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 离开小说

第十一章 离开小说

发表时间:2022-01-15 19:15:09 作者:女帝侯

“互相交换一下情报?”“不换。”宫越瞥了她几眼,“你的情报还也不是从钦天鉴来的?”秦观月不置可否,抬起头看了眼已上中天的满月,“戌时了。”远处山下会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光,黑漆漆的山路上不知道何时会出现了一条很明亮的线,像黑夜里蠢蠢欲动的龙,核心主题着浮云山迅速宫越瞥了她一眼,“你的情报还不是从钦天鉴来的?”。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离开》精选

“交换一下情报?”

“不换。”

宫越瞥了她一眼,“你的情报还不是从钦天鉴来的?”

秦观月不置可否,抬头看了眼已上中天的满月,“亥时了。”

远处山下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光,黑漆漆的山路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明亮的线,像黑夜里蠢蠢欲动的龙,围绕着浮云山快速攀爬着。

风中夹杂了血与铁的味道,含着凛然的杀意,穿透骨髓。

“药够吗?”宫越问。

“够。”

秦观月神色淡淡,“毕竟忍了十年的痛,省下的药足够我去山下走一趟了。”

宫越仰头看着那满月,多了丝感慨,“我不该把你带回来的。”

“你要没把我带回来,说不定我十年前就饿死了,谁知道越闻天那小子当年有没有回去找我。”

“他去了。”

“……”

“他值得信任,所以我放心让他带你走。”

“是我带他走。”

“你是倔出毛病来了。”

“……”

“到底师徒一场,临走师父再叮嘱你一句。”

宫越恰好起身,目光居高临下地对上她的眼睛,“大羲任你闯,是因为我护得住你,可大夏不是你能沾手的地方,你与龙王阁少打交道。”

秦观月眉头微皱,还是应了句,“好。”

“罢了,反正你现在也不是我徒儿了。”

宫越负手走出亭外,悠悠长叹,“到底又只剩我一人了。”

秦观月撩起衣摆,朝着那背影重重跪下磕了一个头。

再抬头时眼前站着越闻天,向她伸出了手。

“既然不舍得为何要离开?”

“有舍才有得,人生从来没有两全其美的事,而我有更想得到的。”

秦观月扶着他的手站起来,转身穿过亭子走到了断崖旁。

此时天色已全黑,头顶明月高悬夜,一阵阵山风吹过,扬起起她的衣摆和长发,这一幕看的越闻天有点心惊肉跳。

他跟着走了过去,看到了脚下红云镇的万家灯火,以及趁着夜色偷偷接近的九江府兵。

“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说我可以留下,但要放弃报仇。”

“看来你拒绝了。”

“……”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自然了解的很。”

越闻天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知道朝廷为什么要对你斩草除根,其余四国为什么要争抢你吗?”

秦观月扭头对他笑,“是为了你父王留在雍州的东西,让大羲皇帝害怕的东西,咱们死不了。”

“……”

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说话,眼中皆是落地的星辰。

“越闻天,信我吗?”

秦观月背对着他一步步走到山崖边,转身向他伸出手,

山风呼啸,猛地吹起两人的长发。

越闻天皱眉,伸手要拉她,却见秦观月勾唇一笑,突然一把拽住了他。

他一惊。

就在这时,夜色之下,山川之间出现了无数星星点点的灯火,如漫天星辰坠落人间。

山下那片小镇看去已是一片欢腾热闹,喜庆得像另一个人间。

秦观月站在漫天灯火与无尽星辰中,拉着他的手往身后的悬崖跳去。

恰在这时,一道羽箭迅速划过二人头顶,擦着二人耳边掠过,飞向对面的夜色中。

“信我的话,就把命交给我。”

伴随着这句话,巨大的坠落感与猛烈的风一瞬间包围了两人,死亡的恐惧让人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那一瞬间越闻天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可下一刻他就摔在了坚硬的地上。

“唔……”

一声痛呼,听来十分耳熟。

他扶起身边人抬头看去,却对上了一张笑嘻嘻的脸,“……韩征威?”

