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章决断小说

第五章决断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5 03:04:16 作者:徐徐听风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天戈》第五章决断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吕青野等四人被带进内城的一处宅院,四人分离,一人一个房间。吕湛、吕澈强烈表示抗议,差点便和枢国的士兵打出来,最后但是吕青野抚慰他们,这才占时宁静下去。短暂的杀机消弭在肃杀的风雪中,申云亲自引领梅兮颜去住处,马匹则牵到专门的马厩去照料。。

>>>《天戈》章节目录<<<


《第五章决断》精选

从北定城出来的一百零一人,至此,全部殒命。而枢国,只有区区十三人,甚至并未耽搁他们赶路,这白多条性命便没了。左寒山气急攻心,竟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短暂的杀机消弭在肃杀的风雪中,申云亲自引领梅兮颜去住处,马匹则牵到专门的马厩去照料。

吕青野等四人被带到内城的一处宅院,四人分开,一人一个房间。吕湛、吕澈强烈抗议,险些便和枢国的士兵打起来,最后还是吕青野安抚他们,这才暂时安静下来。

程铁鞍看着他们进入各自的住处后,站在院中,朗声命令护院的士兵道:“宅内是枢国的贵客,恰逢战时,务必用心保护。未得命令擅自进出宅院者,不留全尸。”“进出”两个字加重了发音,要让吕青野等人听清楚。

这种安排原本在吕青野意料之中。罗敷女这一次反伏击不过是借着性别上的优势使得屠一骨放松警惕,从而疏忽、失败,论起两军的真正实力,越国仍旧超过枢国。他们是吕国质子、随从和护卫,在越国生活已是多年,罗敷女自然想挨个从他们身上套取越国的各种信息。

这些表面的浅显情形想过之后,吕青野却陷入了深思。

把表面功夫做足误导对手相信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成的,这个看似不男不女的枢国国主并不是只凭着出其不意才全歼了魏及鲁小队,明显是步步为营才一举成功。前期放出新国主如绣花枕头一般的假消息,沿途又迷惑住所有暗哨细作,只为引得屠一骨上钩。

不仅如此,她还揣度了屠一骨的用兵经验,借着双壁谷完成最终的截击。至于武功,那更不用怀疑,货真价实的高手。

若这些安排均出自这位国主之手,枢国当真出了一位了不得的新国主。

想到这里,又皱紧了眉。魏及鲁在危急之时下令逃走,却没有再下令众人保护他,是相信枢国人不会伤害他,还是希望枢国人伤害他?

这一次屠一骨坚持带他来北定城,该不会还有别的阴谋吧……

待在温暖明亮的房间,吕青野反倒有了一些不安。在外面的时候天大地大,在房间里却更似牢笼。

有一点出乎意料,被安排侍候他的人竟是一个年轻女子,举止十分有礼,眼角和额头带着瘀伤。带他进了房间后便退了出去,不久又送来饭菜,还有一壶热酒。

那女子看他的眼神,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便离开了。

吕青野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女子似的,想了好久却又想不起来。

直到吃饱喝足,又洗漱完毕,仍是不见罗敷女过来,吕青野有些纳闷,便开门想出去看看。门口两名士兵把守,把他劝回了房间。

吕青野在房间里踱着步子,猜测罗敷女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她这样故作高深有何用意,最后干脆不再折磨自己,脱了衣服上炕睡觉。

再醒来时已经天光大亮。打量着只有自己一人的空荡荡房间,竟有些迷茫,不知身在何处。昨日,他还在越国的北定城中,今日,却已到了一河之隔的枢国铁壁城。

刚穿好衣服,昨晚的女子便端着热水盆进来让他洗漱,这些士兵竟然有这么好的耳力,听到他起身,立刻通知人过来侍候,让他有些惊诧。

吃过午饭后,一个穿着白色铠甲、身材欣长的陌生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绘着诡异纹路的面甲遮住了口鼻,只露出眼睛。

