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带老婆回家,犯什么法小说

第23章 带老婆回家,犯什么法小说

发表时间:2020-11-22 14:36:49 作者:汤圆儿

坚硬无比的鹅卵石一颗一颗狠狠地的往皮肉里面钻,楚洛寒痛的狠狠地皱了眉头,白皙的小脸儿抽动变型,修长无骨的小手焦躁的卷成了拳头。“呃!”本就因为不负重而刺痛的后背,随着龙枭“呃!”。

>>>《亲爱的别走》章节目录<<<


《第23章 带老婆回家,犯什么法》精选

坚硬的鹅卵石一颗一颗狠狠的往皮肉里面钻,楚洛寒痛的狠狠皱起眉头,白皙的小脸儿抽搐变形,纤细无骨的小手不安的卷成了拳头。

“呃!”

本就因为负重而刺痛的后背,随着龙枭身体重量的下沉越发痛到无法呼吸!楚洛寒粉嫩的脸颊霎时一片潮湿,密密匝匝的汗水沿着脸部的线条一道一道的不住滑落。

“龙枭,放开我!”

她死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单手抵着龙枭的胸膛,馥郁的花香弥漫在浓浓的夜色中,男人黑色的风衣罩着两个交叠的身影,为了不让全部的重量压在她身上,龙枭用单手撑着地面,鹅卵石嵌入掌心,挖骨钻心的痛袭遍了全身。

“宁愿和别的男人寻欢作乐,也不肯满足自己的男人,楚洛寒,告诉我,你究竟还记不记得自己是谁?”

盛怒之下的龙枭,探索的眸子擒住她闪躲的眼神,他想从这双眼中看到一丝的忏悔,可,没有,身下的女人倔强的躲开他的探索,默然的将脸侧到了一边。

楚洛寒心头好像在滴血,比后背的刺痛更灼心挖肺。

寻欢作乐?呵!在龙枭的眼中,原来她一直都是这样的不堪,三年来,他身边莺莺燕燕从未间断,她却独守空房安安分分,到头来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名声

够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既然枭爷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何不就此放手?枭爷不乏愿意为你守身如玉的年轻姑娘,又何必纠缠我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她极冷的讽刺,掩饰着满心的顿痛。

龙枭突然冷冷一笑,“做梦!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看清楚,你接近的男人,会怎么死在我手下。他用哪里碰到你,我就毁了他哪里!”

楚洛寒水眸瞪圆,一脸震惊的看着龙枭,“你要干什么?!”

龙枭冷哼一声,这种该死的神情,居然是为了一个调戏她的男人,思及此,龙枭恨不得现在就当着她的面亲手毁了康成杰,卸了他的双手,挖掉他的双眼!

“心疼了?这才是刚开始。”

龙枭倏然笑了,诡异的笑声似来自地狱,深不见底的黑眸沾染了末世的绝杀,“很快,我会让你看到背叛我会是什么下场。”

龙枭冰冷的声音落下,黑色的风衣卷起了一层轰然的风暴,楚洛寒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的身影已经脱离,果露在夜风中的光洁肌肤,凝霜般绽放出妖艳的花蕾。

龙枭眉心的“川”字一道道加深,怒喝,“起来!”

卧槽!楚洛寒心中炸开了怒火!

“疼,起不来。”

她是真的疼,膝盖疼,后背疼,刻骨的疼,蚀心的疼。

主要是,心里的疼。

楚洛寒没想到,龙枭居然大发慈悲的伸手拉住了她的手,修长有力的手掌握住她小手的时候,楚洛寒好像身在漩涡中溺水孩子遇到了救命稻草。

天光乍现,星空闪耀。

但,只是错觉。

龙枭拉起她之后,便嫌恶的松开了手,低眸,看到楚洛寒凌乱破碎的衣衫,他的怒气又一次袭来!

“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还想去找多少男人!”

楚洛寒闻言一把捂住已经没有了遮挡的身子,脸色刷地涨红!好像被烙铁烫过一样热辣辣的红。

衣服本来已经被康成杰撕开了一道缝隙,加上龙枭的一顿厮缠,不多的布料所剩无几,松松垮垮的耷拉在腰间,而上面,早已开诚布公!

还好这里没人经过,不然楚洛寒必然成为明天的微博热门话题!

龙枭扯下自己的风衣,毫无章法的包住了楚洛寒,长款风衣穿在楚洛寒的身上直达脚踝,整个人好像被衣服吞掉了一般,显得玲珑娇小不盈一握。

龙枭眼中闪电般划过一丝异样,旋即冷冷的训斥,“你可以不要脸,但,别丢了龙家的面子!”

楚洛寒心中又痛又酸楚,所以,在龙枭的眼中,始终都是龙家的面子重要,龙枭的面子重要,她的死活都不足挂齿。

他不肯离婚,是否也是因为这该死的面子?

楚洛寒扬扬头,她想笑的,可眼睛酸胀的难受,只能揪紧他的风衣,深深呼吸他衣服上龙舌兰的淡香,好似沉浸于他的胸怀。

不敢再去看龙枭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眸子,楚洛寒一手双手揪紧了宽大的男士风衣,出门前整理好的长发此时也已经凌乱散落,一缕发丝沿着鬓角滑落,打了一个大大的卷儿垂在锁骨的位置,绸缎般的发丝与洁白的肌肤对比鲜明,视觉冲击力很大。

抬脚的当下,黑色的包包被塞到她手里,再次抬头,回应她的只有龙枭霸气离开的背影。

洁白的衬衫,逆着风向,穿越了葳蕤的花架,留下了一抹了强势霸道的气韵经久未散。

楚洛寒指甲狠狠的潜入掌心,拾起脚步,跌跌撞撞的追了上去。

要是慢了,不知道这位大少爷又要怎么惩罚她。

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外面的林荫道旁,杨森大步从另外一个奔跑过来,见龙枭,附身道,“BOSS,人已经处理干净了。”

楚洛寒默默地瞪大了眼睛,处理干净?那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直接把人给咔嚓了?

