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章 罗敷女小说

第三章 罗敷女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5 03:04:18 作者:徐徐听风

“有伏击,分散开来!左侍卫保护好好吕世子!”魏及鲁扒开一支冷箭,沉声命令道。危在旦夕时刻,还不忘吕青野的安危。他也敢忘了,这一行带着吕青野本来就其中目的,他要要再次提醒所有人明白,吕国质子在这里。  却,来还来了,对方箭手速度极快、力道极强,除然而,来不及了,对方箭手速度极快、力道极强,除去队伍后面的二十几人,其他人均已中箭。。

>>>《天戈》章节目录<<<


《第三章 罗敷女》精选

  “有埋伏,散开!左侍卫保护好吕世子!”魏及鲁拨开一支冷箭,沉声命令道。危急时刻,还不忘吕青野的安危。他也不敢忘记,这一行带着吕青野原本就另有目的,他必须要提醒所有人知道,吕国质子在这里。

  然而,来不及了,对方箭手速度极快、力道极强,除去队伍后面的二十几人,其他人均已中箭。

  没有中箭的士兵马上围到吕青野身边,他们以为听懂了魏及鲁的命令,也清楚吕青野受伤或者被射杀后将会出现什么局面。左寒山、吕湛、吕澈护着吕青野开始后撤。

  马蹄声追了上来,吕青野不想逃走,却无奈被推着跑。转过头看到一色的高大白色战马上一色白色铠甲的战士,戴着一色白色的面甲,挥舞着马刀,快速冲击之下,手起刀落,挨着边的越国士兵就传出一声嚎叫,或是被砍下了头颅、或是被砍断了右臂、即便是轻伤者也被砍裂了胸甲。

  重伤的人在哀嚎,似乎还能看到喷溅的鲜血打湿了飘扬的雪花,瞬间变成一朵朵红色的花朵,坠落下去。

  白色战马白色铠甲,混在风雪的夜色中,很难辨认,在越国队伍里来回冲击奔突,如同行踪飘忽的幽灵,却带来残酷的屠杀。

  没有长戟或者斩马刀之类的兵器,只有这些步兵,显然不是骑兵的对手。

  吕青野已经离着魏及鲁有些距离,却听到他带着无法抑制的颤音,嘶声怒吼:“不要恋战,快走!”

  声音有些绝望,听起来并不像是提醒他,是在提醒他身边的人逃走么?这伏击点是他选的,对方堵住了出口,又能走去哪里?

  四匹战马很快追赶上吕青野这群人,踢踏的坚硬马蹄、扬起的带着血的锋利马刀、高高在上的压迫感,加上魏及鲁的提醒,已经让越国的士兵们气势上输了一半,胆气上又输了一半。

  有些人不由自主地避了开去,吕青野却主动迎了上去。平时看了不少兵书,心里非常清楚骑兵的杀伤力,但却从没经历过真正的战场厮杀,他想亲自体验一下骑兵的威力。

  对面的马刀已经劈了下来,对着他的右臂。他错开一步,避开马蹄,双手紧紧握住剑柄,挥剑相迎。

  阴沉的寒夜里,刀剑相交的铿鸣之声被吞没在哀嚎和马蹄声中,风雪中闪过几点零星的火花,瞬间消散了。对手冲了过去,吕青野后退了两步。双手接招,手腕仍被震得发麻,这是何等骇人的力量。

  况且手中这把剑来自吕国密制金器,有着数一数二的锋利度和坚韧,对方的马刀竟然也毫发无损。都传说枢国有一块绝密的金属矿藏,能打造出不下于任何一柄神兵的利器,难道传言是真?

  吕湛和吕澈被吓出一身冷汗,吕青野转身迎击的速度之快,他们竟来不及反应,等冲上去想帮忙的时候,双方已然分开。

  “世子!”吕澈喊了一句,伸手便去拉他。

  与吕青野交过手的那名骑兵兜转马头,重新冲了过来。吕湛挡在吕青野身前,也是双手握刀,紧盯着骑兵的动作。

  不知是否是看花了眼,有一瞬间似乎看到对方左眼闪过一道绿光,如狼眼一般。

  然后,对方无视他们主仆三人,把马刀换到左手,贴着山路右侧冲击而来,快如闪电。她面前的越国士兵效仿吕青野,也退开距离,准备接下这一刀。结果只听到“锵”的一声,越国士兵的腰刀和半截身子都被砍断。

