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放手即醒然小说

第一百五十八章 放手即醒然小说

发表时间:2021-06-11 02:58:33 作者:樟木清

本网提供更多了樟木清创作的历史军事《蔷薇引》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百五十八章 放手即醒然微信在线深度阅读。杨坚看着被抬出去的死尸,轻笑着抱怨,“没想到,多年不见,一见面你就给我送来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蔷薇引》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放手即醒然》精选

门前的尸体被官吏们用担架一个个抬了出去。

杨坚看着被抬出去的死尸,轻笑着抱怨,“没想到,多年不见,一见面你就给我送来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我忆起方才那些小官吏对他毕恭毕敬,称他为大司马的模样,也回笑道:“你如今可是大司马了,位高权重,这点小麻烦还能难得倒你。”

杨坚笑而不语,我感慨道:“想当年,你还只是一个小宫伯,如今已经成了大司马了,还是柱国将军。杨坚,你将来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

杨坚毫不自谦道:“我也觉得如此。”

“伽罗常说,这世上知她、懂她、能与她比肩的女子就只有你一个了。有空,你常来府上看看她吧。”杨坚临走时笑着提起独孤伽罗。

我含笑应道:“一定。”

清扫好自家门口后,我去了永康县公府。

“靖儿最喜欢他父亲抱着他去骑马了。他常说,以后长大后要做一个战无不胜的大将军。他今年才识字不到一年,师父夸他很聪明,他的两个哥哥像他这般大时都没他聪明,我和他父亲还跟他说好了,一个月内如果他能把《三字经》全背下来,就带他去骑马。”

这次来永康县公府,李夫人像是想通了,同意我把靖儿带走,跟我细细说起了靖儿成长的点点滴滴。

“靖儿最喜欢吃片皮乳猪了,他不喜欢吃鱼,因为他嫌挑鱼刺麻烦;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几乎谁都不理,只有他父亲他才愿意听一听;他喜欢听侠客故事,尤其崇拜一剑仙,每天晚上都要抱着我,让我给他讲江湖侠客的故事,不然他就睡不着……”李夫人说着说着,便几乎忍不住要落泪。

她把靖儿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仔仔细细与我说了个遍,靖儿的生活习惯、喜好,她都了如指掌,可见她是真的十分疼爱靖儿。母爱之心,没有半点掺假,难怪靖儿那么依恋她。

靖儿被带了过来,他一来就直往李夫人的怀里扑去,撒娇道:“娘亲。”

我看着他们,心里一阵空落落的。

靖儿一脸骄傲道:“娘亲,我已经快到把《三字经》背完了,你和爹爹一定要带我去骑马哦。”

李夫人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没有回答。

小孩的心思敏感,察觉到不对,靖儿问道:“娘亲,你怎么了,你不开心啊。”

“没有,娘亲很开心。”

靖儿看着李夫人红红的眼睛,显然不信,他的目光一转,这才注意到我,一张小脸皱了起来,“是不是她惹娘亲不开心了。”

李夫人红着眼笑道:“没有,不关她的事。”

靖儿还是不信,大大的眼睛瞪着我,“一定是她,我去帮你打她。”

此情此景,我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我仰头,极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李夫人一把拉住靖儿,轻斥道:“靖儿,别胡闹!她——也是你娘亲,快叫她娘亲。”

靖儿抿着小嘴道:“我不要。”

李夫人板起了脸孔,严肃道:“快过去叫她娘亲,不然娘亲以后都不喜欢你了。”

李夫人拉着靖儿来到我面前,道:“靖儿,快叫娘亲。”

靖儿不情不愿地低叫了一声,“娘亲。”

这一声“娘亲”叫下来,我感动得眼泪直流,内心像沾了蜜糖般,“靖儿。”

李夫人把靖儿柔软的小手放到了我手里,含泪道:“我把靖儿还给你,你要好好照顾他。”

我点头,一下子抱起靖儿,“靖儿,跟娘亲走吧。”

我抱着靖儿就走,靖儿恍然醒悟,“我不走,我不要跟你走!”

他转头向后喊道:“娘亲,娘亲,我不要跟她走,你快来救我!”

李夫人不忍心看他,只是背过身默默哭泣。

“娘亲!”

靖儿开始激烈地挣扎,他的小手在我身上乱捶,“我不要跟你走,你快放开我!”

我任他如何捶打也不放手,坚决地往前走。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放开,已经错过了五年,我不会再让我的孩子离开我了。

靖儿见反抗不过我,开始呜呜地哭了起来,“我不要走,我要娘亲,我要爹爹。爹爹,娘亲,哥哥,你们快来救我,我不要走。”

“呜呜,爹爹,娘亲,大哥,二哥,弟弟……呜呜……”

哭声越发凄厉,每一声,都仿佛扎在我的心里,一阵阵的疼。他哭得难受,我更难受。我实在不忍见他如此伤心,在即将踏出府门的那一刻,靖儿哭着向后大喊,“娘亲!”

我看到身后哭着跟上来的李夫人,手不禁一松,靖儿立刻从我身上跳下来,迈着小腿直向李夫人奔去。

李夫人一把抱住他,靖儿紧紧地抱着李夫人大哭,“娘亲!”