进了门,立刻摘掉了头盔和面甲,高高束起的长发散落下来,如丝缎一样。

第一眼,吕青野便认定,这个人就是罗敷女。年纪大约与自己相仿,只看右半边脸,是十分姣好的面容,带着三分英气;然而左半边脸上,左眼角处竟然有三道长长的抓痕直没入鬓角内。疤痕颜色比肤色略浅一些,显得极为刺目,也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只看左半边脸,甚至有些狰狞。

梅兮颜在他打量自己的时候也打量了他一番。果然是吕国的世子,就这么站着与自己对视,神情却不卑不亢,自有一番博然气度,只是脸盘稍嫌儒雅温润了些。故意吊了他一夜,却不见任何慌乱与失态,精神也不差,不知是精神本就强韧,还是在越国已习惯了寄人篱下或在“不设防的囚牢”中的生活,倒真是个人物。

“世子睡得可好?”梅兮颜微笑着首先开口。

“很好,枢国主安排人照顾得极周到。”吕青野回答。

“你那两个侍卫只怕睡得不好,该是很担心我会害了你。”梅兮颜坐到桌前座椅上,略歪着头斜斜地看着吕青野,语气有些揶揄。

伸手指向对面的座椅,示意吕青野坐下。吕青野也不客气,大方坐下。

“他们三人随我入越已经十一年,都是忠勇之人。若是打扰到枢国主或贵国将士,还请国主看在他们只是担心我安危的份上,勿要追究。”面对梅兮颜的试探,吕青野特意强调“三人”,暗示他们都是他随身的侍卫,并非越国人。

昨夜那一场屠杀和魏及鲁的战死,让吕青野睡梦中仍时有惊悸。虽然左寒山的实际责任是监视他们,但此时此刻,他不想他死。否则,他们三人单独陷在枢国城关里,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发生了什么,极易引起祸端。

梅兮颜心中冷笑,昨晚已看得清楚,最拼命守护他的只有两人,另一个想来便是越人。如此发问不过是想看他如何处置这越人,他倒是枢、越两国谁也不得罪,用自己的身份保下了那人。

既知他心意,便不争辩,笑道:“怎么会追究,巴不得他们日日夜夜扯着嗓子吵闹,好让越国人知道,吕世子在我这里安然无恙。也许他们顾忌你的安危,就会自动退兵呢,岂不正解了我国之难。”

“我只是质子,还没国主想得那么重要。”

“因为不重要,所以才被允许上战场做伏兵么?”梅兮颜转了转眼珠,问道。

吕青野眼神一跳,平静地回答:“枢国铁壁城为朔北第一城关,能有幸见识,谁会错过这个机会。”

“屠一骨倒是真有大将之风,两国交战,还带着他国质子参战,不怕被人把他的战法和用兵习惯学了去。”梅兮颜显然不相信他的话,讽道。

“是我的荣幸。”吕青野微微笑道。

“世子不怕战场上生死难测,无法返回故国么?”梅兮颜继续追问。

吕青野心中一动,“无法返回吕国”——不错,屠一骨把他甩在枢国,可以诬陷他暗中勾结枢国,便可以堂而皇之地攻打吕国。

虽然心惊,却慨然回答:“大丈夫为保家国本该捐躯沙场,何惧生死,只遗憾这浩劫之下的无辜百姓。”

“世子一边赞同越国的做法,一边惋惜陷入危险的百姓,岂不自相矛盾?”梅兮颜嗤道。

“战争非我所愿,但既成事实,作为军士自该服从将令。自古以来,战争中最可怜的便是百姓,却无可避免,所谓有得有失、有利有弊,矛盾从来都是一体。”吕青野有感而发。

“既如此,世子何必来蹚这趟浑水。”梅兮颜暂时分不出他的感慨是真是假,却也顺口说道。

“机会难得。”吕青野骑虎难下,只得回答。

梅兮颜眼神一敛,叹道:“大国交战已十多年未曾有过,确实机会难得。”转而又温声问道:“梁姬和你说了什么么?”

“谁是梁姬?”吕青野一怔。

“伺候你的那个婢子。前些天从北定城逃出来的,她说自己是营妓,叫梁姬。”

“哦,什么都没说。”原来是营妓,怪不得总觉得似曾相识,该是见过。吕青野心想。

梅兮颜见吕青野眼神坦荡,沉思一下才说道:“还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她要对我说什么?”

