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被轰大堂外 绝命暗杀小说

第十章 被轰大堂外 绝命暗杀小说

发表时间:2020-10-18 23:57:51 作者:金珀

喉咙,竟发不出一点儿声响。”  “班头无须惊慌失措,那是贫道请吕祖先师,占时看住了你的魂魄。省得你随便飘散而魂飞魄散。”  清风急忙作出解释!  “罢了,那就班头也没任何闪失,本县就姑且不追究责任此事!但神鬼之事,按当朝律令,不可以作为堂上呈供。至于马百顿时班头浑身一哆嗦,打了个冷颤!开口就嚷道。。

>>>《清风天师南行记》章节目录<<<


《第十章 被轰大堂外 绝命暗杀》精选

  清风手提提乾坤袋,口念雷震归位决,一股清风从班头身上直钻乾坤袋。

  顿时班头浑身一哆嗦,打了个冷颤!开口就嚷道。

  “大人快辑拿这妖道,将小人吓得好生不轻。他一阵施法,小人瞬间不能动弹,感觉从身子里轻飘飘的走了出来。一个供案突然出站,案上供有吕祖先师像,还不时发着耀眼的光。我试着来回随便走动,终究出不了供案前的几尺地方。一迈出供案边缘,一道神光就把我逼了回来。我就喊那,可是我的嗓子就像给割断了喉咙,竟发不出一点声响。”

  “班头不必惊慌,那是贫道请吕祖先师,暂时看住了你的魂魄。免得你随便飘荡而魂飞魄散。”

  清风连忙解释!

  “罢了,既然班头没有任何闪失,本县就暂且不追究此事!但神鬼之事,按当朝律令,不可作为堂上呈供。至于马百万一案,择日再审!退堂!”

  “大人…”

  马氏姐妹和罗生一个劲的喊,阴洪如若罔闻,转身匆匆转到了后堂。一众衙役,将马氏姐妹一行四人,推搡出了大堂。

  围观的人群,见已退堂,像清早的露水一般说散就散!

  马家客厅里,罗生担心马氏姐妹急火攻心,劝慰道。

  “我看冯兄的信,也应该收到了!不日将会有消息。冯兄一到,岳父大人的案子,就有彻底翻案可能。今日大堂之上,那阴洪本不想放我们一马,多亏天师施法,震住了那个狗官!百姓亦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我们已经将被动变成了主动,这时的阴洪更发愁此案如何随他的意思歪曲下去。只等冯兄一到,我们就可绝地反击。”

  “罗公子,此言不虚!为今之计就是等待冯大人的消息。二位小姐不必太过焦虑。马老爷吉人自有天相!”

  马氏姐妹听了罗生和天师的分析,急切的心情缓解放松了许多,遂又派人去打探送信家丁的消息。

  当夜,皓月当空,就像点了一盏明灯。清风打坐在卧房中,道德经已经诵了三次。此时已是接近子夜时分!

  突然,乌云遮月,院里狂风四起,吹扒着门窗,好像恨不得要把它们都扒开撕扯下来。

  “不好,这里怎么会刮起修罗界虐杀之风!”

  清风一个遁字决,盘坐飞到院中,元神传音!

  院中其他人顿觉沉睡不可醒来,只听的梦中天师教诲,外面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绝不可睁开双眼,梦中见到一切,皆是幻象。不可当真上当。

  且说狂风过后,院中竟然落地站满了一众佛界大神!四大天王,韦陀护法!各个手持法宝神器,怒目圆睁!

  盘坐在院中的清风,做了一个稽首。

  “各位佛界法王,自古佛道两家,殊途求善,各不敬犯。今日降临有何指教?”

  “不需多言,拿命来!”

  一众神佛,异口同声,喊杀过来。

  只见,持国天王,手持持魔音琵琶,拨动琴弦,魔音去潮水般涌来,冲向清风。

  “无量天尊,混元金斗掌中生!”

  清风盘坐升入半空中,一道金光,掌中生出一个金斗,越变越大,飞到清风的头顶,发出万丈金光,将他保护了起来!

  无尽的魔音潮被隔断在金光之外。

  忽的一道蓝色的寒光,劈将过来,之前金光形成的罩顿时被撕开一个口子。

  原来是增长天王持宝剑,砍了清风一个措手不及。

  被撕开的口子越来越大,蓝色寒光愈来愈强,竟将金光吞噬的一点不剩!魔音潮水又卷土重来,眼看就要淹没清风。此时,他腰间平时用来收魂拿魄的小小不起眼的破旧乾坤袋。像虫子一样,爬离扎着他的腰带。飞了出来,张开它越来越大的布袋口子,一口气开始鼓吸魔音潮水。

  不知怎的了,天窮像扣了一个锅底,竟没有一丝光亮。

  清风心想,大事不妙,定是那多闻天王将他的宝伞,打了开来。此刻,我已被困在这伞中,要不然等这伞中电闪雷鸣时,我必化为灰烬不可。

  一摸自己的七星剑,北斗七星耀星空,剑破黑暗见光明!

