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 南铁壁山(下)小说

第十五章 南铁壁山(下)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5 03:04:23 作者:徐徐听风

就在梅兮颜、丁开、北山越身形一颤的一瞬间,大部分灰狼突然都抽动着身子缩成一团,边“嗷嗷”惨嚎边朝后退却。站在石岩上的那几头更是失足落了下去,直接怯懦地哀号着袒露着肚皮躺在雪地上敢站起身。  站在最前面的灰色头狼弓腰伏低头部作出防御姿势站在最前面的灰色头狼弓腰伏低头部做出防御姿势,狰狞地龇着牙,低声咆哮。。

>>>《天戈》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南铁壁山(下)》精选

  就在梅兮颜、丁开、北山越身形一动的瞬间,大部分灰狼突然都抽搐着身子缩成一团,一边“嗷嗷”惨叫一边向后退去。站在石岩上的那几头更是失足落了下来,直接胆怯地哀嚎着袒露出肚皮躺在雪地上不敢起身。

  站在最前面的灰色头狼弓腰伏低头部做出防御姿势,狰狞地龇着牙,低声咆哮。

  狼群不停歇的惨叫声刺激得吕青野耳朵生疼,仿佛五脏六腑都跟着一抽一抽地难受!

  “扑通”“扑通”两声,丁开和北山越倒了下去,整个平台上只剩梅兮颜一个人——双手的刀剑抵在雪地上,如铁铸般站立着,面向狼群,纹丝不动。

  颀长的身形加上一身铠甲和淡淡的血腥味,梅兮颜笔直地站在那里便对狼群有一定的压迫感。

  其他人都在梅兮颜身后,看着清冷的月光笼罩住她漆黑的背影,又在铠甲边缘镀上一层银光,更觉得遗世独立般不可逼近。

  他们看不到的,狼群却能看到——梅兮颜左眼闪烁着碧绿的幽光,三条伤疤如血丝一边殷红。

  所有人耳中都鼓荡着一种悠远又压抑的呼吸之声,在狼群的呜咽中愈发清晰,仿佛是那存于远古洪荒中的怪兽,突然发出了森冷的喘息一般,毛骨悚然!

  低伏着脑袋的头狼终于忍受不住,怨恨地瞪着梅兮颜,不甘地拉长语调——

  呜嗷长嚎!

  狼群迅速后退,那些个正在翻肚皮的也被同伴吠了几声,一骨碌爬起来,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退了开去。

  直到狼群已退得看不到影子,听不到声音,甚至连味道也闻不到了,梅兮颜浑身一软,倒了下去。

  吕青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弹身而起,倏地冲到梅兮颜身边,左臂一伸,用力将她揽住,才没有摔到地上。

  目光扫过梅兮颜露在头盔和面甲外面的眉眼,虽然月光下看不见那三条伤疤,却恍惚觉得那里有三条红痕一闪而没。

  一触手,他便察觉出梅兮颜已经完全脱力,形同废人——这是刚才那瞬间击杀敌人的手法的后遗症么?

  他脑中刚刚闪过疑问,不曾想自己已到极限的身体在一瞬的爆发后,也耗尽了最后的气力,如稻草般承受不住梅兮颜压在他身上的重量,在如何努力也使不出力气的情况下,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一身铠甲的梅兮颜躺在他身上,倒不是特别沉重,但坚硬的铠甲硌得他几乎断了气。

  没人上来帮忙,七个人或躺或趴或坐,自顾不暇……

  嗷——远处传来头狼仍旧不甘心的怒嗥。

  虽然身体乏力,但头脑还清醒,刚才的狼群明显不对劲。

  吕青野参加过越国王廷狩猎,稍知野兽的脾性。一般大型野兽露出肚皮,要么是出于信任对方,要么是表示臣服对方。刚才的情况不用说,自然是被梅兮颜等人吓的,或者确切地说,是被梅兮颜吓的。

  瞬杀敌人,惊退狼群,这就是鬼骑真正的战斗力么?白日里他一直待在宅院里,直到接近傍晚,柳朔雁来接他,才出了宅院。听当时城西传来的喊杀声,情况对枢国来说,似乎相当不妙。

  但现在梅兮颜却带着三个鬼骑追出来支援,西北的天空又是一片火海赤焰,想来梅兮颜没有浪费他和吕湛、吕澈用心搜集的信息,铁壁城已经保住了。

  柳朔雁最先恢复过来,蹒跚着来到梅兮颜身旁,却不着急扶她起来,反而先卸掉了她的头盔、面甲,让她顺畅呼吸。

  刚刚事态危急,面对穷追不舍的杀手和环伺的狼群,梅兮颜暗中命令使用鬼杀。

  鬼杀——是鬼骑最具杀伤力的杀招,能在短时间内将身体所有的潜能激发出来,以达到瞬杀对手的目的。但前提是要有足够的体力,否则使用鬼杀后可能会出现脱力或猝死,对鬼骑来说,鬼杀是把双刃剑。