梅兮颜笑道:“世子如此喜欢观摩战争,不如先与我去城关看一看,了解现在的局势,聪明如世子,也许会猜出她想说什么。”

说罢站起身来,不容吕青野分说,便示意他穿戴好斗篷,自己也戴好了面甲、头盔,拉着他的手腕一起出门。

雪已经小了很多,但风仍旧大。

出了宅院,吕青野看到城内建筑也是鳞次栉比,与一般城镇并无太大区别。只是街上人影稀少,偶有见到的平常百姓,腰中都佩戴兵器,即便没有正规兵器者,也多在腰带中插着镰刀、柴刀、斧头一类。乍看上去,气氛有些诡异。

转到一条大街上,看到几个孩童穿着单薄的衣裳,正在大人的指导下打拳,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却“嘿”“嘿”地卖力吐气开声,十分认真。

都说枢国戍边将士平日里开荒耕田练兵互不相误,囤积的粮草除日常用度外,均为战备。如今看来,不少将士的家小也长住在这里。

经过一个小酒馆,酒招子被风吹得乱卷,大门四开,路过门口,能听到里面几句对话:

“……国主腹背受敌,仍旧带伤督阵,这次我也要上战场。”

“我刚从城门前报名回来,欺负到家门口,打他龟儿子的。”

“国主伤势怎样?”

“不轻吧,被百多人伏击呢。”

“听说那些白甲战士是国主亲侍卫队,就是当年的鬼骑,能反击杀上百越国士兵,果然厉害。”

……

吕青野一边竖起耳朵努力听到再也听不清为止,一边打量梅兮颜的眼神。这些百姓明明正在议论她、担心她的伤势,她却好似没事人一样,大步向前走着。

而且,她明明没有受伤,怎么传出的受伤?

“你们在征兵?”他轻声嘀咕着。

“算是吧。”梅兮颜没否认。

“都说枢国人人可上马作战,下马耕田,看来所言非虚。”

“世子,你觉得我们这铁壁城如何?”梅兮颜不回答,转移了话题。

“据城而守,如果屠一骨下定决心要攻下城关,只怕他现有的兵力不够。”

“如你所说,我们双方正在僵持。”

“短时间内确是僵持之势,然而,你的国民都知道你腹背受敌,所以,时间一旦拉长,于你枢国更为不利。”

“腹背受敌”,梅兮颜暗叹吕青野用词之精准,虽然对她来说是“内忧外患”,实则可不就是腹背受敌。那些老家伙们暗中架空她,对她的王座虎视眈眈,哪里当她是国主。但她欣喜于民众用了这个词,说明她在铁壁城百姓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这次亲征已开始有了效果。

“若是世子在我这个位置上,该当如何处置?”她饶有兴趣地问道。这个世子虽然困在越国,却很有自己的见解,行事又沉稳,或许可以一交——如果他的立场和越国不同的话。

吕青野没有马上回答,仔细地盯着她的眼睛——眼神执着而坚定,加之面甲上诡异的花纹,看起来极震慑人心。想起昨夜与她短暂的一次交手,确实有不输于男子的气势和武功。此女子气度从容,对敌人毫不手软,很容易让人心折。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思绪已经偏题,立刻整肃心思回归正题。如果自己也如她一般即位成一国之主,大兵压境,该如何决断。

越国来势汹汹,若不战只能议和。一旦议和,各种屈辱随之而来,越国就会越来越得寸进尺。

联合其他国家,重演六国大战?五大国都不是省油的灯。除了越国这些年越发的穷兵黩武之外,其他四国都韬光养晦、壮大自己。若联合作战,牵一发而动全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没有巨大利益的前提下,谁都不想妄动刀兵。

那么,为了保护自己国家的利益和树立自己的威信——

“若是我,只有迎战,而且要不惜代价,赢这一战。”吕青野回答。

天戈

天戈

  • 状态:完结
  • 类型:历史军事
  • 作者:徐徐听风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大帝要回家 贤妻威武 药神赘婿 蔚蓝星途 魔界神女来袭 秀才无双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第一重装 我的人偶钢铁侠 瓷界无痕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