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又是一个蠢女人小说

第28章 又是一个蠢女人小说

发表时间:2021-02-23 21:31:14 作者:一枝

回家去的时候,姜绿芜始终想找什么话茬说话的,再这样一直这样立刻就得回塔了,到时候会有什么机会和他的关系更进一步扩大?正心里想,她望着傅锦辉,犹豫张口地说:“先生,我……”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他的眼睛微微眯起,那久经上位者的气息,让人不住的想要臣服。。

>>>《许你百岁芜忧》章节目录<<<


《第28章 又是一个蠢女人》精选

回去的时候,姜绿芜一直想找什么话茬说话,再这样下去马上就要回城了,到时候还会有什么机会和他的关系更进一步?

正在想着,她看着傅锦辉,犹豫开口说道:“先生,我……”

话还未完就被前面的保镖打断:“先生,后面好像有车跟着我们!”

姜绿芜闻言,心底一颤。

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他的眼睛微微眯起,那久经上位者的气息,让人不住的想要臣服。

前面的保镖犹豫了一下说道:“先生,我们要不要甩开他们?或者警告一下?”

傅锦辉闻言嘴唇勾了勾,那稳定的模样让姜绿芜的心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不用,让他们跟着,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他突然停了下来看向了某处,脸色瞬间有些难看,手按着姜绿芜的头,狠狠地向下一压:“趴下!”

“嘭!”

一颗子弹直接穿过玻璃,射向了傅锦辉。

姜绿芜吓得大惊失色,失声尖叫道:“不要!”

前面的车忽然一个摆尾,堪堪的让那颗子弹擦过他的耳畔,直射出去。

他的脸色难看了下来,看着碎掉的车窗,眼睛微眯。

“很好,有叛徒!”

什么有叛徒?

愣了一下,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理解傅锦辉话里的意思。

像他们这样的人是非常珍惜生命的,防范安全会做到最好。

可是这一次,一枚小小的子弹竟然轻而易举的穿透了特制的防弹玻璃,直接进入了车里。

这样的话,能够悄无声息地换掉车子,恐怕只有内部的人能够做到了吧!

这时候,姜绿芜发现,前面的车子或多或少的有一些破损,甚至有的直接掉到了一旁的沟里!

第一次直观的觉得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一时间她被吓得瑟瑟发抖。

对方的人太多了,她甚至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对方样子。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下一刻有更多的子弹射向这里!

对方人多势众,甚至已经有好几辆车,正慢慢的朝傅锦辉所在的车靠近。

车内,两人靠得极近,稍有不慎就会误伤姜绿芜。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当她惊慌失措地向车窗外看去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

那人她见过,是傅斯年的保镖之一,她的记性很好,根本不会记错!

突然,他们的车子被狠狠地一撞,另一边的车窗那里,也就是傅锦辉的方向那里,车内传来了吹口哨的声音,这群亡命之徒!

原本表情淡淡的傅锦辉脸色变了,那阴狠的模样让姜绿芜心底暗暗的心惊!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他!

那嗜血的模样,让她明白了为什么他能够担当起赌博帝王了。

“通知所有人,让他们顺着另一条路往山上去!另外打电话给会里的人,派人来!”

说完,从身旁的保镖腰后掏出了一把手枪,递给了姜绿芜。

“我的身边不需要废物!”

姜绿芜颤抖着手接过来枪,可是根本不会使用。

“打开保险栓。”

姜绿芜闻言,比葫芦画瓢,拉开了保险栓。

看着对方越来越多的熟面孔,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心头,这一切都是傅斯年做的?

如果是真的话,那么目的呢?傅锦辉死掉对他们没有一丝好处。

只要他一死,遗嘱就会立即生效,到时候他们一毛钱都得不到!

必须要保护好傅锦辉才行!

又是“砰”的一声,车子的轮胎被枪打爆了,车子直接失控,瞬间向旁边滑去。

姜绿芜下意识的抱紧了傅锦辉,自己充当了肉垫。

无论如何,傅锦辉绝对不能出事!否则她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功夫!

车子滑出了十几米才堪堪停下,姜绿芜只觉得全身剧痛,尤其是脊背,让人恨不得晕过去。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突然出现的保镖狠狠的拉开,脊背再一次撞到了车子上。

“啊,好疼!”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这一声轻呼,原本在车里的司机,一把背起不良于行的傅锦辉,向一旁的草丛里窜去。

姜绿芜愣了一下,连忙跟上。

一群人追着傅锦辉开始动作的时候,又是一群人冲进了战火中,局势瞬间向一边倒。

原本攻击他们的人因为这一群人的加入,出现了颓势。

这时候,不知是谁向天空中打了一枪,一群人立刻开始撤退。

姜绿芜虽然依旧紧紧握着手枪,但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脚步也慢了下来。

“还不快跟上!”

她突然间听到傅锦辉恶狠狠的声音:“你以为他们撤退了就安全了吗?愚蠢!”

