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0节-水流的意志小说

第10节-水流的意志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6 23:59:22 作者:秋之若夕

“啊啊啊!”恬淡昏哑的矿山内部,传来一声惨叫,在被挖空了的城市四周山壁上多次反复地回荡着。从声音的来源方向,商人们犹如被惊扰的兽群通常,拣取自己最有价值的商品就就往矿山镇的出口跑去。希斐尔跟伊蕾雅站在原地,被突如其来的躁动不安被打断了互诉心语的气氛

>>>《阿卡狄亚的咏叹调》章节目录<<<


《第10节-水流的意志》精选

“啊啊啊!”沉静昏哑的矿山内部,传来一声惨叫,在被挖空了的城市四周山壁上反复地回响着。从声音的来源方向,商人们如同被惊动的兽群一般,拣取自己最有价值的商品就开始往矿山镇的出口跑去。希斐尔跟伊蕾雅站在原地,被突如其来的躁动打断了互诉心语的气氛,两个人都愣住了。不停地有提着大小包的商人从他们身边穿过,而周围的马匹也在不安地踢着蹄子喘着粗气。“发生什么了?”伊蕾雅觉得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于是开口说。希斐尔这才反应过来,他抓起伊蕾雅的手,转过头。“走。”黑发的少年简短地说,就要拉着伊蕾雅往矿山镇出口跑去。可是希斐尔的手上感觉到了一股阻力,他回过头,却触碰到少女有些坚决的眼神。“石头,还在那个人那里。”蓝发的少女凝视着希斐尔,想要表达什么已经用眼神传达得很清楚了。希斐尔思索了一下,随后说道:“不行,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在确认前面安全以前不能轻举妄动。”伊蕾雅仍旧没有动。“如果一直都不会安全了呢?至少先知道发生了什么再决定如何行动吧。”希斐尔抓住从身边窜过的商人的手,但对方根本连希斐尔要说什么都没听,就急切地抽出手跑开了。希斐尔无奈地望着伊蕾雅,他内心其实也担心这是最后找回那块石头的机会,但又不愿意让伊蕾雅冒险。看着伊蕾雅越来越坚定的眼神,希斐尔妥协了。他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跟在我后面,如果有危险,不要管我赶紧跑。”少女点了点头,但内心明显不是这么想的。逆着人流,两个人缓缓地朝着躁动的来源走去,时不时从旁边闪过商人诧异的眼神。商队的马车其实很长,加上装运奴隶的十几个囚笼,整个车队拉了长长的一条线。在黑暗的大山内部很难看清最前面的情形。在少年走过的途中,希斐尔觉得有人的视线在看着自己。他撇过头,看到一个拥挤的囚笼里,几个男人正反抗着被锁链缠绕的双手,挣扎着站起来向外面的两人求救。但在触及到希斐尔的眼神时,笼中的男人们愣住了。虽然希斐尔并没有见过他们的脸,但从这些人惊愕的表情里,希斐尔也认出来了。这几个就是当初在囚笼里折磨自己的人。黑发的少年没有停下步伐,缓缓地将手伸到颈后,将黑色的连衣兜帽带上。同时抓住想要停下来的伊蕾雅的手,仿若未闻地继续向前走去。当前方再也没有人往这边跑过来的时候,两人终于到达了车队的前端。一片巨大的空地,雇佣兵们围成一个圈,圈子的中心站着一个人。而不远处的地上,也一动不动地躺着一个穿着铠甲的雇佣兵。山壁两侧的微亮光芒映照着这个场景,周围也有很多矿山镇的居民离得远远地看着。伊蕾雅只觉得场面有些紧绷,所有的雇佣兵们都摆出了战斗的姿态。因为灯光过于昏暗的原因,并不能看清站在中心的那个人,但好像着上身。虽然没有摆出任何战斗的动作,但隐隐有一股很强大的压迫感。而希斐尔在找的,并不是这个人。