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 成败小说

第十三章 成败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5 03:04:22 作者:徐徐听风

日头落在铁壁山前时,还留着一些火色的余晖,屠寂的大军终于等到到了铁壁城下,与屠一骨会合。  屠寂仅有十七岁,但承继了父亲的体格,非常矮小高大魁梧,平常军中比武但是屡战屡胜,出任越国的金吾卫将军,但真正的与别国交战,昨日是第一次。若也不是求着父亲,自屠寂只有十八岁,但继承了父亲的体格,相当高大魁梧,平时军中比武虽然屡战屡胜,担任越国的金吾卫将军,但真正与别国交战,今日是第一次。若不是求着父亲,自也没有来战场的机会。。

>>>《天戈》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成败》精选

  日头落到铁壁山后时,还留着一些火色的余晖,屠寂的大军终于到了铁壁城下,与屠一骨汇合。

  屠寂只有十八岁,但继承了父亲的体格,相当高大魁梧,平时军中比武虽然屡战屡胜,担任越国的金吾卫将军,但真正与别国交战,今日是第一次。若不是求着父亲,自也没有来战场的机会。

  看着铁壁城前一片血流遍地的狼藉模样,屠寂也有一丝心惊,问道:“父亲,他们到底有多少人?”

  “一万。”屠一骨沉沉地吐出两个字。

  屠寂瞪了瞪眼,半晌没说话。铁壁城是父亲的痛处,平日里便不敢多提,此刻更不敢乱说话。

  铁壁城是父亲第一次败北之地,第一次听到所向披靡的父亲败给了枢国,六岁的他竟然直接去问父亲,为什么会败?父亲当时正在书房摆沙盘,摆的是一线河流域的地图,枢国铁壁城赫然在列。

  他记得很清楚,母亲正在书桌旁为父亲研墨,父亲当时板着脸,但语气还算平常,只是说了一句:“败了就败了,下次赢回来。出去!”

  他以为自己打扰了父亲的思考,吓得赶紧退出书房。随后又觉得父亲果然是将军之中的将军,和那些只会在口头上计较胜败的将军完全不同,虽然他当时并不知道不同在何处。

  等他转身跑到偏厅,听到“咔嚓”“哗啦”的巨大声响从书房传来,好奇地再跑回去,只看到地上一堆烂木架和泥沙,沙盘已经倒了。

  他正要再进去问原因,母亲已经走到他跟前,拉着他的胳膊将他带走,最后叮嘱他以后不要再提铁壁城三个字。

  他仍旧不明白母亲的话,十一岁时实在抑制不住好奇心,在讨论吕国质子时假装不小心又提到枢国铁壁城。父亲的脸色瞬间如罩寒霜,茶碗就在父亲手边,他在想父亲会不会马上把茶碗摔碎,结果,父亲只是沉默了片刻,又把话题扯回到吕青野身上。

  那时他知道,父亲在克制……

  “还愣着做什么,组织攻城。”屠一骨呵斥道。

  “是。”屠寂回过神来。

  父亲虽然严厉,但有父亲在旁边,屠寂就有了底气。应了一声,立刻开始传令各将领,重新攻城。

  转头偷偷看了父亲一眼,总感觉有一层微微颤抖的空气笼罩在他身体四周,那气息里有战栗、有不甘、有急切、有渴望。他暗暗立誓,父亲,您等着,孩儿为你赢回来。

  正当投石机投掷的石块纷纷砸向铁壁城头和城内的时候,西北方的落日余晖突然爆涨窜起,还伴随着浓烟。

  “是北定城么?你留了多少人守城?”屠一骨望着烟火的方向,问道。

  “五千人。”屠寂有些慌,回答。

  屠一骨沉思片刻,突然想起下午枢国鬼骑一共出来十骑,但第二次的四骑一直坚持到最后,再也没见前六骑出来。

  “是鬼骑。他们去偷袭北定城了。”屠一骨完全没想到只有一万人的申云还敢分兵出去偷袭他的大本营。

  “我带五千人回援。粮草都在军中,如果烧光了,我们攻下铁壁城也无法活下去。”屠寂快速做出判断,说道。

  “步兵赶不及回援,你带了多少骑兵?”

