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8章 压棺小说

第18章 压棺小说

发表时间:2021-02-24 00:03:40 作者:

走入灵堂,村长正特别卖力地吆喝,打招呼大家把做法事的台子搭出来。  农村人对生老病死看得很重,什么香稞纸马、伐马走孝就再说了。  照我们这儿的规矩,人死后,还要搭一趟阴桥,请道士做法,送亡魂走完最后一段阳间路。  这个过程叫作“走阴”,必农村人对生老病死看得很重,什么香稞纸马、伐马走孝就不说了。。

>>>《阴阳劫》章节目录<<<


《第18章 压棺》精选

  走进灵堂,村长正卖力地吆喝,招呼大家把做法事的台子搭起来。

  农村人对生老病死看得很重,什么香稞纸马、伐马走孝就不说了。

  照我们这儿的规矩,人死之后,还必须搭一趟阴桥,请道士做法,送亡魂走完最后一段阳间路。

  这个过程叫做“走阴”,必须天黑之后进行。

  本来我们村的法事应该由爷爷主持的,不过他赶巧不在,所以村里人又从隔壁村子请来一个姓李的道士。

  村里人搬来几根竹凳,依次搭好,每一个竹凳下面,都点着一盏长明灯,还洒了很多糯米在地上。

  搭好“阴桥”之后,姓李的道士让大伙都散开,自己披了一身黄色的大褂,手上抓了一把桃木剑,洒出一大把黄纸,口中念念有词。

  他一边叽叽咕咕地念咒,好像喝醉酒一样东摇西晃,最后又跳起来,双脚稳稳地踩在竹凳上。

  桃木剑挑着一盏白色的灯笼,被李道士抓在右手,左手则晃着铜铃,唱喏了两声,

  “桥归桥,路归路,往生的魂儿,上路的鬼儿,阴人上道咯……”

  每喊一声,他都会摇动几下铜铃,然后挑着纸灯笼往前走两步。

  村里人都瞪大眼珠子瞧热闹,我也垫着脚,尽量伸着脖子往里瞅。

  我渐渐地,却感觉灵堂氛围有点古怪。

  大夏天,整个灵堂却冷嗖嗖的,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一股子寒气,沿着我裤腿往上钻,冻得我浑身直哆嗦。

  这天儿怎么这么凉?

  我打了个摆子,抬头看见姓李的道士仍旧站在竹凳上“送魂儿”,晃动着手上的铜铃。

  这“叮铃铃”的铃铛声闯进我耳朵里,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脑子有点迷糊,看东西都是重影。

  恍惚间,我好像看见李道士后面跟着一个穿寿衣的黑影,垫着脚尖,跟他一起跳上了竹凳。

  他们的身体贴得很紧,后面那个穿着寿衣的家伙好像没有骨头一样,完全是趴在李道士背上的,乌青色的双手,直接挂在他脖子上面!

  我使劲甩甩头,那黑影子却又不见了。

  这时候,李道士已经晃着铜铃,走到了最后一根竹凳上。

  他并没有直接跳下竹凳,而是抓起了手中的桃木剑,把剑尖朝下一直,对准了地上的瓦片。

  这是整个法事最关键的一步,走阴到了最后一步,必须破瓦。

  瓦片能破,才表示死者的亡魂已经被超度升天,等到头七一过,一切就没事了。

  李道士手上抓着桃木剑,运足了力气,狠狠朝着地上的瓦片刺过去。

  剑尖点在瓦片上,发出“咔”的一声,可随后发生的一幕,却让大伙瞪大了眼睛。

  那瓦片并没有破,反而从剑尖和瓦片的接触点,流出了一缕猩红色的液体,黏糊糊的,好像是血!

  大晚上的,白森森的光线映照下,那血的眼色格外刺目。

  “呔,魂归幽府,往生极乐,给我破!”

  李道士涨红了脸,急忙将桃木剑再度举起来,狠狠朝着瓦片上一刺。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太用力的缘故,当李道士将桃木剑狠狠往下刺出去的时候,脚下的竹凳却“咔嚓”一声,突然炸裂开。

  这一下猝不及防,李道士一声惊呼,居然直接倒了下去,摔了个狗吃屎。

  “哈哈……”

  灵堂传来同村人的哄堂大笑,做法事的时候出了这种状况,这道士丢人可丢大了。

  李道士这一倒,直接趴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村长见情况有点不对,赶紧让人过去,把李道士搀扶起来,使劲掐了掐人中。

