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八、倾世·血衣小说

八、倾世·血衣小说

发表时间:2020-10-18 07:29:03 作者:南国陌

在想,也许将她离开记忆里才不不辜负那一段变化无常的岁月……  “大爷,您的一碗尼姑面。”客栈小二在外门大声吆喝声被打断了胡亥的遐思。  “哦,”胡亥再打开门,望着脸角带小刀疤的小二拿着一个木托盘,托盘上除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素面,“这,这素面看出来还很不错,灰白的记忆逐渐后退,像黑白的老电影在陈年角落里被重新播放,失却了现世的俗世繁华,恍若那沧海桑田仅仅虚无,眼睛一闭一睁,便是沉湎悲伤。。

>>>《无限之秦月始皇》章节目录<<<


《八、倾世·血衣》精选

  暮色四合,鬼夜哭,大漠烟沙。

  灰白的记忆逐渐后退,像黑白的老电影在陈年角落里被重新播放,失却了现世的俗世繁华,恍若那沧海桑田仅仅虚无,眼睛一闭一睁,便是沉湎悲伤。

  胡亥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呆坐在纸糊的窗子旁,多愁善感。来此世的时侯也是一年秋天,血红的枫叶铺满了风轻亭的时侯,他就躺在如山的枫叶上,被寡居的她拾了进去。从那日起,他便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多了一些不该有的牵挂。

  她是谁,胡亥已不想在想,或许将她留在记忆里才不辜负那一段无常的岁月……

  “大爷,您的一碗尼姑面。”客栈小二在外门吆喝声打断了胡亥的遐思。

  “哦,”胡亥打开门,看着脸角带小刀疤的小二拿着一个木托盘,托盘上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素面,“这,这素面看起来还不错,可我要的羊腿呢?”胡亥在上楼之前曾经跟小二要了一碗面已及一只小羊腿,他可是一个无肉不欢的家伙。

  “大爷,请您多谅解,您的羊腿还要些时间,快了!”小二跟胡亥赔笑道。

  “嗯,你就搁桌子上好了,”胡亥让开一条路,让小二端进房间。这小二嘴角有一颗带毛的黑痣,走路时一颤一颤的。

  小二拿着木托盘走了,只不过在他走的时侯偷偷地打量了胡亥的房间几下。胡亥并没有注意,因为他此时是真的饿,急忙走到桌前大口大口地吃小二送来的素面。还别说,这小小的龙门客栈素面还真不错,就是加的料太多了一点,蒙汗药质量挺好,就是有些过期了,胡亥边吃边想道。

  “咚,咚,呛……”楼下看来是很热闹啊,各种桌椅打砸的声音。

  胡亥见他的羊腿迟迟不到,便很不开心地推开房门走下楼去。

  突然一只椅子朝胡亥的头飞来,胡亥急忙一躲,“喂,你们要死啊!”又看了看楼下的一大帮子人,“你们要死啊,要打出去打,吃饱了撑的!”

  “你!”楼下的人听见胡亥的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他们也是愣住了,难道胡亥没看见这里都是一群凶神恶煞之辈吗?这年头人胆子都这么大,谁又知道?

  “你什么你,我说错了吗!”胡亥走下楼,走到一个眼角下有一颗黑痣的灰衣男的前面,他貌似是一群人中一边的首领。胡亥显得很气愤,然而这群人看来并不觉得胡亥的愤怒能让他们如何,怎样。这个江湖几乎没人会理会一个弱者的愤怒,江湖,命如蝼蚁,蝼蚁举石,敢问孰恐?

