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龙抬头第30章 山路在线阅读小说

龙抬头第30章 山路在线阅读小说

发表时间:2021-04-08 00:17:13 作者:沐雨九渊

就一夜的时间,本来详和静谧的龙潭村两百六十多口人全部殒命,只余下覃国华一家三口人。天了天刚了,往昔的这个时候,村民们了出门时就晚上的生活。桥旁边的小河两岸,妇女们了就洗全家的衣服,每家每户屋顶上都飘下炊烟,那时母亲们在给自己还在熟天已经蒙蒙亮了,往日的这个时候,村民们已经出门开始一天的生活。桥旁边的小河两岸,妇女们已经开始洗全家的衣服,每家每户屋顶上都飘起炊烟,那时母亲们在给自己还在熟睡的孩子准备早饭,村周围的地头田间,男人们三五成群的下地干活,再过一会儿,应该就会有外乡的货郎挑着各种生活用品来这吆喝售卖。虽然生活简单朴素,可村里的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都这样简单却又踏实的过着平凡却温馨的日子。然而今天早上,一切都不会再出现了,村里所有的活物都死了,连打鸣的公鸡都被剥了皮,货郎也不知去了哪里,或许半路就死了。覃国华这么想着,竟然冷笑了一声。。

>>>《龙抬头》章节目录<<<


《龙抬头第30章 山路在线阅读》精选

就一夜的时间,原本祥和宁静的龙潭村两百八十多口人全部惨死,只剩下覃国华一家三口人。

天已经蒙蒙亮了,往日的这个时候,村民们已经出门开始一天的生活。桥旁边的小河两岸,妇女们已经开始洗全家的衣服,每家每户屋顶上都飘起炊烟,那时母亲们在给自己还在熟睡的孩子准备早饭,村周围的地头田间,男人们三五成群的下地干活,再过一会儿,应该就会有外乡的货郎挑着各种生活用品来这吆喝售卖。虽然生活简单朴素,可村里的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都这样简单却又踏实的过着平凡却温馨的日子。然而今天早上,一切都不会再出现了,村里所有的活物都死了,连打鸣的公鸡都被剥了皮,货郎也不知去了哪里,或许半路就死了。覃国华这么想着,竟然冷笑了一声。

娄姒和老太太靠在床上还没有醒,覃国华揉了揉眼睛,发现眼睛像被火灼烧一样的刺痛,他站起身来,清晨的凉意让他一哆嗦,他顺手随意拿了一件麻布褂子穿上,屋子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个死人,现在他也不害怕了,跨过他们想出门看看。娄姒察觉到覃国华的动静,以为有什么危险,猛的从床上坐起来,覃国华看着她,示意不要出声,自己出去看看。

覃国华绕开地下的死人,来到屋子门口,探出头查探外面院子里的动静,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剩下的就是满地的死人和清晨微微的凉风。覃国华深吸一口气,跨出屋子,娄姒不放心,边用手捋着头发边追了出来。昨晚那些白色的光团似乎是惧怕阳光一样,天才刚开始亮,它们就没了踪影。虽不知道是什么,但娄姒觉的覃国华昨晚见到这光团的时候表现太过镇定。就像他之前就知道这是什么一样。于是便张口问:“哥,你是知道那些白光是什么的,对吗?”覃国华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回头,自顾自的说:“那是啥我也不知道,但我在京城的洞里见过,这东阴邪的很,但好像惧怕光,所以现在咱们应该是暂时安全的。”娄姒想了想问到:“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全村人都死了”说这娄姒想起村里人对她的好,王大娘包的包子,郭老爹煮的苞谷,李屠夫虽然平时大大咧咧凶神恶煞的,但心眼极好,每次找他买点肉,无论是谁,一定多给。虽然自己是个外乡人,来这个村子也不长,但从小就失去亲人的娄姒在这里又感受到了家的感觉。此刻想着这些平日里和蔼可亲的邻居们不明不白的惨死,心下悲痛难过,嘤嘤的哭了起来。

