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掌家小农女小说

掌家小农女

掌家小农女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川湖海

作者:墨轻愁

时间:2020-01-27 04:01:13

主人公叫沈安安李晟的小说是《掌家小农女》,本小说的作家是墨轻愁创作的古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一觉起来,沈安安成了农家女。被退亲不说,还被传是个狐媚子。为养家沈安安决定从商,从一只画笔入手开启了商机,卖药材, 做小吃,开发香料。换来太平盛世不说,还捧出一个大将领。总之一句话,这个农女不简单。《...沈安安听出是隔壁的小子王松的声音,忙从窗户外面探出了头。然而她还没和王松说上话,屋子里正在纳鞋底的曹氏,已经听到了动静,拿起屋子里的扫帚就冲了出去。"臭小子,你还敢来,你给我站住。"曹氏嗓门贼大,这会她拿着扫帚冲出去的英勇身影,和冲上战场上的战士差不多。沈安安见状,心里暗叫一个不好。忙将手里的活计放下,也跟着跑了出去。王松看到曹氏拿着扫帚,要赶自己走。只是一味的躲开,却不肯走。嘴里连忙说着好话。"大婶子,今天是我娘让我来找安姐儿有些事情。"只见曹氏嘴里"呸"了一声说道:"你还好意思的来找我家姐儿,姐儿的婚事就是你这小子搅黄的,以后再敢来找姐儿,我就打断你的狗腿。"曹氏说完,竟然动真格的,说话间,扫帚就朝王松身上打去。"哎,婶子,我真是来要鞋样的,我娘这会没空,便让我过来拿一下。"王松一边说,一边躲闪着,那灵活的动作,竟然比猴子还要灵巧几分,三两下就闪开了曹氏的追打。沈安安见曹氏又开始撒泼了,已经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劈手就去下曹氏手里的扫帚。沈安安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个头却已经和苗条的曹氏,不相上下。她上前一夺,就将那扫帚拿了下来,随即用力的扔到一旁。"娘,你这是干嘛,让邻居看到了多不好。我拿了鞋样给婶子,不就完事了。"王松的娘李氏,也是个泼辣货,那嘴巴在这里算是厉害的。而且还特别护短,要是谁欺负了她儿子,她就是命不要,也要跟人家争个子丑寅卯。而王松和沈安安从小关系就很好,在沈安安出事前,俩孩子经常结伴出去玩。因此曹氏和李氏,没少为他们的事情吵嘴打架。曹氏看不上李氏这个外来户,而李氏却不能看着曹氏骂自家儿子,因此两人没少对掐。但是沈安安和王松两人的关系,却一日比一日好。见曹氏没反对,沈安安忙跑到房里,随便拿了一个鞋样,递给王松。王松在接到鞋样的时候,顺手将一张小纸条递到沈安安的手里,然后对曹氏做了个鬼脸,就一溜烟的跑了。"臭小子,你别走,我要和你说道说道。"曹氏想追上王松,可哪里抓的住他。王松消息递出去了,早就心情愉快的跑开了去。气的曹氏又要去找扫帚,沈安安见状则连忙将曹氏往屋子里拉,"娘,都邻里邻居的,你这是干嘛?我出事后,松哥儿和李婶子是这个村上,唯一不嫌弃我,肯和我说话的人,你难道想要逼死我吗?"被沈安安这么一说,曹氏想到她上次跳河的事情,顿时闭嘴不说话了。想了想,心里兀自不服气,忙道:"总之,我觉得这小子不安好心,说不定他们就是那蛤蟆想吃天鹅肉,所以你给我记住,离他们远一些。我明儿个就让那王婆子,给你到十里地外的地方去相相看,我就不信了,我家的妮子嫁不出去。"