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2章 娘炮的撒娇口气小说

第12章 娘炮的撒娇口气小说

发表时间:2020-11-22 18:05:22 作者:上邪公子

大宴门口的保镖见程昊东会出现,立马奋身见状,想再次询问有何盼咐,程昊东手指有意间轻挥,保镖立马心领神会,退了开来。“我能把你吃了吗?下车。”程昊东的眼神紧紧地的盯着南宫伊“我能把你吃了吗?上车。”程昊东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南宫伊月,带着威慑的气魄和穿透力,没有微笑的眼神却好似又要将南宫伊月的衣服扒光一般。。

>>>《残色冷花多情事》章节目录<<<


《第12章 娘炮的撒娇口气》精选

夜宴门口的保镖见程昊东出现,立刻挺身上前,想要询问有何吩咐,程昊东手指无意间轻挥,保镖立刻会意,退了开去。

“我能把你吃了吗?上车。”程昊东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南宫伊月,带着威慑的气魄和穿透力,没有微笑的眼神却好似又要将南宫伊月的衣服扒光一般。

“前面有公交,谢谢,不用了。”南宫伊月伸出雪白如玉的青葱手指,指了指前方的公交站牌,连忙转身,说着就又想要跑掉。

可是当她小跑到前方公交站的时候,程昊东的车子也一直在跟随着她,最后大喇喇的停在了公交站旁。

车站上面的人不停的看着他们二人,还以为是斗气的小情侣。

女生们艳羡的目光,有些还在轻声的谴责伊月生在福中不知福,窃窃私语声缭绕在南宫伊月的耳旁身畔。

只有伊月知道,自己是真冤枉啊,她和他根本,不熟嘛!

“伊月,我还没吃饭呢,好饿。”这个时候,程昊东的脑袋瓜子再次从车窗里面探了出来,可怜巴巴的对着公交站牌下的南宫伊月说道。

南宫伊月真受不了他这种娘炮的撒娇口气,孩子气十足好笑,忍不住嘴角上扬,抿嘴轻笑。

其实,南宫伊月的肚子也着实很饿,她的晚饭也没有吃。

见逗笑了她,程昊东走下车来,紧紧的拉住了南宫伊月的手。

将她轻轻的扶进了副驾驶的座位,绅士的替她系好了安全带。

“你……“南宫伊月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被程昊东请进了车子里面。

程昊东摸了摸鼻子,望了身旁的南宫伊月一眼,车子启动。

“我刚才想起来,那天多谢你把我送到医院。还有能不能够告诉我医药费到底花了多少钱,我必须把钱还给你。”南宫伊月的眼睛灵动的转了一圈,吐了吐舌头,自己的臭记性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在脑后?现在才想起来。

在后视镜里面程昊东看到了南宫伊月长发下丰富的表情,顽皮精灵,还带些鬼马,原来她还有这么活泼的一面,嘴角不自禁的向一旁扬起。

“那么客气干嘛?是个朋友开的私立医院,没花钱不用还。”程昊东轻描淡写的言语,心中却忽忽若失,原来她肯上自己的车,是想起要还治疗的钱。

南宫伊月急忙说道:“那怎么能行?”她知道钱债好还,人情还不了。

“好吧,那你请我吃饭吧。”说着,他将白色跑车驶入了一条小巷。

南宫伊月有些恍惚,愣愣的望着程昊东,他有着安静阳光的侧脸,微翘却凉薄的嘴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这次她怎么都不能再次拒绝他了。

于是南宫伊月点了点头,“好吧,我请客。”

程昊东选择了一个地段偏僻的小巷里的餐厅就餐,虽然是小店,可是装修的却极为精致特别,环境很是优雅。

不铺张,不喧闹,安安静静,清幽雅致是南宫伊月喜欢的风格。

名利场上的风花雪月程昊东见得太多,南宫伊月自然恬静的举止,安然明澈的眼神,让程昊东有种想舍弃浮华灿烂,只想在她那处静怡的港湾停驻的心景。

他们点了几个精致的小菜,慢慢的用着,分明两个极饿的人,却安静的慢慢的用着餐。

南宫伊月的言语不多,甚至很少与程昊东眼神交汇,她依旧有些怯弱,却带着自然的伪装,强迫自己不去紧张,以免让程昊东觉得不舒服。

程昊东担心南宫伊月没有吃饱,不停的为她夹着菜。

关切的眼神直白的望着南宫伊月,南宫伊月低着头,望着碗中的菜肴,默默的吃着。

“学习还要兼职工作很辛苦,多吃点……”程昊东语气温柔,带着贴心的温暖。

“……”

南宫伊月一瞬间觉得眼前的男人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惧和不可接近了,他的语气像极了去世的父亲。

一如她幼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南宫暨南也曾经这般体贴关心过南宫伊月,替她添菜,让她多吃些饭……

繁华都市,人如蝼蚁,好久南宫伊月都没有遇到一个能够关心自己吃饱冷暖的人了……

“谢谢。”南宫伊月抬起头,吸了吸鼻子,望着程昊东报以淡然却真心的微笑。

她总会真心的温柔以待在她生命中出现的为数不多的每一个人。

此刻程昊东让南宫伊月放下了戒备,收起了心慌,她第一次大胆的睁大眼睛,仰起头,微笑的望着对面英俊的男人。

一直以狩猎者的姿态出现的程昊东,此刻见一张漂亮的脸纯净的眼距离自己如此近,感觉热血上涌,心跳加速,一张脸竟然又涨的通红。

见程昊东早已吃完,南宫伊月跑去结账,竟然还不到一百块钱,她摸了摸饱饱的肚子,看了看表,已经临近九点钟。

这个时候公交车已经停运,南宫伊月在想着到底要不要打车回家?

