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名震天剑宗小说

第十一章名震天剑宗小说

发表时间:2021-04-09 00:00:59 作者:再续黑色

耳边的风呼啸声着,李天速度极快的速度抱着张天仙,飞抵云碧峰,速度极快的速度打的护体罡罩“砰砰”直响,怀中的张天仙看起来十分虚弱无力,“小天,我明白自己的情况,不然的话我父亲也会选择放弃我”张天仙虚弱无力的地说,“天下哪里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我情况我明白的,认识了你

>>>《无上圣途》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名震天剑宗》精选

耳边的风呼啸着,李天极快的速度抱着张天仙,飞往云碧峰,极快的速度打的护体罡罩“砰砰”作响,怀中的张天仙显得非常虚弱,“小天,我知道自己的情况,要不然我父亲也不会放弃我”张天仙虚弱的说道,“天下哪里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我情况我知道的,认识你也算是我的人品耗尽了”张天仙面色苍白,身体极为虚弱还不忘调侃,“你这身体怎么回事,刚才我能感觉的到,像个无底洞,我已经用尽圣力帮你修复,可是灵魂破碎的感觉,这是...”柔和的圣力不断渡入张天仙体内,李天暗暗想到,灵魂破碎,怎样的身体会灵魂破碎,渡雷劫才会有灵魂破碎的感觉,张天仙时刻在承受灵魂破碎的感觉,自己不是医师,虽然学过一些药术,可是真正实践,要对症下药,连张天仙是什么情况都看不出来,让自己感觉这个世界的无常,看来只有他的父亲张云才能知道,破空的速度又快了几分,云碧峰就在眼前了。(w?)(w?)“小天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云碧峰一年四季如春,我好喜欢这里”在张天仙说完,就晕了过去,李天能感觉的到张天仙微弱的生命力。几乎是在瞬息说话之间,李天已经从千里之外的藏剑峰来到了五大主峰之一的云碧峰,一个闪身站在了云碧峰上空,看着脚下薄薄的一层阵法,自己虽然有百种方法可破此阵,可是最快的方法也是最直接的,脚下轻轻一点,云碧峰的阵法涟漪散开,就这样被李天蛮力一脚戳碎了。看着破碎的阵法和怀中的张天仙“大哥,对不住了”,手里抱着已经晕厥的张天仙,缓缓落下,云碧峰的弟子在空中呼啸声来的时候就聚集过来,手持长剑将李天团团围住,李天刚才破空飞行声音太大,整个天剑宗都能听见,除非聋子,要不是紧张张天仙的情况,这种蛮力的飞行手段李天是不会用的,小乘的鲲鹏乘风决李天还不能到随意运用的地步,刚才着急的情况下直接蛮力从藏剑阁跳到云碧峰的,速度极快力量之大如果不是李天稍加控制,藏剑峰也可能踏为齑粉。一夜之间天剑宗损失两座大阵。“快找你们峰主张云来,十息,否则死”周围的弟子都是今天在天剑峰听过老祖授课的,见过这少年便是今天在老祖面前杀人之人,哪敢怠慢,急忙去殿内找峰主张云去。“快快入殿,峰主已经准备好了”此时听到殿内传出弟子的呼喊声,李天抱着张天仙一踏便出现在云碧峰大殿之内。大殿内有一个非常大的桶,桶内碧绿色的药液流转,旁边有一人,正是张云,已是满面汗水,尤其是李天看到这么大的药桶的时候,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张云躬身对着李天道“前辈,将犬子放入这个药桶”张云见李天还未等自己说完就,已经将张天仙放入药桶了,尤其是李天实力之强,张云只能以前辈之称了。