沈安安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嘴硬的说道:"我不要嫁人,我就在家里服侍爹和娘。"曹氏正待要说话,突然听到屋子里传来沈安山的哭声,脸色不由一变,连忙脚不沾地的往家里跑去。前面她只顾着拿着扫帚打王松出气,却随意将小儿子往那地上一放,就给忘记了。现在听到哭声,才猛然想起来。等她走到堂屋,却见沈安山,手里拿着剪刀,嘴边一片血。见状,曹氏的心都快要吓出来了,嘴里大叫了一声"我的儿啊",连忙冲上前去将剪刀一把夺下,可是沈安山确是满嘴的血,哭声更响了些。看到那血流的衣服上都是的,曹氏的声音都变了样。"安姐儿,快,快去请大夫去。"沈安安猛然看到弟弟这个模样,也是吓了一大跳,等她看清他只是嘴角被剪刀戳破了些,连忙回到院子里。拿起一根大黄,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用水稍微冲洗了下,就去了厨房里找碗去了。曹氏见沈安安不去找大夫,却去了厨房,急的不轻。嘴里更是一边哭,一边骂。"死妮子,你这是要干嘛,你是想害死小山啊。你这个没良心的妮子,是谁供你养你的。"曹氏嘴里的话,越骂越难听,可是她又不敢离开,因为心里害怕,她只能用更大的骂声去骂沈安安。而这会在房里养伤的沈安亭,也就是沈安安的大哥,却被惊动了。他焦急的在屋里大声叫道:"娘,怎么了,山哥儿怎么了?"沈安亭这一叫,更是将曹氏叫的心惊胆战。等她抱着大声哭泣的沈安山去房里,却见到沈安亭已经跌坐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曹氏顿时觉得悲从中来,一**坐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啊,怎么坏事都让我家摊上了。老天爷啊,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吧。""娘,你这是干啥,地上凉,快起来。"沈安亭前面听到弟弟在哭,就从床上慢慢的摸着下来,可是他腿受伤了,脚一着地,就钻心的疼。这会他好不容易扶着墙站起来,却又看到曹氏这个模样,顿时心里很难过。"娘,我来了,来了。"就在屋子里乱的一团糟的实时候,沈安安手里端着一个瓷碗,走了进来。进来后,她连忙将碗放到柜子上,将弟弟接了过去。"娘,你们这是干啥啊,多大的事情,看把你们急的。"曹氏见自己都这样了,偏生这个死妮子,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巴掌打在她的背上,嘴里骂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你这是要急死我啊。我让你去请大夫,你这是要干啥。"沈安安一边躲,一边看着曹氏解释道:"娘,山哥儿这点小伤不算啥。还记得我前面在院子里倒腾的东西吧,我就这个就能给给他治。"曹氏将信将疑,忙问道:"你会治病,你以为你是谁啊,大字都不识一个的。"沈安安当然不能说自己本来就认得,便随便说了句。"是我上山时,遇到的那位老郎中说的,他说这叫大黄,能止血,还能入药,是个好东西。"曹氏听了仍旧不大相信。"是赵郎中吗?那老头最是小气,这么好的东西,他不自己留着,让你弄到了?""我到别的地方找到的啊,娘你且先看着吧。"其实是我偷偷听到那老头和别人说话,偷学到的。沈安安说话间,已经拿了一块木头刻的小人,递给山哥儿。。

