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此事古难全小说

第一百五十九章 此事古难全小说

发表时间:2021-06-11 02:58:33 作者:樟木清

本网提供更多了樟木清创作的历史军事《蔷薇引》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百五十九章 此事古难全在线阅读。“谢谢你。没有从我身边带走靖儿。”李夫人诚心地向我道谢。。

>>>《蔷薇引》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此事古难全》精选

令我意外的是,李夫人竟带了靖儿来益坚馆找我。

“谢谢你。没有从我身边带走靖儿。”李夫人诚心地向我道谢。

想起她这些年养育靖儿的不易,我的心底一软,亦柔声道:“我也要谢谢你,替我把靖儿照顾这么好。如果没有你,我真不敢想他现在会怎样。谢谢你,这份恩情,我会永远记着。”

靖儿正和益坚馆的孩子在玩盲人摸象的游戏,我见他玩得开心,不禁漾出一抹温柔的笑,“看到靖儿这么开心,我也放心了。”

李夫人一眼望去也是微微一笑,她向我保证道:“他还不知道你是他的亲生母亲,我想,等他再大一些,能够接受之后,我会告诉他一切的。”

“现在我已经不想这些了,我只要——”我凝眸紧紧注视着不远处的靖儿,轻轻道,“他能开心就好。”

靖儿的眼睛被布条蒙住,他在孩子群中走着,张手四处摸着,摸到一个人就紧紧地抓住,大笑道:“我抓到了!”

出尘本来好好的一个人呆着,挥动她的红拂,突然被人抓住,立刻吓了一跳,惊叫起来,“你干什么!”

靖儿拉下布条,发现抓的是一个小女孩,顿感尴尬,忙道:“对不住,我……”

出尘却不等他解释,便一手拍掉他的手掌,又伸手一推,将他狠狠推倒在地。

“啊。”靖儿吃痛,皱眉抱怨道,“你怎么那么凶啊!”

出尘的小脸上尽是得意的笑,“活该,谁叫你欺负我!”

我和李夫人见此,连忙跑过去将靖儿扶起来,李夫人替靖儿拍掉身上的草丝,急切道:“靖儿,你疼不疼?”

靖儿摇摇头。我看着一旁若无其事正在挥舞红拂的出尘,忙把她叫过来,“出尘,你快过来。”

出尘见我面色不好,便低头走了过来,我一脸严正道:“你怎么能把人推倒呢,万一把人弄伤怎么办,快向他道歉。”

出尘一脸不情愿,执拗道:“师父,是他先欺负我的,我不要向他道歉。”

“他是抓错了人,并不是有意的,可你却是故意去推他的。你说,这是不是你的错?”

出尘自知理亏,便低头不再说话。

这是靖儿开口了,“姨母,算了,是我不对在先,她没有错。”大约是见我替他说话,靖儿竟然不排斥我了,对我的态度变得温和了起来。

我尚在惊喜之中,出尘却突然服软道歉了,对靖儿道:“对不起。”

小孩子的一场矛盾就此化解,我和李夫人顿时相视一笑。

一阵风起,出尘手里的红拂飘飘欲飞,她玩心大起,便持着红拂在风中跳起来。一时间,红拂飞扬,加上她纯真灿烂的笑颜,竟有几分飘然若仙的味道。

靖儿睁大了眼睛,对她手里的红拂十分好奇,完全忘了方才的不快,跑过去看,“你方才拿着这个跳得真好看。这是什么,能给我看看么?”

出尘微微扬眉,有几分得意道:“这是红拂,连这个你都不知道,真是笨。”

见靖儿盯着她手中的红拂,出尘忙把红拂收好,道:“这可是我娘给我的,可不能给你。”

靖儿求道:“就给我看一会儿嘛。”

“一会也不行。”

出尘坚决不给,靖儿求了半天也不行,他颇有些丧气,不一会儿,就找其他孩子玩去了。

我盯着靖儿的身影,不知不觉出神了,出尘一直在扯我的袖子,直到我回神过来看她,她皱着弯弯的眉毛不满道:“师父,你为何一直看他不看我呀?”

