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六、倾世`王座小说

六、倾世`王座小说

发表时间:2020-10-18 07:29:02 作者:南国陌

,否则无可奈何者与敬业者,又有谁甘心忍耐这种雨淋日晒之罪。  胡亥是瑟澜中学的学生,一个忙绿于书本与试卷可从来没有在分数上快速进步的三流学渣。豪无疑问是一个无可奈何者的胡亥同学,没办法在别人都不屑一顾的角落里,默默的拾捡着一点一滴能快速进步的知识。他明白了自己当然会漆黑的墨布笼罩了碧蓝色的天空,没有谁明白当这场瀑雨降临时,我们世界会失去什么。蓝花的伞,红白的伞,散落在彼时浅蓝此刻深黑的水泥路上。银龙摇曳肆虐咆哮在云层之中,是电,是光,亦如时光扭曲的摸样。藏于未知里的阴影正在偷偷嗤笑,雨滴落下,节奏跳动不息。。

>>>《无限之秦月始皇》章节目录<<<


《六、倾世`王座》精选

  此刻地球,北京时间七点整。

  漆黑的墨布笼罩了碧蓝色的天空,没有谁明白当这场瀑雨降临时,我们世界会失去什么。蓝花的伞,红白的伞,散落在彼时浅蓝此刻深黑的水泥路上。银龙摇曳肆虐咆哮在云层之中,是电,是光,亦如时光扭曲的摸样。藏于未知里的阴影正在偷偷嗤笑,雨滴落下,节奏跳动不息。

  704路电车由远及近地朝着路旁车站缓缓驶来,胡亥拉了拉自己的衣角,匆匆上车。

  车上人并不是很多,是啊,在这种暴雨天,除非无奈者与敬业者,又有谁甘于忍受这种雨淋之罪。

  胡亥是瑟澜中学的学生,一个忙碌于书本与试卷可从未在分数上进步的三流学渣。毫无疑问是一个无奈者的胡亥同学,只能在别人都不屑一顾的角落里,默默捡拾着一点一滴能进步的知识。他明白自己肯定不会坚持下去,但毕竟高考寄托了他那位独自抚养他的养母十几年的期望。

  一顿一顿的暴雨被狂风吹打在车窗上,仿佛有谁在敲击蒙着水雾的玻璃。胡亥握紧了手中的包,一种透骨冰凉从他的脊椎直达天灵,如同一枚铁钉钉入腰椎,仿佛古时酷刑临身。

  眉角低垂,胡亥从未有过如此的感觉,慌乱、恐惧、希望、温馨,一切美好与厌恶的感觉同一时刻充斥在胡亥的心房中。作为一个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胡亥其实并没有缺少爱,因为他的养母真的很爱他,就好像胡亥真得便是她十月怀胎生产一般。养母说她能给胡亥一切,却给不了他家的感觉。胡亥属狗,奇怪的是他的养母却偏偏说他其实应该属狼,养不熟。最是彷徨无家人,胡亥就好像游记传说里徘徊在荒野里的游子,虽然世界未曾黑白,但他却不曾在一生寂寞中见过斑斓,因为狼的眼里没有彩色。

  窗外的风带来呼号,白色的水潋如同花儿一般欢畅绽放在黑暗里,没有光,让胡亥听见了一瞬间的破碎。风声呼啸,带来雨的叹息。

  名为昙花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淡淡的,莫名地就让他哭泣。时光怎么流转,都改变不了既定的过去,胡亥觉得自己就是错过了什么,在自己短短十几年里一直隐藏着无形的枷锁,像一个古时发配从军的罪人,每一刻沉重而凝滞。

  倏忽间有脚步声在公车四周回荡,如同他的心跳,急促而杂乱。

  胡亥觉得自己就应该是听错了,劳累的学习生活让他产生了青春期的幻想与幻听,或许等高考一过,他该找一个心理医生。

  铛铛,铛铛,铛铛。

  胡亥听不见公车马达声,却听见青铜钟响。仿佛哀悼者的咏叹调,像是尖锐到无声的悲鸣,像是压抑到嘶哑的呐喊,像是末世里永恒的葬歌。他听着声音听得累极了,睡意就如同黑色的潮水淹没了他的一切,他想,他就睡那么一小会,就一小会,等他再次醒来时一切都不会改变。

