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七章 《白昼之雨》试镜(三)小说

第四十七章 《白昼之雨》试镜(三)小说

发表时间:2021-09-15 18:49:51 作者:黄油奶酪

她瘫在地上,眼神直直地看着一处。过了将近半分钟,眼珠才动了动,渐渐找回焦点。秦绝一点点撑起身来,拖着一条瘸腿,跪着向某处爬去,小心翼翼地抓起什么东西,抱在怀里。是她之前被扔出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白昼之雨》试镜(三)》精选

她瘫在地上,眼神直直地看着一处。

过了将近半分钟,眼珠才动了动,渐渐找回焦点。

秦绝一点点撑起身来,拖着一条瘸腿,跪着向某处爬去,小心翼翼地抓起什么东西,抱在怀里。

是她之前被扔出去的“书包”。

那个位置,丝毫没有差错。好恐怖的空间记忆力!

秦绝没给汤廷更多时间惊讶,她抱着书包,上半身撑起一半,后背却佝偻着,微微颤抖。

她突兀地扑向地面,单手撑地,剧烈地干呕起来。

那是一种从胃深处涌起的强烈恶心感,她痛苦地呕吐着,痉挛着,神情里的惊恐却没占据太大比例,眼里更多的是迷惑和茫然。

这才是最常见、最符合逻辑的境况。

就像人走在街上被人突然打了一巴掌,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不是还手,不是愤怒,不是害怕,而是迷茫——为什么是我?

我哪里惹到你了?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秦绝一手按在地面,一手死死扣在“书包”上,抽搐着呕吐着,涎液从唇边流下,狼狈不堪。

这就是校园暴力。

这就是最纯粹的恶意。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依仗着无知和傲慢,轻而易举地对无辜的弱者施加伤害。

秦绝瑟缩了一下,眼睛向上看去,从左到右缓慢移动。

这是在看人……

面试官和观众都勾勒出了她眼里的图景。

是原本就在洗手间里的人。

但是她被人暴力欺凌时,却没有任何人来帮她。

取而代之的,是在她倒地呕吐时投来的厌恶眼神,兴许还有指指点点的手。

秦绝的身体缩得更小了。

她低下头去,哆嗦着肩膀,撑着地面站起来时还因被踹瘸了一条腿再次跌倒,光是听声音就令人感受到痛楚。

她用尽全力再次站了起来,维持住平衡,跛着脚一瘸一拐地走远。

接着,秦绝走到了空地中央。她拿出“钥匙”,打开“门”,像一只惊慌的小兽,蹑手蹑脚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放下书包,慢慢蹲在地上,双臂抱紧了自己。

没过一会儿,她保持着这个姿势侧身躺下,一点一点地向里侧蠕动,闭着眼睛,脸色惨白,瑟瑟发抖。

——她蜷缩着躲在了床底下。

场面真实得令人喘不过气。

贺栩右边的面试官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一下,她回想起了那些新闻,遭受了校园暴力的孩子回到家里害怕得躲在床下,家长怎么劝说都不敢出来,不敢去上学。

整个场地的气氛压抑得可怕,唯有摄像设备的声音隐隐作响。

然后就见秦绝睁开眼睛,爬起来,双手又放回了胸前两腋处,低着头慢慢向前走去。

哦,这是转场了。

众人恍然。

没过多久,秦绝又停下了还微跛的脚步,看着地面,拼命发抖,不敢抬头。

她“看”见那双熟悉的鞋了。

观众的心被狠狠地揪起,这个少年,他又要被欺负了吗?

是的。

秦绝向后倒在地上,身体不断因“踢打”而扭动,最后只能蜷缩着双手抱住头。

隔了几秒,她再一次站了起来,低着头慢慢向前走。

天哪,还要再来吗?

面试官里唯一的女性双手捂住了下半张脸。

果不其然,秦绝再一次倒在地上,这一次她的双手被人分开,“拳头”疯狂倾泻在她脸上。

几秒后,她再一次站了起来……

观众里已经有人看不下去了,难受地移开了目光。

他就这样一次次地被欺负,什么时候是个头?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可是……真正的校园暴力就是这样。

被欺负的人永远不知道这种地狱般的日子,究竟何时才会终结。

秦绝倒地。

再倒地。

最后一次,她“校服”的拉链在殴打中滑下,脖颈、衬衫,血迹斑斑。

她呈大字型瘫在地上,眼睛直直地看向天花板的镜头,连眨眼都显得滞涩。

过了一会儿,秦绝再一次站了起来。

这一次,她的神情变了,她没有了困惑,没有了畏惧,甚至连生理上的反胃感都不见了。

她淡漠地拍打起身上的尘土,捡起书包背在了背上。

走到空地边缘转身后,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

这是一个新的转场。

他要做什么?他要找回勇气、开始反抗吗?还是要寻求老师的帮助?

