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五章 宁婴小说

第四十五章 宁婴小说

发表时间:2022-01-15 19:15:17 作者:女帝侯

秦观月在宫外逛到了暮色时分才打道回府回宫,刚与宁巳分离,始终隐身效果在附近的萧声便现了身。“怎么样?”“共六个可疑人人在暗地里仔细观察。”“而已仔细观察,的确对方但是很谨慎小心。”秦观月并不不指望能立马让掩藏在暗处的人上钩了,当然搜罗能发展中起那么大的势力,必定不缺“怎么样?”。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宁婴》精选

秦观月在宫外逛到了黄昏时分才打道回宫,刚与宁巳分开,一直隐身在附近的萧声便现了身。

“怎么样?”

“共有六个可疑人在暗中观察。”

“只是观察,看来对方还是比较谨慎。”

秦观月并不指望能立刻让隐藏在暗处的人上钩,毕竟网罗能发展起那么大的势力,必然不缺聪明人。

这本来就是场持久战。

从那夜抓捕张勋等官员后,她就让楼冰河和萧声暗中排查京城所有可疑人员和地点,

秦观月目光沉沉,宁婴勾结网罗筹谋已久,那颗暗藏在京城的暗桩必然根深蒂固,她必须在天子祭前将暗藏在朝中的心腹找出,否则便会影响之后的一切布置。

半个时辰后,西南所天牢门内。

秦观月一踏入天牢便亮出了手中的令牌,几个本来围在一起烤火的狱卒见到令牌后,立刻起身迎接。

“带我去见宁婴。”

“是,大人。”

天牢到底是关皇亲国戚的地方,并不如普通牢房那般阴冷潮湿,却也不会舒服到哪里去。

更别说是曾经高高在上的先帝最疼爱的儿子,堂堂亲王。

秦观月看着最里面那间牢房里坐着的那个披头散发的男人时竟没能一眼认出对方来。

反而对方却认出了她。

“果然是你。”

宁婴那张三分肖似宁昭的脸,此刻阴鸷地瞪着眼睛看着她,直勾勾地,“秦观月……”

秦观月并不奇怪,因为她是见过宁婴的,只不过有些意外,“你记得我?”

“我当然记得你。”

宁婴指着自己的眉心处,沙哑着嗓音发出古怪的笑声来,“你眉心的朱砂痣,宫越带着你入宫时你才十岁,却有双冷酷的眼睛……”

秦观月对他的评价不予理睬,淡淡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你藏在唐家镖局里的账本已经落在我手里,上面的人死的死,残的残,现在网罗已经容不下你,你若是愿意将他们的老巢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饶我一命?”

宁婴嗤笑,眼里全是漠然,“宁昭不可能放了我,他早就想让我死了,他那种人,永远都不会相信别人,只会相信自己……”

他走到秦观月跟前,双手抓着牢房的柱子,直勾勾盯着她,“包括你和你的师父,从宫越开始,钦天鉴早已成了皇帝的走狗,用了就扔的走狗。”

秦观月不为所动,“看来即使已经兵败被捕,你也并没有死心。”

宁婴挪开目光,满不在意道,“我是笑你们这群人,本是智谋无双之人,却因钦天鉴而成为宁昭这逆贼的走狗,真是可笑。”

“逆贼?”

秦观月蹙眉,“胡言乱语,他可是先帝钦定的皇储。”

“先帝钦定?笑死我了!”

宁婴哈哈哈大笑,厌恶地看着她,“那是用来骗钦天鉴的,他宁昭就是个乱臣贼子,这皇位分明是他从岑太子手中抢来的!”

“你胡说!”

“我敢用性命起誓!”

宁婴死死盯着她,“我知道你们钦天鉴只遵正统,不救乱臣贼子。可我告诉你,当年父皇最是宠爱岑太子,而宁昭却暗中诬陷岑太子谋反,最后谋害了父皇逼他下了遗诏!”

秦观月惊疑不定,“你……可有证据?”

“证据我自然有,只是我不能交于你,谁知你会不会转头交给宁昭?”

“我钦天鉴承祖师遗命,只遵正统。”

秦观月神色冰冷,“若是宁昭的皇位得来不正便是谋逆,钦天鉴绝不会为其所用。”

“好,证据我交给了心腹,你先放我出去。”

“不可能。”

秦观月毫不犹豫地拒绝,“你谋反是事实,就算你所说为真,我也不能放了你。”

宁婴气急败坏道,“若宁昭是谋逆,那本王便不算是谋反,只是诛逆贼!”