  那位士兵显然还没断气,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变成两截摔倒在雪地上后,才惊惧地嚎叫一声。又一匹战马奔突过来,马蹄踏在他身上,立时毙了命。

  “保护吕世子!上山!上山!”左寒山有些慌,但却很清楚怎样才能保命。这个时候便能看出他的固执也有好处,因为他除了监视吕青野外,还有保护他的职责,他是吕青野的侍卫之一。

  于是左寒山大声疾呼着,再次亮出吕青野的身份。如果吕国世子死在枢国人手里,枢国将多一个敌人。

  此段山谷,如同斧劈一般的裂开,山壁陡峭,极难攀爬,所以叫做双壁谷,这也是选择这里作为伏击地点的原因之一。虽然山势奇险,但高度却只有六七丈,只要爬上山去就有活命的机会。

  左寒山护在前面,吕湛和吕澈不顾吕青野的执拗,把他硬推搡到山壁前,几乎是将他抬上山壁。吕青野深知这两位侍卫的忠心,为了争取时间,免得对方骑兵继续伤人,这才放弃拼命的念头,收起长剑,手脚并用地开始爬山。

  三人的身手相当了得,虽然在风雪中冻了一天,又被追杀了一阵,但动作仍相当敏捷。只要借助一些突出的石块或者裂开的缝隙,就能向上爬行。奈何夜里没有光亮,分辨石块是否结实是个难题,所以影响速度。

  爬了一半高度的距离,一支响镝带着尖锐的啸声刺激着充满了哀嚎声的吕青野的耳朵,“咄”地扎进他头顶的石头里,一小块石子应声崩落。

  吕湛和吕澈在吕青野旁边,见到这支箭脸色均是一变,还没想好如何应变,第二支和第三支响镝接连射到,仍旧在吕青野头顶。

  崩落的小石子弹到吕澈脸上,划开了几道细小的伤口,他却眼也不眨地翻身,反手倒抓住两块凸起的石块,用身体挡住吕青野的半边。另一边的吕湛几乎也同时做出相同的动作,挡住了吕青野的另半边身体。

  主仆三人吊在山壁上,看向下方的修罗场。除了骑在马上的人,活着的都躺在地上呻吟着等死。左寒山倒是也安然无恙,因为他紧紧跟在吕青野脚下,也吊在山壁上。

  四匹战马四名战士,安静地立在山路上。为首的一名战士弯弓在手,擎在身前,却没有搭箭,想来之前的三支箭都是她的杰作。

  只听她开口说道:“这样的天气露宿野外只有死路一条,前面便是铁壁城,还请吕世子进城休息。”

  吕青野认出了说话之人正是刚才与他交手之人,听声音,像是年轻的男子。

  寒夜无光,朔风呼啸,漫卷着雪片,血腥味一阵一阵传来。

  看不清对面战士的模样和表情,吕青野肃然地单手抠住山壁的缝隙,左手把三支响镝用力拔了出来,小声对吕湛和吕澈说道:“别担心,他们只是想让我们下去,并不想伤害我们,下去吧。”

  声音不大,但左寒山也听到了。他在三人脚下,当机立断自己先退了下来。

  吕青野把三支响镝插在腰后,和吕湛、吕澈先后爬下山壁。

  “铁子,看看车驾是否完好,可用的话,给吕世子及其护卫。”战士收了弓,发出命令。

  她身旁一匹战马上的魁梧的身影动了一下。

  程铁鞍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两名骑兵“嘚嘚”地奔跑过去,没多久,竟然把之前那架马车赶了过来。只是原本是四匹马的马车,现在只有两匹马拉着,那两名骑兵坐在车旁。

  “世子请上车。”战士挥手。

  “多谢。还未请教,贵将军如何称呼?”吕青野还礼,问道。

  吕国和枢国虽然接壤,但几十年还算相安无事。对方也没有对他大下杀手,虽然言辞不容拒绝,但语气还算客气,他不想拒绝,自然也容不得他拒绝。

  他的身份虽是吕国的世子,却不过是被用来制衡吕、越两国的一颗棋子而已。如果能以自己的力量结交其他大国的权臣,培植自己的势力,他并不介意稍微示弱一些。

  战士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将军,倒是人人称我罗敷女呢。”

  除了吕青野,吕湛、吕澈、左寒山脸色大变,面前这位看不清面相、明显男子声音的战士竟然就是他们想要伏击的目标——枢国国主!

  她到底是男还是女?

天戈

天戈

  • 状态:完结
  • 类型:历史军事
  • 作者:徐徐听风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