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追凶神探小说

追凶神探

追凶神探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执伞青衣袖

作者:辛白

时间:2020-02-03 12:05:06

主人公叫宋朗陈实林冬雪的小说叫《追凶神探》,这本小说的作家是辛白色写的一本推理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很推荐。主要讲述的是:警界传奇宋朗“重生”归来,隐姓埋名变成司机陈实。本想低调生活,命运弄人,陈实又一次卷入命案当中……宣扬狼性爱文化,残杀员工却集体沉默的喝人公司;为讨回“公道”,含泪将青梅竹马剥皮的迷途少年;被阴暗的秘...“没有证据!”林秋浦勃然大怒,“那我帮你回忆一下,9月11日凌晨两点,一位名叫古梦醒的女乘客坐上你的车,乘车期间她发给男朋友的短信证明,你曾对她有过语言骚扰,第二天她的尸体在江边被发现,有明显的奸杀迹象,你敢说你是完全清白的吗?”三双眼睛都在紧盯着陈实,陈实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旋即恢复正常。“11号凌晨,是有一个漂亮的女乘客坐过我的车,但我送她抵达了目的地,枫之林酒店,我的行车记录仪可以作证明。”陈实平静地说道,这种处境下再不说出真相,反而更容易遭到怀疑。“行程起点是哪里?”“石猴子路旁边的一家烧烤摊附近,我当时在那里趴活,呆了两小时左右。”“为什么呆这么久?”“我睡着了!”“据我所知,从石猴子路去往枫之林酒店的途中会经过案发地点。”陈实一翻白眼,无奈地摇头笑道:“去调取我的行车记录仪!”“那是可以伪造的。”陈实大笑:“你TM究竟想知道什么真相,我告诉你你又不相信,我说有证据你说是伪造的,你现在巴不得我把这口黑锅痛快地背了,你当破案是相亲啊,看着合适就行?”“注意你的措辞!”林秋浦冷冷地说。“我一个清白公民,好端端地被拘到这里,大中午的也没口饭吃,连杯水都没有,被你们言语羞辱,逼我认罪,我TM稍微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有什么不合适的吗?”林秋浦露出看垃圾一样的眼神,拿起电话讲了几句,林冬雪问道:“你对那名女乘客有言语骚扰,此事属实?”陈实像背书一样说道:“我国法律对口头方式的性骚扰界定如下,以下流语言挑逗异性,向其讲述个人性经历、黄色笑话或涩情文艺内容,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我并没有口头性骚扰事实,只是普通的搭讪。”“不要偷换概念,我问的是你有没有对该乘客进行言语骚扰。”“是你没有搞清楚概念,在你看来,何种程度称得上骚扰,普通聊天?询问联系方式?调查家庭情况?还是法律意义上的性骚扰?”林冬雪有点无言以对,她换了一个角度:“据我对你的了解,你似乎对车上的女乘客表现得过分热心,在凌晨两点,对单身女乘客过分热心,我认为非常不合适。”“那是你认为。首先,我这人话多;其次,我喜欢异性;最后,我单身,看见年轻漂亮的女乘客上车,聊两句有什么不对的吗?刚刚在车上,我和你的对话,有侵犯到你吗?”林秋浦问林冬雪:“这家伙刚刚在车上和你说什么了?”林冬雪捋捋头发,慢慢答道:“就是普通对话罢了。”陈实得寸进尺:“作为单身男性,我认为和异性无论在任何场合、时间搭讪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身为的哥,我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在车上,不和乘客说话,我要憋死啊?”林秋浦一拍桌子:“少在这里避重就轻!眼下的事实是,死者曾坐过你的车,并且你对其进行了言语骚扰,随后她遭人奸杀,在去往目的地的必经之路上!”陈实搔搔脖子:“你这么一说,好像还蛮有道理,那啥,给根烟呗!”他勾勾手指。