程昊东望着穿着白天还穿着白裙子,晚上却换成了阔腿裤的南宫伊月问道:“你的膝盖还好吗?”

南宫伊月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膝盖,才想起来自己回到家里因为着急去上班,所以磕破的那块伤口根本没有时间处理,此刻程昊东提醒方才想起,倒是没有如何觉得疼来着,本来她对疼痛,就不是那么敏感。

程昊东眼神锐利,他早已经细心的发现,南宫伊月的小白鞋带边的一点点细纸屑。

他有些无奈和生气,怎么会有如此神经大条的女孩子,他拉着她的手,霸道的将她按在了后车座上。

“你干嘛?程……程程?”南宫伊月实在费解,刚刚还收起爪牙温润如水的他怎么此刻又骤然的露出了霸道的狰狞?!

虽然她没有之前那么怕他了,可是他这样让她胆战心惊的!

“我叫程昊东!”程昊东有些抓狂,他这么大名鼎鼎的东翱集团的大总裁,曝光率也不算低,认识多少天了,这丫头居然还不知道自己叫啥名?!

南宫伊月瑟缩的向后撤了撤身子,程昊东恰好栖身上前。

他迅速的不知道从车子哪儿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医药箱,然后不由分说的握住了南宫伊月的小腿,关上了后车门。

“啊……你干嘛?放手!”被一只大手握住小腿的南宫伊月此刻花容失色……

“别动,我能吃了你怎么的?你的伤口为什么不处理好再去上班?!”程昊东的脸上有怒气隐现,一触即发。

南宫伊月此刻安静下来,原来他是在为她的伤口担心,夜色寒凉,小腿处却传来了程昊东大手掌心的温度。

她望着他手掌虎口处的纹身发呆,那雄狮依旧狰狞狂傲,可是被夜色的霓虹照映的仿佛披上了温情的面纱,不似初时那般嗜血凶悍……

南宫伊月的鞋子此刻被扔到了地垫上,程昊东的车内一向一尘不染,因为他有洁癖,一点的泥巴灰尘会让他睡不着觉的!

此刻南宫伊月支着膝盖挽着小腿的手,也被程昊东拎着扔到了一边,黑色阔腿裤的裤腿被他轻轻的挽了起来。

“哎……”程昊东望着伊月的伤口时,无奈的将头转到了一旁,有些不忍直视,他本身也不喜看到血污脓疮之类的东西。

只见伊月伤口处的手纸已经被血浸透干涸凝固,黏连在了南宫伊月的膝盖上面。

右面的膝盖最为严重,左边的还好一些。

显然南宫伊月跳下摩托车的时候,是右腿膝盖先着的地。

“怎么样?痛不痛?”程昊东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下南宫伊月的膝盖,看她伤势到底如何。

南宫伊月摇了摇头道:“不痛。”

程昊东放下心来,看来筋骨都不碍事。

于是他打开了小药箱的盖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块纱布和医用的淡盐水替她清理创面。

“不用了,我回家处理就好。”南宫伊月觉得这样让个男人给自己“收拾”膝盖,终究不太好。

程昊东将纱布和淡盐水的小瓶往小药箱里面一扔,转身说道:“我送你去医院处理伤口。”

南宫伊月一听,心道:“去医院更遭,又要花钱,这个月底还要支付下半年的房租呢。”

于是她急忙说道:“不去医院。我自己来就好。”

“闭嘴,别动。疼就吭声!”程昊东转回身来,重新拿起一块干净的纱布开始认真的替伊月清理起伤口来。

南宫伊月无法,他的紧绷的脸,严肃认真,好似在解剖一只青蛙一般。

她实在是不敢再违逆这个“暴君”的旨意!

看着他专业的手法,和认真的模样,还有那个干净整洁的小药箱,南宫伊月认为,他的家里一定有在医院上班的亲人或是他自己是一个医疗保护意识很强的人。

因为这样的人,他们往往都会把药箱整理的很干净整齐。

而且还会时不时的检查药物的有效期,还备有一些急救的工具之类的……

“嗞……”南宫伊月这个时候感觉到了有些痛,轻轻的提了提肩膀,吸了一口气。

此刻程昊东因为细心认真的动作,而耗费了不少的精力,额头上面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他抬起他的桃花眼,望了一眼南宫伊月,“弄痛你了?别紧张,放松些,一会就好了啊。”语气转而温和起来。

南宫伊月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处理得很仔细了。

估计医院里的医生都不会有如此的耐心,既要将弄糟了的伤口清理干净又尽可能的不弄痛你……

......

残色冷花多情事

残色冷花多情事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鬼夫灵异
  • 作者:上邪公子

“夜宴”是座名震东南亚的夜总会,是宁海市富豪显贵们的销金窝,是最著名的声色犬马之地。南宫伊月我以为自己是灯红酒绿下苟且偷生的蝼蚁,但是却也没想起,在这里她遇上了变化自己火焰猛烈的燃烧,十一岁大的南宫伊月却毫不知情的酣甜纯美的熟睡在梦中。。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美漫世界无限之旅 大亨踢铁板 富豪公敌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特种兵之万兽沸腾 剑灵仙穹 道极无天 太上执符 重启混元 第九特区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