覃国华最怕女儿家流泪,也不知怎么去安慰,只是牵起她的手,两人就这样站在晨曦的雾霭里。过了好一会儿,娄姒大大的来一个深呼吸,捏了捏覃国华的手,擦干眼泪对他微微一笑。这在晨风里的一笑让覃国华觉得,无论是什么,无论有多危险,都要保护眼前这个女人。

两人在村里小心翼翼的绕了几圈,除了每家每户都已经没了活人生气外,整个村子倒是没有其他异常。回到家里,把屋子里的死人处理一下,娄姒去厨房准备了一点吃的,这才把老太太叫醒。老太太明显是受到不小的惊吓,睁开眼睛就开始说胡话,念叨了一会儿直到看到覃国华,情绪才稳定下来。

老太太老泪纵横的对着覃国华说:“儿呀,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昨晚也不知怎么了,这满屋子的人呀,开始是说浑身疼痒难忍,紧接着一个一个的倒地不起,身上冒出一阵阵白眼,然后叫都来不及叫,瞬间就全部死了,我老太婆被眼前这景象吓的昏了过去。”覃国华抬着煮好的粥,边喂老太太边说:“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那剥皮杀人的鬼怪今晚肯定还要来,全村人都死了,我们怕是要抓紧逃命啊。”

老太太听闻全村人都死了,浑浊的双眼睁的大大的,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突然她好像想起什么来,谈国华手上的碗推开,握住他的手说:“儿子,你你不是痴癫了吗,怎么怎么像现在又好了?”覃国华把碗递给娄姒,拉过母亲的手叹一口气说到:“娘,不是儿子不孝装疯,实在是哎!”说到这他看了娄姒一眼,娄姒抢过话来说:“娘,大哥在京城被邪祟之物追杀跟了一路,这剥皮村的东西可能就是来找大哥的,他才不得已装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现在我们要赶紧收拾东西,趁天亮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

老太太虽然年迈,但是毕竟也是大户人家的一家之主,有胆量有见识,听到这,再不迟疑,让娄姒去厨房仓库带上干粮,等娄姒出去以后,覃国华把那块用布包裹着的白色石头交给老太太,让她一定贴身放好,然后交代老太太快快收拾衣物钱财,自己则去找马找车。

三人均不是等闲之辈,分配好之后,也不顾虑满地死人,乒乒乓乓就开始准备逃离。覃国华整个村子绕遍了,也没有找到马匹,他发现整个村子所有活物都被屠杀殆尽,天上的鸟,水里的云,土里的虫,不知是什么阴邪的东西,居然能有这个本事。眼下他一个男人,老母亲和妹子都身处危难之中,绝不能犹豫乱想,逃命最要紧。想到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找了一辆马车,把车绳子捆在自己腰上,试了试拖动这车,也还轻松,当下就把车拖回家去。

娄姒挑了些干粮水果带着,老太太拿着青铜钥匙,把家里一个隐蔽之处的大木柜打开,这些年来所挣家业,老祖宗留下的一些值钱首饰,还有一包代代相传的雕石器物全都拿好,收拾了一些衣物用品,就去与娄姒会和。

这一折腾眼看已是下午,把东西都放上马车,老太太让儿子找些柴火,把这些朝夕相处的村民都拖到村口,一并烧了,也算最后送他们一程。

夕阳下,熊熊的大火把两百多具尸体都烧成了灰,炽热明亮的火光也烧尽了这场噩梦。

还没等火熄灭,趁着天还没有黑,三人踏上了逃命的旅途。老太太和行李在车上,覃国华用麻绳捆住自己的腰在前面拉,娄姒在后面推,虽然东西不少,可幸得覃国华身强力壮,虽然病了这么些日子,倒也不碍事,拉着车健步如飞,不一会儿就走出了龙潭村。