三人面面相觑,在这里要烟就意味着要招供,想不到这家伙这么快就撂了,林秋浦过去给他递上一支红塔山,正要给点上,陈实说:“少来少来,你身上带了两包烟吧,一包给犯人抽的,一包自己抽的,把你那包中华拿出来,糊弄谁呢?”“你!”“当我的鼻子是摆设吗?你身上一股中华烟味。”林冬雪捂嘴偷笑,林秋浦没好气地掏出一包硬中华,给陈实点上,畅快地呼出一口,三人等他撂,可是从他嘴里吐出的除了烟雾,还是烟雾。眼看着一根烟要抽完了,林秋浦催促:“哎哎,该说实话了吧?”陈实望着天花板动情地说道:“三十年前……”“怎么又扯到三十年前了?”笔录员低声吐槽。“三十年前一个秋天的晚上,你家外面的马路有条狗被车轧死了,第二天,你出生了!”“你!”林秋浦站起来,把桌子拍得山响,“胆大包天,污辱执法人员,你找死!”陈实弹掉烟头:“我说了这是因果关系吗?我说了吗?”林冬雪掩嘴偷笑,林秋浦气得直瞪眼睛,笔录员有些发懵,不知道这段该怎么记。陈实说:“你刚刚说的几件事,都是事实我承认,但摆在一起不代表就有因果关系,这是基本的逻辑,在没有明显证据之前,它们仅仅是的孤立的几件事!”“很好!很好!”林秋浦气得不知所措。林冬雪暗想,这家伙不像其它罪犯那样胡搅蛮缠,实际上他一直在就事论事,没有丝毫回避,而且所说未尝没有道理,拥有如此缜密的思维,此人看来不简单……说不定有一个更简单的真相,他压根就不是凶手。林冬雪扫了一眼林秋浦的怒容,为自己内心的动摇感到羞愧。有人敲门,警员把行车记录仪的鉴定结果送来,林秋浦扫了一眼,与来者交换了几句话,点头示意他退下。林秋浦扬了扬手中的几页纸:“呵,你所谓的证据对你相当不利……”“你少来了!”陈实不耐烦地说,“连诈供都使上了,我看你是真黔驴技穷了,那天凌晨就跑了一单,去哪没去哪我会不知道?”被识破诡计的林秋浦一脸讪讪:“你骂谁是驴?”“你语文学得不好吧?我骂你了?黔驴技穷这是个成语哎,难道我要说林队技穷?再说,驴这么勤劳聪明的动物到你这怎么就成脏话了?给我向全天下的驴道歉!”林秋浦气得面红耳赤,他头一次被一名嫌疑人如此羞辱,看来不动真格的是不行了。林秋浦拿起电话,故意提高音量:“小王,把监控关了!”林冬雪习惯性地来到地下车库,这才想起自己的车还在修理厂,两星期前她为了追捕一名嫌疑人把车撞坏了,一口气违反了十几条交通规则,被扣光了分,还因为不服从命令受到了严厉处分。她悻悻地往外走,身后传来喇叭声,一辆捷达牌警用轿车在她身旁放缓速度,一张笑嘻嘻的脸从摇下的车窗后面露出来:“冬雪,我载你一程呗!”“用不着!”林冬雪生硬地拒绝。“又和你哥斗气了?”机灵的徐晓东察言观色,已经猜出一二,“你说你这是何苦呢?刑侦大队长是你亲哥,这层关系别人想求都求不来,这要是换作我,作梦都能笑醒。”林冬雪突然站住,柳眉倒竖地吼道:“所有人眼里我都是大队长的妹妹,从来没人把我当成林冬雪,要当你当去吧,我不稀罕!”说罢,她加快脚步离开车库。“我不过随便说说,用得着生这么大气吗?”徐晓东搔着脑袋,一脸不解。经过几个路口,估摸着避开了徐晓东的必经之道,林冬雪才掏出手机叫了一部网约车,司机几乎是秒接单,可是等了五分钟不见地图上的汽车图标移动,林冬雪拨过去:“怎么搞得,我在这里都站了五分钟!”司机毫无歉意地说:“美女,不好意思啊,我这边有点状况,能不能麻烦你走过来。”“算了,我叫别的车吧!”“别别,我给你打个八折好不好,看见马路对面有家牛肉香锅了吗?”“看见了,怎么了?”“旁边有条小巷,你穿过来就看到我了。”“真麻烦!”林冬雪挂断电话,穿过那条小巷,本以为司机说的“状况”是堵车什么的,可是这条路车流稀少,路边有个大叔正拎着水管在洗车,水管是从一家饭店的厨房拖出来的。那是一辆红色长安逸动,林冬雪核实了一下车牌,就是它!她走过去,抱着双手往司机旁边一站,司机仿佛全无知觉,一边洗车一边抱怨:“这该死的麻雀,往哪拉不好,非要拉在我的爱车上!”林冬雪重重咳嗽一声,司机转过脸,笑笑:“到了?上车吧!”林冬雪气得直瞪眼:“你说的状况就是这个,我在那条马路上干等五分钟,你却在这里悠哉游哉地洗车?”“别这么较真嘛,五分钟而已。”“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别说浪费别人五分钟,哪怕是浪费了别人一秒,你能赔得了吗?”