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九章 你不怕我吗?小说

第四十九章 你不怕我吗?小说

发表时间:2022-01-15 19:15:18 作者:女帝侯

两人这般针锋相对,硬是吓到了一旁的宁巳和孙楚。“将军!”“楼冰河,你敢!”“……”白禅拨剑矛头楼冰河,“放下自己剑。”“……”楼冰河的目光横穿过秦观月,看向李玄息,“可知道可有大夏国书?”李玄息摇了摇头,“也没,忘带了。”楼冰河冷呵一声,看向秦观月,“将军!”。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你不怕我吗?》精选

两人这般针锋相对,愣是吓到了一旁的宁巳和孙楚。

“将军!”

“楼冰河,你敢!”

“……”

白禅拔剑指向楼冰河,“放下剑。”

“……”

楼冰河的目光穿过秦观月,看向李玄息,“敢问可有大夏国书?”

李玄息摇摇头,“没有,忘带了。”

楼冰河冷呵一声,看向秦观月,“听到了吗?大夏龙女,没有国书便公然入我大羲杀人——”

“那些都是杀手。”

“纵是杀人犯,那也是我大羲子民!”

楼冰河怒吼一声,“杀我大羲子民者,格杀——”

他话音刚落,便听的身后远远传来此起彼伏的两声——

“阁主!阁主!”

“慢点!慢点!”

两道蓝黑色的身影竟是飞掠过人群头顶,从城门方向奔袭而来。

楼冰河目光一凛,立刻拔剑冲了上去。

秦观月正要上前阻拦,却看到了匆匆赶来的萧声。

对方一脸冷肃地冲到她跟前,“受伤了?”

秦观月摇头,“没……”

萧声猛的瞪向她,“你连我也瞒?”

秦观月一滞,连忙解释,“今天的事不在我计划内,都是意外……”

一旁的白禅冷眼看着这一幕,转身要走,却瞥见了地上躺着一个雕着精致云纹的瓷瓶。

他捡起那瓷瓶,身后却有人忽然喊住了他。

他转身便见秦观月朝他弯腰一礼。“方才多谢世子救命之恩。”

白禅藏在袖下的手缓缓握紧,挪开了目光,冷淡道,“不必。”

秦观月微怔,不知道他为何忽然冷淡起来。

白禅看了眼她身旁的萧声,转身离开。

“……”

秦观月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的怔忪慢慢化为淡淡的笑意。

“你在笑什么?”身旁有人问。

“笑……有人自讨苦吃。”

“什么意思?”

“……”

秦观月偏头,对上龙女好奇纯澈的眸子,“阁主好奇?”

李玄息眨了眨眼睛,“对。”

“可我不想告诉你。”

“……”

假装看不见某人的幽怨,秦观月心情颇好地转过身去。

楼冰河跟前站着两个十一二岁清秀少年,肤色一黑一白,脸上还带着婴儿的圆润,皆身穿蓝黑劲装。

其中的白面少年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来递给楼冰河,恭敬道,“我等奉陛下之命,随长公主出使大羲,代帝王共行天子祭,此乃紫薇帝亲笔国书。”

楼冰河接过国书扫了一眼,而后瞥向秦观月一眼,“你是否早已知晓大夏派来的使者是龙女?”

秦观月垂眸不语。

楼冰河嗤笑一声,冷着脸转身对凌云骑下令,“退后,保护百姓!”

“是!”

“……”

李玄息走到秦观月身侧,低声道,“我曾经在他面前杀了一百多个大羲士兵和他的右翼副将,还割断过他的手筋。”

“大羲秦观月,代我国陛下恭迎龙女殿下。”

“他们觉得我是疯子,是只会杀人的利器,你真的不怕吗?”

“我从不觉得一个守诺之人会是只知杀人的利器。”

李玄息弯起嘴角,“你真有意思,怪不得哥哥……”

“请龙女移步皇宫。”

“站住!”

满头是血的何晟冲了出来,指着李玄息怒骂道,“这两个女人分明是意图谋反,你还不将她们抓起来!”