那可是犯法的!龙枭是不是疯了?!杀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楚洛寒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一把拉住了龙枭的手臂,“你把他怎么了?如果是违法的事,你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龙枭冷眸瞥见她拉着自己的手腕的纤细手指,灼灼的目光烫伤了她,“法律?你竟然跟我谈法律?”

他的冷傲张狂,让楚洛寒一时哑然,手指一根一根松开。

“在京都,还没人敢在我面前谈法律。”他嘴角凉薄的笑意,幽深晦暗无法测度。

龙枭一个示意,杨森打开后座的车门,龙枭长腿抬高,利落的上车,楚洛寒纠结了一下,她是上,还是不上?

“不进来?还想返回去……故技重施?”

龙枭讽刺挖苦的声音从车内飘出来,当着杨森的面,他没直接说勾引男人,但换了一个词,对楚洛寒的杀伤力一样。

楚洛寒咬咬牙,钻入车内,好在后座够宽,两人分别坐在两端,倒是碰不到他。

这么肩并肩坐着,楚洛寒感觉一股强大的杀气从脚底氤氲上来,漫过了头顶发梢,每一个毛细血管都被龙枭彪悍的气压灌满了。

透不过气的压抑感。

“BOSS,去哪儿?”

杨森也注意到车内的异样气氛,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然后做好了出发的准备,只等着龙枭一声令下。

“回怡景别苑。”

“是!”

引擎的声音盖过了楚洛寒的呼吸,怡景别苑……接下来又免不得是一场血雨腥风了吧?

“嘎!”

车子刚启动,突然一个紧急刹车!楚洛寒身子狠狠一晃,朝着前方猛窜过去,差点撞到前排的座椅!

一只手在她飞出的时候不偏不倚的抓住了空荡荡的风衣里面纤细的手臂,否则,她这一头栽下去,不死也要脑震荡了。

惊魂未定,楚洛寒抬头——

“洛洛!!洛洛!!”

原来,是陆双双刚才突然闯进来挡在了车前面,此刻正气鼓鼓的展开双臂冲里面大喊大叫。

楚洛寒伸手要打开车门,龙枭的声音冷冷窜入耳中,“如果不想让陆家跟着倒霉,就给我老老实实坐着。”

握着门把手的动作,顿时止住。

没错,龙枭如果想动陆家,就是点点手指的事儿,为了不连累双双,楚洛寒选择妥协。

“龙枭,你凭什么带走洛洛!你把她放下!洛洛,你别怕,我不会让龙枭把你带走的!你等着,我现在就报警,我不相信警察治不了他!”

陆双双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可简单的110三个数字,却足足按了半天……还没按完。

我勒个去!龙枭你真的什么都不怕吗?我要报警了!报警你懂吗?!

陆双双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从搭上的帅哥那里抽开身,却没有发现楚洛寒的身影,紧接着便听到宴会大厅内大家议论康成杰的声音。

七嘴八舌的总结下来,陆双双敏感的意识到,楚洛寒铁定是撞见龙大少了。

没想到跑出来找人,正好撞见了楚洛寒上车的一幕。

绝对,是被胁迫的!

可,真要报警,她……不敢。

陆双双快要演不下去的时候,后座的车窗缓缓落下。

“陆小姐,我带我的妻子回家,犯了什么法?”那漆黑淡薄的眸子,连正眼看她都不屑。

楚洛寒手指揪住沙发座椅,险些把真皮扣出一个洞。

陆双双生吞一只苍蝇,憋了半天才再次吼叫,“洛洛她不愿意,你就是胁迫!就是强抢!”

龙枭冷冰冰的道,“我要的人,明抢又何妨?”

陆双双彻底没词儿了,她傻愣愣看着车内的男人,“你……你仗势欺人!你不要以为没人敢治你!”

车窗徐徐上升,龙枭冷漠的声音穿过了玻璃缝隙,“那就让敢治我的人亲自过来,我随时恭候。”

黑色劳斯莱斯再次发动引擎,离弦的箭一般从陆双双的身边嗖嗖飞过,耳朵轰隆隆回荡着龙枭那冰凉嗓音潇洒的余音。

陆双双手一抖,手机啪嗒掉在地上,顿时就黑屏了。

这一次,车速极快,楚洛寒被甩的左右摇摆,时不时的会擦到龙枭,引来了他数次蹙眉。

楚洛寒稳住身体不让自己再碰到龙枭,这才开口道,“双双只是关心我,你别拿她出气,也别拿陆家出气。”

龙枭薄如刀锋的唇恣意上扬,狭小空间内,女人身上的味道直达鼻尖,细嗅之下,栀子淡香依稀仍存。

心,不受控制的快了半拍。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让我消气了!”

亲爱的别走

亲爱的别走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青春校园
  • 作者:汤圆儿

王牌内科医生楚洛寒,结婚了已有近五年。却无人明白,她的丈夫是江都第一豪门龙家大少——人人闻风丧胆的枭爷。守了五年活寡,睁睁望着他和第三者的恩爱有加照片狂扫荧屏,她笑“急性阑尾炎,马上安排手术。”。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魔门败类 五毒乖乖女 弃女重生之魔后太嚣张 修仙之风月 老祖出棺 射程之内遍地真理 我真没想出名啊 情倾两世之废柴特工 追仙策 诸天之从新做人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