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二章 郑国公小说

第五十二章 郑国公小说

发表时间:2022-01-15 19:15:19 作者:女帝侯

亥时萧声刚从宫外回去,一进秦观月的屋便察觉到了不对。屋里静悄悄的,零乱的床铺上是裹着厚棉被的秦观月,窗子轻轻开了一条缝,冷风吹过,已发出呼呼的声音。他瞥了眼窗外的积雪,继而关好窗户,身后响了几道嘶哑的声音。“药找到了了吗?”“……”秦观月见他再说屋里静悄悄的,凌乱的床铺上是裹着厚棉被的秦观月,窗子微微开了一条缝,冷风吹过,发出呼呼的声音。。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郑国公》精选

亥时萧声刚从宫外回来,一进秦观月的屋便察觉了不对。

屋里静悄悄的,凌乱的床铺上是裹着厚棉被的秦观月,窗子微微开了一条缝,冷风吹过,发出呼呼的声音。

他瞥了眼窗外的积雪,而后关好窗户,身后响起一道沙哑的声音。

“药找到了吗?”

“……”

秦观月见他不说话便知道了结果,扯了扯嘴角从床上爬起来。

萧声连忙上前将她扶起来,“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把药弄丢了的。”

“我去找宁昭——”

“过几日我会去跟他要的。”

秦观月目光平静,“只不过得在天子祭后。”

萧声目光深深,“直接找到解药不可以吗?”

“令我们身不由己的从来就不是什么毒药,而是权力。若有了权力,你拿到解药又如何?还会被喂下新的毒药。”

秦观月目光冷淡,“况且,人总不能一点都不记仇,那样未免活得太过委屈。”

“……”

萧声哑声问,“那你要怎么办?一直这样下去?十年后你才二十五,你甘心死去?”

“我这不是熬过去了吗?再说,我现在得到了另一株掌中莲,说不定就能研究出真正的解药来了。”

秦观月伸手摸了下他泛红的眼角,笑问,“怎么这么大了还哭?”

萧声躲开她的手,沙哑着声音,“你别占我便宜。”

“……”

秦观月失笑,忽而想起了什么,“找个机会把那个叫倚春的宫女处理了吧。”

萧声眸子微冷,“她做了什么?”

“没有,只是让她看到了点不该看到的东西,赶在宁昭知道前,让她顺理成章地离开寄云殿。”

秦观月扫了眼身上盖着的三床厚被子,嘴角弯了弯,“去睡吧。”

“……嗯。”

萧声应了声却没走,而是目光怪异地看着她床上凌乱的被褥,“为什么……有两个枕头?”

“……”

秦观月一把抱起那个多出来的枕头,干笑道,“我疼的时候可以抱着这个,防止弄伤自己。”

一听她提到毒发,萧声的目光顿时柔了下来,“你好好休息,我去问花勿空解药如何。”

“等等。”

秦观月喊住他,问道,“青王妃的下落可有消息?”

萧声目光微暗,“可能与郑国公府有关。”

秦观月一怔,“国公府……”

折梅殿内。

雷豫看着自家主子披着一身寒意回房,忙倒了杯热茶递过去,“怎么样?”

白禅一怔,“什么怎么样?”

雷豫讶然,“您不是去找未来王妃了吗?”

“……”

白禅挪开目光,“什么未来王妃,别胡说。”

雷豫点点头,“也是,毕竟您还没有正式接任王位。”

“……”

白禅不打算跟他扯下去,问了句,“你可知全身剧痛,极度畏冷是什么病?”

“这就太广泛了,还有别的症状吗?”

“……不知道?”

雷豫来了兴趣,“可是秦姑娘?这症状听着像中了毒,又可能是天生寒症,不能确定。”

“她以前没有犯过……”

白禅摇摇头,转移了话题,“占羽阁那边怎么样?可查到消息了?”

雷豫立刻神色严肃起来,“查到了,说是老王妃可能在郑国公府。”

白禅皱眉,“不可能。”

“我知道那人曾救过少主,可他……罢了,此事我会继续跟踪,届时再来禀报少主。”

“……再让人查一下秦观月。”

白禅低声道,“她曾说过不喜欢钦天鉴,也说过不想踏入朝堂,我本觉得是谎言,可现在……”

雷豫戏谑地看着他,“现在如何?”

