属下无数种死法,杀到刀口卷刃,打到拳头发酸,求饶哭喊皆不理会,谩骂侮辱充耳不闻,以至于到最后甚至没有任何活物能近她的身。

这场持久仗,是系统败了。

在它使尽所有解数想要击溃秦绝的意志时,森染的獠牙已经逐渐探进了它的核心领域。系统积攒的能量几乎都用来对付秦绝,等觉察到森染的威胁时已经无力回天。

它被彻底灭杀的那时,秦绝所在的幻境里,层层叠叠的尸体堆在一起,血腥和腐烂的气味在尸山上萦绕。

秦绝就坐在尸山上,一条腿直直地垂下来,面无表情,背后是一轮巨大的血月。

“你真他妈是个疯子!”系统尖利怒骂。

“你会疯的,你迟早会疯的!你这个杀人魔!凶手!”

秦绝单手撑脸,眼皮耷拉着,无聊地吐出口气。

“谢谢夸奖,本人实战PVP玩家第一名。”

她又说:“你骂人的词汇量变少了,统之将死,其言也善?”

“你他妈……”

系统含恨而去。

临走时留下几句怨毒的诅咒,秦绝懒得听。

再接着,周围的环境水波般荡漾开来,她看见一团精神体欢快地扑来,是森染,她还看见几千个或大或小,或明或暗的光点如萤火一样飘在半空,向更上方飞去,那是没被系统荼毒完全,还存在着的灵魂。

它们飘扬回归的轨迹好美。

秦绝在逐渐变得透明的尸山血海中仰起头来,看着这副景象,直到她自己也变成了其中一个。

飘荡,下坠,在卧室中醒来。

“阿染。”

秦绝低声道。

“在!阿爸我在这里!”森染立刻应道。

“我记得你可以转换成量子生命。”秦绝说。

她咬字清晰,语速较快,尾音凝实,是平时下命令的口吻。

“是的。只要阿爸你接触到电子设施,我就可以转移。完全转移或分出一部分都可以。过程不会被发现。”森染对秦绝这种语气实在太熟悉,当即痛快回答。

“好。”

秦绝边走路边拿出手机。

“计算一下当前与我身体匹配的灵魂强度是多少,留下百分之一百二十的量给我,其余全部随你一起转移。

“在我灵魂里下个标记,方便联系。少部分留在我手机里,其他转移进网络世界,注意隐蔽。”

“明白。”

森染应声。

她知道秦绝用这样口吻说话的时候从不会轻易更改决定,作为女儿她会担心,但作为下属她无条件服从。

“怎么转移?”

“指尖抵在USB口。”森染自有一套能量转换的算法。

秦绝依言照做,过程很快,指尖有不到一秒的灼痛和颤动,倒是脑子嗡的一声,眼前发黑,失去了几秒钟的力气。

这下没有过度“超载”灵魂强度,秦绝轻松许多,与这具身体的违和感也消失了不少。

手机屏幕上迅速出现一条几可乱真的绿水蚺,巨蛇把自己盘成几圈,最上面一截直立起来贴向屏幕。

“阿爸——”声音从手机扬声口传来,奶甜奶甜的。

“嗯。”秦绝隔着手机屏幕揉了揉森染的头。

是条才七岁半的森蚺呢,心智虽然成熟,但还是个小丫头。

“去熟悉下网络,自己筛选有效信息,别看垃圾内容。”秦绝叮嘱道。

“好哒!”森染扭了扭蛇躯,很快从屏幕里消失。

接着秦绝的手机上方弹出一条消息来。

【阿爸的乖染染:以后不方便出声的时候就可以打字说啦!】

消息框不是任何一种社交软件的类型,秦绝点了点,发现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森染已经完成了一个图标画着简易蛇形的APP。

秦绝按了下虚拟键盘。

【染染的好爸爸:好】

【染染的好爸爸:去玩吧,注意安全】

【阿爸的乖染染:嗯哒!】

【阿爸的乖染染:阿爸也是!!有需要的地方随时叫我啊!】

“嗯。”秦绝对着屏幕点点头。

她收起手机,此时已经走到了街角的十字路口。一辆出租车经过,停下。

“南洋一条街。”秦绝坐进去,关上车门。

“呦,小哥儿这么晚了出去喝酒啊?”司机笑着跟她搭话。

“约了人。”秦绝发现自己心态还算平和,边随口扯谎,边在心里印证着推测。

“啧啧,青春呐。”

司机摇头晃脑的,也不知道在感叹什么。

在幻境杀了许久的秦绝没丧失基本的社交能力,正想笑着点点头,表情突然一变。

又来了。那股想拧碎活人脖颈,听着他呼吸停止的欲望——

秦绝猛地把头埋在膝间,像是着急看手机,又看到了什么要紧消息似的,呼吸不稳带着些咬牙切齿地说:“师傅,麻烦尽力开快点。”

“哎?咋啦这是?”司机还未觉察到气氛的不对。

“我朋友可能要被打坏了。”秦绝努力平复着呼吸,语速很快地回答。

“哦哦哦,你等着啊!”司机赶紧一脚油门,“小哥儿啊,你要不要先报个警打个救护车啊?”

“不用。”

秦绝冷汗从额侧沁出,转移绝大部分灵魂能量后,失去了更强的意志力的压制,她的嗜杀反应更加强烈了,几乎控制不住想要对着司机毫无防备的后颈下手。

“您快点就行,能多快就多快。”

不然你就死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归来 第二章 优化 第三章 隐患 第四章 《囚笼》(零) 第五章 《囚笼》(零点五) 第六章 《囚笼》(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