  对于梅兮颜能震慑猛兽的异能,却并非梅兮颜所愿。事实既成时,梅兮颜只是站在莽林中,兴奋地对着众人说道:以后可以放心睡觉了,再不怕这些畜生来偷袭。

  对于她所付出的代价,却像是全然忘记了。所有鬼骑暗中发誓,这辈子只效忠于梅兮颜一人,生死不离。

  此刻的梅兮颜、丁开和北山越已瘫软如三团面团,丁开和北山越还好,只要多一点时间恢复体力便可。梅兮颜方才还集中所有的精气神来对抗狼群,更消耗心力心血。作为鬼骑的老大,枢国的国主,柳朔雁自然极为担心她的身体状况。

  对于吕青野,柳朔雁连看也没看一眼。若不是有吕湛和吕澈在一旁,只怕还会补两脚上去泄愤。

  对于柳朔雁的行为,半趴在地上的丁开和躺着的北山越都是心底窃笑,这才是鬼骑的烈雁子。对待喜欢的人能柔得化成水,对待讨厌的人能利得像铁锥。

  吕湛、吕澈气得大眼瞪小眼,雪地冰冷刺骨,世子不过一身软甲,这是摆明了要拿他们吕国的世子给枢国的国主当肉垫。

  吕青野倒是不以为意,平躺的视线只能看到梅兮颜的左侧脸,闭着双眼,眉头紧蹙,汗味夹着一股清爽的香气冲进鼻端,竟突然觉得心情平静下来。

  梅兮颜汗湿的额头上贴着几缕凌乱的发丝,整张脸似乎都在冒着氤氲的热气,像刚出锅的馒头。

  视线再向下移动,看到梅兮颜左臂上还扎着两截断箭——她连伤势都没有处理就急匆匆赶来救自己?

  吕青野心头突然有一些感动。

  这么多年,他的存在不过是维系吕国和越国表面和平的一根丝线,随时都有被任何一方剪断的可能,而他还要用尽精气神去把自己绷直,平衡线头两端的力量。

  除了一直守在身边的吕湛、吕澈,其他人都在想着怎么能用他的身份、他的死,去兴风作浪、从中取利,倒是还没有人想让他活着。

  第一次,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被外人如此重视,拼命保护他的性命,而境地,却如此尴尬又悲惨。

  他是世子,也是质子,更是棋子,一子落,风云裂变,乾坤翻转……

  吕湛和气呼呼的吕澈地互相搀扶到了吕青野身边,听到梅兮颜声如蚊呐的声音:“扶我起来,脱了铠甲。”

  铠甲的系带在两肋,柳朔雁伸手解开了系带,将前侧铠甲掀起来,这才把梅兮颜扶进怀里。梅兮颜如释重负般吐出一口气,显然,没了铠甲的束缚,呼吸顺畅许多。

  吕湛立即将梅兮颜的铠甲提起来放在一旁,避免一直压着吕青野。一过手那沉甸甸的分量,对于脱力的人而言,确实相当有压迫力。

  铠甲和梅兮颜一离身,吕澈稍微一扶,吕青野便自己坐起身来。

  “丁开、北山,怎么样?”梅兮颜提高了些声音问道,不掩饰担心,也没有过分担心。

  “还好。”丁开原本半趴在雪地上,一翻身彻底躺下来,舒口气应道。

  “嗯。”北山越只是哼哼了一声,躺在地上算是应答。

  “这里不容易防守,先离开这个平台。”梅兮颜体力未复,却仍旧干脆,她担心狼群不死心再度反扑。

  七个人慢悠悠地站起来,远远看去像一群喝醉的酒鬼,颤巍巍、晃悠悠地收起自己的兵器,吕青野主动提着梅兮颜的盔甲,四个鬼骑倒是没人反对。

  除了梅兮颜,另外三位对吕青野牢骚满腹,若不是鬼骑还有杀招,他这个巨大的香饵险些就把枢国国主葬送在这南铁壁山中,他此时出些力气也是应该的。

  山下突然传来一阵纷乱的马蹄声,声音在寂静的山里格外清晰。

  众人都是一惊,不知是谁的骑兵追了上来。是屠一骨的,还是更多的追杀吕青野的那帮家伙?

天戈

天戈

  • 状态:完结
  • 类型:历史军事
  • 作者:徐徐听风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