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章 宁死不退小说

第六章 宁死不退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5 03:04:19 作者:徐徐听风

吕青野的提问让梅兮颜又一阵暗笑,有第三方明确提出与她完全相同的处置方式,更让她会觉得自己的大胆地行为很值得冒险的,便又问着:“又该如何战才能赢呢?”  “因为你故意地放放风说自己被设伏伤,激发起百姓和将士的愤懑,借以能达到哀兵必胜的目的?”  “算吧。”“你杀了屠一骨的爱将,只怕对方比你更‘哀’。”吕青野忽地转而讽刺道。。

>>>《天戈》章节目录<<<


《第六章 宁死不退》精选

  吕青野的回答让梅兮颜又一阵暗喜,有第三方提出与她相同的处置方式,更让她觉得自己的大胆行为值得冒险,于是又问道:“又该如何战才能赢呢?”

  “所以你故意放风说自己被伏击受伤,激起百姓和将士的愤慨,以此达到哀兵必胜的目的?”

  “算是吧。”有人继续理解自己,梅兮颜有一丝共鸣的欣喜。

  “你杀了屠一骨的爱将,只怕对方比你更‘哀’。”吕青野忽地转而讽刺道。

  这是她早就料到的,也有对应办法,可惜吕青野到底不是她,不能与她的所思所想完全相同。轻轻笑了笑,不愿与他做这等无聊的口舌之争,只要有了结果,这些担忧便成了多余。

  前方便是城门口。城门仍旧开着,通往外城的路上可以看到不少的士兵的身影。

  募兵处就设置在内城门口一个简易营帐内,营帐外临时立了一块牌子,上写“募兵处”三个字,如刀刮的寒风在考验着报名者的决心。

  “大人,你就写上我的名字吧。过了年我就十四岁了,邻居十六岁的哥哥都打不过我。”一个小小的少年顶着烈风正在和营帐外的士兵打着商量,右手中握着一根木制烧火棍。

  “小兄弟,申将军有令,十六岁以下均不录用,赶紧回家去。”士兵严格地遵守着命令,背对着西北风站定,伸手摸摸他的头顶,还不到自己肩膀的高度,笑着劝他放弃。

  “要么我们过过手好么?”少年不死心,竟后退一步,扎个马步拉开架势,双手端起烧火棍,想让对方试验自己是否真有本事。

  “小兄弟,天气冷,回家吧。城里一些储备物资已经开始转移,你可以去帮忙。现已是战时,越国人随时会攻过来,普通百姓也需做好任何时候皆可转移避难的准备,才能让我们放心地和越国死战到底。”士兵不理会少年的胡闹,却仍旧耐心地劝导。

  “如果你打赢我,我马上回家。”少年腾出一只手紧了紧腰带,倔强地坚持。

  “好小子!有胆色!我和你过招好不好?”梅兮颜走到少年面前,接口问道。

  士兵们看到她的装束,立刻便要行礼,被她挥手免了。

  少年听到声音,从上到下打量她一番,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份,但常年看到身着盔甲的战士,那一身白色铠甲极有气势,也知道一定是个更大的官,眼神立即亮了起来,点头应道:“好。”

  转而又觉得哪里不对,追问:“我赢了就要参军,你能和申将军说么?”

  “能。”

  “他会听你的么?”过于干脆确定的回答让少年有了一些怀疑,问道。

  “嗯,我想应该会的。”梅兮颜故意停顿,思索了一下才回答。

  “如果不听怎么办?”少年有些急了,追问道。

  “我就和他打一架,谁赢听谁的。”

  “你一定打不过申将军。”少年肩膀垮了下来,十分失望。

  士兵们的脸色有些难看。

  “为什么?”梅兮颜倒是不以为忤。

  “越国那个吐骨头的大将军都被申将军挡在城关外面了。”

  吕青野听着稚气未脱的童言童语,不仅莞尔,强忍着没笑出声来。

  “哎呀,是呀,这可怎么办?”

  “你是昨天和国主一起进城的鬼骑将军么?”少年突然又想明白似的,眼神里又透出熠熠之光,问道。

  “是呀。”梅兮颜点头。

  “那你能和国主说么?虽然听说国主受伤了,但申将军一定打不过国主。”在少年的认知里,最厉害的人才能做国主。

  “好,我和国主说,你赢了就许你参军。”

  “说话可算数?”