  一帮人连掐带弄,这道士悠悠转醒,看了看地上完整的瓦片,脸色“唰”一下就白了,起身对我们村的人抱了抱拳,

  “对不住了各位,这活我接不了!”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要走,村长比较有见识,赶紧把他拦住了,拉到一旁小声说道,

  “李先生,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李道士脸色惨青,摇摇头,“不瞒你说,我姓李的干这一行也快二十年了,就从来没有破不了的瓦,傻子死得不太干净啊……”

  道士嘴里的不干净,也就是横死的意思。

  乡下人迷信,都晓得横死之人戾气重,倘若过了头七还不肯走,必定会变得凶魂,难怪这道士脸色这么难看。

  村长也吓了一跳,一听这话,更不肯让李道士走了,抓着他哀求道,

  “先生,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可别让这傻子死后坏了我们一村的风水呀。”

  李道士推脱不掉,突然看见了我,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走到我跟前,蹲下来说道,

  “陈凡,你是不是男子汉?”

  我挺了挺胸口,“我当然是了!”

  李道士笑眯眯地递给我一百块钱,“那……今晚留你在这儿给傻子守夜,替他压压棺,你觉得怎么样?”

  乡下有个说法,横死的人如果不肯被送走,可以找个童子身的小孩,骑在棺材板上睡一夜,童子身阳气重,可以镇住尸体的怨气,赶明儿一封棺,万事大吉!

  “啥!要我坐在傻子棺材上睡一晚?”

  听到这话,我心里直犯怵,赶紧把那一百钱又递回去,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李道士把眼睛一眯,又冷笑道,“你不刚说自己胆大,是个男子汉吗?怎么转眼又害怕了?”

  小孩哪儿懂什么忌讳?

  我不想被人说我胆子小,狠狠抽了抽鼻子,横下一条心,

  “好,我干,不过我要两百!”

  “哟呵,你小子挺会来事!”

  李道士笑着在我脑门上敲了敲,直接递了我两百块,指了指傻子的棺材,

  “那咱们可说好了,子时一到,你给我老老实实趴在棺材上,我会偷偷看着你,你要是敢跑,那就是小狗!”

  我拍了拍小胸脯子,“放心吧,我才不是小狗!”

  临晨左右,整个灵堂就剩我和李道士。

  傻子家倒是有个老娘,但得知儿子横死早就哭晕了被人送进乡镇医院,村里帮忙的人也纷纷回家。

  李道士掐着一块怀表,笑眯眯地走向我,“小子,到点了,快上吧!”

  我在李道士的“注目礼”下,缓缓爬上了棺材板,又回头对李道士说道,“叔,咱可说好了,你得在一边看着我!”

  让我一个人陪着傻子的尸体,我肯定是不敢的,可又怕被别人说我胆儿小,还好李道士答应过,会远远看着我。

  “放心,我先去撒个尿,你小子就待在这儿,对了,记得看好火盆和香炉,到点记得电香!”

  李道士嘿嘿笑了两声,在我脑门上弹了一下,转身就离开了灵堂。

  他这一走,整个灵堂就彻底变得死寂了下来。

  白炽灯泡上散发出森白的光线,冷幽幽的,大夏天却让人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在棺材板上坐了一会,渐渐却感觉周围的空气变得越来越冷,尤其是屁股下面的棺材板,好像垫了一层冰块似的。

  下午喝了不少水,有些尿急,我强撑了半个小时,实在忍不了了,就对着李道士离开的方向喊了一声,

  “叔,我想尿尿,先下来了啊!”

  灵堂外面黑黝黝的,还刮着呼呼的冷风,一点回应声都没有!

  这老小子,还说会一直盯着我,肯定不知道躲哪儿睡大觉去了。

  见李道士没有回应,我直接从棺材板上跳下来,猫着腰就想跑路。

  嘿嘿,小爷先回家睡一觉,第二天再赶早过来,就不信有谁能知道!

  我心里笑开了花,正为自己这点小聪明沾沾自喜,可没走出多远,背后的棺材却“砰”的一声。

  棺材板好像跳了一下!

阴阳劫

阴阳劫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鬼夫灵异
  • 作者:小丑

三分身怀生死劫,天生是要债鬼,我的不幸注定一生要随之而来一生,唯一的办法是入阴行……此时此刻我脑袋瓜里没想别的,满脑子一片空白,几乎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急忙将铁锹抡起来,找准舌头就砸,一边砸,嘴里一边疯狂地尖叫,。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野蛮娘子快认栽 明草 都市绝狂兵王 大神别笑 画春光 神洲:鬼谷传人 重启混元 美女总裁的燃情兵王 凤妃至上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