秦观月却不管,咬定了不会放他出牢。

“也罢,那你便替我向心腹传递消——”

“不行。”

秦观月扬眉,“我还没信你的话,怎能替你传递消息?若是被你利用怎么办?”

宁婴心里暗骂了一句,怒道,“那你想怎么着!”

秦观月故作沉思地想了会,“不如你说一些足以让我取信的事?”

宁婴目露戒备,“比如?”

“越氏。”

“……”

宁婴低声笑了起来,眼里露出得意来,“我听闻你在钦天鉴前,从楼冰河手下救走了越青离的三子?”

秦观月垂眸,“当年在新月城,他曾救过我一命,若没有他给的那个包子,我根本不会遇到师父。即使是青王谋逆,越闻天也是无辜的……”

宁婴眼里露出喜色,“没错,宁昭之所以要诛越氏不过是忌惮烈焰军罢了,越氏死的太冤了!”

秦观月睁大了眼睛,“你是说……青王没有谋反?”

“对对,他没谋反,都是宁昭诬陷的,烈焰军戍边二十载,民望颇高,宁昭自然害怕……”

“你可有证据!”

“证据……”

宁婴一愣,随即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青王妃!”

秦观月上前一步,“青王妃如何?”

“她没死,那具青王妃的断头面目全非,根本不是青王妃,真正的青王妃额上有一道指节大的伤疤!”

“她在哪里?”

宁婴摇头,“这我不知晓,只不过她一定知道当年的真相。”

“……”

秦观月没有再追问,转身走了出去,牢头一路恭敬地将她与萧声送出去。

“天寒,牢头留步吧。”

秦观月回头看了眼他们的火盆,似随意地问了句,“这天牢就是不一样,还专门设有火盆。”

那牢头叹息一声,“可没那待遇,那火盆还是罗大人送来的。”

“哪个罗大人?”

“原来的翰林院左侍郎,现在的吏部侍郎,罗平。”

“……”

走出天牢天色已经是大黑,没了火盆,外面寒意更甚,秦观月拢了拢披风,往寄云殿走去。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那罗平还是我给提上去的。”

飚完演技的秦观月长叹一声,“为人不错,也有真才实干,如今看来也是个有恩必报的,那宁婴兵败被捕,他还记得去送个火盆,可惜了。”

“抓人?”

“先让楼冰河去暗中盯着,你暗中调查青王妃。”

“萧明泱呢?”

“……”

秦观月默然,或许这次下山最大的惊讶便是这位襄未女帝,不仅与她来自同一个地方,甚至意外的与她意气相投。

然而,对方终归是襄未女帝。

她从来不相信萧明泱真的只为求助大羲而来,也不相信萧明泱只带一个侍卫就来了大羲,故此早在萧明泱进京的那一日就安排了萧声与暗卫监视那主仆二人的行踪,只可惜,什么也没发现。

“各边境已经开始戒严,如果她要暗中动作,现在拦也晚了。”

秦观月长出一口气,“让楼冰河加强京城守卫,你不用盯了。”

“……”

祥云殿内。

萧明泱正看着林鸿送的那个锦盒里的物件出着神。

那是一枚巴掌大的铜铃,铃铛上似乎本来还吊着个什么饰物,此刻却只剩了一个小小的铜环,虽经过细心打磨,却还是留下了斑斑锈迹,足以见其岁月之久。

小七面露疑惑,“这是……”

萧明泱像是陷入了回忆,“一件旧物,多年未见了。”

小七很少见她这副神色,不免有些好奇。

萧明泱却已看向窗外,淡淡道,“射余世子已到,秦和大夏会相继来人,届时楼冰河没精力盯着你们,秦观月心里也很清楚,可以跟小五他们恢复联系了。”

“是。”

与帝书

与帝书

  • 状态:连载
  • 类型:游戏竞技
  • 作者:女帝侯

十年前,襄未汉库克方即位,小秦王刚继位,大夏的紫薇帝将自己唯一的妹妹封了并肩而立王,而被称作大羲明王的秦观月,却才刚再次穿越到这片大陆上。 二十年的,秦观月站在沧澜第一学宫前,望着面前被五国抢夺的少年,心里想来都来了,要不然我也争一争这天下? 便她笑眯眯地朝对方伸出手手,“来,我扶你当大羲的皇。” 在沧澜之上,权力是自由的。八月骄阳下的新月城,瘟疫肆虐,横尸遍野。。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