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龙抬头第21章 密室机关在线阅读小说

龙抬头第21章 密室机关在线阅读小说

发表时间:2021-04-08 00:17:11 作者:沐雨九渊

面前一片昏黄,我倍感身体随着椅子不断地在持续下降,可没过多久就停了下去。这是一个石室内,这把老龙椅沿着一个狭长的通道自上而下跌落下去,通道两边装在机关,人坐在椅子上正好也可以随着椅子掉入这石室,而已下去以后椅子就系统自动升上来完全恢复原来的样子,看样子是一这是一个石室内,这把老龙椅沿着一个狭长的通道自上而下滑落下来,通道两边装有机关,人坐在椅子上恰好可以随着椅子落入这石室,只是下来以后椅子就自动升上去恢复原来的样子,看样子是一个单向的入口。。

>>>《龙抬头》章节目录<<<


《龙抬头第21章 密室机关在线阅读》精选

眼前一片昏暗,我感到身体随着椅子不断在下降,可没过多久就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石室内,这把老龙椅沿着一个狭长的通道自上而下滑落下来,通道两边装有机关,人坐在椅子上恰好可以随着椅子落入这石室,只是下来以后椅子就自动升上去恢复原来的样子,看样子是一个单向的入口。

此刻我丝毫不害怕,一是这是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里,二是这秘密石室估计就是祖奶奶祖爷爷修建的,只是不知道为何要修建一个如此隐秘和精妙的地方。我四周观察一番,这间石室方方正正,却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东西,只是在墙角有一排破旧的书架,四周墙上点着百年不灭的薪油火灯,这东西我见的多了,像我们这样常年与石料打交道的家族,都会从一些矿物里面提炼出这种叫做“薪油”的物质,类似煤油,却只一丁点儿,就能燃烧好长时间,小时候祖奶奶就告诉过我这灯如何制作,我家除了电灯以外,后院的照明基本都是这样的灯,所以再熟悉不过。我顺手取下一盏用来照明,昏黄的灯光照的我的影子在石墙上闪烁跳动。我慢慢来到那排书架前面,上面放着五个花瓶罐子,看似是简单的装饰摆设,实则不然。这样的机关布置也是我家这宅子里常用的,祖爷爷发明了一种叫做“石筋”的东西,在墙体或石门内挖一个洞,用另外一根长条形状的石头传过去,两头连接会转动的榫子,一道门可以上下左右前前后后插入多条石筋,从外面看起来和普通的石门石板没有任何区别,却隐藏着巨大的机关。而石筋的另一头,通常就会被巧妙地连接在这些看起来陈年老旧的器物上面,不知道到的人永远找不到,就算碰巧找到了,也不知道开解的方法。

我走到书架边,一眼就看出来这五个花瓶罐子是按照“金石龙门”阵法所布置,三个花瓶各逆时针扭动三圈、六圈、八圈,两个土罐子顺时针转动九圈、十二圈,这用我们石匠家族的话来说叫做“金龙开眼”,只要“眼”开对了,那么机关也就打开了。

果不其然,在我搬动这几个瓶瓶罐罐之后,书架后面出现了一道暗门,里面隐约传来淡淡的香气,我推开门进去,可能因为年代太久远,一层一层的灰尘落下来,弄得我睁不开眼。

里面是一个狭长的通道,这个通道没有点灯,不知道通向哪里,只是按照我家房子的方位判断,这应该已经是圆通山山腹之中了。既然进来了,也管不了那么多,我大着胆子往前走,没多久就到了尽头,这竟然是一条死路。

我站在通道里琢磨,这不对劲呀,做这么精巧隐秘的机关,不可能里面什么都没有啊。我在这通道里搜寻了好几圈,还是什么也没发现。正要出去,却因通道太窄,我两只手分别扶着两边的石墙,突然发现,两边石墙不是普通的墙,左边石墙传来温热的感觉,而右边则及冷,这通道在地下山腹之中,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顺着两边石墙一路摸过去,果然越到里面两边墙的温差就越大,尽头左手边的墙已经烫手了,而右边的却是极冷。看来这也是一种机关,如果我猜想没错,这就是祖奶奶讲的故事里的阴阳断龙岩,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机关,只有古时候大名鼎鼎的九大石匠知晓其中的奥秘,两块巨大的青龙岩一冰一火,除非想办法将两块岩板的温度平衡到一个点上,否则这坚硬的巨岩就是用美国的炸药炸也纹丝不动。

