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把衣服脱了小说

第30章 把衣服脱了小说

发表时间:2021-02-23 21:31:15 作者:一枝

姜绿芜下意识的抿紧嘴,大大地的眼睛望着傅斯年,很脆弱而倔犟的模样让他心头一震。掩藏性的扯起一抹讽刺的微笑:“那的话这样说的话,这起枪击案,的话是你你会怎么做?”她愣掩饰性的扯起一抹嘲讽的微笑:“那如果这样说的话,这起枪击案,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许你百岁芜忧》章节目录<<<


《第30章 把衣服脱了》精选

姜绿芜下意识的抿紧嘴,大大的眼睛看着傅斯年,脆弱而倔强的模样让他心头一震。

掩饰性的扯起一抹嘲讽的微笑:“那如果这样说的话,这起枪击案,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她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傅斯年转换话题这样的快,但还是下意识的回答道:“这次的枪击案太过仓促了,当时我都看到了好几张熟面孔,更不要提傅锦辉了,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的比较好……”

“从长计议?呵,从长计议错失了这次机会怎么办?”他皱着眉,看着姜绿芜。

“你以为老头子天天都出门吗?只有这次机会,你给他挡了一颗子弹,就像当年的江敏一样,相当于你已经走进了他的心里!成为了他认可的人,接下来你应该好好把握机会!”

姜绿芜被他解释的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可是,你应该是先通知我啊。”

“通知你?通知你你还会演的这么像吗?”

很明显,她不会,如果她知道了,一定不会如此的惊慌失措,说不定还会让傅锦辉看出什么异常来!

“这几天你就先不要上班了,在家里好好静养吧!”

言下之意就是让她好好陪着傅锦辉。

顿了顿,傅斯年开口说道:“这次是没有办法,下次,我会和你说的。”

姜绿芜的眸子半垂,嘴唇被她咬得鲜红。

“好,是我莽撞了。”

闻言,傅斯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姜绿芜木讷的看着门口的方向,眼神里没有一丝的亮光。

“原来,到底是我太笨了……”

……

又是几日,在姜绿芜的强烈要求下,保镖只好给傅锦辉打过电话,将她接回了家。

刚回到房间,她就迫不及待的问旁边的女仆:“傅先生呢?”

女仆搀扶着她坐在床上,听到这句话,连忙弯下腰,神色十分恭敬的说道:“先生在花园里,如果小姐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可以帮您传达。”

姜绿芜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女仆会如此的恭顺,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眯了眯眼,看向女仆。

“慧娃呢?”

那次慧娃在她的汤里下药,她在傅锦辉的面前告了她一状,慧娃就被管家调到了其他的地方。

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们总是能见个一两面的。

如果这次给傅锦辉挡枪有用的话,他应该会有所作为。

没想到的是,女仆听到了这句话,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

“先、先生说,如果、小姐问起来的话,就说、她已经去了该去的地方了……”

去了该去的地方?

看着她惊恐的模样,姜绿芜心下了然,像是来了性子一般的又问道:“那唐绘梨呢?”

“啊?”

女仆抬起头看了一眼姜绿芜,又惶恐的垂下了头。

“唐小姐,唐小姐没有什么事,只是……只是从先生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脸色煞白,好像是受训了……”

本来还想问艾艾会有什么结果,但是看女仆几乎和墙壁一个颜色的脸,就收住了口。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小姐可以叫我小梅……”

这是连真正的名字都不想告诉她了吗?她有这么可怕吗!

她不知道的是,半个月前,也就是她才受伤的时候,管家已经训戒过他们了,如果要让姜绿芜有一丝的不爽,统统都要滚蛋!

想到慧娃的下场,她们怎么能不害怕!

“小梅……”

“是……是。”

看着她气息不稳的样子,姜绿芜也没有了问下去的欲望。

“没事,你出去吧。”

“是!”

这次回答,中气十足!是不想和我一个房间里吗!

“……”

下意识的向旁边的落地窗望去,傅锦辉在那里吗?

不知何时,窗外的那一棵大树的叶子已经有些泛黄了,想想日子,秋天居然已经来了。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认识傅斯年这么长时间了。

时间过得真是快!

忽然她皱皱眉,想傅斯年干什么?

回过神来之后,下意识地考虑自己该怎么办。

这几天傅斯年从来都没有来看过她,想必是对她有所厌恶了吧,毕竟那天自己是有些失态了。

既然如此,那么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可是照他所说的,傅锦辉真的承认她这份恩情吗?

目光忍不住飘向了窗外的天空,灰暗的天空下,她看不到一丝的温暖,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伤的缘故,现在的她希望的害怕寒冷。

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被单,忍不住喃喃自语道:“如果他承认就好了……”

“承认什么?”

闻言,姜绿芜下意识地向声音的来源看去,不知何时,傅锦辉出现在了门口,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看他的样子,她心中忽然一喜,看来傅斯年说的是对的!

