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狗娃遇害小说

第十二章狗娃遇害小说

发表时间:2021-02-24 00:03:36 作者:

此时屋里传来林玲父亲干咳除了挪着的声音,一下子林玲的弟弟妹妹扶着她的父亲出了,她父亲对我说到:“李医生,你肯定要再帮一帮我们啊!”林玲的父亲声音有些嘶哑,也像是是刚哭过通常,的确这啊我掉以轻心了,的话之后我对黑葫芦施法,让其不反被借助那也就不我叫林玲的母亲拿来香炉,点上三根香,我咬破手指把纸沾到我事先准备的一道灵符里,然后我拿起这沾了我的血的符映细细对它念道:“天地无极,万法归一,林玲速来,快快现身。”。

>>>《阴阳劫》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狗娃遇害》精选

此时屋里传来林玲父亲咳嗽还有挪动的声音,一下子林玲的弟弟妹妹扶着她的父亲出来了,她父亲对我说到:“李医生,你一定要再帮帮我们啊!”

林玲的父亲声音有些沙哑,也好像是刚哭过一般,看来这真是我大意了,如果之前我对黑葫芦施法,让其不反被利用那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我叫林玲的母亲拿来香炉,点上三根香,我咬破手指把纸沾到我事先准备的一道灵符里,然后我拿起这沾了我的血的符映细细对它念道:“天地无极,万法归一,林玲速来,快快现身。”

我现在只能用这种方法去找到林玲,如果她能现身,那就说明她还在,只是无法依附栖身,就如同孤魂野鬼,如果现身了还能问清情况,全力解决问题;如果她在我灵符的召见下一刻钟没有现身,就说明她遇到了危险,而最大的可能就是黑葫芦已被损毁。

我施了法,现在就静静的等一刻钟的时间了,如果没有出现那就需要做其他方面的打算了,当然我不能让我的疏忽而让林玲成为黑葫芦的牺牲品,毕竟她的遭遇已经很糟糕了。我必须再次尽力去帮她挽回失去的黑葫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现在只能祈祷了,我也不知道林玲现在是什么情况,到底会不会出现,她明明在我梦里说到叫我去救她。

突然香炉上一阵白色烟雾腾起,林玲终于出现了,这起码是个好现象,我赶紧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到:“这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情况?你到哪去了呢?到底是谁拿走了黑葫芦?你现在感觉还好吗?”

林玲显得很虚弱,无力的说到:“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在哪儿?最开始我只知道我在葫芦里休息,也不知怎么的就被外力打了出去,等我醒过来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而且那个地方到处长满藤蔓,死死的缠微着我,不断的吸收我体内的阴气,如果不是刚听到你叫我,在灵符的指引和帮助下,我估计都不知到能不能回到家里?”

我说:“那你知道是谁把你从葫芦里打出来的吗?”

林玲说到:“不知道,我当时被打出葫芦时昏昏沉沉,但似乎听到有对话的声音。”

说完,林玲便倒了下去,估计是消耗太多她的阴气了,我立刻把香炉里的炉灰倒干净,将她暂时封锁在香炉里,最起码可以避免她受到二次伤害。于是我叫林玲的母亲把香炉放好。

突然门外吵吵嚷嚷,又好像有人在哭泣,我跑出去一看,不远处的树下围了一群人,确实有人在哭泣,哭得很凄凉,如同死了人一般。刚好门口路过一个人,我问他前面树下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人在哭?他说是他们村里的二柱和二柱的媳妇在哭,他们的小孩狗娃玩水淹死了,就刚刚的事,那地上躺着的就是他们的儿子。

我急切的问到:“淹死了?就是在出村路口等车那段路上下面的那个湖泊吗?”

他说到:“是啊,就是在那个湖里,这家人真是命苦啊,好不容易得了个儿子,就这么说没就没了。”他说完然后就摇了摇头走了。

我走了过去那棵树下,看了看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小孩,我看到那小孩子的两边的脚上有各有一条淡红色的抓痕,难道这小孩子的死另有他因?不过,如果说凶手是人的话,那他的动机是什么,怎么会对一个这么小的小孩下如此毒手?

我走到小孩尸体旁蹲了下来,仔细看了一下,这淡红色的抓痕有些奇怪,像是人的手指抓痕,正当我想再进一步检查孩子的时候,突然我被孩子的母亲推开了。

他们对我吼道:“孩子都死了,你在干什么?”