  ”急急如律令!破…“

  黑色的天穹之顶,顿现北斗七星熠熠星光。七星剑直插上去,一道亮光越来越大,清风紧随亮光飞将出去。

  刚一出来,遮月乌云之中,一条赤龙,眼如明灯,面目狰狞,呲牙咧嘴,猛的扑了过来,好像觅食一般。几个躲闪下来,清风都快有点招架不住了。

  ”太乙真人令,彩练当空舞!“

  一条绚丽夺目的彩带,从清风袖中飞出来,像一个顽皮的小孩子,引逗着硕大无比的赤龙。那赤龙也疯狂追逐彩带,竟然和它嬉戏玩耍起来。不一会赤龙变成了一条小蛇,被丝带缠绕,盘缩在清风的手中,极其温顺。

  放出赤龙的广目天王和其他天王法宝用尽,都傻了眼。

  韦陀护法手中的金刚杵,当头劈来,只见混元金斗飞来刹时变化成了一身金色铠甲,包裹清风全身!金刚杵的利刃正好被铠甲抵挡,迸发出耀眼的金色火花。金刚杵像扎破大气球一般,被一阵气流震向空中。韦陀护法无法驾驭,金刚杵从天空中自落下来,扎进了大院的假石山之上。

  几个神佛各现落败之势,竟蓝光一道,消失的无影无踪。

  “何方高人,还不现身?”

  清风收了随身法宝。

  “天师果然道法高深!竟能破了我的阿修罗五魔阵法!”

  一个体态健硕,表情冷酷的黑衣人,手持念珠,出现在了假山上。

  “怪不得贫道发现怎么会刮起阿修罗界的虐杀之风!研习佛法之人,不学佛界正统,普度众生,却纠集阿修罗界众魔,假借神佛之名,在人间行罪孽之事。”

  “休出狂言!我岂能容你这等污蔑!今日我来,就是要将你碎尸万段,取回福报的魂魄,待我日后,养一嗜血半阳人,早日将他借壳还魂!”

  “福报的魂魄,马老爷洗刷冤屈之后,我自然会送他投胎上路。你怎能又将他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成为一个行尸走肉。”

  “少废话,即使我今日不带走他,也有人命我要取了你这多事鬼的性命。受死吧!”

  说罢,黑衣人双手合十,打坐下来。口中默念法经,手中的念珠,一个接一个的,被斩断,弹射了出来。直射向清风。清风接连躲闪,一个一个的念珠,在地上炸开了星星点点的洞。

  “天师救我!”

  一个人的呼救声,随着一个飞来的念珠越来越近。

  清风心想,不好,这念珠里锁着一个魂魄,待我接住,再做处置。

  于是,一招玄天仙人手,呼喊的念珠,丝毫不差,落入清风手中。

  “上清诸尊,除危解困!急急如律令!破!”

  念珠中走出一落魄,这人不是别人,竟是马百万!

  马小棠,马小玲一直都没有出声,见此情形。目瞪口呆,忍不住大喊起来。

  “爹…你怎么了?”

  边喊边跑到了院中。

  “你们怎么出来了?”

  “天师,我们……”

  “为今之计,只有将马老爷魂魄暂借肉身,才能防止元神受损,无法还阳!”

  清风手写定惊符,金光一闪而过,马百万魂魄顿时消失,马小玲纤细的身体里,出现了马百万的声音。

  “多谢天师救命之恩!”

  “大小姐,快带你父你妹妹离开这里!”

  “哪里逃!”

  黑衣人撒出一把念珠!清风见状,用后背直挡而来。道袍太极图飞一般旋转,射来的念珠,瞬间被粉碎成灰。岂料,一波念珠又急射过来,一变二,二变四,越挡越多。

  “啊……”

  一声惨叫,道袍被打成千疮百孔,清风口吐鲜血,倒在院中!

  “天师…”马小棠泪流满面。

清风天师南行记

清风天师南行记

  • 状态:完结
  • 类型:鬼夫灵异
  • 作者:金珀

清朝末年一个乡野传道的帅气逼人道长,年纪轻轻地就被封为天师。因受好友乡绅所托,替其去南方探听直接加入革命党儿子的下落。一路行侠讲义气,降妖除魔除魔,神秘面纱一个个隐秘的往事,最后竟意外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早以布就的局中局.......正常上班之后,王喜敲开了单位“老学究”的办公室的门。说起这“老学究”,那可不是一般人,一辈子搞地方志研究。因为天天和古本打交道,脾气古怪,但是水平很高,就得了这个绰号。虽然已经退休,单位还是将他返聘回来。王喜毕竟已经不是毛头小子,人又勤快,刚来单位和这老爷子没有多久就混熟了。人只有一张嘴,却有两只耳朵。王喜信奉这个信条,所以在单位多听少说。老爷子在王喜面前,总是讲不完的地方轶事。而王喜总是毕恭毕敬,洗耳恭听。。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魔法少女餐厅 逆天绝仙 诸天圣尊 夜魂惊棺 九国 我,神明,救赎者 云起风散,在梧溪 聊斋之因果 旱魃神探 何以为道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