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天戈第20章 战后在线阅读小说

天戈第20章 战后在线阅读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5 03:04:33 作者:徐徐听风

“北定城粮草已烧,短时间内,屠一骨所以会再来。这场大雪真的是一场雪灾,各处路口都被封了路,路上积雪很深处足有四尺,人马难行,粮草辎重更为难行。”康棣先地说。梅兮颜明白康棣说的是实情,她从朔州赶回来时,道路状况确实好。而已她从朔州南部赶梅兮颜知道康棣说的是实情,她从朔州赶过来时,道路状况确实不好。只是她从朔州南部赶来,和康棣的路并不是完全重复,所以避开了一些难行的道路。。

>>>《天戈》章节目录<<<


《天戈第20章 战后在线阅读》精选

“北定城粮草已烧,短时间内,屠一骨应该不会再来。这场大雪实在是一场雪灾,各处路口都被封了路,路上积雪最深处足有四尺,人马难行,粮草辎重更加难行。”康棣首先说道。

梅兮颜知道康棣说的是实情,她从朔州赶过来时,道路状况确实不好。只是她从朔州南部赶来,和康棣的路并不是完全重复,所以避开了一些难行的道路。

“越国虽然一直没有停止过征战,但在越吕之战后,倒是没有和几大国起过干戈,总觉得这次屠一骨的进攻也略微保守些。”申云沉吟道,转头看向康棣,问道:“康大将军,当年屠一骨前后也带了五万大军吧?”

康棣点了点头。作为申岳亭的儿子,虽然当时申云还小,但不可能不知道越军的人数,这明知故问的话是想多了拉近一下两人的疏远感。

他活了半辈子,年轻时可能还懵然不解他人的言语,此时却是再清楚不过,于是答道:“不错,前前后后大概五万三千人,我们这方开始只有申将军的五千人,我带的两万人,后又有前代鬼骑带领的五千人。”

“屠一骨这次前后带了七万人,是有充足准备的。只是铁壁城戍城兵死守在前,又有朔州军在外围守候,他也知道无法再讨便宜。”梅兮颜与程铁鞍通过气后,又知会了申云,于是实际上只有六万人数的越军,被他们一致改成了七万,统一口径以求震慑内廷外国。

“前次五万,今次七万,若有下次兴兵再来,数量定然还要增加。越国地贫,粮食食盐算不得富裕,我推测这一次屠一骨来势汹汹不过是试探我们的实力……”梅兮颜说到此处,脸上现出落寞之色,枢国实力如何,在场三人心知肚明。

若不是这一次直接出了十三个鬼骑,康棣的朔州军又歪打正着地候在双壁谷,屠一骨可能也不会这么快退兵。倘若没有鬼骑出战,这一仗到底会是什么结果,梅兮颜目光扫过康、申两人,有些黯淡。

“越国这些年越发狂妄,对于另外四国的觊觎之心从未停止过。不过越国目前还在征讨西貘,两下军需供应更为紧迫,屠一骨不可能和我们做长久的消耗战。”康棣说道。这些年他也不是白做这大将军,对于敌国的军事动向也有一定掌握。

“冬天对于越国来说算得上是出兵攻打铁壁城最好的季节,一线河上冻之后和平地没什么差别。一旦到了春天开化,越军再想强渡一线河,我铁壁城戍军一定要他们都葬身河底喂大鱼。”申云几乎是立誓般说道。这一战对士兵和百姓的激励、影响确实相当深远,也让所有人更加有信心去防卫一线河西的越人。

“不错!还有我们朔州军,开化之后行军也容易,只要小申将军知会一声,我便即刻派人来援。”康棣此时也有了投桃报李之意,申云既然尊重他,他也自当做出合乎他大将军身份的姿态来。

而且他对梅兮颜已心悦诚服,这该是武将出头的事儿,自然就踊跃出头,也让梅兮颜能有功夫去对付那些耍笔杆子的老家伙。

至于小申将军的称呼,当然是和申岳亭进行区分,申云倒是不介意这样的称呼。

梅兮颜见两人各自表态,铁壁城之事算得上圆满解决,三人间所有前嫌尽释,微微一笑,颔首道:“我几天后就要返回枢钥,还要把那个倒霉累赘的吕国世子安全送出枢国,铁壁关这面交给两位将军,我也就放心了。”

“国主,那个吕世子到底怎么会出现在枢国?”康棣终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梅兮颜冷笑道:“越国想把这个世子弄死在我们枢国境内,然后和吕国一起兴兵,南北夹击枢国。”

昨夜吕青野遇袭一事只有申云清楚内里,康棣还不知道。吕青野在枢国被追杀之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梅兮颜便也不再和康棣多说。

康棣一拍大腿,恨恨道:“果然!”他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门道,随后又忧心忡忡地说道:“国主,南方那两位侯爷……”

梅兮颜打断了他的话,说道:“那两位可也从没懈怠过弓马,私下里蠢蠢欲动的心思只怕比越国更为强烈呢。”

