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午夜惊魂小说

午夜惊魂

午夜惊魂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败家小孩

时间:2020-01-15 00:02:33

主角叫卓然高岩的小说叫作《午夜时分惊魂》,是作者败家小孩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婉而纯洁无瑕,文笔极佳,实力我的推荐。小说精彩的段落免费试读:有个男人被偷拍了我一张照片,却引起了两起命案,幕后主使者竟然是我男朋友!可我男朋友,早已在三年前死了……并且,还多了个软、萌、甜的宝宝,叫我妈妈……...车厢内开着顶灯,但是却没有人发出任何的动静,我甚至听不到一声打呼噜的声音。这种程度的安静让我感到害怕,竟然有些犹豫,我到底该不该上去!。

点评: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因为那根本就不是司机的声音,而是一个非常尖锐的女人声音!但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比死人还可怕?

但是在接下来的一瞬,我却知道他说的话代表着什么意义。因为我惊恐的发现,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山道。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在强烈的求生意念支配下,我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试图把方向盘转过去。但是我却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司机的力气出奇的大,我和他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上面。

王莉的屋子不大,一眼就扫完了,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我疑惑回头看着王莉问,“莉莉,你不是说高岩来找你了吗,怎么,他已经走了?”

王莉笑了笑,笑容很浮,一边拉着我进屋一边说,“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要告诉你,他来过了,但你心急挂了电话,火急火燎就赶过来了,而且连电话也不接,我也没办法告诉你他已经走了。”

我心里涌出满满的失望,在医院就失之交臂,他下了班来找王莉,又这么错过了,真是郁闷的很。

“高岩来找你干什么?”我坐下之后,又急急问王莉,“他说什么了没有?”

高岩这么多年都没有怎么跟同学联系,现在忽然来找王莉,难道也听说了我们在找他?

王莉从桌上拿出一张请柬来,递给我,“喏,高岩是来送这个的,他八月二十八号要结婚!”

高岩要结婚?

现在是八月二十三号,离他结婚还有四天!

我的心突的一跳,急忙打开了请柬,请柬居然是黑底红边的,看着异常怪异。

但我没顾得上这个,急急去看新郎新娘的名字,我想知道,高岩要跟谁结婚。

没错,新郎是高岩。

但奇怪的是,新娘那一栏居然是空的!

不仅是新娘那一栏,还有举办的地点也是空的。

“莉莉,这请柬上怎么没有新娘的名字?还有,他只说了结婚的时间,没有说地点?”我奇怪问王莉。

王莉摇了摇头,坐在我旁边,“当时他忽然来找我,我都惊呆了,一直忙着招呼他,想留着他一起吃个饭什么的,也好顺理成章把你叫过来。可他就说了他要结婚,扔下两张请柬就走了,这一张是你的。我也是等他走了之后才看的请柬,也觉得古怪的很,这不就打电话想跟你说说嘛。”

高岩居然也邀请我参加他的婚礼?

我愣了一下才问王莉,“你见着高岩了,有没有觉得……他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王莉懂我的意思,回想了一下才说,“没有,挺正常的,高高帅帅的,依然能迷死一大帮女人。我还故意跟他握了手,他的手也是热的……然然,或许我们的方向错了。”

我沉默了,脑子乱成了一团麻。

也是,高岩能在大白天出现,而且手也是热的,那他肯定不是鬼了!

那么,半夜去找我的男人,只是长的高岩有些相像?

毕竟,我只录到了男人的小半边脸,不能完全证明他肯定就是高岩,这个世界上,相像的人也不是不存在。

我沉默不语,王莉有些担心,握住我的手叫了叫我,“然然,咱们要不要去找个高人帮你看一下?我听说,有些八字轻的人,容易招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我忽然就想到了那个警察给我的电话号码,他说让我遇到什么事就去找那个人,王莉又这么说,看来我还是抽个时间去找找那个人,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我又问王莉现在怎么样,帮她收拾了一下屋子,又买了些日常用品,叮嘱她不要胡思乱想。本来想告诉她,我是因为王海亮的死可能跟我有关系才不敢陪她的,可想想又怕吓到她,就作罢了。

眼看着天又黑了,我不敢多呆,告别王莉就要离开。

王莉把我送到门口,我走了几步之后,她忽然叫住了我,“然然,我可能要结婚了。”

我的脑袋一下转不过弯儿来了,王莉也要结婚了?