当他的目光顺着雇佣兵一致的铠甲找去时,他却听到了他要找的人的声音。“你他妈是什么人?”面对着圈子中心的男人,一个肩膀宽阔的骑士说。而对面传来一阵粗野浑厚的声音。“弱者不配问本大爷名字。”这时希斐尔终于看清楚了,站在中心的男人,几乎着上身,筋札的肌肉暴露出来,手臂上缠着布条,只在关节处穿戴了少量的护甲。名叫克尔达沙的骑士表情愤怒得有些扭曲,他狠狠说道:“竟然敢杀老子的人?你要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围成圈的雇佣兵们举起了武器,都将前端对准了里面的男人。希斐尔跟伊蕾雅相视了一眼,造成这么大的骚动,竟然只是这样一个人吗?也许商人们的逃窜只是因为前面的人跑起来,后面也跟着跑而已吧。随后,站在圈中的男人开口了,明明是处于被包围的劣势,却是十分狂妄的语气。“搞不清楚状况的是你们。今天一定,要让我杀尽兴才能收场哦。”克尔达沙笑了。希斐尔也可以理解,这种情形下明显只是对方在嘴巴上逞强而已。只不过,让希斐尔没能想到的是,克尔达沙的笑脸只维持一瞬,就僵在了脸上。着上身的男人,声音变了。“可不要让我失望!噢噢噢噢噢噢噢……!”本来就低沉的声音,现在变得好像是从深渊里发出的闷响。但令克尔达沙僵住的,并不只是声音。圈中的男人低吼着,爆发出强烈的气流,甚至在空气中激出了一圈气环,向外震荡而开。这是……斗气!希斐尔认出来,这是跟牛角盔的马克达类似的招数,但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当气环接近希斐尔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握住了剑,但被一种莫名的气场震慑着怎么也拔不出来。再看围成一圈的雇佣兵,几乎也都跟希斐尔同样的反应。但并不只有这样。那个男人,希斐尔仿佛听到了那个男人雄厚的心跳声。伴随着这样的心跳声,那个男人身上的肌肉,竟然也在随着心跳而上下抽搐。是幻觉吗?为什么会觉得男人的肌肉变得更加厚实了?闭眼又睁开,希斐尔却发现男人的皮肤颜色,也开始由黄土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暗沉,最后竟然成了铁青色。而之前看到的也并不是幻觉,那个男人的肌肉开始膨胀,银白灰色的头发开始变长,身高也开始增长。最后甚至连指甲也开始变长变尖,手指扭曲得宛如恶魇的爪子。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仿佛是一个身长八英尺的恶魔。雇佣兵们纷纷都愣住了,开始看向左右的同伴,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出现在现实世界里。“是异……『异血战狂』!”不知哪里的雇佣兵鼓起勇气喊道。听到这个名字,有一些雇佣兵竟然开始后退。在阿卡狄亚的土地上,比如『天夜剑士』这样,被传颂为英雄或是精英的英名之外,也有一些,因为太过危险或者残暴而出现的恶名。被取这样恶名的本意就是要敬而远之,也渐渐因为受害者众多而声名远传。铁青色的恶魔弓直了背,所有人都只能仰望他。缓缓开口,如同深渊的声音又一次从喉咙里传出。“呵呵呵呵……没错,『异血战狂』布拉德贝尔。就是本大爷。”恶魔睁开了眼睛,原本的瞳孔缩成一个猩红色的小点,过多的眼白使其看起来十分地狰狞。克尔达沙站在原地愣住了。这个名字他听说过很多次了,据说是披着人皮,来自深渊的恶魔,对待猎物毫不留情,并极其享受猎杀的快感。克尔达沙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家伙竟然会堵在自己面前,只能故作镇定地发问:“你想要什么。”