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8节-狭小的依赖小说

第8节-狭小的依赖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6 23:59:19 作者:秋之若夕

阴雨绵绵。不算拥挤不堪的木质囚笼里,几个人褴褛的衣服都湿漉漉的。雨水沿着头发滴下下去,打湿的伤口好像都了养成了痛疼。简言之的“交货日期”,而已将整个木质的囚笼,转移到到别的马车后面,只但是这一次是一整个马车队,而且每一辆周围都有穿着铠甲的人守在两侧,这

>>>《阿卡狄亚的咏叹调》章节目录<<<


《第8节-狭小的依赖》精选

阴雨绵绵。不算拥挤的木质囚笼里,几个人褴褛的衣服都湿漉漉的。雨水沿着头发滴落下来,打湿的伤口似乎都已经习惯了疼痛。所谓的“交货”,只是将整个木质的囚笼,转移到别的马车后面,只不过这次是一整个马车队,并且每一辆周围都有穿着铠甲的人守在两侧,这应该就是统一运往矿山镇的车队。我觉得我的意识已经模糊,身体都快不属于自己的了。只有脑海里一直回想着前日里的种种,这跟我所设想的旅途根本不是一个层次。我本以为,需要斩杀的是怪物,需要用剑去开辟自己的道路。可是沿路以来,剑之所向的更多却是人类。耳边传来模糊的议论声。“这个家伙,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啊。”“哼哼,这就是无能者的下场了,等去了矿山镇,你们要是不跟着我混,就等着变成他那个样子吧。”“口气倒是不小,等出了这个笼子,等着瞧看谁才是老大吧。”并没有抬起头,但我的眼角扫到对面几个人盘腿坐在那里,意识感觉到他们在看向我这里。“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家伙就特别来气,要不我们修理他一顿吧。”话音刚落,另外一个双手被锁在木栏上的人就伸起腿来向我肚子踹了一脚。双手被锁链缠绕在身后,毫无防备的弱点被攻击使我胃里一阵强烈的难受,呕吐了起来。但是能吐出来的,也只有一些胃液而已。看着我难受的神情,对面的人大笑了起来。我仍旧没有抬头,只是默默承受这一切,后来所有能够攻击到我的人也都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以此取乐。而等到他们对我失去兴致,也已天近黄昏了。这时一个瘦小的人慢慢地从左边挪了过来,这也许是这个笼子里唯一没有对我出手的人。此时他附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很讨厌吧,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我没有回答他,还是保持着低下头的姿势坐在那里。他扫了一圈周围已经疲惫陷入无聊的其他人,随后又小心地在我耳边说道:“有一个方法……”他又特别谨慎地环顾了一下周围。“你只需要这样做……”随后他在我耳边讲了他整个的计划,接着离开我的耳边,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回答。我仍旧低着头,只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随后我突然动了起来,像一头野兽般伸出脑袋狠狠地咬向了他的耳朵。“啊啊啊啊啊啊……”猩红的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惨烈的叫声吸引了笼里笼外的人。一阵躁动,随后一个肩膀宽大的骑士骑着马过来,应该是这些人的首领了。简单地了解了情况之后,他粗鲁地解开捆绑在木栏上的锁链,打开了囚门,随后又解开了我跟那个瘦小男人的双手,把我们同时扯出了马车。“说,怎么回事。”这时那个瘦小的人却仿佛变了个人。他匍匐在那个骑士身旁,抓着骑士的左脚一脸无辜地说道:“骑士大人!骑士大人!这个人疯了,他突然就咬我啊!你快救救我啊!”“一边去!”骑士一脚就踹开了他,随后看向我这边。“你解释一下。”但我只是沉沉地低着头,并没有回答他。见我没有回答,骑士抽出了腰间的长鞭,扬手往我身上抽去。一阵炸裂的疼痛,立即就有条状的血从衣服上渗出,但我仍旧只是低着头,连疼痛的叫喊声都没有。紧接着,又是狠狠地一下,本来就残破的上衣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我的嘴角都已经溢出了鲜血。