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获奖小说

第九章 获奖小说

发表时间:2021-06-12 02:59:27 作者:淡墨青衫.QD

  朱慈烺说完之后,顿首无言,而整个大殿之中,除了崇祯来回踱步的声响外,就是一点声息也无。  崇祯的性子,内廷众人,绝不可过问朝政!  崇祯十一年时,有内监公然关说外朝事情,崇祯

>>>《回到明朝当太子》章节目录<<<


《第九章 获奖》精选

  朱慈烺说完之后,顿首无言,而整个大殿之中,除了崇祯来回踱步的声响外,就是一点声息也无。

  崇祯的性子,内廷众人,绝不可过问朝政!

  崇祯十一年时,有内监公然关说外朝事情,崇祯大怒,在乾清门问清之后,亲手持永乐年间留下来御用龙泉,一剑诛之。

  有此一事,内监固然是老实万分,整个内廷之中,也再也没有人敢过问关说外事。

  便是当年田贵妃,备受宠爱,也绝不敢在外廷之事上多嘴饶舌。

  因为皇帝又忌刻,也多疑,稍微不慎就被怀疑,一旦被疑,就很难有好下场了。

  所以此时周后眼泪汪汪,唯恐崇祯暴怒下重罚爱儿,但就是一个字也不敢说出口来。

  “你的这些话……”半响过后,崇祯才又开口。思谋这么久,他似乎想的极深,极远,此时开口,竟是连嗓音也嘶哑了,看着朱慈烺,他呐呐道:“若是早些和朕说,朕没准能听你一两句……然而现在大军已动,耗费了国家多少银两,还有粮食,布匹、草料,光是支应大军的民夫就得十万人以上。军中所用的铠甲兵器,箭矢、铁、牛筋、生漆,哪一样不是朕和内阁诸臣并工、兵、户诸部辛苦搜罗而来?这贼不去打他,他便四处流窜,攻陷州府,荼毒生民,他们破得一个府,便只知道开仓放赈邀买人心,只放不收,不事生产,却不知这么一弄,地方官府几年都缓不过气来!朕,也实在是难哪……”

  崇祯缓缓而言,声音中也是充满疲惫,在场的人,却全是呆了。

  几时听过皇帝用这种口吻说话来着?

  “原来父皇苦衷若此,儿臣知道了。”朱慈烺心中却满是失望,说来说去,还是改变不了原本的历史轨迹么?不过崇祯倒也并不完全是推托,战争之害,大约是自己这种现代人和处于深宫中的皇太子无法想象的。而大军一动,一切物资供应上去,以现今大明的国力,恐怕也很难下定决心撤回。

  但十万王师,就这么轻易浪掷了?

  崇祯此人,似乎就陷进一个怪圈。越想早点解决麻烦,回复国力,就越是把有限的资源,轻易浪掷。

  松山之战是如此,朱仙镇是如此,现在的大战,又是如此。

  悲剧的国力和现实造就了悲剧的性格,不知道是崇祯屈就现实而成了现在急燥操切的性子,还是他的这个性子,使得国事越发崩坏?

  “儿臣想请父皇下诏,如果孙传庭尚未与贼决战,不妨后保粮道,徐徐进击,不可轻兵浪战。”

  “这个可以,今日你这么一说,朕亦觉得粮道不大保险。”

  崇祯略作沉吟,已经颔首答应。他毕竟是秉国十余年的君主,孙传庭的粮道长达千里,又无重兵保护,着实危险。

  没有人提也罢了,朱慈烺适才一说,崇祯也是觉得粮道有些孤悬,确是危险。

  此时的父子二人,已经象是正经的君臣奏对,崇祯也象是与大臣商讨国事,正襟危坐,神情也是郑重起来。

  “吾儿确实有长进了……”

  说完此事,崇祯已经走到了跪在地上的朱慈烺面前,伸出手来,在朱慈烺的头顶脖间轻轻摩挲着,眼神之中,适才眼神中的那些阴冷与怀疑已经消失不见。

  朱慈烺的这些见解如此高明精到……崇祯可以断定,东宫那些讲官是说不出来的。

  便是朝中大臣,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用之才,便是被斩首的陈新甲,现在回想起来也是难得的干才了。

  所以毫无疑问,眼前的这个将成年未成年的长子,确实是已经有了质的蜕变!

  “回奏父皇,”朱慈烺现在身心俱疲,只想离开,不过他性格坚毅,以前习武,练的肠子都粘在一起了也没叫过一声苦,现在虽然身处逆境,但总得死中求活,多布几子,越多越好。因向崇祯奏道:“儿臣今天去内操阅看,见京营武官还有几个可堪造就的,想选取教习,伴儿臣习武。”

  “可以,朕知道了,需着什么,可以叫吴祥奏朕知道。”

  吴祥是乾清宫的掌事太监,论说起来比王德化和王承恩还要和崇祯关系近些,有这么一句吩咐,自是崇祯十分赞赏朱慈烺今晚的表现,方会有如此吩咐。

  “儿臣谢过父皇!”朱慈烺也是十分的欢喜,跪下谢恩。

  “日后你要多关心政务和军务,大明天下,迟早也是你的。”崇祯心情极好,向着朱慈烺道:“但愿吾能治平天下,不使得你将来真的有用武之地。”

  “是,父皇定能使天下治平。”

  “好了,退下吧。”崇祯又深深的看了朱慈烺一眼,这才转过身去,向着周后等人笑道:“一场家宴,却是如此情形,朕也深感意外。”

