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沧峰录小说

沧峰录

沧峰录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海浪无声

作者:BM123

时间:2020-01-15 02:57:14



点评: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诶,你们两个啊,虽然……”李滨话还没说完,李亭吉就接道:“我们两个,虽然只差一岁,但是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大哥好,对吧?这句话从小到大我听了不下千百遍,耳朵都起茧子了。”他撇撇嘴。“大哥天资聪慧,我心服口服没话说,可是天分这种东西,恐怕不是我能决定的吧……”李亭吉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父亲李滨一眼,言下之意就是:儿子不好还不都是当爹的责任,说我不就等于说你自己吗?

  风中依旧夹杂着丝缕寒意,吹拂着道观院中带着星点嫩芽的细枝。安神清香与薄薄的丹炉香火味氤氲在整个玄义观中。虽然这地方位于皇都邺城城郊,但道观本是清修之地,加上这里名气比都城其他礼拜之地少了几分,故而它在热闹繁华旁,独显几分清静。

  “你瞧瞧你,还是这么毛躁,行事要稳重,这么大了还跑过去跑过来的像什么话啊?”李滨一脸责备。“诶呀,我这不是看见你们了嘛,走快几步又怎么了?嘿嘿。”

  回首看去,不过是一个轻狂浮躁的天真少年而已……

  东西大街以南就是平民住宅李滨给杨之新和李亭吉的宅子就在东街南一点儿,宅院相邻,也是彼此有个照应。东市和西市两大市集也在南部,大街小巷交错相通,中间夹杂着酒家饭馆,各色商铺,好不热闹。其中就以田青街和琳琅巷最为著名。田青街就是美食一条街,主营各色小吃餐点,当然也有不少高档酒楼,琳琅巷呢,则主要是些花柳之地,虽然邺城的宵禁令使得每晚的街道上都很清静,但这个地方的每处院内都是灯火通明,夜夜笙歌。另外,昭玄寺,百木园等许多游览之地也在这南城。

  “你做主就行了,我很久都没来过这儿了。”杨之新说着。

  正北方是皇宫殿宇,太极殿为每日清晨朝会正殿,也是大齐举行国家庆典等大型仪典之地。太极殿气派无比,以珉石为基,高九尺;大殿内建造有一百二十根银柱,金,银装饰门窗,沉香木造橼袱斗拱。太极殿之后,就是帝王寝宫显阳殿,造有七十二根银柱,十分奢华,显阳殿还分东西二阁。东阁含光殿与西阁凉风殿之间由长廊连通,长廊上有各种奇花异草,行步于上,清香扑鼻。再往后就是后宫嫔妃住所,宫城最北部则为御花园。

  当年的他,以为自己年少功成,以为自己真的就是“相才”,以为自己前程似锦,那个丞相之位铁定是给自己留的。

  “爹,大哥,”刚行到山下,就听见一声高喊。一位身着浅绿色常服的年轻人从马车上一跃而下,朝二人飞跑过来。“嘿,我从济州回来,刚好路过这儿,没想到这么巧,就碰见你们了。”说着连忙去搀扶父亲。

  “拜别伯父。”此时,杨之新却略显拘谨,作揖,深深鞠了一躬。他其实也没想到李滨伯伯会这么快回去,但一听他的话语,实在找不到挽留的理由。这一拜,是因为先前在山上玄义观的那番谈话中李滨对于杨之新由衷所言又让他记起了那些过往,心中不免又多了几分对这李伯伯的敬重和感激。

  城门高大雄伟,青灰石砖一层一层堆砌,好像每块砖石都崭新无比,可又觉得这里的每一处都沾染熟悉的色彩,三层城伫立城墙之上,俯瞰每位来者,好似在宣扬属于这座特殊城市的至上皇权,大齐君威。再走近些,便能看见城门拱洞上方赤色大字——邺城。

  可是福兮祸兮,又有何人能料?风云变幻,时间流转,一朝之间,皆随风而散,无人再窥见旧时光影。夏子因十五岁那年,丞相夏毅处死,受牵连者数百十人,包括夏子洋也处以斩刑,夏家满门唯夏子因一人事发之前谎称病死,借机逃出,改头换面生活。当然,在世人并不知晓其中缘故,以为英才俱陨,又怎是惋惜二字可言?

  此话一出,席间却静默下来,只听见沏茶的水声,闻到淡淡的茶叶清香,还有一缕香炉气息。“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以后,更不是了。”年轻人举起一杯茶,放在鼻尖轻轻嗅了一下。目光中又掠过一缕潜藏的,仿佛不属于他这个年轻英俊面庞下的沧桑之感。

  大齐有左丞相,右丞相之分,虽然都是丞相职位,但是其中左丞相地位要比右丞相高出不少,所以一般叫丞相,都是指的左丞相。原来的左相夏毅死后,尚佑达就坐上了这个位子,朝中大臣依附于尚佑达的竟有大半。尚党的势力自然也是一日比一日大。而且,尚佑达公然贪污,地方官进都城述职都需贡上大笔钱财,各种经费,赋税一旦经尚党一手便会被剥去至少四五成以上,幸亏现在大齐国力仍盛,还没有伤及根本。这些事情,天下人皆知,都有民间童谣说:“若问钱粮何处在,都去尚氏府中寻。”不过,他的地位却依旧稳如泰山……

  “诶,爹,怎么我才来你就要走啊?怎么不在这堂堂皇都邺城住几天啊?”李亭吉连忙问道。

  院东侧客室里,一位身着鸦青色云纹直裰的老者正与面前一位穿淡蓝衫,眉目疏朗的年轻人品茗,谈话。“你当真做好了决定?”老者询问道,话语之下似有一种隐约的不安。

  “是的,我应当回去,”年轻人回答,抬头望了老人一眼。他只有二十五岁,但眼眸中却带着一份坚定,还有几分与这个正值热血的年龄不太相符的深沉。“十年了,但那些事我一直没忘。”

  “那这样啊,爹,您慢走好了。”李亭吉扬了扬眉毛,笑着说,他确实巴心不得父亲大人早走。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大人有福妻(下) 建一座城市给你看 征服大怒神 笑面如来佛 从火影开始每日签到 异界女神手札 万界之最强哥斯拉 我转生成了史莱姆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我的前夫是外挂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