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一章 守财奴小说

第三十一章 守财奴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02 08:07:12 作者:紫伊281

逛了一个上午,满载而归,回叶府用过晚饭,林兰叫银柳关上门门,接着把所有首饰都摊在桌上,跟个守财奴似的一遍遍数着自己的财产,非常幸福和快乐。还我以为自己上辈子生在钱堆里,对金钱了全部免疫了,最起码在来叶家之前,她是这么想的,可能会是被叶老夫人五千两银子给剌激戚氏送的是一套金的,一套银的,林兰对金啊银啊的并不怎么喜欢,觉得俗气,所以也无所谓样式,只挑重的,镶嵌珠宝多的,以后这些就是她的私人财产了,当然是越贵越好。然后就看到李明允的脸色越来越黑,再后来,他连看都不来看了,直接走开了,随她怎么挑。等结账的时候,他手上多了一支翡翠簪子,一只羊脂玉镯,还有几朵珠花,有石榴石的、蜜蜡石的、珊瑚水晶的,叫掌柜的分开结算。金银首饰记账,其他的付银票。林兰当时眼就直了,没想到,那只羊脂玉镯的价格是所有金银首饰的总和还要超出那么一点,李明允还真大方,林兰对他的好感陡增。。

>>>《古代试婚》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守财奴》精选

逛了一下午,满载而归,回到叶府用过晚饭,林兰叫银柳关上门,然后把所有首饰都摊在桌上,跟个守财奴似的一遍遍数着自己的财产,十分幸福。还以为自己上辈子生在钱堆里,对金钱已经免疫了,起码在来叶家之前,她是这么想的,可能是被叶老夫人三千两银子给刺激到了,重新激发了她对金钱的渴望。

戚氏送的是一套金的,一套银的,林兰对金啊银啊的并不怎么喜欢,觉得俗气,所以也无所谓样式,只挑重的,镶嵌珠宝多的,以后这些就是她的私人财产了,当然是越贵越好。然后就看到李明允的脸色越来越黑,再后来,他连看都不来看了,直接走开了,随她怎么挑。等结账的时候,他手上多了一支翡翠簪子,一只羊脂玉镯,还有几朵珠花,有石榴石的、蜜蜡石的、珊瑚水晶的,叫掌柜的分开结算。金银首饰记账,其他的付银票。林兰当时眼就直了,没想到,那只羊脂玉镯的价格是所有金银首饰的总和还要超出那么一点,李明允还真大方,林兰对他的好感陡增。

银柳和玉容先前是服侍叶老夫人的,什么样的财宝没见过,林兰摊在桌上那些,跟叶老夫人房里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所以,看林兰两眼放光,乐不可支的模样,银柳不觉莞尔,觉得林兰很有趣,而玉容的心不觉沉了沉,这位林姑娘到底出身低微,没见过世面。她虽没去过京城,没见过京城的那一家人,但平时从老夫人和周妈的对话中不难听出,那家如今的主母是个厉害角色,林姑娘能应付得了?玉容很怀疑。

“姑娘,等您跟明允少爷成了亲,好宝贝多的是。”银柳见天色不早了,抱了个妆奁要替林兰把东西收起来。

“是吗?”林兰的好奇心一下被勾了起来。

“那是当然,叶老夫人最疼的就是三小姐了,听说,叶老夫人原本不同意三小姐嫁给李老爷的……”银柳打开了话匣子。

“银柳……”玉容板着脸,低喝了一声。

银柳自知失言了,尴尬的笑了笑,问林兰:“姑娘,我把珠玉放在最底层,金的放在中间,银的放最上一层,可好?”

林兰“哦”了一声,故意没去看玉容阴沉的脸。银柳因着她姐的关系,跟她特别贴心,但玉容不是,玉容对她的态度,是客气的疏离。林兰自然不会怪她跟自己不亲近,就算玉容不喜欢她也是正常,人和人之间相处也是要讲究一个缘分,只要玉容办事认真,不会做一些对不起她的事就成。

至于明允她娘到底留下什么好东西,林兰也不会去惦记,她和李明允又不是来真的,他娘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交给她?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伺候林兰歇下后,玉容和银柳回到小耳房,玉容郑重的告诫银柳:“老夫人派你我帮衬林姑娘,你跟林姑娘亲近是没错,但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你心里也该有个数。”

虽说她们都是二等丫鬟,但玉容年长银柳两岁,又是家生子,比银柳在府里呆的时间长,资格比银柳老,所以,玉容教训银柳,银柳不敢不服。

“姐姐教训的是,银柳记下了。”

玉容的面色缓了缓,说:“林姑娘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什么,明允少爷和老夫人自有决断,咱们只管把林姑娘伺候好,不该咱们操心的事还是少操心的好。”

银柳连连点头。

此时,叶老夫人的房里很是热闹。

戚氏带着叶珂儿和叶馨儿来给叶老夫人请安,见李明允也在,戚氏笑呵呵的问:“林兰怎么没来?”

