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一章 《囚笼》上映(完)(求推荐票)小说

第六十一章 《囚笼》上映(完)(求推荐票)小说

发表时间:2021-09-15 18:49:58 作者:黄油奶酪

人生信念被现实彻底颠覆的感觉是什么样子?季声看着季涛,男人带着笑容的脸印在他的瞳仁,被周围密密麻麻的红血丝包裹。“你多么正义啊,我的好侄子。”季涛笑着,仿若歌剧般感叹道,“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囚笼》上映(完)(求推荐票)》精选

人生信念被现实彻底颠覆的感觉是什么样子?

季声看着季涛,男人带着笑容的脸印在他的瞳仁,被周围密密麻麻的红血丝包裹。

“你多么正义啊,我的好侄子。”

季涛笑着,仿若歌剧般感叹道,“你从来没有真正地杀害过人,你彻头彻尾都是干净的。来吧,把那些证据和案情报告上去,你就会成为最优秀的特警,你是人民的好榜样。”

庞大的讽刺感宛若实质,几乎令季声心肺沉闷,喘不过气来。

他做了这么多……只是为了在这一刻亲手毁掉我。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季声那根紧绷的弦要断了,他咬着后槽牙,兀自死撑,外表分明是还算体面的模样,光看这张脸却仿佛能见到地狱恶鬼。

这到底是谁的错?

追寻正义的季声被季涛操控在掌心,挣扎沉沦,几近崩溃。

可季涛呢?他的谋划他的布置摧毁了一整个恶果累累的犯罪组织,他报了仇,令老板的儿子亲手将这份罪业送葬,以慰藉大哥和嫂子的在天之灵。

从他的角度,难道这不是一部爽快激昂的复仇史?

一时之间,谁是正派谁是反派,界限竟没有那么分明。

而正是这样的立场模糊与反转,才让季涛从心理上压倒了季声,击溃了他。

压抑感遍布了整片观影空间,对观众而言,一路跟随着主角视角的他们很难不把自己代入到季声的阵营,可抛出真相之后,季涛又是如此的正义,这一刹那连观众都被氛围带着进入了自我怀疑,那股被强烈否定的绝望感让人窒息,喉咙堵塞着说不出话来。

方木泉狠狠闭了闭眼。

这就是《囚笼》。

人心的囚笼。

沉默无声的对峙中,季声倏地眼神一凛。

“不。”

他嘴里吐出一个字,“有件事情不对!”

季声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怒不可遏道:“你是卧底,你早知道赤那才是你的亲侄子!”

“但你没有救他!!”

声若惊雷,凛然炸在观众耳边。

季涛刚才所说的话仍在诱导,诱导季声恢复自己老板儿子的身份,诱导他在澎湃的愧疚与挫败感中主动自首。

那么,这是为了什么?

纯粹的复仇?

可哪有不顾亲侄子,只一味想搞掉仇人儿子的复仇!

与赤那的会面在此时成为了一根救命稻草,让季声在崩溃中保持了最后的一丝理智。

“说什么呢。”

季涛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一个只知道杀人的怪物,怎么会是我哥的儿子?”

他表情变化之后,面相再也看不出此前的慈祥和善。

“为了寻找一个所谓的‘儿子’,他们搭上了命!”

季涛吐字虽轻,却句句尾音发狠。

他一直不明白这凭什么!凭什么要与组织抗争到底!

只是个婴儿而已,孩子没了可以再生,为什么要把命也搭进去!

他尊敬的大哥,他敬佩的大嫂,就这样疯魔般的投身进这种对抗之中,爸妈也是这样,哥嫂还是这样,凭什么特警要面对这样的宿命!

他只是想……

要一个安安稳稳平凡喜乐的家啊……

季声是个祸根,赤那又何尝不是!

从未见过面的侄子,他季涛不在乎!

这番爆发的言辞让季声乃至许多观众都愣在当场。

半只脚踏进老迈门槛的季涛,竟然在此时像个任性的孩子。

父母早亡,与唯一的亲哥相依为命,他对伸张正义毫无兴趣,却依旧能因为崇拜大哥而选择与他同样的道路。

为了哥嫂的一句恳求,他能割裂所有的现实关系,把自己当成另一个人在组织卧底十几年。

这样在心底依赖着亲人的季涛,却在这漫长的日子里从未好好地与家人见上一面。

他亲眼见到季海和周爱萍,就是他们被赤那所杀的时候。

他不是没有劝过他们啊!

在秘密传信里他说过的,他说海平已经被注射了药剂,被改造了,他进组织时还那么小,根本没有任何记忆,从社会意义上讲,这只是个与他们在生理上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罢了!

可是季海和周爱萍没有听。

他们仍然执念着要救出他,救出这个早被称呼为“赤那”的孩子。

处罚场周围爆炸声不绝于耳,建筑摇摇摆摆,岌岌可危。

赤那在火光中逃窜,季海和周爱萍的尸体被火焰掩埋。

靠近处罚场的长廊处昏倒着一个少年,他与赤那差不多大,衣装考究面容清秀,是老板的儿子。

迟来的季涛望着火场中跑动的赤那的身影,咬了咬牙,把少年季声扛在了肩头。

他不会去救那个“季海平”的。

只是有一层血缘关系而已,他季海平怎么敢说自己是季海和周爱萍的孩子!