但依旧没有吭声,但我的眼神,被一个慢慢后退的身影吸引了。原本的计划,是由我来吸引注意力,然后那个瘦小的人会趁机从背后抽出骑士的剑架在他脖子上,以此要挟来换取两个人的自由。不过这时候的景象,明显就是他想要一个人溜走了。到现在经历这些,我的内心已经不再有任何波澜了。我的嘴角上扬,浮起了笑容。“你他妈真的是疯了。”骑士看到我笑了,扔下鞭子,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冲上来一脚把我踹翻在地,冰冷的靴子压在我脸上。但我的眼神,一直锁定着那个身影。“老子现在就送你去死。”骑士高举了长剑,已经准备狠狠地劈下来,却看到我纹丝不动的眼神。于是下意识地朝我看向的地方看去。一个慌乱逃窜的身影,恰好钻进一片灌木丛中。“妈的,快追!”骑士骂了一句,并指示左右的两个卫兵前去追赶。不一会儿,两个卫兵就回来了,边走边擦着剑上的血渍。骑士的靴子这才离开了我的脸,他将长剑收回腰间剑鞘中,对着附近囚笼里的大声喊到:“看到没?这就是想要逃跑的下场。谁有胆就继续试试!”他看了一眼仍旧躺在泥土里的我,对左右的卫兵说道:“把他单独锁起来。”`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可以信赖的人。在只有我自己的囚笼里,我这么想道。然而我的记忆深处却下意识地在否定自己。脑海中闪过一个温柔的蓝色身影,但被自己刻意地去掩盖了。现在的处境都是自己所造成的,不要再去奢望自己曾经拥有的美好了。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仿佛只有一瞬间,又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直到,一个蓝色的身影,双手牢牢地抓在木栏上,大声呼唤我的名字。`蓝发的少女紧紧地抱着眼前的少年。少女的双手拼命地抓住少年的背,好像要将他牢牢锁在自己怀里一样。少女的身上传来自己熟悉的香味,希斐尔只觉得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名叫伊蕾雅的少女紧紧地拥抱着他,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少年的身体。不知道这样一直过了多久,离开少年的身体,伊蕾雅已经哭得像一个泪人。“这样一来,我更加不能离开你了。”伊蕾雅哭着说。“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至少让我陪伴在你身边吧。”面对伊蕾雅的眼神,希斐尔没有再逃避,只是很悲伤地看着她,慢慢说道:“也许这只是单纯的我运气不好。可是这些,我都不想让它们发生在你身上。”伊蕾雅看着希斐尔,低下了头。“在找寻你的路上,我也经历了一些挫折,可是总体来说我的运气是非常好的,至少让我分你一些吧。”随后她又一次抱紧了希斐尔,只不过这次闭上了眼睛,用很低很轻的声音请求着:“不要赶我走。”希斐尔愣了一下,随后也闭上了眼睛,轻轻拍了拍伊蕾雅的后背。“嗯。”`一整个下午,伊蕾雅都在东崔特的市集中穿梭着。希斐尔的伤并没有完全痊愈,坐在床上紧盯着窗外市集上少女的他,不停地看到少女搬上来一大堆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你干嘛……买这么多东西?”第五次提着一大包东西上来,希斐尔终于忍不住问了。少女叉着腰,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呼出一口气说:“当然是为你准备的啦。”随后翻开袋子,点起了刚刚的购物成果。“你看啊,新的衣服,装水的水袋,旅行用的睡布袋,用来补充营养的羊骨排……哦还有这个。”伊蕾雅从袋子里掏出一把剪刀。“好久没给你剪头发啦,你看都这么长了,肯定自己平时不注意吧。”希斐尔叹了一口气,随后无奈地笑了。“确实你不在很多事情我自己都处理不好呢。”伊蕾雅走到床边,坐下来轻轻拍打着床边示意希斐尔坐过来,而希斐尔也很听话地挪了过来。少女拿起剪刀,开始小心地为少年剪起了头发。下午的暖阳十分地舒适,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和细小的痒意,少年觉得内心久违的放松。在剪到覆盖右眼的流海时,伊蕾雅小心地翻开额前的发,看到右眼上方的一道伤疤,停了一下。“怎么了?”