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 告御状小说

第十二章 告御状小说

发表时间:2021-01-15 01:28:47 作者:药十一

“下大雪了,下大雪了,沐姐姐,下大雪了”慕容嫣欢欣的跳下慕容墨月的腿,疾步跑去沐药儿身边,因还将近沐药儿腰际,因为用两只小手摇着沐药儿的长裙。? w?沐药儿回神,寒气入身,紧了紧斗篷,低下头望着慕容嫣有些惨白的小脸,凤眸一暗,蹲下身子,抱起小人,用

>>>《妃药不可璃王独宠妻》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告御状》精选

“下雪了,下雪了,沐姐姐,下雪了”慕容嫣欢喜的跳下慕容墨月的腿,快步跑到沐药儿身边,因还不到沐药儿腰际,所以用两只小手摇着沐药儿的长裙。? w?沐药儿回神,寒气入身,紧了紧斗篷,低头看着慕容嫣有些苍白的小脸,眸光一暗,蹲下身子,抱起小人,用手搓了搓她的小脸,有暖意传来,才松了手,朝慕容墨月点头:“王爷”慕容墨月仍是之前的姿势未动,见沐药儿望过来,手指敲了敲手中的杯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双墨色的眼睛牢牢地盯着沐药儿,嘴角闪过一丝不明的因素。沐药儿今天穿了一件鹅黄色的锦缎华裙,上锈梅花暗纹,披着一梅红斗篷,一袭委地,一头青丝仅用梅花步摇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梅花,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只是轻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斗篷轻轻随风飞扬,恍若御花园中独立鳌头的梅花,只神情淡漠。骤然起身,走到她身边:“走吧,宫宴快开始了”“走吧走吧”风离叶高呼一声,揽着慕容风的肩膀跟上去,沐药儿默然,没有接话,慢慢的踱着步子向前,雪花落在斗篷上,沐药儿看着只觉一阵欢喜。前世,对雪,沐药儿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从出生到死去,她的宿命,就是带着凌儿逃难,若说对雪唯一的感情,便是感谢它不会留下他们的足迹......今生,喜欢上它,或许是因它干净通透,又或许是那个她从未放在心上的人......多少红颜悴,多少相思碎,唯留血染墨香哭乱冢。四岁的孩子,身单力薄,记忆如空,唯一同过去有牵连的,便是紧紧藏在衣襟里层的那个册子。如斯高贵的身份,如斯亲人的遗憾,如斯破碎的家庭,她只当过往云烟,转瞬便忘,唯独那片雪......大雪纷飞,那是她在这世上见过最美的舞,也是触动她最深的地方,那封信是她回到鬼谷在衣服里发现的,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的思念与倾诉,有时候,沐药儿会控制不住的羡慕信中的那个孩子,有一个如此疼爱她的娘亲,该是多么幸福。她的这个身份,终究是偷来的!举杯独醉,饮罢飞雪,茫然又一年岁。那封已经泛黄的信,让沐药儿抑制不住的爱上了大雪,也记住了那个绝美的思念。今生,没有祭坛,没有逃亡,她会找到凌儿,会给他一个不用躲藏,不用害怕的家,一如信中那个被娘亲疼爱着的孩子。慕容风纳闷的看着几人,为什么他觉得他们是认识的?路上,风离叶不经意的走到慕容墨月身旁,眸光微暗,仅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王爷,真的要带她进去”虽他们早就暗中查过她的身份,却查不到任何线索,当真如她所说,多年隐居山上,不曾下山。可他总觉得很有问题,王爷的暗线从未出过错,这次却连一个女人都查不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女人的背后有高人协助,不然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慕容墨月看着前方灯火通明的大殿,微微勾起了唇:“既然查不到,就随她折腾,在本王眼皮子底下,还能反了她不成”到达正殿的时候,时辰还未晚,因他们在慕容墨月的带领下走了条捷径,所以里面虽已经宾客满座,但皇上太后还有其他妃嫔们都还未至。沐药儿抱着慕容嫣在将至殿前停足,看着前面的人走进去,才慢慢的踱步,慕容墨月似有察觉,微微一顿,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方跨步进了殿内。殿中众人在慕容墨月等人进殿后就放低了交谈,当今皇上膝下有十三位皇子和八位公主,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太子和七王爷是皇位的热门人物,所有人都知道宁愿得罪太子也不要得罪璃王。因为璃王太可怕了。传闻璃王性子忽冷忽热,没人能摸得透他的脾气,甚是讨厌女人,从不许女人近身,且杀戮果断。