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养母生病,知恩就得图报!小说

第28章 养母生病,知恩就得图报!小说

发表时间:2020-11-22 18:05:26 作者:上邪公子

南宫伊月在学校里正常上课时,听左淡蓝说,那位渣女学长被人打了一顿,接着再没会出现,也有人说他被转移到别的学校去了……而南宫伊月低调做人做事,安心去上学,关于渣女学长热潮的谣她的小心脏乱跳了几拍,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养母李婉瑶是不会轻易的给她打电话的。。

>>>《残色冷花多情事》章节目录<<<


《第28章 养母生病,知恩就得图报!》精选

南宫伊月在学校里正常上课,听左青蓝说,那位渣男学长被人打了一顿,然后再没出现,也有人说他被转到别的学校去了……

而南宫伊月低调做人,安心上学,关于渣男学长掀起的谣言也不攻自破,不好的负面传闻被渐渐的被遗忘在同学们的脑海中……

上课的时候,南宫伊月都会将手机调味静音,因为如果正在上课的时候响起突兀的手机铃声,不但会打扰到老师讲课,也许某个同学的很好的灵感便会被打扰,击飞得烟消云散……

所以南宫伊月下课看手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三个未接电话,而且都是养母李婉瑶打过来的。

她的小心脏乱跳了几拍,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养母李婉瑶是不会轻易的给她打电话的。

想了想还是反打过去比较好,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情。

“喂……”南宫伊月小心翼翼的声音。

“干什么呢你?不接电话?!”是“哥哥”蒋少龙带着气儿的,不讲理的声音。

“我,上课呢,没听到。有什么事情吗?”南宫伊月小心翼翼的解释,并且奇怪的问道。

“我妈腿摔了,挺严重的,得去你们那里有名的宁海总院治疗。我们这就过去,你赶紧去医院等着!”蒋少龙吩咐的声音就好似南宫伊月是他们家的佣人一般。

不过一直以来,也的确如此,他和他的母亲李婉瑶的确就拿南宫伊月当做佣人一般看待,又有几时几刻是当做自己家的女儿来疼爱过。

“阿姨她……”南宫伊月刚刚想问一问是因为什么事情李婉瑶才受的伤,具体伤这了哪里?到底有多么严重?……

可是蒋少龙早已经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挂断的声音,南宫伊月无奈的将电话放回自己的包包里面。

看来她又得请假了……

来到了宁海总院,医院里面看病的人可真是多啊……

长辽市到宁海市大概三个小时的车程,而南宫伊月学校到宁海总院也同样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其间要倒车,她倒了三段公交车。

来到医院,自己已经汗流浃背。

勉强的找到了一处可以休息的地方坐了下来,等待着养母和蒋少龙的到来。

心中想着,不知道蒋叔叔是否知道也同样会过来,心底竟然有些期盼,不然面对他们母子,自己又会成为她们的出气筒了。

而这么严重的事情,想必蒋叔叔一定是会来的吧……

焦急的等待,望着医院里面病人们病痛难过的情形,南宫伊月向来柔软的心觉得很是难以目睹。

心中想道:“也许只有去了医院的人也许才会体会得到,生老病死,爱很别离,原来只要身体健康,快乐的生活就是世界上面最为重要的幸福的事情。”

电话的声音再次响起,是蒋叔叔的电话……

“我们快到了,伊月,刚进大厅,对……”这个时候,南宫伊月起身,跑到门诊大厅的门口。

迎来了将近半年没有见面的蒋叔叔,他和蒋少龙抬着面色苍白的李婉瑶进来。

“蒋叔叔,李阿姨。”南宫伊月迎面跑了过去,见到李婉瑶腿上缠着她平时穿着的裤子,里面透出的血迹显得触目惊心。

南宫伊月最见不得血迹和脓疮之类的东西,此刻看见李婉瑶烦恶的瞪着她的眼睛,心里更加的难过。

“你还傻愣着干嘛?还不快去挂号?”蒋少龙高大的身躯,清秀的面孔,可是一说起话来,却横冲直撞的越发无理。

“是这样的,伊月,你李阿姨是因为上街买菜的时候,不小心被摩托车撞倒导致腿受伤,问题比较严重,医院建议我们带你阿姨来这里治疗。听说这里的骨科很是有名。这是医疗卡,你先去挂号吧,我和少龙这这里照顾你阿姨。”蒋振宁此刻细心的同南宫伊月解释说道。

南宫伊月眼中含着泪,毕竟是一同生活了多年的养母,见她受伤病痛,心中着实很是不忍心,望着半年没见的蒋叔叔竟然也好似老了许多,两鬓见多了许多的白发……

她接过李婉瑶的医保卡,急忙说道:“好的,蒋叔叔,我这就去挂号。”说着,快速跑向了挂号窗口。

到门诊医生诊断过后,确定是小腿骨骨折,需要住院治疗。

南宫伊月将住院的门槛费垫付了以后,又用自己的积蓄存入了两千元的治疗费,然后李婉瑶便进入了病房等待治疗。

安顿好了李婉瑶以后,蒋振宁协调医生,选择为李婉瑶进行手术的时间……

南宫伊月则照顾李婉瑶,护士在为李婉瑶处理伤口的时候,李婉瑶拉着南宫伊月的手臂。

因为疼痛,她竟然忍不住的大叫,并且用她的指甲很力的抠南宫伊月的胳膊。

之前的烫伤刚刚好,李婉瑶竟然又在此刻雪上加霜,南宫伊月忍着痛,眼泪噼里啪啦的直接落下。

疼痛过后,李婉瑶冷笑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这罪啊,是活人遭的啊,我的命真苦啊。伊月啊,你怎么哭了?阿姨是不是弄痛你了?还是我养你这么大,你心疼我了啊?!”她的脸上带着凉薄的冷笑,眼中竟然全是讽刺。