  “算数。”

  “好!”少年再次沉腰坐马,端起烧火棍,断喝一声,倒也真有几分气势。

  “腰刀给他。”梅兮颜示意旁边的士兵。

  那士兵立刻拔出腰刀,倒转刀锋,把刀柄递给少年。

  少年双眼一亮,接过刀柄,放下了烧火棍。

  梅兮颜向旁边移了两步,使得她和少年都侧对风向,谁也不吃亏。

  少年握紧刀柄,大吼一声,一个大步冲到梅兮颜面前,举刀便砍。

  吕青野知道少年不是梅兮颜的对手,但小家伙面对高他一头、又自认为是将军的人,竟然无一丝胆怯和避让,真的就砍了过去,枢国人的彪悍性格,可见一斑。

  梅兮颜侧身避过,伸腿绊他。出乎意料的是,那少年的身体竟然十分灵巧,转身跳开同时旋臂反撩,刀尖划向梅兮颜腰腹。

  梅兮颜含胸收腹,让过刀锋,上前一步,右手按住少年右肩,左手钳住少年握刀的右腕,巧力一拧,将他手腕拧到后背上制住。

  少年右臂一麻,腰刀脱手跌落,右边身子也瞬间无法动弹。挣了两下仍挣不脱,突然一低头,用小脑袋狠狠撞向梅兮颜胸腹。

  梅兮颜右手用力,扳住他肩膀将他身体整个转了半圈,顺势用手掌扼住他纤细的后脖颈。略一用力,少年只觉脑袋要和脖子分家,有些惧怕,却又不肯认输,像只被拎住脖颈的小猫崽,不能反抗,悻悻地暗自倔强。

  梅兮颜用脚尖将腰刀挑回给主人,松开少年的手腕,右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语调柔和地安抚他,“输啦,乖乖回家。”

  少年低着头不说话,也不动弹。

  “怎么,小小男子汉,输不起?”梅兮颜绕到他面前,面对风向,半蹲下与他视线平齐,揶揄道。

  “我不要当孬种,我不要避难逃跑,要死——”少年红了眼眶,委屈却又不甘地嘟囔道:“就死在这里。”

  “我们上战场不是为了送死,是为了保家卫国。等你再长大一些,力气更大一些,你就有能力保护自己,保护亲人,保护国家,那个时候上战场不迟。”梅兮颜正色道。

  “我爹说了,铁壁城就是我们的家,哪里都不去。”少年抬起头,整张脸透着倔强的坚持,几乎咬牙切齿地说道:“要么守住家,要么死在家!”

  如誓言般铿锵的话音伴随着一颗豆大的泪珠落下,吕青野的心头一震,竟觉得心口有些发热,力气上涌。

  少年吸了吸鼻子,死死盯住梅兮颜的眼睛,说道:“越国有四万多人,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还不到一万五千人。除去年纪太大和年纪太小的,必须要一个顶四个才行。你是将军,我打不过你,但我一定能打赢越国的小兵卒!”

  “国主昨晚只用十三骑就和越国一百多人厮杀,虽然受了伤,但是也把敌人全部歼灭,一个顶八个,我一个顶一个,正好平均。如果我还能多杀一个,就能守住铁壁城!”少年轻轻屈肘抬起右手,用力地握紧拳头,咬了咬牙,似乎如此便能咬断一线河对岸那些越军的骨头。

  吕青野看到少年的眼中光芒一闪,泪珠再次滑落,没有了水光的阻挡,清晰的眼神炽烈得却要燃烧起来。这个悲壮却慨然的少年,不,这座城池,已经铁了心,绝不容外敌肆意侵略。

  “傻小子。”梅兮颜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叹了一声。随即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说道:“我们去和越国人厮杀,保证他们不会踏入铁壁城半步。你们留在铁壁城里,照顾老幼,为我们守城,让我们没有后顾之忧、全力杀敌,这才是你要做的事情。”

  “他们说我们要避难。”少年一愣,抬头看着之前那个和他说话的士兵,说道。

  “对于合城老幼来说,当然是避难。但像你这样能步战的少年,都要站出来保护好避难的人。有人,就有希望,铁壁城就是我们的。”

  “你们——”少年顿了顿,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犹豫了片刻,才讷讷地低声问道:“你们,会死吗?”

  他是从小在铁壁城长大的孩子,从懂事起就知道铁壁城是一座戍城,自大半月前屠一骨攻城开始,肃杀、紧张的气氛便弥漫整座城池,在他记忆里这是第一次。

  大人们不说,他也看得出来,新国主虽然来了铁壁城,但却没有带来援兵,又受了伤,情势对枢国十分不利。大家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守城,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不会。我们都会努力活着。”梅兮颜正色回答。

  “真的?”少年又吸了吸鼻子,问道。

  “真的。”梅兮颜伸手把他眼眶里渗出的泪擦掉,站起身来,说道:“回家吧,准备保护乡亲们避难。”

  少年咧着嘴,破涕为笑,重重地点点头,说道:“我一定好好保护他们。”

  说完捡起烧火棍,转身就朝家的方向跑去。跑出十几丈远突然停下来,转回头大喊:“将军,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等我长大了,我要当你的兵!”

  “当兵去找申云,当了将军再来找我。”梅兮颜的回复也远远地传了过去,“我姓梅,梅兮颜。”

天戈

天戈

  • 状态:完结
  • 类型:历史军事
  • 作者:徐徐听风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从此刻开始让世界感受痛苦 低调富家女 召唤宝典之自走棋天赋 神龙赘婿 逍遥天子逍遥客 吃鸡之击杀升级系统 六界第一群 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关游戏 昆吾心纪 燃烬之余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