布拉德贝尔缓缓举起了恶魔般的手指,向一边指去。克尔达沙看过去,发现指的竟然是商队的方向。“钱吗?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克尔达沙大声喊道。但是布拉德贝尔摇了摇头。“我要的,是那些奴隶。”克尔达沙咬咬牙,商队本来就不是自己的,本来自己也就是靠这一批奴隶来谋财的。“也都……给你!”但铁青色的恶魔笑了,过长的嘴巴笑起来十分地诡异,令人毛骨悚然。只见他缓缓地又将手指指向了克尔达沙。“已经忍不住了,让我……先拧下你们的头颅吧!”希斐尔和伊蕾雅在一旁,甚至都没看清恶魔是怎么动的,感觉就在一瞬间恶魔已经跳到克尔达沙的面前。恐怖的面容突然出现在跟前,克尔达沙一脸的诧异,忘记了防守。“老大小心!”一旁的雇佣兵反而反应过来,举剑朝着恶魔的手臂挥下。蹦!跳在空中的恶魔以极度扭转的姿势避开了这一剑,并回身一拳打在雇佣兵的胸前。一阵巨大的震动,雇佣兵径直地飞了出去十多米,又狠狠地砸在一旁的石壁上。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伊蕾雅扯着希斐尔的斗篷衣角,声音颤抖地问:“那个雇佣兵,难道……死了吗?”希斐尔的脸色很阴沉,没有回答伊蕾雅。但是从这样的打击力度又撞到墙壁上,应该是没救了。周围的居民看到这个状况,纷纷都开始躲向自己家里,但还是偷偷地观察这边的情况。克尔达沙看着飞出去的雇佣兵,脸色表情得难看,自己的妥协被对方当做废话,这让克尔达沙愤怒到了极点。他拔出了剑,狠狠地说道:“妈的!要打是吧,老子今天奉陪!”一旁的雇佣兵看到愤怒的克尔达沙,仿佛找回了勇气,也纷纷调整了战斗姿势,准备和眼前的恶魔战斗。希斐尔看到这个状况,又一次地抓起了伊蕾雅的手,这次用小声却又坚定的声音说道:“快逃!”但少女这次仍旧没有动。希斐尔震惊地看向伊蕾雅,只看见少女眼神里有很动摇的犹豫感。“为什么不走?!”希斐尔说完,伊蕾雅茫然地看着他。“我们……不应该帮忙吗?”希斐尔愣住了。“这些人……可能都会死的啊,我们……不应该帮忙吗?”希斐尔低下头,握紧了拳头。“我没有……能够拯救他们的力量。”希斐尔咬着牙,对于自己来说,这些雇佣兵都是比自己保护伊蕾雅了,就连自己能躲过几次这样的攻击都不敢保证。伊蕾雅把手放到希斐尔手心。“你注意到了吗?灵素的流动。”希斐尔没有抬头看伊蕾雅,仍旧低下头,甚至侧了过去,然后语带不甘地说:“我知道,是‘水’吧。”虽然希斐尔对灵素的流动没有像伊蕾雅那样专精魔法的法师那样敏感,但他细腻的性格让他也能感应到一些,更何况是跟自己相同的属性。没错,眼前这个铁青色的狂战士恶魔,他的灵素属性是水。对于狂战士一类的人,大多数都是火属性或者地属性适合。火属性能控制自己的怒火,地属性则能开山断石。但水属性的狂战士,人们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过。然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无疑是水属性,并且还是特殊觉醒者。恐怕是通过控制血液这种特殊的液体的能力吧,至于那恶魔般的外表,却不能用这个来解释了。不过至少可以确定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是人类,而不是所谓的恶魔。而希斐尔自己同是水属性的特殊觉醒者,却跟眼前的这个男人实力有如云泥之别。黑发的少年握紧了拳头,即使知道了这些,自己又能做什么?眼前的雇佣兵们正积极地寻找布拉德贝尔的破绽,但每次都在快要击中的时候被狂战士以极度扭曲的转身躲开了。