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小说

第八章小说

发表时间:2021-05-02 23:59:41 作者:李斯维

也不是,我先想办法从那里人工开挖"  耗子:"我看咱们就从石板打盗洞进去"  聋子:"不行啊,的话我们从石板上打盗洞别人进去就看出了,石板不能够修复到时候查到我们就大麻烦了,我看但是从石板侧面挖一直这样,把东西拿出就把盗洞填埋处理就没人明白这事"  我:聋子:"刚刚雷声最大的时候我听到了很微弱的回声,好像就是从下面传出来的"我一听聋子这么就知道恐怕这次被我猜对了,这里有两个墓穴,上面这个是用来掩护下面真的墓穴。。

>>>《道管事》章节目录<<<


《第八章》精选

  聋子整个人趴在了石板上把左耳贴在石板上挥手让我们别说话,我和耗子就没有说话,一下子整个墓室内静悄悄的,突然又是一声巨响的雷声,聋子就这样听了一分钟就坐了起来,我见他起来就问他:"你听见了什么"。

  聋子:"刚刚雷声最大的时候我听到了很微弱的回声,好像就是从下面传出来的"我一听聋子这么就知道恐怕这次被我猜对了,这里有两个墓穴,上面这个是用来掩护下面真的墓穴。

  我:"可能下面就是真的墓室,管它是不是,我先想办法从那里开挖"

  耗子:"我看咱们就从石板打盗洞进去"

  聋子:"不行,如果我们从石板上打盗洞别人进来就看出来了,石板不能复原到时候查到我们就麻烦了,我看还是从石板侧面挖下去,把东西拿出来就把盗洞填埋就没人知道这事"

  我:"聋子说的是,这种事情要的隐蔽,如果有人进来看见了真的墓室向有关部门反映,到时候我们就麻烦了"

  耗子:"这石板差不多占墓室的一般面积了,咱们从侧面挖很难找到入口啊"

  我:"我看咱们就随便找地方挖,也是到了墓室侧面就费点劲挖开,这入口还不一定就在石板下"。

  接下来我商量了一下,计算修墓的时候工匠大概会在那个方位设入口,聋子就建议道:"我看咱们还是惯例从南面挖,选墓地不是喜欢坐北朝南吗,从南面可能性大一点"

  我:"这也不一定,有钱人死后喜欢请风水先生相风水找墓地,也会根据风水的位置选定棺木摆放位置,入口也是根据墓室的风水格局设定,所以南面未必就是墓室入口的位置,但是从南面挖也是如今唯一的办法了"

  耗子:"你那不是废话吗,咱们还是赶紧挖吧,今天打雷下这么大的雨,肯定没人注意到咱们,咱们感觉进入古墓内把东西弄出来,出去的时候才没有人发现咱们"

  我们选定南面中间的位置就开始挖,我和耗子两人挖,聋子清理取出来的泥土,我让聋子把挖出来的就放在周围,我和耗子两个本身就是农村出身,下地干活对于挖土还是很在行的,没一会我们就挖到一人多深我们才看见石板的底部,得亏没有从石板凿开打盗洞,要不然得弄半天。

  耗子:"这么大这么厚的石板是怎么从那么小的入口搬进来的啊"一旁的聋子听他说这话就对这耗子一个白眼:"上面这个墓室我估计是在下面墓室完工成后修的"。

  我:"我们还是赶紧挖吧,越早进去拿了东西走人,越不会被人发现"

  我和耗子往里挖到石板底部就开始往下挖,我们挖了一个小时才挖五米,越到下面土壤越硬,本来墓室内潮湿面上好挖,越下面土质越硬,南方不像北方土壤都是比较松软,我老家的泥土就是越往下挖就吃力。

  耗子:"哎呀我腰都酸了,快挖不动了,这到底又多深啊"

  我:"这就是说不清楚,有的墓室几米深,有的一二十米都有,我想以我们这里的土质顶多十米左右"

  耗子:"什么!十米啊!现在已经挖不动了,泥又硬又湿,铲子下去都粘铲子了"

  我:"这算啊,要是在北方地区的古墓二十米深的都有,还是赶紧干吧,也许在挖一点就能看见墓墙了"

  我们歇歇停停的又挖了一会实在是累的干不动了就休息,我和耗子拿出烟坐在地上休息,耗子就抱怨"咱们都在里面二小时了,现在估计快下午五点了,我都饿了,要不咱们回去吃点东西再来"这时聋子也把土弄出去又进来了,听见耗子的话就道:"我看咱们尽快进入古墓拿了东西走人,托的越久越容易被人发现,毕竟这是在你们村后山"耗子觉得也是便不说话就默默的抽烟提神恢复体力,聋子就没有打搅就和聊天,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聋子扯皮,说着说着我就听见有人在鼻子使劲的嗅着什么,我就和聋子就看向生意的方向,原来是耗子坐在我们用鼻子到处嗅,好像发现了什么,我就问耗子:"耗子你怎么了,饿晕了吗,这里又没有吃的,你闻什么了"