舒适的感觉被打断,希斐尔轻声地问道。伊蕾雅摇了摇头。“没什么,五年前的这个伤口,还是没有痊愈呢。”随后又继续了手上的动作。这道伤痕可能是希斐尔一直以来的心结吧,少女想着。所以没有剪掉太多的流海,让右眼上的伤疤仍然被额发盖着。在又一阵疯狂地扫荡过后,少女又开始忙碌地准备起了晚餐。等到熟悉的香味飘散在屋子里,希斐尔都已经咽了无数次口水了。少女把熬好的羊肉汤端到床前,小心地吹了几口,送到了急不可耐的希斐尔口中。“怎么样?味道还行吗?”希斐尔吃到这个味道,感动得仿佛眼泪都要掉下来,赶紧从伊蕾雅手中接过碗,开始大口囫囵起来。“不管吃多少次都不会厌呢。”希斐尔一边吃一边说着。“好啦,小心别烫着,还有很多呢。”伊蕾雅开心地笑了。等到收拾完毕,窗外的月亮也高挂在天空中了。伊蕾雅仍旧坐在床前,安静地看着希斐尔。“你瘦了好多呢。”少女说道。“看来明天还得买点东西让你再补补身体。”“能吃到你做的食物固然是好,但是也希望你不要太劳累自己了。”少女看着床下,摆了摆腿,像若有所思似的说道:“真的不回弥加吗?”希斐尔脸色低沉下来,开口说道:“在弥加无声无息地活着,随时都有可能遭受外界的灾难。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感觉不能再多呆一秒。”“那我们……去哪里?”希斐尔看了一眼伊蕾雅。“薇薇拉不是给了你一封介绍信让你去崔特报道吗?我们就先去那里吧。”“可是布鲁森林的路被封起来了,我们要过去只能从矿山镇绕路呢。”矿山镇吗?希斐尔皱了皱眉,一提到这个地方希斐尔现在只会回想起在囚笼里的日子。“我们明天先去看看广场上打探一下情报吧,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先去矿山镇。”“嗯,好吧。”伊蕾雅说到这里打了一个哈欠,今天一天她肯定也很累了吧。希斐尔看到这里。掀开了被子,准备从床上下来。“这么晚了你下床干嘛?”伊蕾雅不解地问。“当然是让你好好休息啊。你今天累了一天了,赶紧好好睡一觉吧。”希斐尔正想从床上下来,却被一脸认真的伊蕾雅堵住了。“不~行~你必须睡在这里,不然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掉了。”希斐尔一脸诧异。“诶……!?可是这里只有一张床啊。”伊蕾雅鼓着脸作气愤状盯着希斐尔。“那就一起睡呗。”希斐尔睁大了眼睛。“不……不行。”伊蕾雅凑近了上来,熟悉的香味又飘散过来。“为什么不行?”希斐尔挣扎着想要向后躲闪,偏过头说道:“因……因为那个……啊……天啊我要怎么解释。”希斐尔胡乱地抓着头,伊蕾雅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因……因为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希斐尔看了一眼伊蕾雅,十七岁的少女已经有了凸凹有致的身材,衣服空隙间露出的洁白温婉肌肤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心跳加速。“我不管,今晚你别想逃。”随后伊蕾雅把希斐尔推倒在床上,自己也躺了上来。希斐尔觉得自己的心跳得特别快,只敢背对着伊蕾雅睡,而少女的双臂却滑上来,缠绕着少年的身躯。不一会儿背后就传来缓和的呼吸声,希斐尔觉得自己的内心也平静下来了。这时他转过身子,近距离地看着少女的睡脸。想象着小时候的伊蕾雅,当时的她现在已经长得这么漂亮了。总有一天,她也会结婚生子,到时候就会离我远去了吧。想到这里不禁有一股悲伤涌上来。闻着熟悉的发香,少年也沉沉地睡去。
阿卡狄亚的咏叹调

阿卡狄亚的咏叹调

  • 状态:完结
  • 类型:鬼夫灵异
  • 作者:秋之若夕

『万物满有疲乏,进而华冠经练虚妄。』——《弥晓圣典》首序。两百年前,时处鼎盛的古魔法王国因不国内知名的灾“伊蕾雅……”照进小屋内的阳光突然被人影遮蔽,少女还没来得及期待,一个穿白色神官服的少女出现在门口。。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我,中国队长 联盟之梦回s3 我的冰山女总裁 新妇休夫 弃女重生之魔后太嚣张 老祖出棺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江山聘风华 南明帝神决 掌尘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