璃王的容貌是所有王爷中最俊美出色的,整个天幕国内想嫁给他的女人能绕天幕三条街,但是因为璃王对女人厌恶,所以众千金也只有远远的看着璃王出众的容貌,却也只是远远的看着。沐药儿抱着慕容嫣,跟着慕容风走到了原属南阳王的位子,众人自慕容墨月带来的威慑中回神,看向慕容风的方向。正看到起身的沐药儿,众人一惊,纷纷愣住,这是哪家的小姐,竟有如此美貌。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刚从外面回来,她的脸颊,比冰雪更加的白皙,眼眸很亮,嘴唇却很嫣红。沐药儿走到慕容风旁边的位置坐下,听到响声,扭头看过去,发现慕容风正朝自己挤眉弄眼。慕容风两手捂着嘴呈喇叭状,小声到:“沐姐姐,他们都在看你”沐药儿朝他眨了眨眼,淡定的转过了头,端起桌前的杯子,喝了一口,低声道:“风儿,刚才给你说的话都记住了吗”慕容风点点头,他不知道沐姐姐要干什么,但是他相信沐姐姐一定能把爹爹救出来。终于,在片刻的等待之后,天幕国的主人姗姗来迟。“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太子驾到,三王爷驾到,王贵妃、云贵妃、柔贵妃到”一声太监的高呼惊醒了思绪的众人,纷纷起身,离开桌前,躬身行礼。天幕国的皇帝慕容天,一身明黄色绣着五爪金龙的长袍,穿着明晃晃的外衣,带着众位妃嫔皇子们走向高处。“众爱卿平身”众人又行了一礼才起身,待众人一落座,殿内琴声便悠然响起,伴着宫女们送上来的酒水鲜果,众人静心品味这一刻,等待着宴席的开始。沐药儿微微抬眉,心思微转,这宾客的座次倒是有趣,主位上自然是当今皇上,皇上右侧是皇后,左侧是王贵妃和云贵妃,再往下应该就是将军府的柔贵妃。下方的座次也是由高到低,离皇上皇后最近的是太子爷慕容墨循,其次是璃王慕容墨月,然后是三王爷慕容墨觉,二王爷慕容墨鸿,接下来就是其他王爷公主郡主之类,王爷们都坐于殿中的右侧,大臣们则坐于殿中的左侧,前排是位极人臣的臣子,然后按照官职大小往下排。南阳王是皇上的同胞弟弟,官居一品,本应坐在左侧的首位,如今却是空着的,沐药儿三人自是坐在了首位的斜后位,家属的位子。接着是左右二相,然后是将军府,小辈们的位置靠后了一点,风离叶是右相府的公子,坐在了后侧,一坐下便想与沐药儿打招呼,可人姑娘压根就没看过他一眼,弄得风离叶好不郁闷。天幕帝两手撑着膝盖,正正方方的坐在龙椅上,眸光扫向下方,突然顿住:“这位是?”众人随着慕容天的目光看过去,也是一肚子的疑惑,这位姑娘和南阳王的两个子女坐在一起,应该是南阳王府的人,以往不曾见过,今日如何进宫了呢?此刻听幕帝一问,自是竖起了耳朵。慕容风朝沐药儿点点头,开口道:“启禀皇上,沐姐姐是爹爹的义女,是风儿和嫣儿的姐姐”沐药儿起身微微行了个礼:“民女沐药儿见过皇上”周围一阵喧哗,慕容天也是一愣,“南阳王的义女?”“是”慕容天诧异:“朕怎么不知道皇弟有个义女”王贵妃看着沐药儿精致的面容,冷哼一声,身体娇滴滴的往慕容天怀里倒去:“哎呀,皇上,臣妾一听南阳王这三个字,脑袋疼的厉害呢”此话一出,众人纷纷沉默,在场都是皇帝身边的人,南阳王入狱这么大的事,他们自然都是知道的,至于这入狱的原因,自然也是了然,谁都知道正是这位脑袋疼的小主给弄进去的,也怪南阳王倒霉,怎么会得罪这么个难缠又极得圣宠的人呢。如是想,又纷纷同情的看向沐药儿,这姑娘怕是要遭殃了,如今,南阳王这个名字在宫里可是个霉头,此时认亲,实为不明之举啊。慕容天伸手搂住她的腰,惹得王贵妃娇笑连连,声音更加放肆:“皇上,轻点,臣妾头疼呢”皇后自然的微笑着,脸上看不出喜怒,云贵妃狠狠的看了王贵妃一眼,只有柔妃事不关己的喝着茶,从进来到坐下,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只有在慕容风说到义女的时候,眸中闪过不知名的因素,快的让人捕捉不到。慕容墨鸿从见到沐药儿起,眼睛就一直牢牢的盯着她,听到她说是南阳王的义女,吃惊不小,不过,吃惊的又何止他一个人。慕容墨循心中闪过不屑,哼,义女?沐药儿?那日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自己出丑,简直和慕容墨月一样找死,长得再美又如何,挡了路,就是不得好死。“父皇,儿臣前几日见过这位沐姑娘,是同七弟和十弟在一起的,当时好像是第一次进京,怎得这几日的功夫,就成了皇叔的义女了,父皇可要查清楚,这皇家的亲戚可不是乱认的”说完似是刚想起来,哎呀一声:“对了,父皇,这皇宫的禁卫森严,不是一般人进的来的,这沐姑娘如今在这里,难道也是七弟带进来的?”众人唏嘘不已,这太子和璃王的对立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太子这一招可谓是高啊,皇上本就是喜猜忌的性子,这沐药儿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如今南阳王又是皇上下旨入狱的,这也不能证明啊,就算证明了,如今摊上南阳王这事,怕是也讨不了好。璃王这样将人带进来,出了事,可如何是好啊,璃王一派此时想出声反驳几句,但见慕容墨月不出声,也是摸不着头脑,想出来说话都不知道从何说起。