只是我家这个阴阳断龙岩看样子还差些火候,没有传说中那么玄乎神奇,两边温度相差也并没有那么大,只是要我把这两边的石头温度变作一样,也绝非易事。

在这黑漆漆的密室里,要水没水要火没火,还真不知道如何来把这两块石头的温度改变。想来想去头发都抓掉了还是没有头绪,只好蹲坐在地上发呆,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冰冷的那边墙外传来“滴答,滴答”的水声,我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的听着,那边确实是有水声,也不知道到底通向哪里。

冰冷的墙上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我打个寒颤正要把头缩回来,忽然手下摸到有一条明显的凹槽,定睛一看,原来在墙壁偏下的位置,有一条长长细细的,像一根线一般的小槽子,本以为这是年代太久石头龟裂形成的,但仔细看来,这槽子边缘整齐规则,一头深入石壁,另一头弯弯曲曲联通着这通道最深处的墙上。我顺着摸过去,才发现正面的墙上最下面的位置,有一个小洞,大概有指头大小,小洞两边各连着两根细如发丝的槽子,分别延伸到两边的石壁上。

看来这就是机关的关键所在了,只是不知这么奇怪的机关要如何开启。我试着把一个指头深入洞里,伸进去一般就卡住了,这洞是一个锥子形状,越往下越小,像是某种容器。

容器!对了,会不会是用来装水的?或者说是用来盛装某种液体?想到这,我一阵兴奋,但很快又失落起来,在这暗无天日的覃家密室,前有万斤重的阴阳断龙岩,后有严丝合缝的老龙椅在上面挡着,我想出去都已是不可能了,何谈找水去,旁边可能是有水源,但是这巨石在前,我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又沮丧起来,我天生胆子大,倒也不害怕,家人找不到我,一定会发现那老龙椅的位置有过变化,只是这祖奶奶要留给我的信息,只怕是要辜负了。正暗自悲伤懊恼,突然想到,水?!液体?!我撒泡尿进去不知道会不会有用?

想到这,自己稍微一估量,不错,一大泡尿正憋着呢!于是我跪下磕了三个头,朝着最里面的石墙说到:“老祖奶,小磊被困于此,实在迫不得已,才出此下下策,望您老在天之灵保佑这石墙打开,我也好寻得您留下的线索,将我们覃家发扬光大!”

磕了头,我取下一个灯来,放在墙边,那洞实在太小,我怕尿不准,要是液体不够的话,就真的完了。我脱下裤子,聚精会神的对着那个小洞,一点一点的把尿尿了进去,只见我的尿进去以后,顺着两边的槽子缓缓流动,竟然流到了石墙之上。

这石墙上的槽子就像是有一个玻璃罩子一般,把液体挡在里面,流不出分毫来。我看的诧异,看来我的猜想是对的,只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两股液体顺着槽子流淌,很快就填满了整个石墙上的凹槽,空气中散发出一股尿骚味,我嫌弃的捏着鼻子,突然,两边的墙上同时开始冒出白色的烟雾,像是冰遇到火形成的水汽一般,不一会儿功夫,就弥漫了整个通道。开始时我担心这烟雾有毒,可后来放开手嗅了嗅,确定这是普通的水蒸气而已。再摸这两边石墙,温度竟然恢复了正常,岩石特有的冰冷触感随之传来。

“轰隆隆”一声巨响,中间本是死路的地方竟然打开了,漏出一个一人多宽的小石门。我惊呆了,想不到我家祖上居然真的会做着传说中的机关布置,真是巧夺天工。

镇定心神,我打着电筒进了这扇门,又是一间小石室,二三十平的样子,四面墙上都点着灯,一眼就能看清全貌,周围摆满了各种箱子,石碑,有两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器具,看起来像是雕刻用的工具,可最让人诧异和害怕的,确实这石室中间,有一把木头椅子,上面竟然坐着一个人!

我喊了两声:“喂,你是谁?干嘛坐在这?喂!是人是鬼,报上名来!”

没有动静。

我大着胆子捡了一颗小石子扔过去,还是没有动静。

没办法,我只好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走到离他只有几步路的地方,用电筒一照,天哪!这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身穿青布上衣,黑棉裤子,满头银发披散下来,说不上害怕,却有一种亲近之感。

我又靠近几步,这才看清他的脸,这张脸英气逼人,虽然已经老去,皱纹遍布,但还是无法遮掩住他年轻的时候的俊俏清秀。最为奇怪的是,这张脸竟然和我有七分相似。我仔细一想,和爷爷、爸爸都挺像,莫非这人是我家的哪位先祖?

