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光芒石文学!

首页 > 章节 >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收为己用

第六章 收为己用

春梦关情 2021-09-15
第六章收为己用赵婉被扔去了未央宫的佛堂里。昭宁帝说她是御前失仪,言辞无状,罚她去佛前跪经以静心的。可赵盈心里最清楚。求情求情,得先有情分,才能求的下,赵婉从来高估自己。前...

第六章收为己用

赵婉被扔去了未央宫的佛堂里。

昭宁帝说她是御前失仪,言辞无状,罚她去佛前跪经以静心的。

可赵盈心里最清楚。

求情求情,得先有情分,才能求的下,

赵婉从来高估自己。

前世刘淑仪烫伤她后,给她下毒后,赵婉都干过这种事儿,从来讨不着好,但下次还会继续干。

也不知道要说她们母女情深,还是一脉相承的脑子不好使。

挥春倒是高兴的很,但估计是怕赵盈骂她,面上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明就是公主您受了天大的委屈,刘淑仪非要给三皇子求情就算了,挨了罚,二公主还要去给她求情,真是活该!”

她是个最衷心的丫头,赵盈从来没怀疑过这一点,在未来的路上,挥春也会慢慢成长,变得稳重,但绝不是现在就是了。

她自己是重生来的,当然希望身边亲近的人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脱胎换骨,毕竟她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也容易暴露一些秘密。

于是赵盈忍了忍,缓和着提点她:“心里知道就行了,这种话说多了,哪一日脱口而出,指望我保你?”

挥春一吐舌:“奴婢知道了。”

赵盈抬手拿了块儿红豆糕往嘴边送。

孙婕妤是有心人,更是聪明人。

她陪着昭宁帝临走时候,自己一句明日还有没有红豆糕吃,她半下午的,就立刻又做了两碟子送到上阳宫来。

赵盈从来食量小,吃的不多,一碟糕就能吃半天了,做两碟她压根儿就吃不完。

挥春看着那碟子糕:“孙婕妤倒还好些,不过公主您怎么想到提……”

“提什么?”

赵盈淡然一眼瞥过去:“挥春,你管不管得住你这张嘴?”

忠心归忠心,可她真没那么多的时间调教人。

她身边忠心耿耿的丫头,原也不只挥春一个。

要是管不住嘴,口无遮拦,还不如趁早打发了。

“奴婢知道错了……您别生气。”

挥春作势要跪,叫赵盈一把拦住了:“再一再二,没有三番五次,你给我记住了。”

丫头松了口气,赵盈捏着眉骨不再看她,把靠左边儿的那碟糕推了推:“你叫书夏把这一碟送去清宁殿吧,父皇问起来,就说孙婕妤后半天又给我送来的,我头晕恶心,中饭也没吃几口,倒是这些红豆糕,竟能开了胃,吃了好几块儿。”

挥春唯恐言多必失,怕自己再说错话真的惹恼赵盈,秉持着少说多做的原则,一一应下,把那碟还没动过的红豆糕装了食盒,提着出门去,余下一个字也不多说了。

等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宋乐仪就进了宫。

宋乐仪的亲爹宋昭阳,是宋贵嫔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子嗣缘薄,拢共也就得了一子一女而已。

原本他们家在京城真排不上名号的。

外面人提起京城宋家,说的那是太后的那个宋——太后和宋贵嫔的确沾亲带故,同宗一家,但要说亲,也亲不到哪里去,勉强没出五服罢了。

后来昭宁帝专宠宋贵嫔,才抬举着宋昭阳做了这个吏部侍郎,好在他自己也还算知事,又勤勉恭谨,兢兢业业,总算没给宋贵嫔丢脸面。

宋乐仪进上阳宫时,赵盈才吩咐人传了早膳,就摆在前殿的院子里。

昨夜里又下了一场小雨,晨起空气最清新不过,夹杂着阵阵荷香,叫人身心舒畅。

宋乐仪噙着笑近前去,请了安见了礼,赵盈笑着让她快别拿腔作调的,她才笑嘻嘻的往赵盈左手边儿坐下来。

“赵澈出手这么狠啊?我昨日听说他把你砸伤的事儿,还以为是旁人以讹传讹,传的邪乎,你这头上包的这么严实——”

宋乐仪仿佛想上手碰,赵盈一把捉了她手腕:“真的伤的很严重,你别碰我啊。”

“他是疯了吗?”

他不是疯了。

他只是不知从哪一年开始,就希望她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今次借酒装疯,做了一直想做的事情而已。

只可惜,她命大,没被砸死。

前世她真信了他醉酒失手,错手伤她,非但没有追究,还在昭宁帝面前替他百般求情。

那时候赵澈一定乐坏了,在无人时嘲笑她是个傻子。

赵盈打发了旁边伺候的小宫娥,只留了挥春和书夏两个布菜:“不说他,我今天叫你进宫来,是有事情想让你帮我办的。”

宋乐仪虽然只比赵盈大了几个月,平日看起来是个大大咧咧的,但实则最机灵,也聪慧得很。

外人都以为她没心没肺没城府,其实不然。

“什么事这么要紧,等你伤好了出宫找我不是一样的吗?”

禁庭中,是非地。

她姑母生前是专宠六宫的人,所以她其实很少进宫,也不情愿进宫来。

赵盈摇了摇头:“刘淑仪在上阳宫安插了眼线,要不是赵澈这次伤了我,我还揪不出那吃里扒外的东西来。

昨日我打了她四十仗,扔还给了刘淑仪,后来叫挥春去盯着,才知道刘淑仪安排她出了宫。”

宋乐仪倒吸口气:“她想做什么?她养着赵澈,却在你这儿安插眼线?”

她倏尔面色一僵:“她既在上阳宫有眼线,赵澈醉酒来闹事,她怎不知?既知道,当时怎么不来拦阻?要等到赵澈把你伤了,才跑来哭哭啼啼的折腾你?”

所以说她是个聪明人。

赵盈摊了摊手:“所以我急着叫你进宫来呀。”

宋乐仪眼珠滚了两滚,扫量过挥春和书夏,思忖了好久:“你是想查留雁,还是想把她收做己用?”

和聪明人说话,是最舒服不过的一件事。

“能收做己用最好,但这得请舅舅替我想想办法了,我在宫里,外面的事鞭长莫及,有什么事儿,都只能指望舅舅和表哥。”

赵盈眼皮往下一压,密长卷翘的睫毛遮盖下来,掩去眼底的情绪:“我不知道刘淑仪想对我做什么,但我不想任人揉搓,坐以待毙,我想知道她利用留雁对我做过什么。

即便没有,留雁替她办事,如今她还肯安排周祥,保着留雁全身而退,我不信她是心存仁善。”

“那就是有把柄在人家手里,或是过去那些年里,她做过太多事,是留雁心里有数的,她一时不敢杀人灭口,只能先安抚着,哄着。”

宋乐仪眼底沉了沉:“你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地狱归来 第二章 立威 第三章 回鸾 第四章 恨意 第五章 快滚 第六章 收为己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