  然后胡亥就做了一个梦,一个现实扭曲的就只能出现在最离奇的小说般的梦,梦里有一个少年----

  铺着白色骨灰的阶梯黯淡无光,鲜红的血液从时空裂缝中溢出,肆意滚动,恒古不曾凝合。亿万年的时光转眼而逝,一切都不曾改变,依旧混沌的天空,从未有过白昼。

  无数具巨大的尸骸纵横交错,这里是陨过神的战场,扭曲破碎的神魂常年四处游荡,它们对生者无比憎恨,这自然源于它们的妒忌与贪婪。

  战场的中央有一根竖立着的青铜巨柱,巨柱上还矗立着一把白银王座,王座两侧是黄金的权杖与法典。

  水银般的光洒在王座那镶嵌着神格的椅背上,也照亮了低垂着头的少年狰狞的身躯和巨大的膜翼。他全身都笼罩在坚硬的鳞片中,那些鳞片上流动着玄奥美丽的光泽,像是用青铜甚至赤金打造的,锋利尖锐的骨骼突出身体表面,像是弯曲的利刃。唯有那张脸浸在银光中,神情恬静,他看上去就像玩累了的孩子,默默地沉眠。

  他是多么高贵,高贵的就好像天生的王,他是多么慵懒,仿佛是沉睡地巨龙。金色的光铺洒在少年的脸上,好似戴上了一副纯金的琉璃面具。

  少年是胡亥的模样,可胡亥在梦里是醒着的,他就站在阴影里眺望着少年,他似乎知道少年的痛苦,那是一种无奈与无力交织而成的深渊。光让少年乌黑的头发染上一层霜白,恍惚岁月终究在不老的少年身上留下痕迹。

  虽然胡亥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少年,即使这是在他的梦里,但他真能体会到少年的感受:

  或许没有后来,我的世界将永远是黑的。

  我一直在等待与回忆中度过,我的世界有很多嘈杂的声音很多凌乱的身影,只是没有光。

  亿万年过去,又是一个一千年的轮回。

  我觉得,应该会有一个人,以“光”的名义来到他的面前。当我渐渐苏醒,仰起头,会看到一头散漫的长发。

  笑靥如花。

  然后,然后胡亥便醒了。因为,他醒了。

  “喂,醒醒,到站了,”司机大叔摇摇胡亥的肩膀,示意现在他已经开到终点站了。窗外黑乌乌一片,不过车站里还有一盏大灯亮着,勉强能看的到前途大概。车门开着,寒风瑟瑟吹动白色的塑料袋在雨里飘摇,胡亥一只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只手紧了紧衣领。

  “谢谢,”胡亥向司机躬身道谢,但却在低头的刹那,他想起了什么,又突然忘记了什么。

  胡亥抓起自己的包,没开伞,埋头便冲进雨里。雨滴打在水泥路上,敲击出“碎碎”地声音,此刻雨已经没有上车时的大,但胡亥的双肩仍然很快就湿了。他奔跑在无人的街道上,就好像一只进击的野猪,踏过一个一个或大或小的水坑,不顾溅起一身泥泞。

  胡亥觉得自己就好像在逃亡,又好像在追逐,反正他就是那么慌不择路地奔向家的方向,不安的第六感在一瞬间冲散了他所有的理智以及那莫名的恐惧。这个世界有很多东西由于他的恐惧或胆怯让他厌恶,但还有一些东西他真得真得不想失去,那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依凭!

  天空愈发黑暗,压抑,虽然雨又小了一些,然而生活在乌云里的雷龙却愈发猖狂。巨大的雷声,真得就好像是巨龙在咆哮,在怒吼,在咬牙切齿,去迫不及待地撕裂这个虚幻的世界!

无限之秦月始皇

无限之秦月始皇

  • 状态:完结
  • 类型:末世科幻
  • 作者:南国陌

那是一个中午,天穹中夕阳的血色还未完全褪尽,月华无光暗淡。我皱着眉在乱尸骨旁的一根枯萎木下找到了了她,我终归但是没能变化她那渴望生命却注定一生杀戳的命运。—— 无尽之秦月始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下那是一个傍晚,天穹中夕阳的血色还未完全褪去,月华无光黯淡。我皱着眉在乱尸骸旁的一根枯死木下找到了她,我终究还是未能改变她那渴求生命却注定杀戮的命运。。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我在星际捡废品 灵缘界 他不会死 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家 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 女王大人饶命啊 山沟皇帝 重生南非当警察 我的女友是二货 万古第一仙婿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