“……”

白禅睨了他一眼,“天子祭在即,五国齐聚大羲争夺烁金地图,网罗却暗藏其中,也不排除她是故意装作受伤中毒,以引蛇出洞。”

雷豫撇嘴,“那您刚才还那么紧张。”

“……”

白禅横了他一眼,从腰间取出一个雕着云纹的精致瓷瓶,“你知道这是什么药吗?”

雷豫闻了下,眉心微蹙,“都是天材地宝,有几样我都没见过,不过没毒,您收着吧。”

他话音刚落便瞥见了他手上的伤,顿时叫唤了起来。

“您这手是怎么了?被暗算了?”

雷豫找了金疮药要给他的手上药,结果看着那鲜血淋漓的伤口越看越奇怪,“这瞧着怎么像是咬的?”

白禅不自在地抽手,“被小狗咬的。”

“什么狗嘴这么小?我怎么瞧着像人咬的?”

“……闭嘴。”

郑国公府。

何勉静静站在门前看着落下的雪,直到身后大夫从房里走出来,他才转过身来。

“他怎么样?”

“回大人,何公子性命无忧,额上也是皮肉伤,只是……”

“说。”

“只是……琵琶骨断裂,往后不能再习武负重,也不能参军从武了。”

“……”

何勉闭了闭眼,让下人将大夫送出门,看着屋里围绕昏迷的何晟床边哭得撕心裂肺的一群女人,长叹了一口气。

“二叔,您可要为晟儿做主啊……”

何晟的娘亲哭着跪在他面前,“自他爹死去,我便只有这一个儿子了,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

“行了!”

何勉冷眼看着她,“人还没死,说什么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

那妇人霎时间哭得更加凄惨了,“大夫说了,往后晟儿便不能从军入伍了,他还如何当官啊!他的前途可就毁了啊!”

何勉何尝不知道,他父亲当年便是于战场之上救了当今陛下一命,忽而才有了如今国公府的荣光,可这荣光随着他父亲离去终将会消失,若国公府无人从军,往后便只能走向没落。

“既入不了军,便去从文,他不是任性妄为么,便让他去走自己的路吧!”

“二叔,你不能不管晟儿啊,他是何家唯一的子嗣……”

“你让我怎么管!”

何勉怒斥,“你可知是他亲自带人将秦少师推下楼,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刺杀秦少师!”

那妇人破口大骂,“那什么少师,不过是个黄毛丫头,他凭什么伤我晟儿,她敢……”

“伤他的不是秦少师,是大夏的龙女!”

何勉目光阴鸷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道,“何晟在她手下能捡回一条命来,你都应该去谢谢人家秦少师和楼将军,懂了吗?”

他说完这句也不管那妇人的哭喊,转身就要离开这院子。

下人却来禀报,说是凌云将军来访。

“楼冰河……”

何勉眼皮一跳,带人去了前厅,看到的却不只楼冰河一人,还有几个凌云骑。

他心头一跳,却还是笑道,“不知楼将军深夜来此,有何要事?”

楼冰河向他拱手一礼,“想必何大人应该也听说了今日在东迎楼发生的事了。令侄勾结反贼谋害秦少师,在下是奉命来带走令侄何晟的。”

何勉压下心头紧张,“晟儿一向任性妄为,是我疏于教导,可他绝不可能勾结反贼的,至于谋害秦少师一事,他只是……”

“何大人,在下是奉陛下之命前来抓捕令侄的。”

楼冰河淡淡打断他的话,“何大人是要抗旨吗?”

何勉攥紧拳头,眼睁睁看着他带人将还在昏迷的何晟抬走,家中乱作一团。

“老爷,可要书信通知国公爷?”

“不必,父亲驻守边疆,不得擅自入京,此事我来处理。”

“……是。”

与帝书

与帝书

  • 状态:连载
  • 类型:游戏竞技
  • 作者:女帝侯

十年前,襄未汉库克方即位,小秦王刚继位,大夏的紫薇帝将自己唯一的妹妹封了并肩而立王,而被称作大羲明王的秦观月,却才刚再次穿越到这片大陆上。 二十年的,秦观月站在沧澜第一学宫前,望着面前被五国抢夺的少年,心里想来都来了,要不然我也争一争这天下? 便她笑眯眯地朝对方伸出手手,“来,我扶你当大羲的皇。” 在沧澜之上,权力是自由的。八月骄阳下的新月城,瘟疫肆虐,横尸遍野。。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江湖有福~侠女缉夫 皇家有囍~公主逃夫 残魄御天 篮坛紫锋 我是大大侠呀 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动 我不想当富二代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一剑画天 刀斧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