下意识的向他看去,却发现他的身后不知何时跪立着一个人,那个人正瞄准了傅锦辉,一颗子弹瞬间飞了出去,来不及细想,只知道绝对不能让他出事!

情急之下她一个打滚,扑向了傅锦辉,一颗子弹直接穿过姜绿芜的肩胛骨。

“疼!”

真的很疼,就像伤到了骨子里一般,整个灵魂都忍不住跟着呐喊。

恍惚间,只来得及看见傅锦辉震惊的眼神,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晕了过去。

医院里。

特护病房里的血腥味和消毒水味交织在一起,几乎浓烈的要把人熏晕。

像是没有这个觉悟一般,傅锦辉坐在轮椅上,眼色复杂的看向床上的姜绿芜,因为中抢了的缘故,姜绿芜的脸色很是苍白,厚厚的被褥将她衬托的越发的瘦弱。

这样的女人,这么小,像是一捏就会死掉,没有一点的攻击力,怎么能够替他挡下一颗子弹呢?

“又是一个蠢女人,看起来这么小,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给我挡子弹?”

莫名的就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他就想到了什么。

江敏啊江敏,没有想到,我居然又被一个女人给救了,你说你们怎么那么蠢!

江敏当初救他的时候,是带着某种目的的。

当时的江家的年轻一辈没有男人,江父又深爱着江母,不肯找野食,因此并不如傅家和沈家。

那时的江敏是家里的老大,比他大了整整十岁,总是缠着他,想要做他的妻子。

他不喜欢这个老女人,比起她,他更喜欢年纪小一点的,看着就感觉心情会好。

被缠的太紧了,他会恶狠狠的嘲弄道:“你比我大十岁,你太老了!”

她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受伤,很快又是笑嘻嘻的:“没事啊,不是有句话这样说吗?女大三抱金砖!我都大你这么多,你们家肯定会更加的兴盛的!”

那时的他心高气傲,总是认为她是为了自己的家族才这样卖力的追他,因此即使她脱光了站在他的面前,他都不会给她一丝回应,他心里十分厌恶她的。

就是那样横冲直撞的年纪,傅锦辉说不过自己的母亲,在去参加江敏生日宴会的路上,遇到了仇家的埋伏。

那时的傅锦辉多么的骄傲啊,身边没有带一个保镖,无奈之下,只能满是狼狈的向江家逃去。

就是这么的凑巧,恰好遇到了回来过生日的江敏。

江敏其实当时完全可以躲在一边,可她还是为他挡了一枪,倒在了自己的怀里。

“为什么?”

他当时这样问她,她像听到了笑话一般看着他,美丽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她轻轻的说道:“可能我追你追的太久了,一不小心就真的爱上你了。”

那个时候,她的表情很悲伤,在霞光的映衬下,真的很美。

从此,她的心脏有了缺口,只能和药物为伴,而他的心底好像也有了一丝裂缝,许了江敏承诺,娶她为妻。

那时候,全身满是傲骨的傅锦辉就因为这一句话,无视所有朋友的嘲笑,二十多岁的年纪娶了三十多岁的江敏为妻。

因为他很感动,可是他知道,即使江敏可以为了他去死,可他不爱她,没有办法。

可惜,没有等到江敏将这个缺口撕的更大,就出了车祸,离开了。

那么这样想着,姜绿芜是不是也是有一种目的的,想到这里,他的眼睛忍不住眯了眯。

这时候一个黑穿黑色西装的人进来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什么都查不到,这伙人出了郊外,就将车子抛弃了,人也好像是凭空一样,消失我们什么都查不到。”

闻言,傅锦辉的眉毛皱了一下,瞬间病房的温度就冷了下来,那人的脸上渗出了汗水。

不由得暗暗想道:傅先生虽然退居幕后,可是傅先生依然是傅先生,那让人臣服的气势,是谁都难以抵抗的。

“对不起先生,我们继续去查!”那人的头不敢抬起来,浑身的汗几乎都要把衣服渗透了。

“呵,这样查是没有结果的。”傅锦辉的神色意味不明,眸子里闪过睿智的暗芒。

“那……”那人迟疑的问道。

“从家里开始查,还有,仔细盯着斯年。”

“是。”

许你百岁芜忧

许你百岁芜忧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短篇小说
  • 作者:一枝

贫困女孩姜绿芜为了还妹妹欠下的高利贷,答应下来富家私生子傅斯年夺回父亲遗产的计划。姜绿芜以女看护的身份回到富豪傅瑾辉的身边,而且娶他。新婚当天,傅瑾辉暴毙,姜绿芜午夜时分,赌场内正是沸反盈天的时候,赌徒们猩红色的眼中带着狂热而疯狂的光,肆意将面前代表千万的筹码推倒。灯红酒绿下掩盖着一片欲望的火花,闪烁晦暗的灯光下是不堪一击的脆弱与疯狂。。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前妻女仵作 洪荒之我不是哪吒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吞噬了亿万天帝 万道剑尊 某美漫的凤凰之力 洪荒之石矶 娇颜醉 帝逆洪荒 三生无虞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