“……”

与此同时的断崖上,不知何来的夜风吹动了整片山林。

一身红衣的冷艳女子手持弓箭站在亭外,漆黑的眸子看着那二人坠落下去的地方,一片冰冷。

突然,风凭空而起。

整个北山的树木被猛烈吹摇,连绵不绝的山峦都呼啸着寒风,一个巨大的黑鸟猛的从崖下冲天而起,像是要飘向天上的那轮满月。

红盏脸色一变,抬手驾起弓箭,却听身旁人说道,“夜黑风高,若非襄未所铸烁金神弓,根本射不中。”

来人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肤色白皙如雪,五官深邃,双瞳沉寂无波澜,只泛着一层浅蓝。而那腰间也配着一条玄色宫绦,手持通体无花纹的两把弯刀。

红盏脸上露出一丝赞赏,“回来了?”

“嗯。”

少年面无表情地应了声,目光看着远处夜空中的万千烛火和黑色的羽翼,手指摩挲着刀柄,“留活口吗?”

“留她一个就行。”

“嗯。”

不需多问留下谁,少年便已转身往山下而去,很快与夜色融为一体。

而数里之外的红云镇酒楼上。

一袭黑红衣裙的女子正翘着二郎腿,悠闲赏明灯的,恰好将夜空中突然出现的黑色羽翼看的清清楚楚,顿时来了兴趣。

她将手里的月饼一扔,指着夜空中的黑色羽翼,“那是什么!”

身后沉默的青年目光锐利观察片刻,“看着像纸鸢。”

大晚上的可不会有黑色纸鸢,更别说是浮云山上的纸鸢。

女子挑眉,“射下来。”

“是。”

青年抬手从腰间取出一支木匣,轻轻一按就成了一架小型弓弩。短箭破空而出,划破夜风,穿过几盏飞灯也没有一丝停滞,直中高空那架诡异的黑色羽翼。

滑翔翼的布被洞穿,立刻在空中旋转着往下坠落,失重感猛然而至。

秦观月瞳孔猛的一缩。

黑红长裙的女子拍了下手掌,娇笑道,“中了!”

而高空之中,秦观月却是陷入了生死一线。

所幸前方的越闻天听到羽箭破空时就扭过头去,正看到秦观月的羽翼中箭失去平衡,已经被风扯的东摇西晃,径直往下坠落。

他当即退出滑翔翼翼下的保护栏,左手扯下韩小侯爷的腰带绑在自己腰间,然后调转方向,猛的朝秦观月的方向跳去。

与此同时,一声怒吼响起——

“跳!”

风将他的声音送到耳边,秦观月毫不犹豫地弃了滑翔翼向他跳去。

两人在空中相遇,越闻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而后死死地箍紧。

秦观月抬头迎上他因用力而青筋暴起的脸,另一只手跟着攀上去。

“啊——”

猛然增加了一个人的重量,这架滑翔翼显然超重,开始往下滑落,韩征威一边惊恐大喊,一边死命抓紧了滑翔翼的铁杆控制着方向。

“怎么办!”他大喊!

秦观月心思电转,目光落在前方远处的山林,大喊道,“前方山林降落!”

“靠谱吗——”韩小侯爷撕心裂肺地喊。

“靠谱!”

“……”

越闻天循着她的手将她揽在怀中,另一只手还抓着腰带,算是暂时解决了危机。

秦观月压下急速的心跳,陡然抬头向暗箭射来的方向看去,在红云镇最高的地方,黑暗处像是潜伏着一双窥视着的眼睛。

如捕猎者般,充满了戏谑和玩弄的笑意,令人心慌。

与帝书

与帝书

  • 状态:连载
  • 类型:游戏竞技
  • 作者:女帝侯

十年前,襄未汉库克方即位,小秦王刚继位,大夏的紫薇帝将自己唯一的妹妹封了并肩而立王,而被称作大羲明王的秦观月,却才刚再次穿越到这片大陆上。 二十年的,秦观月站在沧澜第一学宫前,望着面前被五国抢夺的少年,心里想来都来了,要不然我也争一争这天下? 便她笑眯眯地朝对方伸出手手,“来,我扶你当大羲的皇。” 在沧澜之上,权力是自由的。八月骄阳下的新月城,瘟疫肆虐,横尸遍野。。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江湖有福~侠女缉夫 皇家有囍~公主逃夫 残魄御天 篮坛紫锋 我是大大侠呀 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动 我不想当富二代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一剑画天 刀斧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