李天微微一呼,便闻出这桶内都是些什么药“治疗灵魂的药物,全都是”诧异的看着张云,因为在李天下午的看的书里,有药师、丹师、阵法师要修炼灵魂的书,尤其一些修炼灵魂的药物极其难寻,只有超越丹师药师的存在才能炼魂,还极为危险,灵魂毕竟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强大的。张云又、躬身对着李天谢道“多谢前辈照顾犬子”张云的一个一个前辈说的李天有点冷汗,自己年龄不大,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才有了这身实力。见张天仙灵魂破碎的情况稳定下来,李天才将揪起来的心放了下来,转身看向张云道“我与张大哥本是平辈,你叫我小天即可,我年龄还没你大呢”张云毕竟是张天仙的父亲,面子还是要给的。“这药没有一定时间是做不出来的,可见那大殿前的事情之后,你便开始准备了”张云这才瘫坐在地,显然是累的,“修仙之路达者为先,前辈实力比我强,自然是前辈”李天看着张云这样,便知道张云还是爱着自己的儿子,“既然你是他的父亲,为何今天在大殿上,还有我天仙大哥身体是什么情况,身体为何难承载灵力”张云沉默了,双手掩面,从怀中储物袋中掏出一坛酒,酒极浓使站在桶跟前的李天都能闻到那股呛鼻的味道,说道“我张云九岁修仙,十八先天,二十五岁脱凡,本身也是少年英才,大陆游历遇到天仙他娘,几年后便有了天儿,本身我也是天剑宗有名的天才,游历大陆更是结实了一大堆兄弟好友,可是也许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天儿先天成疾,出生便不能承载灵力”。李天知道人出生便有特殊手段测试孩子的体质,虽然不准确,却八九不离十。张云重重的喝了一口酒“要是这酒能醉人就好了,天儿不能承载灵力,不能修炼没事,有我夫妻俩人照顾,必然无忧余生,可是满月当天,我的好友多有医师、丹者帮助我儿测其体质”话还未完,这个四十多岁的人居然眼落泪水。“他们都测出我儿是天运厄体,天生不可承载灵力,天运厄体本身也是可以修炼的,只是我儿却是天运厄体中的无漏之体,无漏之体出生到死只有十载寿命”张云拿起酒坛掩面灌下,“无漏之体时刻都要承受灵魂破碎之苦,多数无漏之体都是因为这种痛苦而惨死”李天思索着在天剑宗藏书阁内关于体质的介绍“先天十大灵体为十体,天生承载灵力,自己的妹妹就属于先天灵体中的一体,先天灵体五体为金耀灵体、火焱灵体、水氲灵体、乾木灵体、混土灵体,后因为其他五体战力极高昊日圣体、雷裁圣体、雪氤圣体、暴煌圣体、葵刹圣体也纳入了先天灵体之列。厄体也为十大体,灵脉禁体、残厄之体、血煞之体、毒厄之体、魄逝虚体为先天厄体,无漏之体、噬毒之体、百厄禁体、断魂之体、断灵厄体为后天特殊情况产生的厄体。书里还记载千百种体质并未做详细说明。“我多希望这种灵魂破碎的痛苦我来承受,有时候看他承受不住痛苦,只想一掌拍死自己的儿子”说完张云竟然抽泣起来。李天面色凝重,看出一个父亲为了自己的儿子所承受的痛苦,“张天仙取天仙之名,是我和妻子笑蓉寄望他如仙人长寿,做个顶天立地的仙人,发现他这种体质活不过十载,我便开始学习医道,自己魂魄不够,达不到丹师的资格,只能做个医师。四海八方结实了很多丹师。耽误了修行,导致现在我还是脱凡境初期,凭借多年医师的能力,得到了云碧峰长老一职,就连炎阳峰林栋长老都是靠我的炼药才敢冲击丹宗之境界。我凭借独特的炼药手法拉拢的九品丹师,我才有云碧峰一席之地”。