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你自愿的?小说

第21章 你自愿的?小说

发表时间:2021-02-23 21:31:13 作者:一枝

被骗了还不自认,啊太天真的了偌大的房间内,姜绿芜穿着保守地的丝织睡衣,蜷在黑色的沙发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张足够多好几个人在上面打滚儿的DubbedBaldacch她的脸色很苍白,神色木然,额前的黑色的碎发遮住了她空洞的双眼。。

>>>《许你百岁芜忧》章节目录<<<


《第21章 你自愿的?》精选

被骗了还不自知,真是太天真了

偌大的房间内,姜绿芜穿着保守的丝织睡衣,蜷缩在黑色的沙发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张足够好几个人在上面打滚的DubbedBaldacchinoSupreme套床。

她的脸色很苍白,神色木然,额前的黑色的碎发遮住了她空洞的双眼。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始终没有动过一下,宛若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噔……噔……噔……”

就像上了发条的娃娃一般,姜绿芜忽然动了。她慢慢的从沙发里面出来,抚平了衣物的褶皱,端坐在那里,看起来端庄而又淡雅,如果忽略因为脚步声的靠近而越发惨白的表情的话。

“咔嚓。”

门开了,进来的却是慧娃。

她的看向姜绿芜的神色闪烁,动作有几分惊慌,“姜姐姐,这是厨房给你做的汤,说是安神的,你快喝吧”

安神?

呵,什么厨房?不知道这是谁的意思,想的可真是周到!

见姜绿芜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放在桌子上的汤,心里有些担忧:“姜姐姐,你怎么了?”

姜绿芜听见慧娃的声音,抬头看向慧娃。

“慧娃……”

声音嘶哑难听,像是几十年没有说过话一样。

“为什么是我?”

慧娃咬了咬嘴唇,眼睛一直盯着那碗汤,心底有些着急,就在刚才唐绘梨找过她了,要求她把一包催情药放进汤里,可是事实上,在她从厨房端出来的汤里已经被艾艾放过了。

她知道这恐怕是先生和少爷的意思,可她怕两种药混合在一起剂量太大,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后果,就告诉了唐绘梨。没有想到唐绘梨还是一脸嘲讽的将药放了进去。

如果姜绿芜不喝这碗汤,就相当于她得罪了两个主人,慧娃知道自己的下场一定不会很好,所以她并没有在意姜绿芜说了什么,只是一味地催她喝汤。

“姜姐姐,你在说什么?快喝汤啊,都快凉了!”

像是才回神一般,眨了眨眼,看向动作僵硬的慧娃,姜绿芜的眼神晦涩不明。

“慧娃,你说……会不会有人在汤里下药啊?”

慧娃的手下意识的一抖,强自笑道:“姜姐姐,你怎么了?怎么会想到有人给你下药呢?”

姜绿芜不蠢,反而还很聪明,看着慧娃惊慌的神情,心下了然,但是或许所有的情绪好像都因为今晚要发生的事消失了,又或许是因为对她的行为有了心理准备,居然并不感到悲伤。

慧娃,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是啊,我怎么会这样想呢?”说罢,她突然一把抓住慧娃因为慌张而发凉的手说道:“慧娃,你的手好凉啊,最近累着了吧?”

慧娃心中一暖,眼泪险险就要落下:“没事,我做的都是分内的事。”

她垂下了眸,刘海将眼睛盖住:“既然你那么辛苦,这碗汤就给你喝吧。”

“不……”慧娃有些慌乱的摇了摇头,刚要拒绝,就被姜绿芜突如其来的动作制止了。

“快喝汤啊,不要和我客气!”她几乎是强硬的将安神汤放到慧娃的嘴边。

“不……不要……”慧娃挣扎着,双手胡乱的扒拉着姜绿芜的手,不知为何,明明看起来十分瘦弱的女人,此刻她却一点也挣不开!

“为什么不想喝?难道是你嫌弃我?”

“没……没有!只是这是傅少爷的秘书艾艾小姐送的,我……我不敢!”慧娃特意加重了傅少爷三个字,姜绿芜瞬间松开了钳制慧娃的手。

她怔忪的看着慧娃,神色有些哀戚,将安神汤放在桌子上,对着在一旁咳嗽的慧娃说道:“好了,这汤我一会儿会喝的,你先走吧。”

慧娃慌乱地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姜绿芜木然地看着那碗汤,安神汤的香气在空气中逐渐扩散,很快溢满了一个屋子。

自己为什么要摆出这样一副模样?这一切都是她主动的啊,难道不是自己想要的吗?真是贱啊!

姜绿芜忽然笑出了声,神情凄惨,她的手紧紧握起,指甲陷在肉里,漫出点点的血色。

你们为什么都要逼我,

她的妹妹。

她所受到的屈辱。

她受到的算计。

她这些年的穷困。

她没有上完的大学。

一点一点的向她压来。天知道,她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女学生……

姜绿芜变了。

这时,门突然开了,轮子转动的声音传进来,傅锦辉不紧不慢地向姜绿芜靠近。

姜绿芜抬起头,维持住高雅大方的模样。只是心里不可抑制的泛起一阵慌乱,即使做了诸多的心理准备,可是即使到了现在,心里依旧很害怕。

“你做好准备好了吗?”