司机转过身,脸上仍带着中年男人世故圆滑的笑,眼神却认真了起来:“你非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就和你理论理论,从你刚刚站的地方到这里,直线距离只有五十米,可我要开车过去得绕一个大弯,少说得花十分钟,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我不是浪费了你五分钟,而是替你省了五分钟;洗车这件事是因为我这人有洁癖,挡风玻璃上沾了一块鸟粪,我看着不舒服,没准就会出事故,再说喽,把车洗干净不也为了更好地提供服务吗?”“哼,说得一套一套的。”林冬雪嗤之以鼻,“那你怎么不主动打电话告诉我,却要害我站五分钟?”“这个是我的错,我刚刚在打电话,我母亲脑血栓刚做完手术,刚刚医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你说我能不接吗?”林冬雪被噎得说不出话,道:“得了得了,少打感情牌了,赶紧开车!”坐进后座,林冬雪看见执照上写着“陈实”这个名字,陈实调整了一下后视镜,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正巧落在林冬雪胸口,他开口问:“美女,上哪呀?”“有病啊,没看地址你就接单?”“抱歉,以前开出租车的,就这毛病,谁上车都爱问一句……聊天嘛,不就是扯些废话。”“谁要跟你聊天?自作多情!”车开了一会,林冬雪注意到那双不安分的眼睛一直在瞧自己,令她很不愉快,她拍拍驾驶座靠背:“你看路好不好,别老盯着我看。”“我不在看你,我是在观察。”林冬雪气得笑了:“观察什么?”“你肝火有点旺,是不是最近经常失眠,早上起来口苦,舌苔重?”“哟,你还懂中医!”“略知一二罢了。”陈实笑笑,从置物柜里取出一包烟。“喂,不要在车里抽烟,有点礼貌没有?”“我就是看看还剩多少,不行吗?”陈实把烟盒摇了摇,扔回去,“美女,干什么工作的?”“要你管!开你的车!”“是警察吧?”林冬雪一惊,上下检查自己身上,她穿的是一身便装,莫非这家伙看见她的佩枪了?不可能,她的枪一直藏在夹克后面,枪带也隐藏得很好,不可能被看见。饶舌的司机自顾自地说道:“职业是会在人身上留下烙印的,你看人的方式不像普通人,这种眼神一般来说司法人员居多。”“那你怎么就认定我是警察的?”陈实笑了,“你上车的地方离市刑警大队就两条街,刚刚好几辆警车开出去,喂,能不能透露一下,你们在查什么案子!”林冬雪本不想说,但她想借机报复一下对方,虚张声势地说道:“网约车司机杀人案!”陈实淡淡地说:“是吗?有需要配合的,告诉我一声呗,对了,提供线索有奖金吗?”“你有线索?”“目前还没有,不过要是奖金丰厚,我可以去调查一下看看。”“呵,说得你好像能查到似的。”“破案子嘛,不就是碰运气,没准我今天运气好呢!”这话令林冬雪颇感不快,本想争辩,手机响了一下,微信上跳出提示,徐晓东拉她进了一个讨论组,每回办案,他都会建一个讨论组,相互交流情报,了解进度。徐晓东一上来就兴奋地说道:“我查到那天的网约车司机是谁了!”林冬雪一脸不屑,显摆!一长段信息出现在组内:“陈实,男,36岁,籍贯五安市,驾龄十五年,车牌号为……”林冬雪抬起头,看见运营执照上那张痞里痞气的笑脸,突然间冷汗浸湿后背,她慌慌张张地拔出枪,指着陈实的脑袋:“我命令你,立即停车!”。

点评:男主只是看着拽上天,其实遇见喜欢的那个人了,还是会变温柔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官场暧昧小说
官场暧昧小说
官场暧昧小说

官场沉浮,尔虞我诈。可哪怕是最杀人不见血的官场明争暗斗,也少不了暧昧情愫的诞生。一边是职权的诱惑,一边是温香软玉。究竟该如何抉择?是沉沦权谋,还是沉溺女色。或者二者皆纳入囊中,平步青云?官场暧昧小说合集包括了官场暧昧小说推荐,好看的官场暧昧小说等内容,带你体验官场的尔虞我诈!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