  “这是皇上厚德,哥儿也知道为圣君分忧了。”

  周后不便说什么,反是袁妃上前,笑着褒奖挪扬,显见这一后一妃,关系尚算不坏。

  “唔,唔。”

  袁妃的话十分重听,崇祯坐在御案之后也是笑容满面,频频点头。

  这样的情形在内廷中也是很少见了,适才崇祯大发雷霆也是将众人吓的不轻,此时气氛和缓,长平与昭仁两个公主便先笑闹起来,几个皇子也是到朱慈烺身后,他们都是十二三岁,适才朱慈烺在崇祯面前丝毫不惧,侃侃而言,定永二王吓的脸都白了,现在无事,众皇子还留有少年心性,此时都是向朱慈烺攀话,极尽仰慕之情。

  闹到二鼓时分,崇祯还要批折,所以众人才都辞出。

  出得乾清宫正殿殿门,周后便是拉住朱慈烺,四手相执,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会儿。

  “真没想到,我生的孩儿,居然有如此大的出息。”

  “娘娘!”

  朱慈烺已经快十五,实在不适合做这种亲呢的动作了。

  “好好,这一回就放了你。”周后松开他手,却又好生端详了一会儿,这才忍俊不禁地一笑,只道:“小小人儿,真的看不出来,一下子就变的这般老成。”

  “娘娘,国事气运不好,当儿子的不能耽于燕乐了。”

  “唉,外事我们女人家也不懂。不过,你今日表现,你父皇也是赞许的。以后,更要上心,遇事也能帮你父皇分担一二……记得没?”

  “是,儿臣记得。”

  这么殷殷嘱托,半响过后,周后才在众宫人的簇拥下转过乾清宫的东墙,向着坤宁宫的方向去了。

  袁妃也含笑说了几句,今日朱慈烺颇承她的情,自也是礼数周全的应答,送了袁妃走后,诸皇子辞别,回皇子所居的南三所,昭仁公主就住昭仁殿,自也有大群的保姆宫人伺候,时间这么晚,小姑娘已经睡眼惺松,被人抱着离去。

  长平公主居处在寿宁宫,一大家人适才还全在一殿,这么一别,连昭仁那个小孩儿也自有一番天地格局,想来也真是好笑的很。

  步辇已经在下头等着,深秋的北京夜间寒气逼人,他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去,只见乾清宫明间里还是灯烛通明,显然,崇祯已经开始办公了。

  一想起适才那些亲人不久将来的结局,他的面色便是难看的很了。

  崇祯不必说了,上吊煤山,国君死社稷,还算是死得其所。

  周皇后和天启帝的张皇后,再加上袁妃,都是自缢而死。

  周后临死前抱怨崇祯二十年不听她一语,以至于全家落到这种地步,到了那时,崇祯也只能沉默不语了。因为在事急时,南北道路交通还畅通,周后便劝崇祯早日南迁,以做将来之计。但刚一开口,就被满脑子祖制,认为后妃绝不能干政的崇祯给堵了回去。

  等到一家大小都被一锅烩的时候,却是后悔也晚了。

  原本的太子朱慈烺、永王、定王等皇子先是在宫门前跪迎李自成,亡国后凄惨落魄就不必说了,其中滋味,恐怕只有这些皇子自己知道。

  但李自成好歹有一点大气和胸襟,并没有为难这三个孩子,封太子为宋王,带在身边。

  不过后来李自成败于建奴之手,太子并永定二王,也是落在了清军之手。

  清朝统治者可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假称太子和永定二王全是假的,俱都斩首了事。皇五子朱慈焕是最惨的一个,在战乱中侥幸逃脱,后来民间屡次以朱三太子造反,就是用他的名义。

  其实朱慈焕一直隐姓埋名,教书为生,何曾有过造反的念头?

  这么一直躲到康熙四十七年,朱慈焕已经是七十五岁的老翁,有子女六人并一个孙子,还有一妻一妾,一家老小甚是和乐。

  但不幸行踪暴露,康熙以“虽无造反之实,但未必没有造反之心”的理由,将朱慈焕凌迟处死,妻妾上吊死,六个子女和一个孙儿,全部被斩首。

  已经是康熙四十七年了,建奴仍然放不过一个衰颓老朽无用的教书先生,其狭隘刻忌狠毒,简直不似人类。

  就这么一个皇帝,还有人高唱“再活五百年”的赞歌给他,真不知道从何说起!

  至于长平公主,亦是在亡国之时,上演了一出世人皆知的悲剧。

  当崇祯挥剑砍落她一只胳膊,惨喝道:“你为什么生在帝王家!”的时候,不知道这个十五岁的少女,心中与肩头的创痛,哪一种更痛一些?

  不幸生在帝王家啊……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回到明朝当太子

回到明朝当太子

  • 状态:完结
  • 类型:历史军事
  • 作者:淡墨青衫.QD

明末清初题材,称霸朝堂权术种地发展中灭建奴!  主角朱慈烺灵魂再次穿越大明深宫,成了崇祯十三年秋的皇太子,当是时,李自成围城即将,多尔衮蠢蠢欲动,他要如何逃出生于天,并力挽狂澜? 回元朝当太子这会子北京的天气,到了九月底就很冷了。。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九洲天师令 全人类穿越玩游戏 凰临天下:至尊魔神 我的戒指太逆天 大唐地主家的傻儿子 遮天之逆战上苍 神洲:鬼谷传人 异世争雄之乱世崛起 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 富豪从西班牙开始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