即使有队友不间断的支援,还是有三个人倒下了,还有不少的雇佣兵铠甲上都出现了凹槽,却仍旧在负伤战斗着。“妈的!”克尔达沙一声大吼,避开了极速袭来的重拳,向后小跳了一步又向前蹬进上挑,一剑砍在布拉德贝尔手臂的布条上。但布拉德贝尔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反而又一个转身朝克尔达沙踢过去,被克尔达沙惊险地躲过了。“希斐尔,这样下去他们真的都会死的!”伊蕾雅有些急切地说。希斐尔当然很清楚,这些人加起来可能都不是布拉德贝尔的对手,而且他手臂绑着的布条看起来防御能力比钢制的臂甲还要出色。即使是克尔达沙,如果不是在多对一的情况下,也会很快败下阵来的吧。黑发的少年咬着牙,依旧站在原地不动。伊蕾雅终于等不下去了,从背后取下法杖跑向了战场。希斐尔伸出手拉住伊蕾雅,却没有拉住,而迈出的步子,也在半空中停住了。少年痛苦地捂住了脸,跪在了地上。这情形,跟五年前,不是一模一样的吗!?`五年前。弥加。“别怕,待在我身后。”面对着眼前狰狞的蓝兽人,十四岁的威尔金把十二岁的伊蕾雅护在身后。一定要等到爸爸或者盖欧卡老师来就安全了,威尔金这么想着。本来只是在路上碰到伊蕾雅去教会学习,却因为她硬是要抓一只漂亮的蓝蝴蝶而跑到无人的山麓上,更没想到的是,在这里竟然遇上了只会在弥往大湿地出现的蓝兽人。而这里离村子并不远,希望很快就有人来救他们了。背后已经靠到一堵残破的残垣上,身后的伊蕾雅却沉浸在瓶子里的蓝色蝴蝶而不觉得害怕。只要不发出声音,应该不会太过激怒眼前的这个蓝兽人。但威尔金还是想错了。眼前的蓝兽人在保持距离仔细闻了闻气味之后,突然狂躁了起来,发出低沉的吼声,硕大尖锐的两颗獠牙暴露出来,满嘴的口水四处溅洒,洒了威尔金一身。一定要镇定,威尔金想着。但身后的伊蕾雅却突然大哭了起来,威尔金回头一看,发现有一些口水溅在了少女新买的裙子上。完蛋了。对不起爸爸,我没能长大到继承你的衣钵。眼前的蓝兽人仿佛被激怒一般,拔起了巨大的狼牙棒,就要朝着两人砸下来。“不许欺负伊蕾雅啊啊啊啊啊!”就在这时,蓝兽人的背后有个稚嫩的声音喊着,然后蓝兽人硕大的身躯略微地摇晃了一下。愤怒的蓝兽人笨拙地转过身去,在空隙间威尔金发现竟然是希斐尔,而他手上拿着的,竟然只是一根木棒。面对着高出自己几倍的蓝兽人,希斐尔的身体完全笼罩在蓝兽人的阴影下,细小的身躯仿佛随时都会折断一样。随后蓝兽人笨拙地低下头来,却突然地,对着希斐尔猛烈地一声长吼。“吼吼吼吼吼吼……!”伴随着震碎耳膜般的音量,恐惧占据了孩子整个的心房。希斐尔跌坐在地上,仿佛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怔了一下,然后嚎啕大哭起来。“哇呜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白痴!威尔金心里想到,这下三个人全都要死在这里了。威尔金看见蓝兽人又一次朝着希斐尔举起了狼牙棒,希斐尔的哭声却一直都没要停的意思。但威尔金的视线被蓝兽人的身躯挡住,并没有看见,远处又有一个身影正在向这边猛烈地跑着。铛!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啊……”威尔金忍不住发出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亲,村子的卫士长,人称『坚盾』的戈卡摩。戈卡摩的及时赶到,让希斐尔逃离了死亡的命运,但用盾防御的时机太赶,导致没架好的盾牌因为收到狼牙棒的冲击,盾角碰到了希斐尔的头。希斐尔因为突如其来的眩晕而停止了哭泣,但是从右眼上方突然流下了一道血流,染红了呆怔忘记闭眼的少年的视野。