风离叶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慕容墨循一番,从头到尾骂了个遍。李诗诗本就看沐药儿不顺眼,此时听到慕容墨循这么说,又怎会放过这个机会,遂站起来微微行了个礼:“启禀皇上,太子说的臣女可以作证,那日臣女也看到这位姑娘是和十皇子一起的”慕容天沉默了片刻,高深莫测的看向慕容墨月:“老七,是这样吗”慕容墨月慵懒的倚在后面的靠椅上,将手中端着的杯子一饮而尽,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越发显得邪魅:“是”众人再次一片哗然,这璃王还真敢承认,慕容墨循趾高气昂的看着慕容墨月,面上尽是得意,慕容天又问:“她是南阳王的义女?”指的是沐药儿,问的是慕容墨月。沐药儿无趣的看着场中的变化,勾心斗角,是她最讨厌的。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她缓缓的离席走到中间,看着上方的慕容天,轻声道:“皇上何不问我这个当事人,是或不是我最清楚不是吗”“大胆,竟敢跟皇上这么说话”王贵妃一声娇喝,怒视着沐药儿,底下人人自危。沐药儿不说话,只是看着慕容天,王贵妃见她不理自己,更是生气,摇晃着慕容天的胳膊,委屈道:“皇上,你看她,竟然这样跟皇上说话,还无视臣妾”慕容天面无表情的看着沐药儿,语气不怒而威:“你可知罪”沐药儿摇头:“不知”众人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这姑娘不怕死吗,竟敢顶撞皇上。慕容墨月眼神幽深的看着沐药儿,手中的酒杯握的更紧了。慕容嫣拉着慕容风的衣角,声音中带着哭腔,诺诺的问:“哥哥,沐姐姐是不是说错话了,皇上叔叔会不会也把她关起来”慕容风抓着她的小手握在手里,安慰道:“不会的,沐姐姐这么聪明,我们要相信她”似是让自己也相信,重重的点了点头,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沐姐姐会没事的,爹爹也会没事的。在众人的猜测中,果然听到慕容天不悦的声音:“不知?你顶撞朕,无视贵妃,还不知罪”沐药儿略带诧异的声音响起:“恕民女无知,不知宫中规矩”略带埋怨的看向慕容墨月:“王爷,原来你教的规矩是错的”慕容墨月眉毛微微一挑,眼中闪过了然,端着酒杯不说话,倒是慕容天问道:“哦?老七都教给你什么了”沐药儿神色不愉,略带埋怨:“王爷说,宫中最大的是皇上,皇上没有问话,必不能开口,除了皇上,就是皇后了,若是皇上不问,皇后问的也必须回答,可是刚才皇上没问,皇后也没问,所以民女就没敢说话”默然看了王贵妃一眼,声音微微提高:“原来王爷忘了告诉民女,贵妃比皇后还要金贵”此话一出,全场寂然,皇后嘴角闪过一丝不屑,慕容天一脸的沉色,王贵妃的面色变了又变,娇弱的身子更是往慕容天怀里钻:“皇上英明,臣妾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是这个妖女胡说八道,皇上要给臣妾做主啊”天幕素来崇尚礼仪道德,宠妾灭妻是最要不得的,更何况是宫里,嫔妃再得宠,也万比不得皇后的身份尊贵,王贵妃眼淬了毒,恨不得捏死沐药儿。慕容天冷哼一声,将她推出去:“给朕坐好,管好你的嘴”王贵妃委屈的摆正了身子,狠狠的瞪了一眼沐药儿,小贱人,你给我等着,既然你是慕容易的人,不管真假,今日都别想好好离开这永和殿!慕容天看向沐药儿:“倒是个聪明的小丫头”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你当真是南阳王的义女?”“是”“何人能证明”“风儿,嫣儿,义父”慕容天冷嗤:“呵,小孩子容易被迷惑,如今南阳王又入狱了,又如何证明”沐药儿沉默了片刻,在众人以为她拿不出证据的时候,突又听她道:“既然皇上不相信,那这个身份民女暂时就不认了”就这样?这姑娘是来逗他们的吗?慕容天也是一愣:“不认?那你今天来这有何目的”沐药儿往前一步,抬手微微抱拳:“亲可以不认,但是御状还是要告”“告御状?”“是”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 】
妃药不可璃王独宠妻

妃药不可璃王独宠妻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青春校园
  • 作者:药十一

前生,做为命定祭品,她的宿命,就是带着弟弟奔逃天涯,逃出那个可怕的的家族,最后,唯一的亲人代她上了祭坛“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我!掌控全球 NBA全能王者 天劫雷主 凰女天下 娇华 这个忍者明明不强却过分作死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道者为尊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