楼冰河连看也没看他,便让人带他走。

“放开我!”

何晟推开扶他的官兵,夺过他腰间的佩刀,“我乃郑国公之孙,这女人胆敢伤我,还不快将她们拿下!”

楼冰河终于看了他一眼,却是十分不耐,“何公子,将秦观月推下楼的人是你带来的吧?”

何晟目光一颤,突然举起刀砍向背对他的秦观月。

白禅伸手揽过秦观月,将人带进怀中之时手中剑已刺出。

然而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原本事不关己的李玄息咬下最后一颗糖葫芦后,突然扔出了手中的竹签。

“咻——”

何晟举起的刀还未落下,整个人便被竹签刺穿了肩头。

“啊——”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天际,听的人头皮发麻。

李玄息接过黑肤少年递过来的糖葫芦,漫不经心地咬了口,“叫的真开心啊,我都想杀人了。”

众人听的心头一悚,原本被凌云骑安置好的百姓们再次尖叫着逃跑起来。

秦观月看着被人扶起来的何晟叫得撕心裂肺,全无昔日风流贵公子的模样,心里叹了口气,她刚在楼冰河面前做了保证,现在就打了自己的脸,真是……

楼冰河早已气笑,拎着剑狞笑,“秦观月,看到了吧,这就是大夏的龙女,她可不是你见过的那些娇弱善良的公主!”

秦观月默然,善不善良不知道,娇弱是真的不娇弱。

李玄息挑眉,“我动的手,你问她做什么?”

楼冰河冷声道,“是她下令放你入行,如今你伤了国公之孙,她焉能躲得过罪责?”

李玄息目光微寒,“那我倒不如直接杀了他……”

“再动手,你的画就没了。”

秦观月凉凉开口,“口口声声都是杀人,是谁教你的?是你的好哥哥,还是大夏的紫薇帝?”

李玄息偏头看着她。

秦观月直视她的双眼,“你是大夏的长公主,是龙王阁的龙女,也是李玄息,不该只是紫薇帝手中的刃。”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怕你在这里大开杀戒。”

“你不是不怕吗?”

“我不怕,但他们怕。”

秦观月瞥了眼那些躲在凌云骑背后瑟瑟发抖的百姓们,从容道,“楼冰河的话不必理会,你救了我,杀的是叛党,是立功。”

李玄息咬了口糖葫芦,没再说话。

秦观月看了萧声一眼,而后忽然身子一软,往前倒去。

萧声一惊,立刻将人接住。

李玄息也是一惊,正要上前查看,却见萧声冷冷看着她。

她不在意地哼了声,扭头看向身后已经疼昏过去的何晟和他的随从,“若要寻仇,记得找我李玄息,可别找错了人。”

“……”

那几个随从吓得脸都白了,一句话也不敢说。

李玄息哼着歌吃着糖葫芦,带着手下悠悠闲闲地往皇宫而去。

楼冰河带着整整三十凌云骑紧随其后,萧声夜抱着秦观月匆匆离开。

这一场混乱莫名其妙地结束,只留下神色仓皇的百姓们尚心有余悸。

飞燕坊的二楼上,一袭红衣的瑶雀静静看着这一切,伸手接住了天空飘下的雪。

大羲宣义八年的第一场雪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降临,却无人抬头看一眼。

与帝书

与帝书

  • 状态:连载
  • 类型:游戏竞技
  • 作者:女帝侯

十年前,襄未汉库克方即位,小秦王刚继位,大夏的紫薇帝将自己唯一的妹妹封了并肩而立王,而被称作大羲明王的秦观月,却才刚再次穿越到这片大陆上。 二十年的,秦观月站在沧澜第一学宫前,望着面前被五国抢夺的少年,心里想来都来了,要不然我也争一争这天下? 便她笑眯眯地朝对方伸出手手,“来,我扶你当大羲的皇。” 在沧澜之上,权力是自由的。八月骄阳下的新月城,瘟疫肆虐,横尸遍野。。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