走了约莫三四个时辰,看着天空,已经快要深夜了,周围都是云南特有的崇山峻岭,层层叠叠不见尽头。娄姒大约估计了一下,他们虽然走的不快,但也不慢,中途也没有休息,现在怕是已经走出董堡乡了,三人商量了一番,决定先找马匹,然后走无人问津的小道,径直去娄姒的家乡贵州,不然那东西追来,又不知道这一路要害死多少人,或许出了省份,也就安全了。

这夜里的山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脚下崎岖坎坷,饶是三人成行,也不免让人心生惧意。覃国华也顾不了那么多,一个劲儿的往前走,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重心不稳,狠狠的栽了下去。腰上的绳子一拉扯,猛的一颠簸差点没把老太太甩下来,行李散落了一地。娄姒急忙去扶老太太下来,三人点亮两盏火灯,分头捡掉在地上的行李。

覃国华抬着火灯,正要去捡一个掉在地上的布包,那布包突然动了一下,往后跑了一截,覃国华大惊,急忙拿火灯去照,却什么也没有,他以为自己太过疲累,眼睛花看错了,稍出一口气,可当他正准备伸手去捡的时候,那布包好像自己长脚一般,又动了一下,这下覃国华看的清清楚楚。他大叫一声,回头就跑,娄姒和老太太听到,都凑了过来,问他怎么了,覃国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布包,说莫不是遇到了山鬼。老太太和娄姒毕竟是女人,听他这么一说也后背发毛,正当他们颤颤巍巍准备赶紧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猫叫:“喵”

回头用火灯一照,才看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布包后面躲着一只小黑猫,灯光下,这猫通体漆黑,眼睛碧绿,形态优美,但是仔细一看,这猫竟然只有三条腿,后腿右边,空空荡荡,娄姒新生怜悯,把小猫抱起来,一边抚摸一边怜爱地说:“你的脚怎么了呀?是谁那么残忍,把你的腿弄断的?”

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说:“天生就是三条腿,没有人欺负它。”娄姒大惊,吓的把这猫往地上一扔,黑猫喵喵的叫着,也不跑,回过身子抬起头看着他们,碧绿的眼睛发出幽幽的光亮,显得美丽却又诡异。娄姒挪到覃国华旁边,问他有没有听到,覃国华摇摇头说什么也没听到,老太太却说,赶快走,可能遇到了山里不干净的东西,说完也不上车,捡起地上那个布包三人一起推着马车就要离开。

覃国华正准备往前走,又被绊了一下,这下他走得慢,没有摔倒,他拿过火灯照了照,竟然是只雪白的小猫,毛皮光亮白皙,脸很奇怪,怎么看都像个笑脸,眼睛也是碧绿,发出阵阵精光。原来刚才和现在都是被它给绊倒了。覃国华也没多想,正准备赶紧离开,却听见喵喵的声音在四周想起,用火灯一照,大惊失色,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地上蹲满了猫,都是黑白两色,他们也不过来,就围着覃国华一行三人,喵喵的叫着。覃国华知道,一定是遇上山里不干净的东西了,猫这种动物本来就阴,何况这深山老林,哪来那么多猫,正欲拉着车快走,突然听见后面有个声音,幽幽的飘来,听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只听得他说:“别走,来我这里。”

龙抬头

龙抬头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都市生活
  • 作者:抚琴的人

热门小说《龙抬头》由抚琴的人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里的主是周晴张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以前看不起自己的女神,目前来自己的公司应聘……有朝一日老虎归山,定叫血染半边天;有朝一日龙抬头,定让黄河水倒流!...二叔说安排好了,那就一定是安排好了,我相信我二叔。更何况,这里还是公安局,我不相信他们敢在这里动手。虽然这几年里我没干什么,但也养成了一副沉稳的性格,我目光冷静地下了车,盯着四周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的青年,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杀气腾腾,仿佛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块。但是没过多久,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住手。”。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位面挖矿指南 二苟传 商门甜妻(下) 坑妻食谱 大智若愚妻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前妻女仵作 伯爵大人有点甜 一号警官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