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章 驱邪小说

第三章 驱邪小说

发表时间:2021-02-24 00:03:35 作者:

那几个更年轻的小伙但是敢靠前,在方如生的劝说下但是慢慢的的往前来了,我叫他们一同把方如生的父亲抬出门外,但是这是由于方如生父亲身上有符咒的原因,有了符咒的占时解开封印,因为方如生父亲的身体就也没之后方如生所说的那般很沉重了,几个人把他父亲抬出门外还我和方如生几人在屋内折腾了一番便抬着被鬼附身的方大叔出了门,此时的艳阳正在西斜了,这可不是好兆头了。。

>>>《阴阳劫》章节目录<<<


《第三章 驱邪》精选

那几个年轻的小伙还是不敢靠前,在方如生的劝说下还是慢慢的往前来了,我叫他们一起把方如生的父亲抬出门外,不过这是由于方如生父亲身上有符咒的原因,有了符咒的暂时封印,所以方如生父亲的身体就没有之前方如生所说的那般沉重了,几个人把他父亲抬出门外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和方如生几人在屋内折腾了一番便抬着被鬼附身的方大叔出了门,此时的艳阳正在西斜了,这可不是好兆头了。

方湘湘见了她父亲被我们抬了出来,跑了过来,问我:“李医生现在怎么做下一步?”

我叫他们把方如生的父亲放在地上,对着方湘湘说:“你把糯米洒在你爸的身边,围成个圈就行了。”

方湘湘撒好糯米之后,我便叫两人一起拉起一块黄布,做好应对的准备。我走向前去撕下贴在方如生父亲身上的黄符,一把抽去裹在他父亲身上的黑布,顿时他父亲的皮肤变得很黑,脸上的皮肤时起彼伏,变得很狰狞,在旁的所有人都吓的后退几步。

方如生的父亲在地上挣扎着阳光对他的刺激,说确切一点是上他身体的鬼在做着挣扎,此时他的手脚被驱使的扭曲着,突然他从地上跳跃了起来,正要往前冲,被围在脚下的糯米阻挡住了,我赶紧叫他们把黄布缠在他的身上,以防被逃脱而去。

当他们把黄布紧紧地缠在方如生父亲的身上时,我随即把黑狗血和公鸡血混合之后的血泼洒到裹在方如生父亲的黄布上,并叫方湘湘取来一碗清水,泼洒在黄布上混合的鲜血,突然间变成了黑色,这时见方如生父亲体内的恶鬼在阳光下变得更加狂躁,似乎在他的体内乱窜,我在清水中烧了一道符,端到方如生父亲的面前,见他父亲的双眼有黑色的瘴气不断的涌现,这时我把这碗烧了符咒的清水从嘴里灌入他的身体,突然一阵巨响,他挣脱了缠绕在他身上的黄布,把黄布撕得粉碎,拉扯黄布的方如生和另一个小伙子被突然炸开的力量弹了出去。

方如生的的父亲双手挥舞着,像是要向我发起进攻,此时艳阳逐渐退去,天变阴了,他的双手依然挥舞着。

方湘湘喊道:“爸,你快醒醒。”

突然间一团黑气从她父亲的体内冲出,直向我过来,这团黑色的瘴气就是鬼,我大喊道,大家小心。

我立刻从台上拿起桃木剑向那附身于方如生父亲身上的鬼刺去,只听见一声恐怖的惨叫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见方如生扶着他的父亲,不过此时他的父亲还在昏迷中,不过现在看了他的面色确实要比之前好了。

方湘湘和她母亲走到他父亲身边问我说:“李医生,我爸他现在怎样了?没事了吧?”

我摸了摸他的脉搏已经可以感觉到了,再次翻起他的眼皮见双眼已不打转了。

我说:“应该没事了。”

此时太阳差不多要下山了,那几个叫来帮忙的小伙子也都走了,

我也向方如生辞别了,他要我住上一晚再回去,但我还是先回旅馆去了。只是留了号码,有事再叫我,因为此时他父亲身体应该没事了,附身的鬼也已经被杀死了。方如生的村寨离我所住的旅馆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也告诉了他我住的地方,不过明天中午我就要随同事一同回去了。

随料,第二天早早的方如生便跑到我所住的旅店敲着我的房门,喊道:“李相士,李相士,快点救救我爸吧!我爸他又犯了!”

此时我正好在收拾行李,我的同事假期比我长两天还有接下来的行程,我也没去跟他们讲我有事去了,他们只是以为我已经去坐车回去了。

事出突然,我提着行李退了房,跟着方如生再次往他家里赶,我问他说现在又怎么个情况,昨天不是挺好了吗?那上身的鬼不是已经杀死了吗?