  “一千。”

  “我这里五百,你都带回去,步兵急行军。”

  “是。”屠寂领命,转身便走。

  “屠寂——”屠一骨看着儿子的背影,突然说了一句:“小心。”

  “是。”屠寂没有回头,被枢国钻了空子偷袭大本营,让他满是挫败感,应了一声迈着大步离开了。

  屠一骨一直目送他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才收回目光,继续指挥攻城战。

  持续一天的大战,原本都筋疲力尽的双方,因为越国援军的加入,立刻强弱分明,没费什么力气便攻陷了主城门,遭到鬼骑和士兵的新一轮抵抗。

  抵抗也已是强弩之末,且败且退,很快,便从南北门逃窜到山上去了。

  屠一骨下令穷寇莫追,免得受到埋伏,若有留下的民众,不得滥杀无辜。

  从天色未亮直到天色又黑,以四万五千人的代价,屠一骨终于攻下这座铁壁坚城。

  充斥满耳的喊杀声终于停了,突然有些落寞。

  遍地狼藉,城头的枢国王旗和申云的将旗都被换成了屠一骨的旗号,满眼皆是奔走的士兵或者扶携着的伤兵,巨大而阴沉的铁壁城在隆冬寒夜,竟显得极度的悲凉。

  上一次连铁壁关的大门都没有撬开,就被鬼骑吓破了胆,这次,终于如愿。

  屠一骨缓步走进主城门,却没有得胜的激动心情,五脏六腑都在颤抖,不知因何而起。刚走几步便发觉有异,除了己方士兵手里的火把,全城一片漆黑,只有西北的天空还是火红一片。

  “去查看城里的粮草情况。”屠一骨沿着台阶登上城头,竟然没有发现战死在这里的枢国士兵尸体,越发让他觉得不安。

  城头上望出去,北定城的方向怒焰冲天,亮得刺眼,越发衬得铁壁城死气沉沉,阴森恐怖。

  “大将军,没有找到魏将军和一百个兄弟的尸身,只在校场上发现摆放整齐的枢国士兵的尸体。”

  “大将军,没有粮草,所有的房屋都是空的,一粒粮食都没有。”

  “大将军,外城除了一座中军帐,已没有任何营帐。在中军帐里有一封书信,是给大将军的。”

  屠一骨伸手接过信件,信纸上赫然两行大字:

  魏将孤勇,可佩可敬;将士尸身,已还北定。

  铁壁山上,猎物难觅;一线河里,冬鱼肥美。

  另有一行小字:若大将军在意我战死将士之首级,不妨以城外贵国战死将士之首级交换。

  一纸张扬的行书,全然不像女子的笔迹,落款是“罗敷女”。

  屠一骨只觉浑身一凉,咬牙切齿地捏着信纸,直到此刻才明白自己落入了罗敷女的彀中。

  这女子,竟然敢让所有将士为她穿着丧服参战,号丧一般冲去一线河挑衅,全然不避忌讳,以致他丝毫没想过这是她的圈套。这是何等的乖张!

  强压怒火,吩咐道:“传令齐远,速带两千急行军赶到一线河,防止敌人凿冰阻路。不得损坏枢国将士尸体,即刻整军,带上伤兵,撤退!烧城!”

  他带着一雪前耻的准备而来,最终却在成为困兽时选择了退让。上一次是秋季,在铁壁城外扎营,尚有部分粮草,这一次囊中空空,若是一线河再被凿开,他们无法返回北定城,在这里没有粮食、没有营帐,必然被枢国的游击战耗死。

  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只凭热血冲锋的青年,败了可以再战,命搭上了,就永远没有再翻盘的机会。这一战是开疆拓土,不是保家守土,他还分得清轻重。

  直到民房彻底燃烧起来,越军才动身。

  突然东边天空绽放出一朵耀眼的红色花火,片刻间又消失在深蓝的穹苍间。

  “像是信号。”隰泽说道。

  “是朔州军动了吧。”屠一骨看着逐渐被火焰吞没的铁壁城,面无表情地说道:“他们虽然不肯支援罗敷女,却不会坐视我们烧城。”

  顿了顿,突然冷哼一声,讥笑道:“罗敷女即便赢了我又如何,表面上仍旧是我把她打得抱头鼠窜,丢了城池。而收复铁壁城的是康棣老匹夫,她的一意孤行会让枢国群臣与她的矛盾更加激烈,我倒要看看她能不能坐稳这个王座。”

  “若是吕青莽顺利的话,吕国很快就会有动作。只可惜监视铁壁城其他三个城门的哨探都没有回来复命,否则也能知道他们去了哪个方向。”隰泽说道。

  “若成了,自然会有消息;若一直没有消息,也自然便是成了。吕青莽也怕夜长梦多,他比我们更急。看好戏吧。”虽然功亏一篑,但一想到枢国之后还要面临吕国的吕青莽,屠一骨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是。”隰泽应下。

  ————————******————————

  梅兮颜和申云是最后撤入铁壁山的一队,遥遥看着铁壁城暂时易主。

  申云扼腕而叹:“康棣匹夫,明知铁壁城一旦落入越国手里,便如同在我枢国插入一根楔子,之后军需粮草辎重等便都有了辗转运输之地,竟然仍旧不肯出兵。此时若有援军在侧,一起杀回城里,关门打狗,定能将屠一骨擒住。”