我向他们解释道:“各位,请听我说,我怀疑小孩不是自己溺水淹死的,不信你们看他脚踝上的抓痕。”

他们听我一说,马上认真查看了孩子的脚踝,确实有一圈淡淡的红色抓痕,然后众人都把目光落到我的身上,特别是孩子的父母,他们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小孩是不是不是意外死亡的。我向他们说到,根据这种情况这个还是要调查清楚。

我说可以先报警处理一下,然后我问孩子父母可有跟什么人结下过什么梁子没有,他们都说没有,旁边的人也都说他们一家在村里待人都是挺好,孩子也懂事,按理说跟谁有冤仇这是不可能的。

我再次蹲了下来,我向孩子的父母说到我想给孩子做下检查,看看是什么原因,看看孩子身上还有什么可以的地方,在孩子父母的同意下,我扒开了孩子的衣服。这事情确实没有所有人想像的那么简单,孩子心前区的位置竟已凹下去一块,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惊讶,孩子的父母更是不能接受,究竟会有谁对他们的儿子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来。

我给他做了个心界叩诊,正如我猜想的一样,孩子的心脏已经没了,可是这没有外伤留下的明显伤口,我心里明白这绝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能做到让一个人的心脏脱离身体,而不用破体而出,能这样做的无非就是鬼神了。

我对孩子的父母说到:“这孩子的心脏已经没了,已经被不明鬼怪摄取了。”

所有人再次惊诧的看着我说到:“这怎么会?孩子身上都没有伤口,你不能单凭孩子胸口凹下去就说孩子的心脏没了呀。”

我说:“这是真的,不信你们可以等法医来了做尸检。”

此时孩子的父母已是肝肠寸断!

那这么想来这小孩肯定是被鬼害死了的,那么会是什么样的鬼呢?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致一个孩子于死地,为什么又要选择伤害小孩子呢?这又是怎样一种方法,摄取小孩子的心脏又是为何?难道这件事情也会跟林玲的这件事情相关吗?如果这两件事情相互关联,那么相互联系的地方又是在哪里呢?

我详细了询问了孩子父母是如何发现孩子的,具体是在什么位置发现的,孩子的父母已泣不成声,只道旁边的说到孩子是今晨与隔壁伙伴小虎一同出去玩耍,谁知小虎魂不守舍的跑回家里,吓得什么话都说不出,回到家小虎就跟傻掉了一样,呆头呆脑,说什么他也不会搭理你,小虎他的母亲现在也吓得死去活来了。

因为狗娃的母亲,见小虎回来这么久了,她家狗娃还没回,她就以为去了哪了?看到小虎这种情况她有所担心。因为他是与小虎一起出去,现在也都不见她家狗娃回来,就来到小虎家里问小虎,进门就听到小虎的母亲带着哭腔叫喊着小虎,她就是看到小虎好像突然变傻了一样,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的,突然她也有种不详的预感,她上前问小虎知不知道狗娃去了哪里,哪知小虎呆呆的说到,然后又笑到,有鬼把狗娃抓走了,然后就开始一直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狗娃的母亲慌了神,问小虎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哪里有鬼?可是小虎还是说:“有鬼把狗娃抓走了”。狗娃的母亲来到地里找到二柱,叫了村里的大人们一起去找,谁料竟在出去的山路下的那个深潭湖里发现了狗娃的尸体。

我想狗娃是今晨才失踪,死后才三个小时不到按理说在水里的话不可能这么快就浮上来的,难道尸体发胀了吗?我按压了他各处皮肤位置,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看来还是很难搞明白,不过我要先去看看小虎了。

看看能不能发现其他的什么线索,我向他们表明身份,说明我是一名医生,而且会看一些鬼邪做祟的事。当我在村里其他人的带领下很快来到了小虎的家里,带我去的人跟小虎的母亲说:“小虎这孩子呢?在家吗?狗娃这孩子被水淹死了,想看看小虎当时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情况?”

小虎的母亲擦着眼泪说到:“什么?狗娃死了?我们小虎也傻了,一直说着胡话,现在也还说着,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然后她又说到:“怪不得小虎会一直说着狗娃被鬼抓了,难道他们一起遭遇吓人的事了吗?”说完带我们来到她家的后院,只见小虎一个坐在树下呆呆傻傻的望着墙角,嘴里依旧说着:“有鬼把狗娃抓走了。”

带我来的那人跟小虎的母亲说明了我们来的原因,我上前跟小虎说到:“小虎,醒醒,你醒醒,你能听到我说什么吗?”我的手还在他的眼前晃动了一下,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看小虎给吓得着实不轻,我用手提起他的眼皮,眼珠子很呆板,估计是魂不守舍了,要帮他把魂叫回来,叫魂其实很多农村里的人都会,特别是一些年长的长辈;因为小孩子最容易被吓到了,我记得我以前小的时候,也经常被人,或者一些什么东西吓到,经常哭个不停,奶奶都会帮我叫魂回来,因为孩子容易被吓跑魂,这个孩子所谓的魂就是孩子的童年。

阴阳劫

阴阳劫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鬼夫灵异
  • 作者:小丑

三分身怀生死劫,天生是要债鬼,我的不幸注定一生要随之而来一生,唯一的办法是入阴行……此时此刻我脑袋瓜里没想别的,满脑子一片空白,几乎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急忙将铁锹抡起来,找准舌头就砸,一边砸,嘴里一边疯狂地尖叫,。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穿越全能网红 诡秘之主 吞海 唯我魔道 超脑太监 不过尔尔 义薄云天大师兄 日综店长生涯 死亡之大富翁 有个小妖精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