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光芒石文学!

首页 > 章节 > 《长安卿》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怀璧其罪

第四章 怀璧其罪

若相姒 2021-09-14 11:17:50
当李绥来到杨延所在的院子,便觉得相比于姑母端庄贵气的朝露院,眼前这遍植白芷杜若的兰皋院可谓是君子之雅了,虽说伞外雨骤风急,却也能在这潮湿的水汽中闻到淡淡的香草味。顺着这...

长安卿

推荐指数:10分

《长安卿》在线阅读

当李绥来到杨延所在的院子,便觉得相比于姑母端庄贵气的朝露院,眼前这遍植白芷杜若的兰皋院可谓是君子之雅了,虽说伞外雨骤风急,却也能在这潮湿的水汽中闻到淡淡的香草味。

顺着这一路芳草,李绥走至一处幽香小院,正是杨延一贯喜欢的小憩之地,待上了廊庑,才算是甩掉那一身风雨,玉奴小心收起伞,与念奴亦步亦趋地跟在李绥身后。

门外的婢女瞧见了,连忙要上前来行礼,却见李绥以食指抵唇,轻摆了摆手,婢女们当即会意地悄一行礼,便站直了身子。

李绥示意玉奴二人候在门外,这才提起襦裙走了进去,绕过前厅来到书房,正要朝右手而入的李绥便听得里间响起了杨延温和的声音。

“这水切不可多了,九歌。”

李绥闻声微微一滞,原来到了如今,听到这个名字的她仍旧难掩触动。

当她如常地走进去,只见一袭花青圆领广袖衣袍的杨延正执笔立于长案后,一旁捏袖研磨的女子虽不是天姿国色,却也是婉约可人,臻首娥眉间,耳垂下的明月珠煞是温柔。

对于九歌的出现,李绥并不意外,因为她便是杨延挚爱一生的萧氏。

原名萧宝儿,高宗时也是官宦人家,后因族人牵连,为天家流放,从而家道中落,当时不过襁褓之中的萧宝儿便随着母亲流落乐府,机缘巧合下被买入了太尉府,因长相伶俐温婉,便被姑母指给了杨延做婢子。

这九歌一名,便是杨延所取,有“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媮乐”之意。

记得前世,她还是杨延的皇后,在暗杀洛阳王杨彻一事上与杨延意见相左,因而为杨延忌惮,便是那时,消失多年的九歌出现了,入宫成为备受盛宠的萧妃,日日在杨延枕边温香软玉,行离间之事。

对于那些浅薄的手段,她本从未放过心上。

可未曾想半年后,杨延却骤然在萧妃宫中暴毙,而亲手将毒喂给他的竟就是眼前的萧氏。

审问时,萧妃自曝怀有龙胎,整个太医院的太医却探不出半分喜脉,后来依照宫规她下令杖责审问,未曾想萧妃竟真的一尸两命。

那时一切都晚了,她的儿子,亲眼看到自己父亲尸骨未寒之时,她这个做母亲的却是将父亲的妃子杖杀,一尸两命。

偏偏他这个儿子,承了她的样貌,却承了他父亲杨延那般仁善的性格,自他看到萧氏那一地的鲜血时,便与她母子离心,终日抑郁,惶惶不可终日。

登基一年便撒手人寰,独留下襁褓中的阿裕成为新帝。

活了半辈子,她万没有想到最终会活成那般结果。

夫妻离心,母子背离,朝野上下反疑她为嫉妒成性,毒杀皇帝,嫁祸萧妃,杖杀萧妃母子,挟持幼孙妄图把持朝政的弄权之人。

这些她都曾反复思量过,思量过后,她有了一个冷静而清晰的结果。

过往的一切似乎都风起于萧氏,而关于萧氏,她发掘出来的谜团太多了。

前世她与杨延成婚后,侍奉杨延的萧氏为什么会消失?萧氏消失的那些年到底去了哪里?她为何会突然回到长安,回到杨延的身边?李绥很清楚,萧氏是深爱着杨延的,她亲手毒死杨延,若只是为了嫁祸给自己,这份代价未免太大,足足赔上了她们母子和杨延三人的性命。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过巧合,就像是一盘棋,直到萧氏生命最后的那一刻,才发挥出了她的至关作用。