申云虽然一直守在最北的铁壁城,倒是对南方那两位侯爷也有所耳闻。

嵩州的平南侯孟定衡、孜州的靖安侯郑统,俨然已是南方两州的实际主人,管辖之地被百姓私下称为“南枢”,而堂堂国主所居的北方之地则被称为北枢。

只是具体如何到底不够熟悉,申云也就不插话,只听梅兮颜和康棣两人说。

“国主打算如何应对?”康棣问道。

“无需隐瞒两位将军,见着九月继位大典后的大廷议上各个廷臣的表现,两位便知我现在的境遇。南方是枢国一块几十年的毒疮,想要清除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完成。我只盼廷臣能知我对枢国的赤诚心意,与我勠力同心,治愈这顽疾。”梅兮颜适当地示弱一下,拉拢两人以示贴心,并表明自己的拳拳之心。

“小申将军驻守铁壁城,可能无法分身,但凡有用到臣下之处,国主尽管开口便是。”康棣转头看一眼申云,目光又移到梅兮颜脸上,完全不回避梅兮颜热烈期待的灼灼眼神,握紧了放在两条大腿上的左右拳头,献出耿耿忠心道。

继续在大帐内与康棣、申云商议铁壁城驻守士兵补充、城内修缮、百姓安顿之事后,时已过午。程铁鞍已准备好了饭食,众人匆匆吃过时候各自分头行事。

下午,梅兮颜去看望吕国几位,梁姬虽然没有功夫,但一直被众人保护,伤倒是不重,只是吓得不轻,昏昏沉沉地躺在炕上发着烧,哀哀叫着“饶了我吧”“不逃了”之类的呓语。

左寒山身手本就不及吕湛和吕澈,却也尽了他的本分,直至重伤力竭为止。又在山中冻了良久,寒气侵体,着实伤了身子根底,病情极重。

作为尹沐江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唯一眼线,吕青野担心左寒山一死,自己的清白更无法说清,眉宇间也染上了沉郁之色。

梅兮颜拉着他又去了西城门城楼之上,再次眺望一线河西的北定城。

烽烟已息,城外遍地兵戈,战死者的尸首还没有收拾完全,久违的冬日阳光虽不炽烈,却也白花花地照着凄惨的雪地,红红白白的愈发刺眼。

吕青野看过城下的狼藉,远眺一线河,心下怅然。经此一败,屠一骨会撤军么,他该怎么办?不回越国是不行的,但回了越国,即将面对的则是各种暗算。

他偷偷瞟了梅兮颜一眼,昨日剧烈的战斗令她脸色苍白不少,但眼中却有掩饰不住的雀跃欣喜。想起昨晚进城时民众的欢呼,她现在博得了民心,又震慑了臣心,当然是意气风发。

回想自己的处境,吕青野不打算再继续隐忍,心下一横——既然屠一骨要他死,不给他活路,他便主动去结交这位年轻又极有主见的枢国国主,请她送他回越国去。有左寒山作证,他“从没”做过有损吕国世子和质子身份的事情,倒要看看屠一骨还能有什么借口陷害他。

心中的主意还在盘桓,梅兮颜瞥了一眼吕青野的侧脸,也望向一线河,说道:“多谢你的图纸,解了我的围。”

她说的是真心话。

按她原先的计划,屠一骨虽然夺不走铁壁城,但铁壁城势必将由康棣来收复。她作为一国之主,虽说亲征,却不带大军,原本就有一意孤行以小博大之嫌,若最后牺牲了全城的人却无法保住铁壁城,她将完全被枢国廷臣排斥在外,想要坐稳国主的王座将会难上加难。

偏巧吕青野在诱攻前夜,暗中把他们费尽心机才探查到的北定城内部分布图送给梅兮颜,梅兮颜立刻吩咐曲家三兄弟曲仁、曲义、曲礼在白天双方酣战时,带着一百士兵假冒越国士兵,把魏及鲁等一百零一人的尸体送回北定城去,并趁机烧他粮草。

所以,她不仅凭一城之兵抵抗敌军六万之众,逼迫屠一骨撤军,还收服了铁壁城和朔州军统率,给自己的根基夯了结实的一桩子,也为铁壁城今后的安全拉来一个强大的助力。

“以国主的本事,即便没有图纸,你的鬼骑也能混进北定城。”吕青野轻笑。他听说过鬼骑的传说,若说第一次见他们屠杀魏及鲁那一百人只是觉得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的话,那昨夜在山中最后那一击,当真不像人类。

对于魏及鲁的尸首,他没有再问。北定城的城门并非轻易能被诈开,但有魏及鲁那一百零一人的尸骨,却容易之极。尸骨能够安葬在故乡,也算一种“厚葬”了吧——虽然有些取巧。

分神想着,却听到梅兮颜实事求是地说道:“总归省了好些寻找的时间和精力,还知道怎么应对剩下的兵士,所谓兵贵神速,若晚了,铁壁城也守不住的。”

“国主昨晚也救了我,咱们只当扯平了吧。”

梅兮颜不再多说,问道:“世子有何打算?”

“正想请国主帮忙。”

“什么事?”

“能否请鬼骑护送我们回越国?”

“还带梁姬么?”梅兮颜挑眉问道,不啻是同意了送他。

“我相信国主会希望她跟随的。”吕青野同样回敬了梅兮颜一抹含着深意的微笑。

“听说她是吕国望烽人,世子可要多用心‘看护’她。”梅兮颜偏头,看向吕青野。

“一定。”吕青野肃然点头。

天戈

天戈

  • 状态:完结
  • 类型:历史军事
  • 作者:徐徐听风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社长你这叫明恋 不典型偷欢 我的正义在射程之内 天命修罗 我是女队大佬 药神赘婿 神级大明星 明尊 我,神明,救赎者 剑臣志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