点评:文章剧情紧凑,情感丰富,富有感染力

沈安安见状,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于是她嘴里笑着说道:"大婶子,我若是狐狸精变得,那你晚上可得看好你家男人。"那女人听了沈安安的话,半天气的说不出来话,旁边的人,听了更是对着沈安安和王松指指点点的。王松怕沈安安引起公愤,立刻快速的拉着沈安安跑开了。等到了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沈安安则卸下了伪装,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王松看的不由直皱眉,心里即心疼,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连忙对她说:"刚才你那泼辣劲到哪里去了,现在倒是知道哭了。你不要管人家怎么说,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歪。"王松甚至没留意到,他嘴里不自禁的说了咱们两个字,显然在他心里,已经将沈安安当做自己最亲的人了。沈安安知道王松说的在理,可她毕竟是凡人一个,凭她的力量,怎能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她心里也知道不要去在乎别人怎么说,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可看到那些人,看她时鄙夷的目光,外加指指点点的行径,她心里真的十分的窝火。明明是村长儿子那个**调戏她。到最后人们不但不指责村长儿子,反而一个劲的将脏水往她身上泼。这就是古代女子的悲哀了,任凭你有一百张口,也抵不过权势二字。沈安安受到屈辱的同时,心里也暗自打定主意,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混出个人样出来,到时她一定会让那些人,后悔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沈安安吸了吸鼻子,稳定下情绪,才用接近平静的口吻对王松说:"松哥儿,你放心吧,我没事。"见她面色缓和了许多,王松紧张的情绪才舒缓许多。只是他心里也知道,这是沈安安为了安慰自己才这样说的。"都是我不好,没能好好的保护你。"见王松竟然还内疚上了。沈安安不由破涕为笑。"你傻啊,这事情又和你没有关系,你内疚个什么,你放心,我坚强着呢,既然他们想看我笑话,我一定要活得比他们每个人都好。"见沈安安神色坚定,脸上的阴郁之色,一扫而净,王松也点了点头说道:"对,就应该这样,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的比谁都快乐。"两个半大的孩子,互相鼓励着对方,一会后,心里的憋闷就没有了。王松后面更是抢着要帮沈安安提着竹篮。王松比沈安安大,加上他又是男孩子,力气比沈安安大许多,见她抢着拎,沈安安也就没有和他抢了。王松对沈安安的好,她心里都记得,她心道,只要以后自己一直对他好就可以了。她也很喜欢这个很知心的朋友。沈安安来到这里后,唯一给她好脸色,关心她,爱护她的,也就只有王松了。"对,我们一定要长命百岁,然后那些曾经对付我们的坏人,早点死翘翘。"见沈安安傻傻的说着啥话,心情明显好了许多。王松不由咧着一嘴的白牙对这沈安安笑。"你能这样想就对了。我在这等你,你快去吧。"这会两人已经到了采石矿入口处了。因为沈三郎和曹氏一样,对王家有些偏见。如果被沈三郎看到王松和沈安安在一起,肯定也会要打他,所以王松不敢继续陪沈安安,只能在矿场外面等她了。"爹,爹!"沈安安紧走慢走加快了脚步,到了沈三郎挖石头的地方,对着那边一堆人,嘴里便喊了起来。沈三郎他们这些干苦力的,每天光着膀子,就知道轮着铁锤,在哪里用力的砸着石头。小石头都会装在竹筐里,挑到外面去。大石头则需要砸碎,然后再挑走。每天累死累活不说,手臂和胳膊都累的几乎要断掉,那手掌心更是都磨出厚厚的茧子,还挣不到多少钱。但沈三郎在这里干活,挣到的钱,却是他们家最大的经济来源。"沈三郎,你家闺女给你送饭来了。"一个工头模样的男人,看到沈安安提着竹篮,站在那里。便拉开了嗓子帮忙叫了一声。沈安安见状连忙道了声谢谢。那工头模样的男人,则没有吭声,继续指挥其他人干活了。一会后,一脸污垢,全身灰扑扑,像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灰老鼠一般的沈三郎,从那边的矿区走了过来。看到沈三郎的模样,沈安安突然联想起,自己的那个老农民的父亲,父亲也是这样十分辛苦的在煤窑里烧窑,赚着不多的钱,养活她们兄妹四人。"爹,你累了吧,先喝口水,粥还热乎着的。"沈安安看到沈三郎,连忙上前嘘寒问暖的。沈三郎话不多,不善言辞,却也心疼女儿。"你今儿个咋来了,你娘呢?"沈安亭没受伤时,都是他来送饭,后面就是曹氏送,今天是沈安安来这里的第三次。"哦,我娘在家看着山哥儿,我闲着没事就来了。"沈安安言语轻松的说道。丝毫看不出,刚才她还在哭唧唧的。沈三郎接过竹篮,没说什么,将布满灰尘的手在身上擦巴两下。沈安安却体贴的给他弄了些水过来给他洗手。"爹,洗洗再吃,那活干不完又不会跑了。"沈三郎却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小女儿比以前会说话了。他低着头,端起菜粥,随即大嘴一张,"呼啦呼啦"的喝了起来。一天里,他只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才有种自己还活着的感觉。今天这热的菜粥味道不错,沈三郎一口气就将那瓦瓮喝的见了底。沈安安看的却是眼睛直发酸。她一边说道:"爹,你慢点吃。"一边递上了山芋圆子。"爹,这是我今天新作的山芋圆子,你看好吃不?"沈三郎接过那金黄色的山芋圆子,看了沈安安一眼。吃了几个,剩下的几个,他还是用布头包着,拿在手里。"我去干活了,你路上小心。""哎!"沈安安嘴里应着,直到沈三郎重新回到工地上,才慢慢的挎着小竹篮,转过身往回走。沈三郎他们要做到天黑才能回去,有时候,如果工事紧张,还要夜里加班。如果碰到夜里加班,沈三郎多半会和工友们,在这里挤一挤,晚上就不回去了,省的早上还要急急的往这里赶。这样做一个月,能拿到一两半的银子,却也是拿命换来的。告别了沈三郎,沈安安便提着竹篮,急急的往回走。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棋逢对手小说
棋逢对手小说
棋逢对手小说

谈恋爱这事儿不就是这样吗,对手太差,懒得出手,对手太好,怕打不过,没有对手,又好空虚,对手可有可无,还不如没有对手。其实,不仅仅是谈恋爱,甚至是婚姻,都需要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棋逢对手小说合集包括棋逢对手小说推荐,棋逢对手小说大全等内容,让我们一起感受他们高手之间的较量。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