李绥知道,以萧氏的心思,只怕是旁人手中的那颗棋子,而将她捏在手中的那个人,自她与杨延成婚之日起,便布上了这长达数十年的局,最终步步为营,用一个本无关紧要的萧氏,做活了这一局。

想到此,李绥宽大广袖下的双手不由紧紧攥起,此人城府之深,便是连她也不由忌惮。

如今她既然重活了,便注定与此人是生死相争,不死不休。

……

“只有这般才能避得这墨被浸软。”

旧事历历在目,耳畔却再次响起那些熟悉的声音。

眼看着杨延亲自示意,李绥唇畔牵起一笑,缓缓出声道:“二郎好雅兴。”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杨延手中轻顿,抬起头来对上李绥笑盈盈的眸子,唇边更温柔了几分。

“阿蛮来了——”

杨延与杨彻年纪虽比李绥大,但因着三人自小一起长在李氏手边,关系自是不同了些,便是府中其他几位夫人所生的亲妹妹,尚且唤二人阿兄,独独李绥却是从不这般,只整日“二郎、三郎”的唤,就连杨崇渊氏夫妇也格外宠溺,便默许了。

“郡主。”

九歌见到来人,笑着上前恭敬地行下一礼,还未等李绥叫起,杨延却是细心地看到小娘子身上的些许雨水,扫了眼窗外的纷纷斜雨,不由出声道:“这样的天气还跑来做什么——”

杨延絮叨着,转而对身旁的九歌道:“给郡主煮一碗姜茶来。”

九歌笑着应声而去,李绥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点点湿意,全然不在意地走至案前,拾起案上的那尊端砚摩挲道:“温润细腻如小儿肌肤,明日是我的生辰,我是想来看看,二郎的贺礼可是备好了。”

见李绥对那端砚爱不释手的模样,杨延眉眼带笑,一如既往地温和,一边从衣襟内探出茶白绣杜衡的帕子,一边道:“去岁我生辰,你也不过一碗面打发了,你的生辰倒是想要去我刚得的宝贝。”

感受到近前的杨延以素帕替自己擦拭落在发边的雨水,鼻尖仍旧是那淡淡的杜若香,轻柔的触感叫李绥心下细微一动,对上杨延认真的眸光,李绥心底却越发平淡,或者说是冷静。

杨延一贯这样,对所有人都温柔有佳,叫人挑不出错来。

若是换了旁的女子,只怕此刻早已芳心萌动。

可她却深知,他不过是本性使然,浑然不知罢了。

正是因此,他才成为前世世人口中那个温柔多情的帝王。

李绥心思百转,面上不变的笑道:“还不是因为姑父偏心,只将这好东西给你——”

听到李绥的话,杨延的手中顿了顿,待差不多了,便收回手,叠好素帕。

“又是阿娘叫你来的。”

感受到杨延语气的变化,李绥收起了笑意,看着走回案前的人道:“即便姑母不言,我也会来的。”

“是了,你若不来才奇了。自小到大,旁的弟兄每每能得阿耶夸赞嘉奖,独我,总会惹他生怒,每次都要你来圆场。”

杨延唇边状似无谓地慨叹,却又覆上一层勉强的笑,看向眼前的少女,眸光一如既往地温和,李绥却能从中看到沉默与变化。

“阿耶说……我是不孝之子,上比不得长兄,下比不得三郎四郎他们,不过忝居这嫡长子的位置罢了。”

男子的话虽平静,可李绥知道,在这平静之下是如何敏感柔软的一颗心,静静看着杨延沉默的侧颜,那么多年的夫妻相处,李绥如何不知这对父子之间的亲情与隔阂。

“爱之深,责之切,你那般智慧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不过因为这父子之情,所以才会对这些责备的话格外上心,因而忘了罢了。”

李绥的声音清朗,语气却是一如既往地携着不属于年龄的沉稳,缓缓走上前,轻轻柔柔地拾起九歌方才所研的磨,一点一点的推开。

“你会如此,姑父亦会如此,即便他戎马半生,一呼百应,在你面前,也只是父亲罢了,你若不是杨家的嫡长子便罢了,姑父自然会待你宽和,不必事事吹毛求疵,但你不是。长兄虽为长,却不是嫡出,三郎虽是嫡子,却又非长,姑父对你们的期待,是不同的。”