我微低下头,道:“师父每天都和出尘在一起,难道还看不够么。”

出尘生气地盯着远处的靖儿,“我不喜欢他。他一来,师父就不管我了。师父,他到底是你什么人啊?”

我的眉心一凝,意味深长道:“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疯玩一通后,李夫人带着靖儿来向我告别,“我们先回去了,不然他爹要担心了。”

“告辞了,姨母。”靖儿笑着向我告别,眼睛里仿佛有碎碎星光。

看着靖儿挽着李夫人的手,谈笑着离开,我的心又酸又涩,感慨万千。

我还记得靖儿刚出生那会儿,总是半夜哭着把我吵醒,哭得我头疼,可一旦哄得他笑了,看着他乐呵呵的发笑,心里便有说不出的满足,觉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有时听着他咿咿呀呀的,嘴里吐着泡泡,什么都不做,只是光看着他,就觉得很美好。

这些,我都还记得,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这世间,总有些事情是无法圆满的。有些事情,你不愿意发生,却不得不接受;有些人,明明不能失去,却又不得不放手。

——

春草萋萋,山中多石子,草木多而杂乱,山路十分不好走。出尘跟着我一路走着,拨开路边倾斜而出的草叶,问道:“师父,我们赶了那么多天的路,来到这里,到底是去祭拜谁呀?”

我的脚步一滞,声音低落如雪,“是我一个很要好的妹妹。”

今日是阿袖的祭日,我特地从长安赶过去祭拜她的。

走了许久,总算要到了。

阿袖的坟前长了很多的草,我拿着小铲子清理了一番后,摆上了食物,插上香烛,一时间,白烟袅袅,烛火晃动。

我望着阿袖的墓碑,伤感道:“阿袖,姐姐来看你了。你还好么?”

“这一辈,你得到的太少,过得太苦了。姐姐祈祷你下辈子,可以得到很多很多的爱,开开心心一辈子,再也不用受苦了。”

正说着,出尘突然出声道:“师父,有人来了。”

我转头一看,远处隐隐走来两个人,一个女子牵着一个小男孩。女子的穿着素净,与我同是白衣素袖,她的身旁的小男孩,小小的身影,个子还未及腰。

这熟悉的身影,难道是……郑书瑶?

那女子渐渐地走近,熟悉的脸庞,证实了我的猜想。

“阿青妹妹?”一看到我,郑书瑶的脸上布满了惊讶。

故人久别重逢,自是不胜欢喜,郑书瑶向我道明了当年她离开的原委。

当年长恭说她父母病重,让她回娘家看看,其实是把她骗去罗浮山避难。后来,她得知长恭的死讯,痛不欲生,本想一死了之追随长恭而去,可她当时已怀有身孕,只能选择活着,把孩子生下来,尽一个母亲的责任,抚养孩子长大。

“谢谢你来祭拜阿袖。”

我望着那个六岁大的孩子,面色皎洁如月,眼神清澈,透过他的身影我仿佛看到了长恭清雅如仙的身姿,道:“这就是长恭的孩子?他叫什么名字?”

“士廉。”

郑书瑶把孩子拉过来,道:“士廉,来,见过姨娘和妹妹。”

士廉初见生人,有些怯怯的,小声道:“姨娘,妹妹。”

出尘却不大喜欢他,反驳道:“什么妹妹啊,说不定我比你大呢。”

士廉微微沉思,然后问她,“我今年六岁,你呢?”

出尘一听便知自己年纪较小,便闷声回道:“我五岁。”

士廉轻松一笑,“那还是妹妹啊。”

见出尘闷闷的不大开心,士廉手里拿着一只用青草编做的蜻蜓,送到出尘的跟前,“初次见面,我也没有带什么礼物。这个是我方才编的,送给你。”

草编的蜻蜓玲珑小巧,青翠可人。

出尘一看,立刻接过来,惊叹道:“哇,草蜻蜓,好漂亮啊,谢谢你。”

因为这只草蜻蜓,出尘对士廉一下子改变了态度,甚至主动道出自己的名字,“我叫出尘,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士廉见她开心,便也笑着回道:“我叫士廉。”

出尘的眼神灵动,笑容明媚,她向士廉求教,“士廉哥哥,你编的蜻蜓真好看,可以教教我么?”