李天神识感知才知道,云碧峰到处种植药草,弟子都悉心照料,大多数的药草极为罕见,治疗灵魂的药草占了大多数。“天儿现在已经十五岁了,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少年,我自己底蕴耗尽,才争得我儿五载寿命,每年都需要这种禁神药液治疗才能缓解那种灵魂破碎的痛苦,他娘也因为这药液.....哎不说了”李天皱着眉头,脑海中沟通着三生盘问道轩老“这种无漏之体可有治疗方法”“小天,这种体质一般是小孩未出生时大人受过灵魂创伤,有治愈的方法,治愈的药材这个世界就有,以你的实力也可轻易获得,需要妖兽金鹜王内丹、熔岩兽王之心、南域鲛人神女的眼泪、黑木蜘蛛的眼珠、最主要的是念气晶石为药引,这五类都是治疗灵魂至伤的神药再配合一些药草等阵法可达逆天改命之效,而且还能因祸得福,将之前修炼的灵气瞬间补回来,看你兄弟这种情况,寿命不足半载,小天你得抓紧了”李天听到可以治愈,顿时脸色露出一丝笑容,但是听到张天仙还有半载寿命,心中一揪赶紧问道轩老,“张大哥具体还要多长时间”“四个月”一旁的张云看到李天笑后又皱眉的脸,心道“果然强者不是我等容易揣测的”“你既然是我大哥的父亲,为我大哥续命五年,李天也在此谢过了,既然你是他父亲我就称呼你为张伯伯了”张云诧异的看着李天,对李天诡异的表情很是惊讶“我这些年带着天儿寻山问访,得知这种体制并未有什么好的治疗法,只是获得诸多为我儿续命的方法,因此也颇费了许多代价”李天听候道“我知道一方可治愈这种体质,还希望张伯伯配合,只是现在我张大哥的寿命不足半载,希望张伯伯提供下这些药草”在听到李天说自己的儿子还有半载寿命也在预料之中,因为这些年他已经耗尽心血,再也无力治疗张天仙了。李天将轩老所说的药草一一报出,张云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些都是治疗灵魂的药物,以他的见识都知道这些药草,而且部分药草是云碧峰就有种植,但是听到妖兽金鹜王内丹、熔岩兽王之心、南域鲛人神女的眼泪、黑木蜘蛛的眼珠、念气晶石的时候,眉头皱的更深了,这些药物只有书中记载的治疗灵魂的圣药。李天说完后,继续道“此丹药没有品级,但需要炼药极其精湛的炼药师和丹师”张云道“前辈,不小友”李天看着张云不知道如何称呼自己,很是尴尬。“张伯伯叫我小天也行,叫我小友也行”张云赶紧躬身道“李小友,前面的那些药草在我天剑宗就有,部分也能购买,可是妖兽金鹜王、熔岩兽王、黑木蜘蛛这些妖兽都是传说中的渡虚境妖兽,南域鲛人神女的眼泪更是要穿越整个南域到达极南之地寻找,这念气晶石又是什么?”李天诧异着,前面四种自己可以寻找,这些药草虽然难寻可知道大致的地点,这念气晶石是什么东西。李天再次沟通轩老问道“念气晶石是什么”轩老说道“念气晶石此界就有,我感悟此界再东南方向百万里之外一处宗门内有,见到就能知道是什么了”李天赶忙问道“张伯伯,在天剑宗东南方向百万里之外是什么宗门”张云有点摸不透李天,刚说念气晶石,又问东南方向的宗门,赶忙说道“那里是我南域的主宰道仙宗的存在”李天微摸下巴,眼中闪过思绪万分,对着张云道“念气晶石的事情我可以搞定,其他的药草可有来路?”张云赶紧说道,“妖兽金鹜王内丹、熔岩兽王之心、南域鲛人神女的眼泪、黑木蜘蛛的眼珠这些都是渡虚境的实力,就算是渡虚强者也不敢轻易招惹,而且…..这些东西就算买也买不到”说完这些话,张云开始哭丧着脸。李天皱眉到“现在去采集这些东西还来得及么?看来得找人商量一下了”对着张云说道“其他药草你赶紧准备,这五种东西我来搞定”张云看着李天这样问道“你为什么要对我儿这样”李天愣了一下与张天仙相处不过三个月还都是在昏迷中度过。