“这一天”的秦绝,双手垂在身侧,看样子没有背书包。

她推开“门”,侧着身一点点挪过去,突然后退了一小步,急急忙忙蹲下,在地上捡着什么东西。

“是在教室。”

汤廷轻声道。

侧着身,是因为教室里的桌椅密集,桌子上又摞着书本,只能侧过身体。蹲下捡来捡去,显然是无意间碰掉了同学的东西,看他的手势,应该在一支支捡笔,把它们放进文具盒里,捧起来递过去,歉意地连连点头。

她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又小心地侧着身走,随着向前的距离,也慢慢从侧身变成了面对着。

有经验的人立刻知道了,这是走到了班级后排。

差生和混混通常都呆在后排,桌子上自然不会放书,也就不必侧身走了。

他果然来找那个欺负他的“人”了。

观众和面试官都集中起精神,等待着秦绝接下来的动作。

出乎意料的是,她脸上仍充满了畏惧和怯懦。他们明显看到她被“吼”了,缩着肩膀后退了两步。

“老师、”秦绝终于说了第一句话,开口就破音了,“老师叫你,去,体育仓库,搬……搬东西。”

她声音哑哑的,不断咽着口水,结结巴巴,音色里有些甜腻。

“娘里娘气”的……这大概就是这个男孩被人无端欺负的原因吧。观众这样想着。

秦绝又后退了一步,显然是面前的“人”站起来了。

她一边的小腿突然一颤,脸上露出吃痛的神色。

“你给老子带路!”

第二个声音极其突兀,却在剧情里无比自然。

二号吃惊抬头,发出这声音的人竟是贺栩。

秦绝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瑟缩着,看着发号施令的“人”,讷讷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去。

她在空地内绕了一圈,时不时向前踉跄,一看就是一路上被“人”不断踢踹。

终于,她停了下来,伸手“开门”,脚步转了九十度,像是迎宾,又像是看门狗一样,乖顺卑微地把着门,等“人”进去。

“他妈的,这么黑!愣着干嘛,快给老子开灯啊!”

这次出声搭戏的是汤廷。

秦绝没有回应,她慢慢地、慢慢地转身,关上了“门”。

有一两秒的寂静。

观众的耳边都能想象出那“人”不耐烦的骂声。

空地之中,镜头之内,秦绝缓缓转向“他”。

她没有刻意绷着脸,既不凶狠,也不愤怒。她只是淡然地、缓慢地抬起了眼皮,看了过去。

那双深棕色的眼睛里汪着一潭死水,正在沸腾。

她动作十分轻柔地拿起“一根东西”,攥在手心,定定地看着前方,一步,两步。

正对面的摄像机完美摄录着她徐徐而前的身影。

三步,四步。

做引导员的两位姑娘遍体生寒,手背在身后死死掐住了衣料。

好可怕。

好可怕好可怕。

他要过来了,他要来了——

嗡!

秦绝朝着摄像头狠狠挥下!

“啊!”台下观众席几人尖叫出声。

她手里明明拿的都是空气,却硬是挥出了“风声”!

摄像师也被惊得一抖,手没能把控得住,摄像的角度有所歪斜。

这一歪斜,就更像是有“人”被一击得中,脑袋歪向了一边。

秦绝单手“拿”着武器,身体已经完全挺直。

她站在那,目光俯视着镜头。

导播将六个屏幕全部切到了这一机位上。

镜头此时就是那“人”的视角,视角里,秦绝不喜不怒地站在那,眼神平静,甚至藏着一丝好奇的探寻,好像刚才下手的人不是她一样。

他又要做什么?

观众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明明这个少年在前不久还是被欺凌的那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他现在能这么可怕?

秦绝用空着的那只手捧起了歪斜的摄像头,就像捧起了那“人”的下巴。

第一视角,代入感极强,汤廷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令人窒息的四秒钟过去,秦绝端详着这“人”的神情,她眼神依旧死死地盯着镜头,病态而苍白的脸上,嘴角缓慢地向两边咧开。

像小孩子获得了新的玩具般,她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每个人都能从她这极其恐怖的笑容里获得一个信息——

“原来伤害别人,这么有趣啊。”

……

秦绝脸上的表情骤然一收。

全场都跟着她的变化而心脏狂跳了一瞬。

只见她不紧不慢地整理好凌乱的衣物,走到空地中央,对着观众席和面试官的方向分别鞠了一躬。

“我的表演结束了,谢谢大家。”她说。

表演!

现场众人猛然惊醒!

对啊,她在表演!

可她表演的是什么,完全不符合——

一部分人脸上的表情彻底凝固住了。

贺老爷子刚才说的是什么?

他说,“表演一下莫森”。

表演一下莫森。

秦绝的这段试演,不在剧本里,不在原著里,但她的确演了莫森!

是哪一个段落都从未写过的,曾经的莫森!

从被害者扭曲为加害者的莫森!

全场哗然!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状态:连载
  • 类型:玄幻奇幻
  • 作者:黄油奶酪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败犬的一夜婚 和美女总裁的荒岛生涯 初恋保存期限 煞天孤 从签到开始当全球大佬 逍遥兵王 魔兽之异界人族重回巅峰 大制药师系统 大唐地主家的傻儿子 夫人肯认错了么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