  耗子:"我好像闻到了尸体的气味"听了耗子的话我高兴道:"你确定吗"

  耗子:"没错的,我经常跟尸体打交道,对于尸气很我很熟悉,而且想是尸体腐烂的气味"

  我:"那没错了,应该离墓室不远了,咱们加把劲估计很快就能挖到"耗子听得这里就扔掉手中的烟开始挖,我也跟着挖,聋子听见马上要挖到墓墙了也跟着我们一起挖,挖了一会就听见工兵铲好像碰到了石头发出一声轻响,原来聋子已经挖到了墓墙,于是我们三个人就墓墙的泥土清理干净,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有一块块石砖砌成的墓墙。

  我们三个看着墓墙都很激动,总于找到墓室了,耗子上前对着石砖就是一脚,结果墓墙没有被他踹开自己反到被弹开了。

  我和聋子看到这里就用工兵铲在墓墙上敲了敲,却听见了像敲石头的声音,聋子就问:"这是怎么回事啊,应该就一层石砖砌成的墓墙啊,怎么敲打的感觉就像咱们在上面敲定那块大石板的感觉啊,怎么回事啊"

  我:"这墓墙肯定比上面墓室砌的厚,这下麻烦了,得找东西来才能打开,还是没有挖到墓室入口,不知道我挖到了墓室那个方位了"

  耗子:"要不咱们回去拿凿石用的东西,一下午干体力活也饿了,吃点东西来干的更快"

  我:"只能这样了,那咱们感觉的回去准备东西"说完我们三个准备回去拿东西。

  等我们出了古墓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些暗了,马上就要天黑了,雷声没有了风也停了,可是这雨是越下越大,到了耗子家耗子就很快的做了点吃的,因为挖了一下午的盗洞我们都饿了,吃了很多东西,吃完我们带着东西往古墓里去,耗子还带了几块饼说干饿再吃。

  等我们到后山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们来到古墓的入口,看着黑漆漆的如果总觉得这晚上的古墓怎么这么慎的慌,阴森森的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白天怎么没有这感觉,估计是人本身的心里作用。

  我带着工具进了古墓到了我们挖到的墓墙,耗子性子急拿着大锤对着墓墙就是一锤,可是还是砸不开,看来这墓墙很厚,我就叫耗子别白费力气了,我爸是石匠,虽然我没学会怎么把石头打出形状,但是凿石头我还是比一般人厉害,这凿石头也要技巧,会开石的人很快就能把石头凿开。

  我拿着铁锤和簪子就开始凿墓墙,凿了一会才知道这墓墙不是我想的那么好凿啊,这墓室在地下已经几百年了,墓墙的石砖常年和泥土埋一起墓墙又湿又硬,不像一般的石头一打掉一大块,而且不知道以前的人没有水泥,不知道用什么东西代替的,现在已经和石砖念成了一体,整个就是像是一整块石墙。

  我凿着凿着就感觉我凿的地方有松动的感觉,我知道快打通了,我叫耗子把大锤给,我抡起大锤狠狠砸在上面,墓墙就出现一个小洞,我就拿着手电筒往里照了照,由于我们用的是普通的手电筒不能照太远,只看见里面有很大的空间。

  我打通石墓墙有些累就让耗子和聋子把洞口扩大,由于已经打通耗子他们就拿着锤子在洞口的边缘又是凿又是砸的,没一会就弄出一个人可以弯腰进去的洞口,耗子就想赶紧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赶紧拦住他对他说:"你不要命了啊,这墓室都几百年没人打开了,里面空气不流通,里面的空气不干净,小心进去中毒,等一会空气流通咱们再进去"耗子听我这么说也对,我们三人就打算抽一支烟进去。

  抽完一支烟我们三人就钻进了墓室,我到墓室就用手电筒一照就看见满地都是白森森的骨头,我们就走进看,一看就吓了一跳啊,全是人的骨头啊,不过没有一具完整的,好像被什么东西弄的到处都是,不像考古队挖出那些尸骨那样完整的。

  耗子:"我靠,还真有人拿活人殉葬啊,这太没人性了吧"