学着张天仙那天对他说话调侃到“他是我大哥,做小弟的怎么会让大哥死,”李天说话,心中所想,走出大殿,看着远处的山峰,那山峰有两道气息,默道“我一人还是不行,既然让我做客卿,那我就拿点客卿要的”一个跃起直直的向远处山峰飞去,尤其是那两道气息已经感悟出是李天向他们这里飞来,赶紧将山峰的阵法收起,要不然这阵法在他面前犹如纸糊的一般。两位老人已经在山峰一处大殿旁等候,尤其是天刚微亮,两位老者仿佛孩子一般站在大殿旁恭敬的等待这李天,如果李天能听到这俩人的谈话的话“这小子什么情况,又来,”“这小子的飞行手段真不优雅,今天看他飞行挺优雅的啊,怎么现在这个样子,害我天剑宗一天之内损失三座阵法,这修复又是一大笔大的灵石开销啊“李天就这样砰!砰!,撞击空气飞行的声音在天剑宗回荡着,这两位老人正是昨天天剑大殿的两位老祖,见李天过来,赶紧拱手迎了上去,“小友,可有什么事情,天剑峰再有两天便可修缮完成,你的两位好友我们也如上宾一样对待”李天看着两位老者也算有求于人,赶紧上前也拱手到“两位前辈,我现在也有一事想求两位老祖帮忙,”两位老祖相视一笑,心道“这小子又出什么幺蛾子”李天将自己所需要的这四味药引说了一下,那两位老祖眉头都拧到一起了,心道都是渡虚妖兽的内丹,天剑宗卖了也弄不到。李天看着皱眉的两位老祖道“前辈可有什么困难,”两位老祖赶紧说道“小友,你还是要我们的命吧,这些都是渡虚妖兽的内丹,就算是举宗之力购买,天剑宗必然会降到那些小宗门一样的存在,那我俩便都是罪人了,”说完两位老祖居然盘坐起来,看的李天很是郁闷,看来这四味药草还需自己来搞定。“两位前辈客气了,这些东西我也知道难搞,那前辈帮我提供信息来源即可,帮助张云长老找齐其他药材便行,知道这四件物品,我可自行获得”两位盘坐在地上的老祖听到李天松口,瞬间睁开眼睛,但是听到还有其他药材,眉头又皱到一块了,李天看出些许,赶紧将其他药材的名字说了一下,两位老祖说道“小友其他药草收集的事情,老夫都答应了,只是想求小友一些事情”李天知道其他药草寻回的事情不用着急操心了,赶紧说道“前辈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小友以后可以在我宗任意飞行,只是别再破坏我宗阵法了”其中一位老祖哭丧着脸说道。李天有些尴尬,心道那是阵法,也是弱的可以,但是在别人眼里他自己就是强的变态,赶忙应道“行、行,我温柔点就行”三人相见甚是尴尬,两位老祖开始推脱起来,李天见两位老者如孩子般推闪,问道“前辈还有什么事情”咳 !咳“小友我俩想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实力”李天这才恍惚到,原来是这样,自己是渡虚境他们不信,自己的现在的实力比渡虚强,告诉他们他们也不会信,只是战力却弱于渡虚强者。李天道“有一天你们会知道的,这次就当我欠天剑宗一个人情”李天没做多少理会直接一跃飞走了。留下两位老祖面面相觑,“下命令吧师弟”“师兄我俩真的没有希望胜他,一点希望都没有,万一他是靠法宝呢,”“我就问你,云碧峰护山大阵破去,你需几息”“怎么也得百息吧”“他破那阵连半息都不到,阵基都毁了,那可是能抵挡问鼎器强者的阵法,没有大阵宗的实力,哪能这么快破去,何况还是蛮力破去”这天,天剑宗热闹了,发布任务奖励万块灵石,任务内容是能提供妖兽金鹜王内丹、熔岩兽王之心、南域鲛人神女的眼泪、黑木蜘蛛眼珠消息的人,只要提供确定其中一条信息就可获得万块灵石,一些达到先天的内门弟子和一些脱凡长老都跃跃欲试,接任务去了。