黑发的少年忘记了自身所处的危险,就这么呆楞在那里。“快跑啊!希斐尔!”威尔金朝着希斐尔大喊,但身后的少女听到希斐尔的名字,看到了眼前的一幕,手上的玻璃瓶摔碎在地上。“希斐尔!”蓝发的少女突然大喊,随即就要拨开威尔金的手。“不能去啊!”威尔金急切地说,但伊蕾雅根本不听自己的,威尔金只好用尽全力拦住眼前的少女。但最坏的情况发生了。不知道是从哪里出现的,周围又有三个蓝兽人出现在视野中,朝着戈卡摩跟希斐尔的位置跑去。后来的故事,戈卡摩为了保护呆楞住的少年,同时与四个蓝兽人战斗着,最后寡不敌众,于是用身体和盾牌承受着朝向少年的攻击。再后来,盖欧卡跟薇薇拉赶到。解决掉蓝兽人后,戈卡摩也早已经救不回来了。翻开已经被砸到变形的大盾,底下是仍旧呆楞坐在地上,睁大双眼的黑发少年。而少年的身体底下,开始涌现出了逆向的水流。`提起的脚悬在空中,黑发的少年迈不出这一步。就算自己现在出手,结局难道不是跟五年前一样吗?到头来什么都没有改变,自己什么都不能保护。只能害死别人,拖别人的后腿。黑发的少年放弃了挣扎,继续跪在了地上,悲痛地捂着头。砰!身旁传来一声金属的重击声。希斐尔睁开眼,发现是浑身带血的克尔达沙摔在自己身边。克尔达沙看了希斐尔一眼,随即疲惫地笑了。“你不用自责什么,那根本就不是可以战胜的对手。”少年没有说什么,继续埋着头。“对了……”克尔达沙的声音颤抖着。“我知道,这个是对你很重要的东西吧。”希斐尔惊讶地抬起头,克尔达沙艰难地从怀里取出一颗蓝色的石头。“反正我们都要死了,就还给你吧。”黑发的少年看着眼前熟悉的蓝色石头,目光仿佛都被吸了进去。不得不说,伊蕾雅的加入让战局有一些改观。布拉德贝尔虽然对袭来的武器有下意识闪躲的能力,但对魔法似乎并没有这种感应能力。再加上水属性的魔法能够阻挠行动跟生成护盾,所以战局一度还占据了上风,布拉德贝尔的身上也开始出现了伤痕,行动也不如之前那么顺畅了。但有一个致命的缺陷,这也被久经战斗的布拉德贝尔发现了。那就是作为施术者本身,是非常脆弱的。于是布拉德贝尔开始愤怒地想要先解决掉眼前这个烦人的法师。而雇佣兵们也察觉了这一点,开始围绕着保护伊蕾雅来进行反攻。凭借着默契的配合确实也让布拉德贝尔无计可施。但在一瞬间的破绽中,布拉德贝尔抓住机会,详装要攻击伊蕾雅,却反身给了克尔达沙一记重创,为首的骑士飞了出去,手下的雇佣兵自然也就慌了。虽然也坚持了一阵,但形势可以说是越来越糟。最终,伊蕾雅最近的两名雇佣兵也被格开了攻击,布拉德贝尔铁青色的脸上带着笑意,呼啸着风的爪子朝着伊蕾雅白净的脸上挥去……伊蕾雅闭上了双眼,她自己知道已经于事无补了。但她此刻想的,却是那个黑发的少年,他有没有尊重自己的想法而安全逃离这里呢?“就算没有我,总有一天你也会找到可以依赖的人的。”少女微笑着说出这些话,等待着时刻的降临。……“我可没有这样的自信啊。”传来熟悉的声音,伊蕾雅睁大了双眼,一道黑影出现在眼前,一把过长的单手剑,朝着布拉德贝尔的攻势斩去!剑被大幅度地弹开,但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被打飞出去。“嗯?我还以为你不会战斗呢。”布拉德贝尔第一次停了下来,开口说道。黑发的少年挡在蓝发少女的面前,开玩笑似的对布拉德贝尔说着:“对不起啊,我刚才可能有点忙呢。”“哼哼哼哼。”对面传来低沉的笑声。“你这把剑是怎么回事?”布拉德贝尔发现刚才那一剑让自己的进攻节奏缓下来了,虽然很细微但是感觉很不爽。“如你所见,我们有同样的特质。”黑发的少年做出了认真的表情。“希斐尔……”身后的伊蕾雅看着眼前的少年,仿佛他已经跨过了心结。希斐尔侧过头,眼神里有一丝哀伤。“对不起,伊蕾雅。”“果然要我选,我还是会选择这条路。”