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囚笼》(三)小说

第九章 《囚笼》(三)小说

发表时间:2021-09-15 18:49:41 作者:黄油奶酪

蒋舒明跟各部门沟通好时,时间刚过下午两点十分。秦绝在一旁也不闲着,她让闺女查一查齐清远的资料,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剧本和岑易讲的要点。与秦绝自身的嗜血感不同的是,赤那即使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九章 《囚笼》(三)》精选

蒋舒明跟各部门沟通好时,时间刚过下午两点十分。

秦绝在一旁也不闲着,她让闺女查一查齐清远的资料,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剧本和岑易讲的要点。

与秦绝自身的嗜血感不同的是,赤那即使在杀人的时候感到些许兴奋,但这兴奋也不是因为杀人本身,更像是一条狗完成了主人的任务,想要得到认可的那种兴奋。

因此,她决定再多找找感觉。

岑易说,表演是把演员内心酝酿的情绪进行输出的过程。

他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女演员在演绎哭戏的时候,可能并不会因为剧本上角色受到了欺负或侮辱而产生共情,而是在心里把自己难过的事拿出来反复咀嚼,去找那个悲伤的情绪。

换而言之,“引”情的关键和“演”情的表现,内里可能是不同的,只是外显相同。

那边蒋舒明已经在喊秦绝过去,她从座位上站起身,突然顿住,转头问邬盎:

“有别针吗?明显一点的。”

邬盎以为她要别衣服,有时戏服和演员的尺码不贴合,妆发或造型师就会用别针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别住衣服边角。

“有有有。”邬盎赶紧递给他。

秦绝接过,打开,把尖锐的那头直接刺穿右耳廓,竟是拿来用作耳骨针样的饰品。

她耳朵上刺穿的那片地方流出一些细小的血珠,蜿蜒出一道细细的血痕。

岑易和邬盎张了张口,都没来得及说什么,秦绝就走过去了。

从接过别针到刺透耳朵,她全程一声没吭。

进了演区,蒋舒明给她指了些地上的新标记,又把群演叫来,给秦绝讲了讲血包隐藏在哪。

这一次是多机位,棚内架起一个摇臂,主拍俯景,地上还有两道滑轨,副导演跟着摄像从右向左拍摄,其余还有两台机器,一台对焦在秦绝脸上,另一台走摇镜,拍出打斗时画面的震动感。

蒋舒明看过秦绝踩着人肩膀跃起横踢,动作相当利落,便打消了用威亚的念头。

在确认秦绝记住了各台摄像镜头内的高低位置后,更是干脆连地上的标记都让小工撕掉了。

前期能避免穿帮的事,就不要留给后期去修。

“小邬新加的设计?还不错。”蒋舒明看见了秦绝耳朵上显眼的别针。

秦绝点头不语。

“好了,各部门准备!”

蒋舒明拿着喇叭喊。

摄影组和Grips(摄影和灯光的兼容工作组),以及其他部门相继回话。

伴随着一声指令,群演轰然上前,正式开拍!

……

赤那站在正中央,脸上没什么表情。

来人六个,前方两人,左右侧方各两人,像狼群的包抄。

可他才是最强的那匹狼。

第一个猎物冲上来时,赤那眨了眨眼,深棕色的眸子里毫无波澜。他的身体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扭动开,提腰转胯,手上挥出一拳,同时腿往另个方向狠狠踢出。

在这两人被击飞的刹那,赤那眼珠一转,野兽般弓起身子,小腿肌肉绷紧发力,向其中一人的方向疾冲!

他明明身材匀称,却愣是冲撞出了雷霆万钧的感觉,被他矮身撞在胸腹的那人嘴里喷出一口鲜血,猩红的血液喷在赤那的半张脸,赤那的人影却闪烁了一瞬,消失不见!

从侧方包抄的第三人只觉眼前银光一闪,几乎下意识以为赤那掏了刀子,立刻向后跳去,银光却不依不饶地直扑他的眼睛。要害被锁定,这人连忙伸手去挡,就听得咔吧一声!

他的下巴和脖颈向截然相反的方向扭去,眼珠凸出舌头外吐,瞬间死透!

赤那松开左手,与肩膀同宽的岔开的双腿微屈,从脚尖到脚底贴向地面,在紧促的死斗里莫名抢出了一秒的动感和仿若慢镜头的相对静止。

他抬起右手,那闪烁着银光的竟是一枚被他夹在拳头指缝里的别针。

在迎接下一记攻击时,赤那先是将那别针随意刺进右耳,悠闲得像是挂了个吊牌,可他身体的另一边却完全见不到这种闲适,狼爪般的手指精准掐住了来人的前脖,在上面抓出五道血印,深可见骨!