“没什么。”

也不再追问,他按下手边的按钮,电动的轮椅缓缓的开到了姜绿芜的床边。

“你肩上的伤恢复的很好,我给你请了一名医生,等会儿让他给你看看。”

第一次,傅锦辉没有用嘲讽的语气和她说话!

姜绿芜愣了愣说道:“不用了吧……”

“看看比较好。”

“先生,医生已经来了,用不用请他进来?”

站在门口的小梅低着头,不敢看里面的人,向里面的傅锦辉说道。

闻言,他点了点头,表情淡然:“让他进来吧。”

“是。”

没过一会儿,门外传出一声清冷的声音,有些熟悉。

姜绿芜下意识地向门口看去,来的是沈墨白。

她的记忆力很好,更何况这个人简直就是人中龙凤!

不过,看见他的脸,瞬间就回想到了半个月前的情景,那把自家的父亲气到医院里,也是个人才!

不得不说,今天的沈墨白穿上了白大褂,配上那张苍白冷漠的脸,显得极为的禁欲,一言一行却是无比的矜持高贵,这是常年受到良好的礼仪教导才有的姿态。

沈墨白有让别人惊艳的资本,再一次遇见他,却丝毫不影响姜绿芜对他容貌的赞叹。

长得真的太好看了!用什么修饰词都觉得是一种玷污。

如果和他生活在一起,简直就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比起姜绿芜这些复杂的心思,一旁的傅锦辉倒是平静多了。

他神色淡然,向沈墨白招招手:“你来了,给她看看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沈墨白闻言,点了点头,从随身带的箱子里掏出仪器,好看的眉皱了起来,看着姜绿芜,美好的唇型里吐出好听的声音,像是晶莹剔透的冰珠。

“把衣服脱了。”

“什么?”

她听到了什么,把衣服脱了?

“把衣服脱了。”

这次,她听的清清楚楚。

“为什么?”

听到了这一句话,沈墨白忍不住皱了皱眉,眼睛也变得有些冰冷。

“脱了衣服我才能给你检查。”

被他语气里的冰冷冻得哆嗦了一下,她回过神来,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尴尬地想要把衣服脱掉,却突然发现旁边还有一个人。

“傅先生你……”

像是才回过神来一般,傅锦辉罕见的愣了一下。

他看向沈墨白,眼睛里没有什么别的情绪,只是说道:“好好的给她看。”

说罢,就推着轮椅出去了。

姜绿芜没有错过临走时傅锦辉眼底的那一抹尴尬,一时也反应不过来。

只觉得他们这几天怎么都奇奇怪怪的,让人琢磨不透!

心里想着,却被沈墨白打断:“姜小姐,请你把衣服脱掉,我要给你检查。”

用力捏了一下被子,姜绿芜有些羞耻的低下头,将睡衣的扣子解开。

看着她缓缓的动作,沈墨白没有什么表情,在沈大公子眼里,眼前的女子约莫20岁左右,容貌并不丑陋,羞赫的样子让他有种想要替她把衣服脱下来的冲动。

随着她的动作,他看到了一片如羊脂一般的皮肤,看起来很细腻。

嗯,一定很适合做成标本。

对于一旦开始研究标本,沈墨白就有些呆。

不知道沈墨白情绪的姜绿芜,此时是十分害羞的。

从来没有在异性面前主动脱过衣服的她,现在感到异常的羞耻。

像是感觉不到姜绿芜的不好意思一样,看见姜绿芜脱的只剩下内衣,他拿起小剪刀,很利索的将她绑在肩头的纱布拆开。

姜绿芜本能的一颤,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

“不要动。”

头顶上的声音没有什么感情,吓得姜绿芜身体一僵,强撑着身体的不适,一动也不动。

像是满意她的识趣,沈墨白的动作快了很多。

意外的是,其实撇开心底的那股不好意思,说实话,姜绿芜并不感觉到有什么的难受。

看着眼前的一抹鲜红,沈墨白皱了皱眉,他不轻不重的按了姜绿芜脖子一个地方说道:“疼吗?”

闻言,她感到疑惑的眨了眨眼回答道:“不疼。”

许你百岁芜忧

许你百岁芜忧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短篇小说
  • 作者:一枝

贫困女孩姜绿芜为了还妹妹欠下的高利贷,答应下来富家私生子傅斯年夺回父亲遗产的计划。姜绿芜以女看护的身份回到富豪傅瑾辉的身边,而且娶他。新婚当天,傅瑾辉暴毙,姜绿芜午夜时分,赌场内正是沸反盈天的时候,赌徒们猩红色的眼中带着狂热而疯狂的光,肆意将面前代表千万的筹码推倒。灯红酒绿下掩盖着一片欲望的火花,闪烁晦暗的灯光下是不堪一击的脆弱与疯狂。。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野蛮娘子快认栽 明草 都市绝狂兵王 大神别笑 画春光 神洲:鬼谷传人 重启混元 美女总裁的燃情兵王 凤妃至上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