“毕竟,我也有要用生命去守护的东西呢。”就在希斐尔说这些的时候,布拉德贝尔却跳了过来。“战斗的时候还有空说这些吗!”希斐尔用剑勉强接下这一拳,连续往后退了五六步。但是布拉德贝尔已经看到了,少年的剑上附着的水流。“水属性的剑士?这可真是有趣,让我不想杀你呢。”两个同是被人唾弃的水属性战士静静对峙着,只不过两者的实力相差过大,根本没胜负的悬念可言。“战斗的时候还有空说这些吗。”黑发的少年缓缓说道。随后双手将剑举在右肩上,剑尖对着布拉德贝尔。剑上的水流开始飞速地回流,旋转,越来越快。而布拉德贝尔并没有主动发起进攻,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这边。最终剑上的水流积蓄到极不稳定的状态,希斐尔推剑向前,一道蓝色的水流猛烈地冲向布拉德贝尔。然而布拉德贝尔反倒向着这道水流冲过来,并在快接触到水流之前极速转身,避开之后又朝着希斐尔突进过来。布拉德贝尔伸手想要抓住希斐尔的剑,却因为水流的关系手滑了,没有能抓住。“真是可惜呢。”布拉德贝尔说道。然后他看到之前对面少年放出的水流到达一定距离后就如同弹簧般收回了剑上。“你这个招数,叫什么名字?看起来很无聊啊。”希斐尔没有说话,继续将剑架在肩上,积蓄着水流。“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去死吧。”布拉德贝尔主动跳了上来,希斐尔这时对着他又一次地释放出剑上的水流,布拉德贝尔在空中以不可能的姿态扭转了身体,又一次朝着希斐尔的剑而来。这一次,右手仍旧是抓空了,但这时已经减缓了剑的动作。布拉德贝尔伸出左手,用力牢牢地钳住了剑身,就这么扯着剑身,把少年往自己身后摔去。但由于力量用得过于大了,希斐尔在半空中没能抓稳剑柄而脱手,而少年由于强大的力道而飞了出去。“希斐尔!”伊蕾雅朝着被甩到空中的希斐尔大喊。并没有意料之外的剧情,少年在落地后在地上翻滚着磕碰了好多下,最后还撞到一个小土丘。布拉德贝尔将剑掂在手上,略微打量着少年的剑。黑发的少年坐了起来,明显已经受了比较重的伤势,但少年似乎感受不到疼痛,只是十分茫然地看着自己张开的右手,并重复做出好像在握住什么的动作。伊蕾雅向希斐尔的手上看去,一颗蓝色的石子,用绳子穿过五指的指缝,紧紧地绑在手心。“没有了剑,你还怎么战斗?”布拉德贝尔嘲讽地说。但少年并没有理会他的话,继续茫然地不断握着右手。看到希斐尔的神情,这彻底激怒了布拉德贝尔,原本让自己的进攻节奏变缓就已经特别不爽,而现在的少年竟然敢无视自己?布拉德贝尔两手握住剑的两端,使劲地用力,手臂的肌肉如同爆炸般膨胀起来。嗙……伴随着金属清脆的折断声,少年的剑被折成了两段。希斐尔听到剑折断的声音,看了这边一眼,慢慢站了起来。然后低下头去,让人看不清楚是什么表情,但是想必是十分愤怒到扭曲的脸吧。对面传来布拉德贝尔长长的嘲笑声,回音在山壁上不停地碰撞,回响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完了吗?没有剑的剑士要怎么战斗?但接下来希斐尔的声音却平静得可怕。“那个叫夏歌爱的家伙说过的吧。”听到少年平和的语气,布拉德贝尔的笑声戛然停止了。在场的人都觉得少年是不是疯了。只有伊蕾雅,静静地听完少年说完后面的话。“所谓神器,都必须先进行命名对吧。”少年高举了右手,张开的右手手心,有一颗用绳子绑住的蓝色石头。黑发的少年猛然抬起了头,直视着前方,眼神里带着强烈的决意。“在此我命名此石,名作‘伊蕾雅之石’!”伴随着强烈的决意,希斐尔的手心涌现出了水流。水流渐渐地从少年手中溢出,并沿着虎口方向渐渐向外伸展,强烈的逆向水流维持着涌出的水流不往外发射出去,慢慢地,水流在空中形成一个不停涌动回流循环的圆柱形。