随着声凄然惊怒的吼叫,赤那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般猛一偏头,不偏不倚把攻击完好躲开!

他不退不避,将手里的尸体扔出,转身收颔前冲,与来人直接额头相撞,接着长腿上扬,正中这人小腹,将他击飞在半空!

最后一人借此机会,三两步拉近距离,一记拳头在赤那转过头的视野里迅速放大,他却弯膝蹲身,任那沙包大的拳头砸在肩骨,同时右手狠狠向前一掏!

咔啦一响,赤那被砸中的右肩传来骨裂的声音,下一秒,赤那猛然收回右手,身子轻轻一摆!

壮汉被他轻而易举地甩脱,沉重地向地面倒下,激起一片尘土,脸上还残留着最后的惊愕和恐惧。

赤那依旧神情平淡,站在那处,垂落在身旁的右手淅淅沥沥地向下滴血,尖利的指甲上依稀可见脏器血肉的碎片。

他捏爆了他的心脏。

……

秦绝站在演区中央,背影线条微弓,肩背稍驼,充满了野兽警惕的张力。

她半边脸和手都在滴血,鲜红和暗红色构成她整个身体的主色调,唯有右耳一枚别针在汗水和血滴中,反射着淡淡的银光。

“卡!”

蒋舒明狠狠地从主机位镜头前站起,握起拳头在身前用力挥了挥。

“干得好!!”

摄影棚里林林总总几十个人,此时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沉默,蒋舒明的声音在沉默里异常突兀响亮。

秦绝闭眼,昂头,深深嗅了一口空气里的血腥味。

舒服多了。

她重新睁开眼,转头向用力鼓掌的蒋舒明看去。

这个矮胖男人激动的神情真实又赤诚,满是欣喜和赞扬,甚至怀着一丝感激。

她杀了人,又没杀人。

她用最拿手的事,得到了他人的欣赏与尊敬。

这件事是她自己想做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不是像学习和练琴一样,必须要回应谁的期待。

却得到了真诚的肯定。

秦绝咧嘴笑了笑。

“蒋导,这条还行?”

……

邬盎边给秦绝的耳朵消毒边感叹:

“太吓人了太吓人了。”

她隔了一秒又说:“但是好帅。呜呜呜我被圈粉了,真的好帅!”

“……”秦绝好笑地摇摇头,“这么近看着,不怕?”

“怕啥,你是不知道,我们当初学特效妆的时候,一个教室里周围同学全把自己化得血肉模糊。”

邬盎放下棉签,在伤口上裹了个创口贴。

“你对自己下手也太狠了。明白的知道这是耳朵,不明白的还以为你这是商场柜台上专门展示耳钉的软垫呢。”

邬盎想到秦绝耳朵上这一圈刺出来的洞眼就牙根发酸。

在疼了在疼了。

“这样真实,而且省事。”秦绝不疾不徐地回答。

她后来又重复拍了几场,在片场,有些时候“一条过”并不代表着演员演得很好,说不定只是导演觉得你的戏份没那么重要罢了。她那场戏第一次拍还是有些出框的地方,跟蒋舒明商量了之后,又补拍了几条做备用。

顺便一提,因为群演看着实在太惨,他们的工资被心情很好的蒋舒明又涨了一倍。

李大壮现在就在另一头的长板凳上边吃盒饭边傻笑。

他就是那个最后被秦绝反复掏心的倒霉鬼,虽说角色死得相当惨,但比其他群演还多了个特写,感觉倍有面子,乐得不行。

由于拍摄过程中还得不断清理摄影棚,重新安装血包等等,今天这一场拍下来,此时已是晚上七点半,赶在夜场戏的界限上擦边完成。

摄影棚方便保持现场灯光,遮光性向来很好,拳馆给划出来的这片地方是老区,没有空调,棚内好几排明晃晃的灯,晚上也跟白天似的,不仅亮,而且烤得慌。

秦绝还好,几个群演拍到第三条的时候,眼睛重影不说,浑身更是被热得流油,但考虑到导演说这样出汗更真实以及翻倍的工资(主要是后者),还是咬咬牙坚持下去了。

岑易这个咖位的演员,即使是在旁边跟组旁观,也有助理带着小风扇。

秦绝没这个待遇,也不是很在乎,拍摄间隙她要么安抚自己躁动的杀欲,要么听森染讲齐清远的事,也就拒绝了岑易的邀请,没去吹电扇。

倒是张明很机灵,来回折腾给她换了好几次冰水,贴在额头上蛮舒服。

“你还真挺会来事儿的。”

现在拍完了,大家在等蒋舒明检查今天的拍摄成果,要么吃盒饭要么无所事事。秦绝就跟张明聊天。

张明鬼头鬼脑地笑着,说:

“是我爸教的。我爸虽然没念过高中,但他特聪明,听我奶说他小时候可讨人喜欢了。”

秦绝莞尔。

“是。你爸很仗义。”

在末世里那会儿,他那个小队十二个人,也不都是能打的青壮年,但跟秦绝一样,只要是自己想活着的,他都会搭把手。

张明没听出来秦绝言语间的感慨和怀念,只当她在附和,但也很高兴:

“嗯呢!我爸人缘可好了,当时我奶生病,他那个工地的工友叔叔都过来捐过钱,帮过不少忙。”

“后来……后来我妈,嗯,出事了的时候,葬礼也是那些叔叔帮忙张罗的。”

秦绝伸手把那条项链挑出来,张明没躲。

“你爸很爱你妈。”

秦绝掌心捧着项链的吊坠,轻轻说。

“那可不!我爸总说,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娶了我妈,第二幸福的事是生了我。”

张明嘿嘿笑。

“项链真好看,好好留着吧。”秦绝给他放回去,隔着衣服拍了拍,口吻慈爱。

张明脸扭曲了下,有点苦:

“秦哥,你咋跟我爸似的。”

秦绝嗤嗤一笑:“我都五十多了,孩子要是生得早,都能当你爷爷了。”

“哥你也真是够了……”张明扶额。

他这半天下来发现秦绝打人虽狠,却很好相处,也变皮了不少。

秦绝并不接话,转而问道:“你喜欢齐哥?”

“呃,嗯呢。”张明挠挠头,“我感觉跟齐哥特别亲,就跟我亲哥似的。”

他还有点臊得慌,小声问:“是不是太明显了?”

秦绝就笑。

“你亲近他很正常。”她说。

“兴许你爸上辈子帮过他不少忙,对他很好。所以你们互相见了,也觉得亲近。”

她余光看见齐清远走来,手里还拿着盒饭。

蒋舒明早说了收工之后请他们主要演员吃饭,那这盒饭是带给谁的,不言而喻。

“秦哥你还信这个。”张明笑嘻嘻的,又咂着嘴感叹,“你别说,我还真的有这个感觉。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齐清远走到他俩面前,把盒饭递给张明,张明乐滋滋地接了,跟他道谢。

“齐哥,你当年那次片场意外爆炸,是不是很危险啊?”

秦绝给齐清远让了块地方,随口问。

齐清远坐下,想了两秒:“很危险,差点死了。”

“啊?这也太吓人了,你们演员真辛苦。”张明插嘴。

秦绝嘴边弧度微敛,却始终噙着一抹淡淡的欣慰的笑意。

“但齐哥你还是活着回来了。”

她轻声说。

齐清远有些用力地点了下头,说:

“很幸运。”

又说:“能活着,就很好。”

“没错,我爸也常说,就算生活特难受特痛苦,但能活着就很好!”张明又忍不住插话。

齐清远揉了一把他的头,木讷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

秦绝看着他们俩,还未卸妆的凌厉眉眼柔和下来。

齐清远爆炸之后整了容,整容之前,他就是那张秦绝熟悉的脸。

老张队里,那个活下来的小年轻的脸。

她带着所有人的信任和希望吞噬了系统,释放了被囚禁的灵魂。

现在她看见了其中一个从末世回来,活下来的人。

和另一个灵魂虽散,却在现世里仍留有传承的人的后代。

“阿爸,你是真正的末世领袖,你是救世主。”

森染的声音在秦绝脑内响起,轻轻的,仿佛带着柔软的甜香。

“我不是。”

秦绝嘴唇微动,嘴角弧度仍淡淡上扬。

“我很功利,帮人救人只是想实现自己的价值,从他人的感激与肯定里自我满足。”

岑易在不远处招手叫她,秦绝起身,走出几步又停下,回头看了一眼。

齐清远和张明坐在那,张明扒拉着盒饭往嘴里送,还想给齐清远分一些。齐清远摆手拒绝,静静看着他吃。

秦绝呼出一口气,杀戮欲带来的烦躁与灼烧感缓慢退却。

她突然有些明白重生而归的意义——

亲眼见证自己的付出没有白费,目标的实现虽有缺憾,却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被弥补至完美。

秦绝的心情突然变得非常平静,她笑了笑,转身向前走去。

这里没有变异的丧尸,没有破碎的秩序,没有艰苦的环境,没有血肉横飞的战场。

她重生而归,此间盛世太平。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状态:连载
  • 类型:玄幻奇幻
  • 作者:黄油奶酪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剑神他师傅 联盟之梦回s3 霉女的爱情路 换妻 福神大人没忍住 曹魏天子 天才恶魔 帝逆洪荒 请叫我坑神大人 寻找宇宙中的星灵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