  我:"我看咱们到了陪葬室了,不过有一些奇怪啊,按这规格这墓主顶多也就是官或小爵位的贵族而已,怎么敢用活人殉葬,这要是皇帝知道了还不得灭他九族啊"古代虽然都有用活人殉葬残忍的习俗,但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只有皇帝和王公贵族才能用活人殉葬。

  耗子就在墓室四处寻找值钱的冥器,地上到处都是散乱的尸骨,我也蹲在地上查看就觉得奇怪,这古墓难道被盗过,怎么尸骨会散乱了,正常尸骨应该完整的,我拿起一根人的手骨看了看发现骨头上有被牙齿咬过的痕迹,耗子的注意力还是在找宝的上,聋子却走了过来对我说:"陈兵你发现没有这些尸骨上都有被咬过的痕迹"

  我:"我也看见了,刚开始我以为尸骨散乱上面又有牙印觉得是老鼠啃的,可是我仔细看了这不像老鼠的咬的,倒像是尖牙咬过的痕迹"这时耗子在尸骨堆里没有发现什么金银珠宝的有些丧气道:"你们这是在查案了还是考古啊,管它我们东西咬的了,咱们进来是拿金银珠宝的,不是进来考古的,管它什么东西咬的"

  我:"你急什么啊,一般值钱的东西都在前殿或者在墓主身上了"

  耗子:"那我现在就去前殿看看"说完耗子就往墓室通往别处的门口而去,我和聋子也跟着过去。

  其实墓穴一般有四个墓室,左右两个墓室叫耳室,耳室中间的墓室叫前殿,前殿后面就是墓主的墓室叫寝殿,耳室一般都是殉葬的牲畜用的,前殿是墓主按照生前生活的样子放的家具和一些生前用品,寝殿就是放置墓主棺椁的墓室,当然只有有钱的商人或者贵族才有能力修建这样的古墓,寻常百姓还是和现在一样挖个坑就埋了,但是像

道管事

道管事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鬼夫灵异
  • 作者:李斯维

大军压境是一名乡村里给死人做道场的,在家乡又称(道总管),一次回祖籍祭拜祖先变化了他的一生,自此大军压境就接触到到了一些有违常理的事情,慢慢的的他意外发现自己卷进一件非常大的阴谋中,为了解开我谜团,他带着自己的兄弟一次又一次的深陷危险。我叫陈兵是一个农民,虽然在农村自己有土地,吃喝不用愁,如果有一门手艺就会过得别人好一些,基本上很多人都需要需要一门,我爸是一个石匠,就给人打些门石墩,石狮子一些很多简单的雕刻,甚至还会猪打猪槽,这里的石狮子可不是大门前那种守门的石狮子,而是我们这里祖位神台左右的神台,我们这儿的神台就是供祖宗的,可不是拜佛求神的,我爸也是很厉害的人,他见人家杀猪,没人教他也学会了,看见劁匠阉割家畜他也自己学会了,所以我爸有几门手艺,于是他带我跟着他做石匠,可是我没有雕刻的没天赋学不会,让我杀猪可是杀了好几刀都没杀死,然后又叫我劁匠的手艺阉割家畜,可是阉割的猪仔就被弄到了血管阉死了,无奈我爸就得另外给我找师傅,想来想去就想到我大伯,我大伯学的是阴阳之术,就是学了一些道家简单的术法,在老家叫道管事,就是死了给人做道场,谁家有不干净的东西也找他,据他自己说他还是鬼差,就是人死后他捉拿死者去丰都鬼城交差,这些东西你信它就有,你不信就没有,鬼怪之说就是现代科学也解释不清楚,有一次我早晨醒过来就觉得右眼里有东西,开始我以为是眼睛进了沙子就用毛巾擦眼睛,可是没有用,我爸妈看见我眼睛有些红肿就过来让给他们看,看了才知道我右眼皮内眼球的位置有个肉刺,就叫我们乡里的罗医生看,罗医生看了说他看不出什么病,就让我爸妈带我去医院看,九十年代农村里的人除非大病去医生,一般的小病都是找存里的医生,因为没钱去医生看病,我妈从小疼我就要带我去医院,我爸说干脆让我大伯看看在说,于是我爸就找我大伯说了,我大伯就就让我第二天上午去找他,第二天上午我去找我大伯的时候他正在耕田,我就叫了他一声,他回答我后就叫我回家还叫我不能回头,我一直走回家也没有回头,到晚上的时候还什么反应,当我第二天早餐醒过来就感觉眼睛里没有东西,第三天的时候我眼睛红肿也消了,从此我就对鬼神之类的就有些将信将疑。。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 千万夫妻 总裁家门不好进 怪癖神医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校花的近身王者 我的手机通三界 大千劫主 问天花 无量你个大天尊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