克尔达沙不知什么时候从地上爬起,虽然伤口流着血,但还是撑着自己的剑颤颤巍巍走了过来,看到少年的姿态若有所思。周围茫然的雇佣兵们,也整理好自己的伤势,渐渐地聚集过来,等待着老大的命令。“保护这个少女。”听到克尔达沙这么说,周围的雇佣兵们全都愣住了。就连伊蕾雅本人也一脸惊讶地看着克尔达沙。克尔达沙没有回应伊蕾雅的目光,而是挡在少女的前面,勉强站定将剑格在胸前。而周围的雇佣兵看到老大这么做,虽然不理解,但也都围绕着伊蕾雅展开防御的阵型。但克尔达沙心里清楚,在将那个其实很普通的石头交到黑发少年的手中之后,少年的眼神变了,那是满带决意而又在思考对策的眼神。克尔达沙过去曾看见过类似的神情。但自己能做的,也只能让少年没有后顾之忧全力一博了。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让布拉德贝尔愣了一瞬,但他随即就反应过来,踏着强劲的步子,踩在地上仿佛连大地都陷了进去,朝着希斐尔跳了过来!而黑发的少年仿佛也已经准备好,双手握着圆柱形的水流,正面迎上布拉德贝尔的攻击,就像握着一把剑一样。开什么玩笑?布拉德贝尔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一击就要眼前的少年丧命。哗……被击中后的水流四散,但布拉德贝尔明显感觉到自己击中了一个坚硬的物体,而且攻击被滞缓的程度大大增加了。布拉德贝尔终于看清,表面的水流被一拳打散,竟然浮现出了一把水蓝色透明的剑!在水属性的灵素能力中,并不是没有生成『剑』的魔法,例如『灵水里斩』,但魔法生成的剑往往只能够生成片刻就会崩溃。但此时希斐尔手中的剑却完全没有要消退的意思,并且隐隐看到剑身有逆向循环的水流在流动。而那把剑的形状……跟『守誓之剑』一模一样呢。伊蕾雅怔怔地想。`在被布拉德贝尔拽住剑身,自己在半空中脱手的时候,希斐尔突然意识到了。作为剑士,是绝对不允许剑被打落的。因为如果没有剑那就必输无疑。所以希斐尔从来没有在剑脱落的情况下维持过水流。但自己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手在脱离了剑柄之后水流却仿佛仍旧没有停息,好像那里一直有一把剑一样。可是已经要抓住那柄剑,却又仿佛没有实体。摔在地上的希斐尔坐了起来,经历过之前的伤势,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然后希斐尔就茫然地看着自己手心绑着的,光滑滋润的蓝色石头。能行吗?他在心中不停问着自己。最后又在心里默默地笑了。“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媒介了呢,伊蕾雅。”
阿卡狄亚的咏叹调

阿卡狄亚的咏叹调

  • 状态:完结
  • 类型:鬼夫灵异
  • 作者:秋之若夕

『万物满有疲乏,进而华冠经练虚妄。』——《弥晓圣典》首序。两百年前,时处鼎盛的古魔法王国因不国内知名的灾“伊蕾雅……”照进小屋内的阳光突然被人影遮蔽,少女还没来得及期待,一个穿白色神官服的少女出现在门口。。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数风流人物 唐朝小卒 金口小娘子(上) 巧舌酒娘 老婆不买帐 魔女仙踪 湖人有个孙大圣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异能重生:种田养夫样样行 韩娱之光阳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