不等李明允回答,叶珂儿就阴阳怪气的说:“就是,也不来给祖母请安,到底是乡野村妇,不懂规矩。”

李明允目光一冷,面有不悦,淡淡的说:“林兰的脚崴了,我让她好好歇着。”

叶馨儿闻言,心中酸涩,望向李明允的眸子里不禁含了几分幽怨。

戚氏忙呵斥珂儿:“什么乡野村妇?林兰是你表嫂,你再这般没规没矩,娘可不饶你。”

一向最疼爱她的娘,从来不说她半句重话的娘,此时居然因为林兰,当着这么多人面呵斥她,叶珂儿一时难以承受,心中涨满委屈和不忿,却不敢在祖母面前放肆,只瘪着嘴,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

整个叶府,也只有叶老夫人,周妈、叶老太爷知道林兰和李明允是怎么个关系,其她人都是莫名其妙的接受了这个突兀的现实,心中有想法很正常。不过从中也可以看出很多平时看不清的东西。

叶老夫人一面对戚氏宽宏的性情大为赞赏,一面也为叶珂儿的口无遮拦深感担忧,女儿家养在深闺,备受娇宠,可是出嫁后,婆家可比不得娘家,一句话说不好,都能引起轩然大波,招来祸事,看来,珂儿是该好好管束管束了。

“你娘说的对,不管林兰出身如何,你表哥既已认定了她,她就是你的表嫂,对长辈不尊敬就是失礼,以后,这种话莫要再说,想也不能想。”叶老夫人目光微凉,语声威严。

叶珂儿的嘴瘪的更厉害了,心中更是怨恨林兰,都是这个讨厌的女人,自打她来了,大家都不喜欢她了,每个人都责骂她,林兰简直就是扫把星。

看着叶珂儿的憋屈样,叶老夫人暗暗叹气,撇开她先不说,对戚氏道:“你大伯来信,说今年入贡之事已经有了眉目,你这几日把铺子里的闲钱盘一盘有多少,都让明允带去,若是咱们叶家的绸缎能入贡,花多少银子都是划算的。”

戚氏忙应了。

叶馨儿想着表哥就要回京了,自己的年纪也不小了,祖母最近在替她张罗亲事,她心里是一百个不情愿,便也想去京城,有些心事,跟别人不能说,只能跟母亲去说。正思忖着如何开口,只听祖母点了她的名。

“馨儿,你爹来信,想让你跟你表哥一道入京,你可愿去?”叶老夫人虽是征询馨儿的意思,但心里只盼着馨儿说不愿。这两个孙女,都是她心尖上的肉,她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择婿经历,总想给两个孙女找一门最好的亲事,德怀信中说的虽然详细,对方的家世人品才貌都不错,可自己没亲眼见过,这心总是不安呐!

叶馨儿心头一跳,又喜又忧,喜的是可以跟表哥一同去京城,忧的是,爹突然提出让她去京城,怕是她的终身大事有了眉目,顿生纠结。

“回祖母,馨儿也想娘了。”叶馨儿委婉的回道。

叶老夫人微微叹了一起:“这几日你先准备准备吧!”

听堂姐要走了,叶珂儿急的忘了先前的委屈,急声道:“祖母,珂儿也想去京城。”

一旁的戚氏忙低喝:“别胡闹。”

叶珂儿眼眶都红了起来:“我和堂姐一处长大,从来没分开过,这会儿她要去京城了,再见面都不何时,我去京城陪她一阵有何不可?”

这话说的真情流露,姐妹深情可见一斑,戚氏一时不知如何反驳,心道:你长这么大一日也没离开过娘,娘又如何舍得?

还是叶老夫人有办法,说:“京城总有机会去的,但这回不行。”

一干人走后,叶老太太揉了揉胀痛的腿,神色苦楚。

周妈关切道:“明允少爷今儿个带回来熏洗的草药,要不要让人去煎了试一试?”

叶老太太摆摆手:“今儿个晚了,明日再试吧!你帮我揉揉就好。”

周妈突然想起来,又说:“明允少爷说,林姑娘会一种专门治风痹之症的推拿法,赶明儿,我去学来试试。”

叶老夫人哂笑道:“她跟胡大夫才学了几年?她那点本事还不都是胡大夫教的?胡大夫都没提,看来没什么大用。”

“有没有用都试试,总比我这样乱揉一气的好。”周妈笑道。

叶老夫人笑了笑,却没有再反对,歪着身子躺下来闭目养神。

古代试婚

古代试婚

  • 状态:完本
  • 类型:耽美同人
  • 作者:紫伊281

复活中国古代农家女,家徒四壁穷的慌,嫂子贪婪的欲望无情地义,哥哥很老实少主张,逼我做妾没商议,拉个秀才来背黑锅,假倘若支潜力股,你我协力奔小康,怕是烂泥扶不上,拟个合约将你防。做富家妾但是穷人妻?嫂子说:那个李秀才穷的叮当响,跟随他受苦累及累及再说,哪天日子过不一直这样,他就把你给典了。哥说:你嫂子说的对呀!嫂子说:嫁到张家,你就一辈子不愁吃穿,享清福了。哥说:你嫂子说的对呀!林兰:李秀才,咱们打个商议,倘若五年内你能高中,我就勉强做你的妻,倘若不能够,你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李明允:姑娘,你是想借助我吧!林兰:那你愿不不愿意呢?李明允丰安县下有一村,名曰涧西,该村不过二三十户人家,人口简单,然其背倚青山,一条山涧潺潺绕村而过,风景甚是秀美,村前是开阔的桑田稻田,桑田荫荫,稻田泱泱,看着甚是富饶。事实如此,涧西村,家家有良田,户户弄桑麻,男耕女织,算得上丰安县下小康村一枚。不过却有一户人家是例外,就是村东头林姓人家。何故?涧西村民大多姓金姓陈,只此一户林姓是外来的,没有良田,以打猎为生。。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无欢的缠郎 他欲为帝 桃花女王 踏星 顶级赘婿 不会修炼的狂人 灭世剑尊 边关战神 极品全能保安 行走诸天的猎魔人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