此刻李绥已将姑母想要让她劝慰的话说尽,便不再多言,这般浅显的道理,父子都懂,然而杨崇渊一生争强,如何会向自己的儿子反省过错,杨延脾性看似温和,却是内里固执,对于那些锥心之语更是会钻牛角罢了。

此时室内一片寂静,只槅门处的纱帐边却不知何时立着一抹身影,静滞片刻,终是未进,反倒转而离去。

近前的杨延笔下已能看出几分触动,笔尖隐隐有几分轻颤,许久,久到李绥以为眼前人不会再说话了,却骤然听得一个声音缓缓道:“阿蛮,你可曾想过,皇室终究对我们杨、李两家有知遇之恩。”

听到这里,才算是露出了症结所在,杨延一生仁善,就连最终薨逝,朝臣为他拟的也是“昭仁皇帝”这样的谥号,这些连她,也是比不得的。

可在这般的乱世,仁善是好事还是坏事,李绥无法断言,也不敢断言。

天家陈氏待杨、李两家的确极好,从周朝开国,便重用五姓七望之首的陇西李氏、弘农杨氏,高宗更是将李绥的母亲,那个他最宠爱的女儿嫁给了李绥的父亲李章,临终时又将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托付给了姑父杨崇渊。

便说是天恩盛宠,也不无不可。

但这一切,更多是周朝初立,社稷不稳,必要拉拢身为百年世家,又有开国之功的杨、李两家,才得士族归心,天下安定。

但这一切在先帝一朝,局势便已开始逆转,先帝自少年上位起,便对杨崇渊这个托孤大臣生出不满,对杨、李两家也渐生猜忌,暗中培植四世三公的上官氏,一点一点剥夺杨氏兵权,剪除李氏在朝中的势力。散布眼线,死死盯住杨、李两家的一切动静,只等蓄力待发,一网收尽罢了。若非后来先帝急病缠身,英年早逝,于弥留之际将皇位传给一母同胞的弟弟,当今的圣上,如今杨、李二氏是如此地步尚未可知。

自古以来,君王与重臣从来都是这般相生相克,君王驾驭重臣才得安享天下,重臣倚靠君王才得施展抱负。重臣权势渐盛,难以驾驭时,便又会成为君王眼中卧榻鼾睡的权臣,杀之方心稳。可若重臣势微,又如何不是落入兔死狗烹的地步?

正是如此,以如今上官氏为首的天子一派对杨、李两家步步紧逼,杨、李两大家族与天家也早已是背道而驰。

在这场博弈中,从无对与错,不过是人人贪恋权欲罢了,这君臣之间,便如一对同床异梦,只能同甘难以共苦的夫妻。又能说是谁不仁?是谁不义?

“盛极必衰,古来都是这般道理。大势所向,非你我之力可挽,更何况,你我还处于这漩涡之中,如何自拔?”

难道要倒戈相向?自相残杀?

还是将自己送向对方的刀口之下,以求舍生取义。

这句话李绥没有脱口而出,却已是不言而喻。

杨延听到这里,眸中微动,终于抬起头来,转而看向身旁的人道:“难道就因此,我们便要为董卓、曹孟德之流,做这当朝的——”

贼子。

对上杨延熠熠的眸子,李绥自然知道他想说却未曾说出的话是什么,因而放下手中的松烟墨,定定对上杨延的眸光,正襟凌然道:“天下大势,瞬息万变。如今这般,不仅是我们选了这时局,也是时局选了我们。”

感受到杨延眸底细微的变化,李绥不由叹息,将最后一句话轻而缓的道了个干净。

“如今你我要做的,能做的,便是保全身边人,若非要这般求一个非黑即白,便只会是自寻烦恼。”

李绥没有说下去,但其间的意思,二人之间早已明白。

杨延想在这场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拼杀中寻一条平衡共处之道,太过天真。

这一刻,殿内寂静不已,只能听得窗外的骤雨渐小而发出的窸窣之声,过了不知许久,久到已经听到有人近到外间的脚步声时。

杨延倏然一笑,却是携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疏离。

“是了,这才是阿蛮,更像我们杨氏子孙的阿蛮。”