他们明明那么好,那么善良,这样的杀人魔又怎么能是他们的儿子……

季涛扛着少年季声冲出火海。

他在山坡上朝着熊熊火光的那处跪地大哭,都是他太懦弱,没有绝了大哥大嫂非要救子的心,也都怪他不够狠心,没能早些爬到更高的位置,提前揪出那个警局里的卧底。

季涛知道组织的老板患有少精症,因此对唯一的儿子异常疼爱。

那么这个少年就是筹码,他可以威胁可以复仇,甚至可以搞垮整个组织来为唯二的亲人陪葬!

可当季声从医院醒来,眼神懵懵懂懂地看向他,问他是谁,问他自己是谁的时候,季涛看着那双干净的眼睛,像被大哥恳求着去做卧底的那天一样。

他心软了。

……

季声沉沉坠地。

他的手下是季涛的人,在车上喝的水里早溶解了剂量合适的安眠药。

季涛把他绑在房间,明明刀柄已经握在掌心,却没有动手。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如果季声没有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显露出老板的做事风格,他还能欺骗着自己把他当成亲侄子。

可实在太熟悉了。他卧底了十七年啊,季声的神情一出来,几乎在一瞬间就令他毛骨悚然。

所以季涛设计了最初的起火,他告诉自己,如果季声没有回想起来,那就说明是他错了,只是一次巧合而已,他还能说服这孩子是他的家人,毕竟他孤独了太久,只想要一个家。

可季声想起来了。

想起了那次处罚场的大火,想起了季海和周爱萍死去的惨状。

那就怪不得他了。

季涛心想。是现实逼着自己复仇的。

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他看着被紧紧绑在床边的季声,转身离开。

长达数年的复仇计划已经到了尾声,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

季声在黑暗中呻吟着醒来。

他痛苦地拧着眉,努力令自己清醒。

时间已是傍晚,昏睡前发生的事一件件涌上他的脑海,季声瞳孔骤缩,霎时间眼神清明。

季涛并不在房子里。

他能去哪?——去找赤那!

季声三两下就理顺了其中的利害,登时想办法挣脱束缚。

画面一转,略显狼狈的季声冲出房门,先是跑到车库,又再次冲到路边,向着路过的车辆拼命挥手。

“会不会太轻松了?”

底下有记者嘀咕。

即使是主角,也不能开外挂吧,绑那么紧就这样逃出来了?

紧促的音乐中,屏幕数变,镜头连续转场,气喘吁吁的季声定位到了两人,终于赶到了那片稀疏的小树林。

季涛是来询问赤那那些核心机密的。

他表明身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可赤那怎么也不肯把那些线索说出来。

因为季声,因为少爷在临走前对他说“不许告诉任何人”。

赤那的世界已经碎掉了,他需要听从安排,服从命令,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觉到最熟悉的安心,所以他死守着对季声的承诺。

结局并不激烈。

没有痛快的动作戏,甚至没有几方思想与言语上的冲突与交锋。

只是喘着粗气的季声跑过来,隔着很远喊道:

“他想独吞组织的财产!他在骗你!”

季涛背对着季声的脸上露出一丝极微妙的笑意。

他突然冲向赤那,一手向腰间探去!

季声眼尖地看见这一动作,那个刹那他没有思考脱口而出——

“杀了他!”

话音刚落,季声愣在原地。

他发出命令了。

像曾经的老板一样。

可已经晚了。

纷纷扬扬的血柱从赤那的掌心,从季涛的脖颈间喷薄而出。

凶狠的狼干脆利落地执行了主人的命令。

季声怔愣着,看季涛的尸体倒下来。

赤那也怔愣着,因为季涛在鲜血喷涌的前一秒,神情复杂地对他说了一句“对不起”。

像那一天的周爱萍一样。

她说:“妈来晚了,对不起。”

然后微笑着在他手中死去。

变故来得甚至有些荒诞。

“反派”顷刻间死去,稀疏的林间只剩下赤那与季声。

殷红的血液从赤那手上缓缓滴落,他看着季涛,又抬头看向季声,半晌扯出了一个笑容。

这是他最后一个亲人。

现在也死在他手中。

他走过尸体,缓缓来到季声面前。

“少爷,杀了我吧。”

赤那轻声说。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通过自己的意愿去表达某件事。

他被动地接受着残酷的教育,接受着命令,接受着爱和善良,接受着对与错,正义与邪恶的概念。

最后他终于有了一样自己想做的事情。

就是恳请季声杀了他。

季声仍怔忡着,方才脱口而出的指令再次带他回到了那个崩溃的瞬间,季涛身下流淌出的血洼里的每一滴血都在提醒他,他果然是恶魔的儿子,残酷与狠辣刻在基因里。

“不、等等……”

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赤那说了什么,刚想摇头拒绝。

但赤那突然向他袭来,季声作为训练有素的特警,身体的本能先于脑子,几乎第一时间就地翻滚,摸向了季涛掉在一旁的手枪。

一声枪响。

赤那直挺挺地向后倒去,残留着些许狰狞烫疤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解脱的微笑。

他自由了。

而季声被永恒地困进了囚笼。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状态:连载
  • 类型:玄幻奇幻
  • 作者:黄油奶酪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恩客请自重 女人,非诚勿试 我能无限暴兵 诸神莫挨老子 老祖出棺 残魄御天 我在漫威堆方块儿 僵尸之邪恶秋生 无量你个大天尊 重生世子爷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