破天荒的,傅锦辉的话里带了一些商量的意思。

做好准备了吗?当然做好了,早在刚进入傅家的时候,她就隐隐的有了预测了。只是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见她不答话,傅锦辉语气里带着嘲弄,他又问道:“你真的想爬上我的床吗?你要知道,我已经过了六十了。”

当然一点也不想!如果不是因为妹妹那高昂的治疗费用,她怎么可能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脸色白的几乎透明,左手下意识的扣着右手,竟然生生的从手心里扣下一块儿出来!傅锦辉见状,眉头皱起。

她尝试着让自己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来,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的僵硬。

“你的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是你主动爬上我的床的,我逼你了吗?”

不得不说的是,姜绿芜确实是他从有床伴以来到现在,上他的床脸色最难看的一个。

不过,她的脸色越难看,他就越开心,毕竟这样的话她就不会再摆着那张高雅大方的,伪善的脸。

姜绿芜双有些空洞的眼,在听到傅锦辉说出这句伤人的话的时候,忍不住眼圈红了。

看见她的脸色,傅锦辉心下叹了一口气,嘴上却依旧强硬的说着伤人的话:“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做了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是谁在公司的宴会上勾引我的?”

他顿了顿,看着她有些恍惚的神色说道:“那个小兔崽子有什么好的?让你什么都愿意听他的?”

姜绿芜终于落下泪来,神色悲怆,她还是后悔了。

她说:“求求你。”

声音很小,像初生猫儿的嘤咛。

“求我做什么,我可没有当圣父的习惯!不过,我现在心情好,你可以离开。只是,承诺你的就作废了。”

听见前半话的姜绿芜心头涌起一阵狂喜,然后听见他的后半句时,情绪又低落了下来。又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脸,她到底该怎么办呢,就算她放弃一切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可是还有一个在戒毒所的妹妹呀!

难道叫她抛弃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吗?这怎么可能呢?

姜绿芜的心里漫上一阵绝望,她的头低了下来,大滴的眼泪透过指尖,落在地上。

即使这个时候,她依旧是高雅的。有时候,当模仿成了习惯的时候,她就成了这样的人。

看着她脆弱而坚强的模样,傅锦辉却没有任何的同情,他的眼里带着嘲弄,嘴角带着一贯恶意的微笑。

“啧啧啧……你哭什么?难道你还不愿意?我给你选择的机会,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

“我,我愿意,没有怪别人。”要怪,她只能怪自己。

小小的声音从指缝中透出来,带着哭腔,傅锦辉闻言,眼底却划过一抹不耐烦。

“我倒是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姜绿芜沉默了一瞬,继而回答道:“我想要……先生的爱。”

“爱?”

傅锦辉的眼睛猛地眯起,浑身散发着一种冷意,原本屋子里有些暧昧的氛围瞬间消散,他嘴角的讥讽更甚,还是不说实话!

“很好,非常好。”

感觉到周遭气氛的变化,她泪眼朦胧的望向傅锦辉,却被他眼底的冷意吓得想要立刻低下头,她蓦然想到了什么,暗自忍住心底的害怕,直视着傅锦辉。

到底是为什么?她模仿着傅锦辉夫人的模样讨他欢心,只是他却一直在生气?

“既然你那么的想爬上我的床,那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躺到床上去。”

看见她顽自强撑的模样,傅锦辉不由得更加的生气。

她到底该怎么做?难道真的要去爬他的床?

半响,她没有动作。

见状,傅锦辉态度稍微的缓和了一些。

“我倒好奇,你今天做这么大的牺牲,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姜绿芜抑制住了恐惧,心底做了一个决定。

“傅、傅先生至于今天我进您的房间,完完全全是因为我想进您的公司……”

如果能得到宠爱最好。

“仅仅是想要进我的公司?”

姜绿芜直了身子,直视着傅锦辉。她心里想着:不管用什么办法,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要成功!

“看来今天我是来错了,希望不会打扰到您休息,我先出去了。”

看着她做作的模样,傅锦辉挑了挑眉:“你知不知道,你模仿我夫人的模样很难看,像一只丑陋的鸭子。”

声音里却没有了原本的嘲弄。

然而姜绿芜却被他的话吓得呼吸一滞,惊慌地扣住了自己的手,心里几乎认为他已经识破了她。

只听傅锦辉说道:“你走吧。”

许你百岁芜忧

许你百岁芜忧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短篇小说
  • 作者:一枝

贫困女孩姜绿芜为了还妹妹欠下的高利贷,答应下来富家私生子傅斯年夺回父亲遗产的计划。姜绿芜以女看护的身份回到富豪傅瑾辉的身边,而且娶他。新婚当天,傅瑾辉暴毙,姜绿芜午夜时分,赌场内正是沸反盈天的时候,赌徒们猩红色的眼中带着狂热而疯狂的光,肆意将面前代表千万的筹码推倒。灯红酒绿下掩盖着一片欲望的火花,闪烁晦暗的灯光下是不堪一击的脆弱与疯狂。。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王爷,妾身很忙的! 糖果味的旧时光 掌家有芳(上) 凝雪见之嫡女攻略 天劫雷主 大隋国师 让巨龙再次伟大 从退出娱乐圈开始 大唐神级驸马 万古帝尊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