  “你是何人?”一名十字刀疤的秃子阴恻恻地问道,胡亥知道,他是西厂的三档头,一个连名字也未曾出现的小角色,存在只为了衬托胡亥白日里见过一面的女人,凌雁秋。

  秃子不屑地斜视着胡亥,欲要拔剑质问胡亥这个秃子眼中,像是不懂武功的文弱书生。这种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只会讲道理的穷酸,秃子在京都见多了,也杀多了。

  可下一幕发生的事,让他知道他错了,但他已无可挽回。

  时光永远是一首唱不完的悲歌,哪怕曾有一瞬间的喜悦。所以从很久以前就有一个埋在胡亥心底的小人告诉胡亥,欢愉一刻便是一刻,别去想,遥远,应该是遥远的结局。在大明的这些日子里,经常会有一位喜欢素面朝天却不得不一身艳妆的女人嘲讽他的痴傻,明明是一个习惯杀戮的屠夫,却一直在私底下哭泣死亡,鳄鱼泪。

  但胡亥很想说,杀人其实并不是他,他是胡亥。

  杀人者,是他非他。

  就好像下一刻胡亥手执长剑,剑尖染血,然,出剑者,是他非他。

  死者眼中尽是无知的茫然,还有那未去的他为之不屑者的残影。

  剑很利,切入秃子三档头的眉间,让旁人仿佛只是见到了一束光滑过,然后,才是一声剑鸣。

  每个世界都有一个一个的谜团在等待好奇者去发掘真相,但更多的谜团其实在最初时便注定了不可解。雨化田是怎么选西厂档头的,为什么一个武功平平的秃子会当上位高权重的西厂三档头?

  “本公子,胡亥,”胡亥弃剑,转身,缓缓道。

  一言不发便杀人,这其实不是胡亥的作风,做为一个自小生长在五星红旗下的共青团员,讲得是迁让,讲得是文明,怎么会做杀人放火的勾当呢?所以胡亥自来到大明的第一天起,杀得第一个人时,便有一个近乎是疯狂的红衣人在他的脑海处教他如何更快更简单的方法去杀人,起初的一个月,红衣人简直是日夜不休地逼迫他操控他的身体出剑再出剑。有时胡亥因练剑练得昏倒了,但当等胡亥醒来时,让他惊恐的是,他经常是:手执长剑,尸横一地。

  胡亥一个九零后,未曾真正拜读过古龙先生著作,至多是看过银屏之上翻拍的电视电影。在下午,或许在这一段日子里,他终是寻到了世界的一点点真相,他或许猜到这个在他脑海中红衣,或者是血衣人的身份!

  衣袍浸血,血染素衣。

  在胡亥所知的武侠人物里有很多是用剑的,剑者,乃百兵之君。剑神西门,剑仙孤城,剑魔求败……但用剑如此快,准,狠又不带章法的,胡亥能想到的,也只有两人。小李飞刀李探花罕有的朋友,铁剑阿飞,那个说从不喝酒的使剑者,他的剑从来都是快而简单的,没有花哨的章法。

  血衣人的剑跟阿飞很像,但阿飞的剑不会粘上剑下亡魂的血,哪怕一滴。

  而血衣人的剑,就好像把所杀之人身上所有的血尽然吸食,只留下一具苍白的肉尸。这是一种不带任何慈悲的修罗剑法,天底下也唯有一种人会练它,以杀生以成人的,职业杀手。所以血衣人的身份,胡亥想,就只有他了吧:

  《楚留香》—中原一点红

  那个无情而活,有情而亡的金牌杀手。

  呵,江湖,这个需要变通也需要从一而终的江湖,胡亥被一群西厂番子回过神愤起围杀前漠然想到。

无限之秦月始皇

无限之秦月始皇

  • 状态:完结
  • 类型:末世科幻
  • 作者:南国陌

那是一个中午,天穹中夕阳的血色还未完全褪尽,月华无光暗淡。我皱着眉在乱尸骨旁的一根枯萎木下找到了了她,我终归但是没能变化她那渴望生命却注定一生杀戳的命运。—— 无尽之秦月始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下那是一个傍晚,天穹中夕阳的血色还未完全褪去,月华无光黯淡。我皱着眉在乱尸骸旁的一根枯死木下找到了她,我终究还是未能改变她那渴求生命却注定杀戮的命运。。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带着系统救大明 轮回大劫主 幻剑修罗 重生之网络争霸 海贼之银狐大将 男装小娇妻:爷,夫人又跑了 武侠之武破九霄 日常系神壕 我在异世卖挂 行走诸天的猎魔人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