此时云碧峰殿内,李天看着泡药澡的张天仙道“怎么样,爽不爽”云碧峰殿内,张天仙已经醒来一脸笑意的看着李天,转而又用凝重的眼神看着李天道“小天对上渡虚妖兽你有几分把握”,显然在其父亲醒来已经将可以治愈他体质的事说了。刚开始还不信,但是想到昨天的种种。李天看着张天仙严肃的眼神“说句实话,我也不知道,没有什么把握,我需要极强的磨练,才能知道我的实力”“那小天算了,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就算那些药找到,浪费在我这种废人上....”李天打断张天仙的话道“你把你父亲珍贵的药材还不是浪费到一个煽火童子身上”“何况我的实力就算敌不过渡虚强者,但是逃走的实力还是有的”李天笑着说道,给张天仙一个放心的眼神。这时候张云进来,“李小友居然能说动老祖,半天内除了那五样药材,其他药材正在运往天剑宗的路上,我在这里多谢李小友的救儿之恩”说完居然要行大跪之礼。李天见此赶忙伸手上前护住,“张伯伯别这样”张云接着道“李小友,像这样丹药不知是何种境界的炼药师和丹师才能炼制”李天也愣了一下,张天仙只有不到半载,但是现在的情况哪里有什么靠的住的丹师,尤其是这种丹药的炼制肯定非一般的丹师炼制。李天思绪后问道“其他四味药材要获得得多少时间”张云犹豫了一下,说道“最快也要一个月,再这种重赏的情况下,这也是最快的了”李天说道“那现在就开炉炼丹,哪里有炼丹的地方”李天在和张天仙打了几声招呼,便往外走起。“现在林长老闭关,半年后才能再次冲击丹宗”张云跟在李天后面说道,李天疾步向外面走去,对着张云道,帮我准备一品到九品的丹药和丹方,尤其应该有找林长老炼丹的人,都接下来。张云愣了一下,这几年弟子囤积的药材达到一个不敢想的地步,林长老在近年因为冲击丹宗,周围一些炼药的活都放了下来,尤其是成为一名丹师很难,需要大量的资源累积,天剑宗丹师匮乏,炼药师很多,不止天剑宗的的弟子,周围很多宗门的弟子也是找天剑宗炼丹。导致累积的药草也是一笔不菲的数字。李天稍愣了一下,听到张云的介绍,说道“先接其他宗门弟子的炼丹”李天和张云走到炎阳峰殿前,炎阳峰因为林长老的关系,现在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峰下闭关的林长老,在李天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探查了一番林长老,发现他还在为炼丹失败导致的火毒攻心而忙碌。炎阳峰丹药房前,张云道“小友你是要叫醒林长老么”“不,我自己炼,将药草准备好,送来”张云只能退走心道“炼药炼丹哪有那么容易,没有几十年的功底,哎....就看那时候能带着天儿去求求道仙宗的丹师了,何况还有他娘”李天步入炎阳峰丹房,丹房内放置着很多药鼎,都是炼药用的,中间有个很大的丹炉,李天看着干净整洁的丹房,证明每天都有人打扫,痕迹很新,都是急急忙忙打扫完赶紧走的那种,以防林长老那杀人泄愤的手段。在等张云的同时,李天开始沟通轩老,轩老三生盘时间功能可以覆盖这片丹房么?轩老道“可以是可以,这么小的区域还是能行的,只是你的身体能抗住么?使用三生盘的功能,虽然加速了时间,但是这也算改变一界的时间流速,对圣力的消耗也是极大,改变一天对你的身体损耗也极强。”