南宫伊月收回扶着她的胳膊,竟然已经被她抠出了血。

她摇了摇头,不想多说什么,转身走出门外。

蒋少龙有些觉得自己的妈过分,“妈!你说你疼就疼呗,你抠她干嘛?血渍呼啦的。”他翻了翻白眼,觉得李婉瑶从小到大都看不上南宫伊月,但是他刚才看她忍气吞声的柔弱和被抠破了的手臂觉得有些不忍。

“不抠她我抠你吗?啊?你就这么不心疼你妈啊?哎哟,我的腿啊!”李婉瑶全然不顾形象,痛苦的直哼哼……

“哎呀,好了妈,我也没说你啊。喝水不?喝点水来。”蒋少龙歪了歪嘴,知道她老娘此刻惹不起,还是顺着来吧。

南宫伊月转身走出病房,将自己包包里面的创可贴拿了出来,粘在了自己的胳膊上面。

在门口蹲了一会儿,见蒋叔叔回来,于是起身,“蒋叔叔,刚才护士已经对阿姨的伤口进行了处理,您和医生商量的如何?”

蒋振宁点了点头,“多亏你帮忙照顾,我刚刚向医生询问了一下你阿姨的病情,医生说待会就可以手术,不能够耽误太长的时间,那样对伤口不利。”

南宫伊月了解后,和蒋振宁一同做好术前的准备。

她帮李婉瑶换了病号服,李婉瑶腿脚不便,换的时候触碰到一点伤处就狠命的瞪视南宫伊月。南宫伊月有些泄气和委屈,自己同她毕竟不是千年的仇敌,她一直不明白,阿姨她为什么从小到大对她都是满心的愤恨和怨毒讨厌。

见南宫伊月停下来的动作,站在那里,无望的望着自己,李婉瑶有些愤怒,但是转为冷笑。

因为拉着帘子这换衣服,所以蒋振宁和蒋少龙都被隔离这外,此时,蒋振宁想必已经出去买一些水和食物还有租用一些洗簌用品去了。

“怎么?受不了不想伺候我了?南宫伊月我告诉你,我养了你这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平时用到你什么了?啊?!就是这关键的时刻才得用你帮忙!我告诉你,我是你养母那也是你母亲,知恩就得图报!”李婉瑶伸出胳膊,示意南宫伊月为她穿上衣袖。

南宫伊月听着她的疾言厉色,本来已经习惯,但是她说的话,有道理也没道理。

既然承认是她的母亲,可是为什么一点关心和爱怜从来都没有?!

知恩就得图报,是啊,李婉瑶她太了解南宫伊月的个性了。

她从来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小时候妈妈卓婉仪曾经告诉过自己,要懂得感恩。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故事,她最喜欢听。

因为她生命中出现的为数不多的人中,她都会珍惜,真心善待每一个人……

生母卓婉仪和养母李婉瑶,名字中都有着温柔婉约的婉字,她曾经幻想着,如同眷恋生母一般的眷恋恭敬孝顺养母,可是那份孺慕之思早已这很久很久以前便已经被无情的扼杀了,她的养母毕竟是与生母无论从人品还有性格上面都有着天壤之别的两个人……

李婉瑶她的手并没有受伤,可是此刻依然骄傲得仿佛一位王后。

高高在上的感觉,伸出了她的手臂,要南宫伊月为她穿上病号服。

“好的,我知道。阿姨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直到你病愈的。”南宫伊月替她好好的穿上了病号服,并一个一个的系上了口子,整理好衣服上面的褶皱。

只是这穿裤子的时候,有些费力,其间李婉瑶坏脾气坏脸色的骂骂咧咧了几句,南宫伊月都忍下了。

她并不是没有脾性,只是慢慢的用自己的怜悯和感恩之情渐渐的去消化肚腹之中的那些委屈和无辜的愤怒。

穿好了以后,南宫伊月已经汗透衣裙……

李婉瑶过了一会儿便被推进了手术室,南宫伊月和蒋振宁焦急的等待在有些憋闷的手术室外。

在这个憋闷的地方和一下午的忙碌,让她有些精疲力竭的感觉,南宫伊月觉得有些虚脱无力。

而蒋少龙此刻心大的在一旁玩着手机,仿佛手术室里面的根本不是他自己的老妈。

“蒋叔叔,我去那边透透气,一会儿就过来。”南宫伊月拿起了一瓶水,朝着电梯对面有窗子的地方慢慢走去。

蒋振宁焦急的等待着,担心的望了望伊月,对着她点了点头。

南宫伊月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够在这个时候晕倒,或者有事,不能够添乱啊……

在窗边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整个人的精神也为之一振。

喝了几口水,感觉自己像是即将枯萎的小花,又重新得到了水份的滋润,比刚才的窒息的感觉舒服多了……

......

残色冷花多情事

残色冷花多情事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鬼夫灵异
  • 作者:上邪公子

“夜宴”是座名震东南亚的夜总会,是宁海市富豪显贵们的销金窝,是最著名的声色犬马之地。南宫伊月我以为自己是灯红酒绿下苟且偷生的蝼蚁,但是却也没想起,在这里她遇上了变化自己火焰猛烈的燃烧,十一岁大的南宫伊月却毫不知情的酣甜纯美的熟睡在梦中。。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异世无冕邪皇 都天传 香火炼神道 重生之网络争霸 超神大掌教 崩坏边际 钢铁燃魂 精灵入侵全世界 狼啸游龙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