再往下看去,这人除了脸露在外面,其他地方都包裹的好好的,露出一段脖颈,上面布满了灰白色的鳞片,这些鳞片和我背后的一模一样,看样子这人就是被这些鳞片害死的。只是也不知他究竟是谁,我该如何称呼,为何死了那么久尸体都能保存得那么完整?

疑问一个接着一个的涌上来,管不了那么多,既然来了,这个人又是我覃家祖先,我也不怕,索性在房间里翻弄起来。全部整理一遍,各种雕工精细的石头,宝玉,应有尽有,估计我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卖了,不是这片儿的首富也是第二!桌子上放着两个羊皮包裹,里面整整齐齐的插着一排刻刀,每把刀的材质、形状、大小都有所不同,但每一把都绝不是寻常的刻刀,看起来贵重无比。每把刀刀身上,都刻着一个“覃”字,这应该就是我家祖辈发家致富,吃饭的家伙了。

除了这些东西,也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了,我挑了几样小件儿的,准备带出去给家人看看,刚要出去,突然想到,还是该给这人行个礼,于是走过去跪在地上,正准备磕头,突然听到一声咳嗽!我全身的汗毛立马竖了起来,这房间不大,但东西也不多,这一声咳嗽,实在听的真真切切,我慢慢的抬头看他,没有什么变化。我连忙磕了三个头,刚要起来离开,又传来好几声咳嗽,这次我确信,就是这个人发出来的,难道闹鬼了?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拿了东西打算赶紧走,刚起身,一个包裹就从这个人身上掉落下来,掉在我面前。我吓呆了,但转念一想,有什么好怕,难道着自己家的先辈还会变成厉鬼来害我不成,想到这,鼓起勇气,上前把那个包裹捡了起来,包裹刚到手,就听到外面一声闷响,跑出去一看,原本冰冷的那道墙已经打开了,外面竟然有一条小河流,水哗哗的流淌着。

看样子是祖先庇佑,打开出口让我回去,我拿上那个包裹,又拿了那两个羊皮袋子,再磕了个头,沿着那小河一路走去。

小河水流越来越小,地势也越来越高,再往前走,又是死路,小河也变成小瀑布,上面黑漆漆的看不清是什么样子。我泄气的蹲下,心里想着,这祖先也真是的,也不给指条明路,脚无意中碰到一块松动的石头,我灵机一动,用力一踩,旁边的墙上竟打开了一个小门,里面是往上的楼梯,我赶快打着电筒沿着楼梯往上爬,没一会儿就看到了光亮,过去一看,下面是黑呼呼的水,上面只有一线天,原来我在我家院子里的那口井里,井上是那块巨大的青石板,只是没有盖严实,露出一半的天色来,而这个通道就在水上面的井壁上。我大声呼喊,奶奶找了我一上午,这下听到我的声音连忙跑过来,眯着眼睛从缝中一看,我从井壁的暗门里探出个头来,吓的哇哇乱叫。赶紧找来几个人,把青石板挪开,这才把我拖了出去。

晚上全家人回来,听我说完这些事,都不说话,爷爷抽着大烟筒子,呼噜噜的作响,好一会才说:“那是爸呀!当年爸的遗体也是交给寿能大师,只有妈知道葬在哪了,原来根本就没有下葬,还修建这么复杂的一个密室,要不是小磊这次偶然发现,我们可能永远也不知道呢,小磊,那就是你老祖,九大石匠之一的覃国华!”

我心里一震,原来就是传说中雕刻过巨龙的祖爷爷,于是连忙把带出来那些东西拿出来,大家一一查看,除了那套价值连城的雕刻工具,那个羊皮袋子里是几本手稿,看样子是祖爷爷写下的,里面记录了当年他进京雕刻巨龙遇到的诡异之事。

龙抬头

龙抬头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都市生活
  • 作者:抚琴的人

热门小说《龙抬头》由抚琴的人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里的主是周晴张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以前看不起自己的女神,目前来自己的公司应聘……有朝一日老虎归山,定叫血染半边天;有朝一日龙抬头,定让黄河水倒流!...二叔说安排好了,那就一定是安排好了,我相信我二叔。更何况,这里还是公安局,我不相信他们敢在这里动手。虽然这几年里我没干什么,但也养成了一副沉稳的性格,我目光冷静地下了车,盯着四周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的青年,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杀气腾腾,仿佛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块。但是没过多久,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住手。”。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星际最后一只妖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大元仙侠录 爱上毒舌男 人妻别想逃 奋斗在美漫世界 网游之驭灵师 都市主宰神医 陋俗之婚闹 津门女记者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