“好啊。”士廉很爽快地答应了。

两个孩子在开开心心地编蜻蜓,我对着郑书瑶,想起长恭临死前的话,心情却沉重了起来。

我郑重其事道:“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长恭有没有跟你说,但我今日一定要与你说清楚。其实,我和长恭之间,是有名无实的婚姻,什么都没发生。他只把我当作亲人,他心里真正爱的,只有你一个。”

突然道出多年的秘密,郑书瑶尚在惊愕之中,我又道:“他临死前,要我带给你一句话。他说,他从没后悔过娶了你。”

郑书瑶听完,身子一软,直接倒在阿袖的墓碑前,泪如雨下,失声痛哭。

有些爱,如果不说出口,就永远不会知道。

如果当初早点说出来,是不是就不会后悔?就算结局是悲惨的,可至少,能够少一些遗憾。

子忧的墓地就在附近,看完阿袖后,我又带了出尘去子忧的坟前祭拜他。

子忧的坟上也长了不少的杂草,我抓住一把一把的青草,快而有力地拔掉。

想起一事,手中的活停了下来,我向子忧轻诉,“子忧,我找到我们的孩子了,可我没有和他相认,因为我不想破坏他现在的生活。你能理解我的,对么?”

我的眼中渐渐含泪,低语道:“只要孩子好好的,认不认的,都不重要了。”

“如果你还在的话,那该多好,我真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说罢,一行清泪倏地落下来。

如果你还在,如今,就该是一家三口,团团圆圆,和乐融融了。

我若无其事地抹掉脸上的泪水,积攒力气,继续拔草。

子忧的墓地,我一定清理得干干净净的。不能在他面前掉眼泪,不然,他就会不开心了。

——

拜祭完阿袖和子忧后,我向郑书瑶母子告别,启程回长安。

山脚下,我们在马车前作别,郑书瑶沉重地叹息,“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师兄一生行侠仗义,却这般苦命。当年他跟我说,会带你来见我,结果一别之后,竟是此生永隔。”

我仰望长天,发出深重的感叹,“这世间的生与死,我们能够延长或延迟,却无法掌控它。子忧掌控不了他的生死,可我知道,他是为了信仰而死的,死而无悔。”

郑书瑶发出长长的喟叹,“师兄总是这样,为了义字奋不顾身。只是,我总以为,他这么好的人会有一个好的结果,不至于如我这般一辈子永失所爱。他那么爱你,却也无法和你厮守终生,白头到老。命运真是残酷,总是喜欢把我们分离。”

世事无常,又有谁能完完全全地掌握自己的命运呢。

“保重。”

“保重。”

我们俩互相道别,出尘和士廉两个孩子也是依依不舍的,出尘十分珍惜地拿着士廉送给她的草蜻蜓,殷切道:“士廉哥哥,我就住在长安城的益坚馆,你往后有空一定要来看我。”

分别在即,士廉也十分难过,答应道:“嗯,我以后一定去长安找你,你要等着我。”

两个孩子挥手作别,踏上了马车,分别走上不同的路程。

注释:

①标题出自北宋苏轼的《水调歌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蔷薇引

蔷薇引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历史军事
  • 作者:樟木清

有的人会造成伤害自己所爱的人,有的人会爱上了自己所造成伤害的人,除了一种人会爱上了造成伤害自己的人。有人问萧青蔷,“你会不喜欢一个辱你骂你打你被强迫你的男人么?”“会,否则我脑子有病。”“可书上是这么写的,么现在的的姑娘都有病?”“没办法说,现在的的姑娘对男人的要求都太低了。”“的话把你书上的男主改成一个样貌一般没钱又没权的男人,你看她会会爱他?”“原来是只要你生的很好看,有钱的人又无权,一切都是也可以被宽恕的啊!”简单的来说,这是一群男女想要炮灰男主反被男主炮灰的故事。一把锋利的长剑紧紧贴着宇文邕的脖子。。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教父的荣耀 隐藏版娇妻 潜行1933 日月风华 无敌系统之请你砍死我 古代农村奋斗记 我的小人国 从济公开始修仙 以汉为名 陋俗之婚闹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