方如生说到:“我也不知道啊,今早起床我爸便又跟之前一样了。”

我听他说完,突然想起了那道长给我的那本《相法全经》看里面能不能找到什么有关的东西。从书中看到一段有关邪祟的说法,很类似方如生父亲的情况,书中说的这这邪祟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鬼,而是一种怨灵,要除掉它,必须除去它的怨气,否则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把它扼杀住,它随时随刻都会回到宿主身上,直到宿主魂消体亡。

书中还介绍说如果要除去怨气就必须找到它怨气的来源,一把火烧尽,但是要先将其怨灵封住,不然怨灵跟宿主都会无处安身,从而前去报复毁它源头的人,封住后立刻再用长明火将它与宿主的一撮头发烧成灰烬才行,书中的长明火就是取至长明灯上的火。

当我们刚下车,进入村寨口,走到方如生家里,只见方湘湘和她母亲哭红着眼睛向我们说到她父亲在方如生离开之后不久便发疯似的跑了出去,现在已不知所踪了。

方如生听方湘湘一说父亲不见了,顿时指责起方湘湘说到:“怎么回事?不是要你好好看着的吗?我才把李医生,李相士请回来怎么就人不见了呢?”

我也有点纳闷了,之前不是怕光的吗?怎么这次会跑出去?

我放下行李说到:“方医生,不,我叫你如生吧,你也别叫我李医生什么的了,就叫我李昶吧,现在也不要怪湘湘了,现在想想有什么地方方大叔有可能去的?”

“对了。”我恍然大悟,再次说到:“你知道方大叔之前去哪里采的药,如果按书上说的,那他应该是去了他碰到怨灵的地方了。”

“有道理!”方如生答道。

方湘湘说:“什么怨灵?”

“爸不是被鬼上身了,上爸身的是怨灵,要消除怨灵的怨气才能消除它,否则爸就魂消体亡了。”方如生解释说。

我问方如生说:“你不是说方大叔之前是去采药回来之后才变成这样的吗?那你知道方大叔之前是去了哪里采药吗?”

“你们跟我来。”方如生说。

我说到:“等一下,我们还要再去道长的道观里向他借风水罗盘,不然山上这么大地方是很难找到的,再说了还要有长明火才能消除那怨灵,所以我们还要再去一趟道观。”

于是我拿了桃木剑,和方湘湘还有方如生三人往道观跑去,到了道观,昨天与我们相见的那位道长正在大殿打坐,我们再次跟他说明了缘由。很快他就把我们所需的一切都给我们准备好了,而且还赠送给了我们。

出了道观,我和方湘湘二人跟随方如生往他父亲之前采药的山上跑去,在山肠小道上快速的穿越着。经过两个小时的跋涉后,终于来到方如生父亲之前采药的地方,突然我手中的风水罗盘上的指针晃动了起来,看来他父亲就在附近了。

我说到:“到家注意了,方大叔应该就在附近了。”

这时我手上的罗盘指针晃动了几下便停了下来,指向了前方。

我小声喊到:“如生,湘湘你们都过来,方大叔就在前面了。”我们三人顺着风水罗盘所指的方向向前走去,果然前面一个人站在那里,晃头晃脑的,而前面看得出那是一个被毁了的坟墓。

方湘湘突然对他父亲叫了起来,猛地,方湘湘的父亲回过头来,双眼如昨日一般充满了黑色的瘴气,如今却可以站立在光天化日之下了,看来要对付他体内的怨灵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这时竟见方如生的父亲开口说话了,不,这肯定是邪恶的怨灵在说话。怨灵驱使着方如生的父亲,怨灵的力量确实变得很强大了,以我们三人之力不知有没有能战胜它的把握,而且还不能伤害到宿主,这可是难上加难了。

怨灵驱使方如生的父亲开口说到:“你们真是不自量力,昨日竟敢趁我吸魂不备时伤我。”这恶灵的声音带有一丝丝的恐怖。

方如生说到:“这是你自食其果,竟敢附身于我父亲身体里,赶紧滚出我父亲的身体。”

只见方如生的父亲说到:“我就是你爸,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随后便哈哈大笑起来。这都是这邪恶的怨灵驱使着的,其实是方如生父亲体内的怨灵发出来的。

我给方如生和方湘湘使了眼色,意思要他们趁它不备只是剪取他父亲的头发。我挥起桃木剑向他砍去,只见他用右手直接挡开了。岂料他又一个反身向我袭来,把我击倒在地,在我倒地瞬间,抛出黄符正好击中被怨灵附体的方如生父亲,只见黄符在他身上击起一道白烟,像是腐蚀他的身体一般。

他再次向我发起攻击,不料方如生上前阻止他的父亲,被他父亲双手一挥也翻到在地,我挥起桃木剑在空中画下符印向他指去。

我对方如生父亲体内的恶灵说到:“你为何要害人,赶紧脱离你的宿主,否则休怪我了。”

阴阳劫

阴阳劫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鬼夫灵异
  • 作者:小丑

三分身怀生死劫,天生是要债鬼,我的不幸注定一生要随之而来一生,唯一的办法是入阴行……此时此刻我脑袋瓜里没想别的,满脑子一片空白,几乎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急忙将铁锹抡起来,找准舌头就砸,一边砸,嘴里一边疯狂地尖叫,。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穿越全能网红 诡秘之主 吞海 唯我魔道 超脑太监 不过尔尔 义薄云天大师兄 日综店长生涯 死亡之大富翁 有个小妖精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