  梅兮颜叹了一口气,说道:“申云,一直没告诉你,朔州军早在东边八十里外扎营,下午移进到六十里,大概就等这一刻我兵败城破,便来收复失城。”

  “国主说烧城后随机应变,适时夺城,便是暗指他们回来收复么?”申云问道,他心中也早有此猜想。而且国主说枢国不是她一个人的,似也正指康棣的援兵。

  “是。”梅兮颜坦然回答。

  “此乃臣下之过。离铁壁城最近的便是朔州,然而我父亲和康大将军毕竟曾有嫌隙,所以他们不肯轻易援手。”

  梅兮颜佯做一愣,却把原因揽过来说道:“申老将军与康将军之事略有耳闻,不过这回和你无关。康将军拖延救援时机不过是想看看我到底能有多少能耐罢了。若知我战败,他一定会赶来守城的。”

  随后如释重负一般慨叹道:“原本我也以为大势已去,好在上天眷顾,终于让曲三常他们得手,康棣也只能白跑一趟了。”

  看着梅兮颜略有些放松的神情,申云心中如明镜——所有廷臣都在看她这一战的胜负,胜了自无话说,若是败了……

  “国主,恕臣下多嘴,廷臣们真的对您……”与梅兮颜相处了两日多,又一同经历一场生死大战,申云到底还是壮着胆子问了压在心中的问题。

  梅兮颜微微一笑,说道:“我八岁离宫,直到父王去世前半个月才赶回都城,没人想到继位的是我。而我和所有廷臣都没有打过交道,关系生疏,不服众是可以想见的。”

  梅兮颜并没有说实话,但真假参半的话语仍让申云体会到她处处被掣肘的无奈和借铁壁城一战放手一搏的决心。

  能大败屠一骨,梅兮颜居功甚伟。若不是她要求全体将士以白布裹身,刺激越国士兵的视线,又带着鬼骑轮番厮杀,他无法想象铁壁城最后会如何。

  虽然她说朔州军不会任屠一骨攻打铁壁城而坐视不理,但以申云对康棣的了解,直觉也是想坐山观虎斗,再收渔翁之利的。

  一旦铁壁城被朔州军收复,梅兮颜将更不得廷臣之心,而他申家原本就是铁壁城世袭的将领,更不想把自己的城池拱手让给康棣。铁壁城的成败,关乎他们两人今后的命运。

  一时激奋,热血上涌,申云伸开手臂,右拳有力地锤在左心口,言语铿锵,道:“国主,请允许臣下即刻带精兵返回铁壁城放火,关闭四门,与越国的残兵最后一战,抢回铁壁城,将王旗重新插到铁壁城上。”

  梅兮颜见申云态度极其诚恳、神情更是坚毅,她想要的便是他对她这份绝对的忠心和臣服,知道目的已经达到,柔声安抚道:“别急别急,打了一天,趁这功夫先歇一歇。屠一骨失去粮草,铁壁城此时是孤城一座、坚壁清野,他没有后援,很快就会退兵。而且他一定防着我们再反杀回去,现在回去必定有埋伏。康棣他们也要观察一段时间才会动手,我们且先看看越国人到底会如何处置铁壁城。”

  梅兮颜相信屠一骨在看到她的留信后会清楚他目前的处境,主动放弃铁壁城。而申云已经吩咐副将,组织士兵,准备随时冲回铁壁城。

  直到城中开始冒起浓烟,他们知道,这是屠一骨愤怒的报复,但也是他们收复铁壁城的信号。

  “国主,臣下去了。”申云道。

  梅兮颜点头应允,道:“注意安全,慎防伏兵,尽量避免与越军正面对抗。”

  “是。”申云得令,转身吩咐副将整束士兵,立刻出发。

  此时梅兮颜抬头望向东门方向,不知道柳朔雁护送吕青野到了哪里。正想着便看到一缕红色信号升上天空,在月光下仍旧耀眼。与此同时,丁开等人也看到了。

  “老大,雁子的方向!”丁开惊叫了一声。

  梅兮颜紧盯着逐渐在空中消失的烟火,面色一凝,心头狂跳——吕青野这个累赘!能让鬼骑发出求救信号,危险程度可想而知,难道屠一骨还有杀招?

  若此时吕青野出事,摆明是栽赃给枢国,很可能将面临越国和吕国的联合攻击!

  转头看了看浓烟四起的铁壁城,梅兮颜眸光一敛,横下一条心说道:“洛英留下去支援申云,宁可放下西城门门石,不得再让屠一骨前进一步!其余人跟我去救雁子和吕青野!”

天戈

天戈

  • 状态:完结
  • 类型:历史军事
  • 作者:徐徐听风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数风流人物 唐朝小卒 金口小娘子(上) 巧舌酒娘 老婆不买帐 魔女仙踪 湖人有个孙大圣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异能重生:种田养夫样样行 韩娱之光阳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