靖儿委屈地哭道:“是不是靖儿做错什么了,娘亲不要我了。靖儿以后一定学乖,再也不顽皮了,娘亲不要让我走。”

李夫人紧紧抱着靖儿,像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娘亲怎会不要靖儿呢,娘亲最喜欢靖儿了。”

看着他们大人小孩抱着哭在一起,此情此景,可怜却不可悲,因为无论如何,他们的心都是紧紧连在一起的,不曾离开,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他们分离。只有我才是最可悲的,孩子就在眼前,可我们母子的心,却离得那么远,那么远,从未靠近。

我捂着发痛的心口哭泣,他们母子紧紧相拥在一起,没有人看到我的哭泣,没有人会在意我的痛苦。

我哭着转头,任眼泪直流,一步一步,走出了府门。

——

夕阳向晚,我坐在草地山坡上,看着如血的残阳将一带山脉照得发红,仿佛被血水洗过一般。远处寒山有数只白鸟飞过,洁如霜雪。

寒山一带,残红照雪。

我看着成群的白鸟飞入林中,心中更感孤寂。

“听说你没有把孩子带回来。”宇文邕从背后走来,坐到了我身边。

我对他的突然出现毫不在意,只一心沉浸在自己的苦恼中。

宇文邕道:“要不我下令让李氏夫妇把孩子给你带过来吧,他们不敢不听我的。”

“不用。”我低低地拒绝。

宇文邕问:“你到底在怕什么,靖儿是你的孩子,他应该和你在一起。你为什么不敢把他带回来,难道你真的要把自己的孩子拱手让人么?”

“是,我怕,我怕靖儿不开心,我怕靖儿不快乐。今天我去接他走的时候,他一直在我的怀里哭着喊娘亲,可怜极了。在他心里,李夫人才是他的娘亲,我根本什么都不是。如果我就这样带走他,强行把他和李夫人分开,这会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我怎么能去伤害我的孩子?”泪水突然落下,我快速地抹掉,继续道,“李夫人含辛茹苦养了靖儿五年,虽然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可李夫人对靖儿的爱绝对不亚于我,他们之间的母子情分不比任何人少。如果我就这样带走靖儿,对李夫人也不公平。”

宇文邕皱眉道:“那这对你又公平么?你找了孩子多少年,为他吃了多少苦,掉了多少泪,他知道么?”

我含着泪,却还是笑道:“我无所谓,只要靖儿开心就好。”

“陈顼如今正在派人杀我,如果我把靖儿接回来,恐怕靖儿会有生命危险。我给不了他一个安定的生活,我甚至给不了他一个完整的家。他住在李府,他还有爹爹,有娘亲,有哥哥,有弟弟,有一个完整的家,过得很开心。而我,我什么都给不了他,何必要拉他回来跟我一起受苦呢。”说到最后,我的心中充满了苦涩。

“我也听杨坚说了,你如今一个人住,我不大放心。”宇文邕凝视着我,突然十分认真道,“你跟着我吧,让我来照顾你。”

我楞了一下,望着他的眼睛,我轻而有力地拒绝,“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照顾好自己。”

宇文邕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失落,旋即恢复如常,云淡风轻地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你还是一点没变,用情至深,对爱的人痴情不改,对不爱的人绝情到底。”

我没有反驳。

宇文邕站起来,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宫了。”

我站起来,看着宇文邕的身影在夕阳晚风之中慢慢地消失,我忍不住叫住他,“谢谢你!”

宇文邕回头,冲我淡然一笑。他的笑容明亮如星,有说不出的轻松,仿佛放下了心里很重要的东西。

夕阳渐落,白鸟归林。宇文邕在暗红的天色中慢慢地走着,心中感慨万千。

时间,真的可以消磨掉很多东西,比如恨,还有爱。

从前,虽然他对萧青蔷的喜欢一直表现得克制而内敛,可他每一次见到她时,他总是激动不已、心潮澎湃的,平静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是炽烈的爱意。

可经历了那么多事,当他们再一次重逢时,那种心潮澎湃的感觉却消失了。也许是长久的得不到回应的爱,让他累了、倦了,所以他选择让时间慢慢遗忘对她的这种爱。

今日萧青蔷的拒绝,让他再一次确信,他早已放下了。

被拒绝后,他只是一瞬间的失落,随即是释然和轻松,没有半点伤心,多年的困扰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如萧青蔷那样,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爱着一个人的,这世间的爱,坚持一条路走到底的人太少,更多的人,往往会在半路上改道而行,另寻他路。

他和萧青蔷之间的羁绊,也到此为止了。

注释:

①标题出自朱翌《轿中坐睡》“放手即醒然”

蔷薇引

蔷薇引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历史军事
  • 作者:樟木清

有的人会造成伤害自己所爱的人,有的人会爱上了自己所造成伤害的人,除了一种人会爱上了造成伤害自己的人。有人问萧青蔷,“你会不喜欢一个辱你骂你打你被强迫你的男人么?”“会,否则我脑子有病。”“可书上是这么写的,么现在的的姑娘都有病?”“没办法说,现在的的姑娘对男人的要求都太低了。”“的话把你书上的男主改成一个样貌一般没钱又没权的男人,你看她会会爱他?”“原来是只要你生的很好看,有钱的人又无权,一切都是也可以被宽恕的啊!”简单的来说,这是一群男女想要炮灰男主反被男主炮灰的故事。一把锋利的长剑紧紧贴着宇文邕的脖子。。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教父的荣耀 隐藏版娇妻 潜行1933 日月风华 无敌系统之请你砍死我 古代农村奋斗记 我的小人国 从济公开始修仙 以汉为名 陋俗之婚闹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