“没事,能改变就好”“李小友,李小友,药都准备好了,这些药都够一个月不停的炼制了,都是一品到九品的黄级丹药,和部分地级丹药,都是最近内门执事接到的,林长老未炼之物,还有一本你要的基础丹方和各品常用丹方各一册”“张伯伯继续准备药材,我要开始炼丹了,继续收集,我会将炼好的丹药放到门口,来时你将草药放到门口即可”“行,小友切记,炼丹是靠常年积累而成,并非靠一朝一夕”张云充满关爱的口吻说道便转身离去。“轩老开始覆盖这间房子,我要开始炼丹”一股洁白的圣力顺着丹房自成纹路,外面一天,这个丹房便是九天,李天控制着药鼎下的火候,这是炎阳峰内的地火,天剑宗能有今天,这炎阳峰占了一半。李天将药草放入药鼎,运用这三生盘内一篇名为《神农炼药经》的著作开始炼药,脑海中顺便按照《周易》记载的对立统一、阴阳互根、阳逆阴顺、此消彼长、物极必反的道学规律推演着鼎中的药草,天地自成方圆......“砰”药鼎直接炸裂,炸的李天一个措手不及,尤其是刚离开丹房不远处的张云,显的很是自然,摇摇头后便离开了。“怎么会炸,按照我现在理解的道,不应该会炸鼎啊”这时候脑海中轩老哈哈的笑起来,李天第一次听到轩老笑,“轩老你为何发笑,三生盘没有召出,你说话我怎么能听见,”李天满面黑线,难道自己的想法,轩老都可以听见。“小天,你放心,只是在使用三生盘功能的时候我说话你才能听见,否则其他时间我只能在三生盘空间,外面的情况一概不知,现在我正在维持三生盘的功能,所以你的所作所为我都能看见”接着道“小天,炼药不是这么炼的,你拿那种不入品的丹药来承载道力,不炸才怪,大道之力浩渺无比,尤其是你刚才感悟的道境想让这株低级药草承载,这个丹房没毁算不错的了”“请轩老指点,”李天赶紧恭敬的说道。“小天,你灵魂和神识极为强大,何不试着用神识剥离草药上的残杂,《神农炼药经》里的记载部分处理药物的方法就能足以处理好这些低级药草”李天听后便用神识覆盖药草,剥离药草上的杂物,连地火都未使用,直接将草药上的残杂剥离出来。这种方法将丹药没用的部分都分离出来,速度极快,炼制的药也浑然天成。“成功了”李天将分离出来的几株草药扔进丹炉,地火升起,用神识包谷着草药,将草药开始融合,缓缓的丹炉内几颗丹药开始成形,伴随着一股药香,炉火降下,只见丹炉内躺着几颗拇指大小的丹药,只是外形丑陋,让人看不出那是成型的丹药。李天的第一颗丹药‘回灵丹’炼制成功,一品回灵丹虽然丑陋,但是药性却是普通回灵丹的几倍。就在李天炼药的同时,天剑宗却炸锅了,到处传这几天剑宗新招的客卿长老名,年纪轻轻,在天剑峰杀人,老祖都不敢得罪,天雪峰的工程也在浩浩荡荡的进行着。都知道新客卿长老即将入住天雪峰。然后就是天剑宗接各种炼药炼丹的活器,来者不拒,都知道天剑宗有九品丹师的存在,附近与天剑宗交好的宗门弟子都放心的将药草交给天剑宗炼制。天剑宗任务阁颁布一道任务提供妖兽金鹜王内丹、熔岩兽王之心、南域鲛人神女的眼泪、黑木蜘蛛的眼珠线索属实,确定后可获得一万灵石的奖励,任务完成者针对所有的人,导致天剑宗周围的宗门也参与到此事中去。这一切都是因为李天的存在,而李天正在天剑宗的炎阳峰有条不紊的炼制着丹药。
无上圣途

无上圣途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鬼夫灵异
  • 作者:再续黑色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位面挖矿指南 二苟传 商门甜妻(下) 坑妻食谱 大智若愚妻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前妻女仵作 伯爵大人有点甜 一号警官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