听到这颇带自嘲的声音,李绥如何不明其中意味,抬头间,绛色衣裙的九歌正好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献上姜茶来。

“郡主,快服了罢,若是染了风寒,明日宴会可怎好,这姜茶煮好了,奴婢又晾了晾,正好能入口。”

女子话语温柔,心思细腻,像极近前的杨延,却与她李绥截然不同。

终究,萧氏与杨延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

“难怪你的贴心,连姑母都夸赞。”

李绥接过姜茶,轻轻一笑,眉眼弯似明月,原本绝美的容颜此刻更叫一旁的九歌都刹那失了神。

“我还要去宫里拜见阿姐,便不叨扰了。”

李绥将姜茶一饮而尽,递还给九歌,拿丝帕蘸了蘸嘴角,便转身去了。

“郎君,郡主这是怎么——”

九歌感受到气氛的怪异,捧着空空如也的碗,转而看向杨延,却见杨延此刻虽是执着笔,只是怔怔然,眼看着笔尖的一滴凝墨将要落在纸上,连忙出声。

杨延闻声一动,却为时已晚,凝墨落下,一篇好看的字就此毁去,杨延反倒急着将笔搁下,将那一纸字挪开,然而那黑墨早已浸透纸背,印在了下面那张未成的画作之上。

墨迹虽落在女子的眉眼处,却依稀能看出,这画上的人有着几分熟悉的模样。

九歌见此忙上前将托盘置于案边,看到已被落墨的画,不由心疼地看着眼前人,语中难掩愧疚。

“是奴婢大意了。”

“与你无关——”

几乎是同时,杨延语中出声,眸中看不出半点神色,只顿了片刻,却又令人惊异地伸出手,将这一幅画扬了出去。

“郎君——”

九歌见此,正要出手制止,却听得杨延出声。

“罢了,既是毁了,还留着做什么。”

男子的声音平静,却是清凌凌的透着几分复杂的颓丧。

走出兰皋院的李绥步履轻缓,由着玉奴为自己撑伞,看着伞外如丝的细雨,不由想到了那茫茫然的一生。

与杨延争论许久,有些话她还未出口,从阿耶娶了阿娘,高宗将先帝托孤给杨崇渊的那一刻,杨家、李家便已如日中天,不仅有辅政之权,还是皇室外戚,如果未来的帝王是长姐所出,将来的帝王还会流着杨家的血。

这样的权势与恩宠,早已让多少人忌惮不喜。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上官氏一族是为牵制杨氏、李氏而崛起,自得先帝盛宠便与杨家、李家为死敌。

而今元成帝性子懦弱,根本无力如先帝般以上官氏为棋子挟制杨、李两家,反倒是上官氏借拥护天子之名,笼络老臣,随时准备致杨家、李家于死地。

杨家、李家与天子一派,注定了,不仅是权位之争,更是性命之争。

不进,则死。

在旁人眼中,她随的是李家的姓,即便有一半皇家血脉,在旁人眼中,她也是与杨氏同气连枝,有弄权篡政之嫌的李家人罢了。

这些,在她儿时赴宫中家宴,从那些皇家子孙眼中或疏冷、或厌恶、或小心翼翼、或谄媚地眼神中,便已看的再清楚不过了。

在这场对峙之下,杨、李两家若急流勇退,她们难道就能苟全性命?只怕她想求个全尸都是奢侈。

念及此,李绥不由想笑,不知是笑杨延的天真,还是笑自己的无情。

她没有那般博爱,她能做的不过是让自己过上想过的人生,保护父亲、母亲,她的身边人一生无虞,便已是好了。

她不会忘记,前世就是因为杨延对杨彻这一母同胞的兄弟抱有那份无法怀疑的天真,才让她沦到自坠城楼,以保江山的地步。

有时候原来连仁善,也会变成一把诛人的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建章宫变 第二章 以死作局 第三章 庄生梦蝶 第四章 怀璧其罪 第五章 喜忧参半 第六章 玉清拜母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