我刚要奔过去问问她跟谁结婚,为什么忽然想到要结婚,王莉已经冲我笑了笑,让我别多问,最近的事情太过于突然,她想静静。

然后,王莉关上了房门。

我在她家门口站了很久,直到确定王莉没事,我才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我又试着给王莉打了电话,她声音很正常,没有要寻死觅活的意思,而且说她表妹正好去找她,她打算好好陪陪表妹。我听到电话那端有个女孩子嘻嘻哈哈的声音,确定她表妹真的去了,这才彻底放了心。

回到我住的地方后,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我盯着门看了很久,忽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个地方有什么特别的,为什么那个男人不让我搬走?

想了许久想不出结果,我只好开门进屋。

我才刚刚打开了房门,就见一个年龄约在六十岁左右、个子矮小,干巴巴的男人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店里的东西,沙哑着声音说,“姑娘,我要买个硅胶娃娃。”

我吃了一惊,真是人不可貌相,他都这么老了,还兴趣不减。

我摇摇头,客气推辞,“大爷,我这店里没货,以后也不打算开了,您去别的店里买吧。”

经过这么些事,听到娃娃我就心惊肉跳,而且我每次都是在客人定了之后才去网上订的,就怕压货,现在告诉这男人没有货,也是最好的理由。

更重要的事,我打算把这店给关了,总觉得太晦气,不敢再招惹什么事了。

那男人指了指货架,语气有些不悦,“姑娘,你这不是睁着眼骗你大爷吗,货架上那是什么?你是不是误解了,我不是给自己买的,我是给儿子买的,儿子一年前就去世了,至今也没配上个姻亲,我愧对他啊……”

顾不上这男人的话将我雷的外焦里嫩的,我倏地扭头看向货架。

货架上果然放着一个女版高仿真人娃娃!

我懵了。

除了卖给李志高的那个男娃娃,我就再也没有进过货,这娃娃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一阵寒气,从脚底蔓延到了我全身。

“姑娘,你卖不卖,不卖我就去别家了啊。”男人催促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扭身就说了句,“不卖,您去别家看看吧!”

最近的事情已经让我疲惫不堪了,这娃娃来历不明,我不能卖给别人!

男人白了我一眼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店里,对着那娃娃发呆……

这天晚上我睡的很死,却还是做梦里,居然不是春梦!

梦里那个男人又来了,西装笔挺,却看不到他的脸,他将我搂进怀里,语气霸道不容置疑,“你准备一下,我们结婚!”

他说完这句话后,我猛然就清醒了过来!

这次,床上居然没有出现假丁丁!

想到做的梦,我惊出了一身冷汗,难道是因为今天听说高岩和王莉都要结婚,所以我才做了这样的梦?

呆坐了半晌,感觉口渴的厉害,我起身去端了一杯水,摊开高岩给的请柬发呆,新娘那一栏依旧空空的,我心里一疼,不知道谁会嫁给这个我暗恋了好多年的男人。

抬手去拿水杯,没想到手一抖,直接把水杯给弄倒了,水浸到了请柬上!

急的我赶紧拿起请柬,慌张用衣袖摸去请柬上的水,即便是高岩的请柬,我也舍不得弄湿。

擦拭了许久,我就想看看请柬是不是干了。

等看清请柬之后,我惊叫了一声,直接就把请柬扔到了地上!

请柬新娘的那一栏,忽然出现了两个血红的字——卓然。

我吓得一**跌坐在了座椅上,死死盯着请柬上的几行字。

新郎:高岩;新娘:卓然。

时间:2015年8月28号。

席设:钟灵路十四号明泰大酒店。

也就是说,还有四天的时间,我就要跟高岩结婚?

梦里的男人也说要跟我结婚……梦里的男人,真的是高岩?

我正胡思乱想,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是个女人打来的,语气亲切,“然然,结婚要用的东西,这边都准备好了,但衣服啊婚纱什么的,得买你喜欢的,我今天去找你,陪你一起买好,怎么样?”

我以为司机会停下来,但是我却听到了一阵诡异的笑声。就像是夜猫子在叫,那种毛骨悚然的声音。

车子颠簸得很厉害,但是让我感到害怕的是,车上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醒过来,就像是拉了一车死人!

我惊叫了起来,条件反射一般的跳了起来。我感觉我的头发都已经炸了起来,我不顾一切的对着司机喊了一声:“快停车,死人啦!”

难道真的就像他最后和我说的那样,我和他是半个同类?他可是鬼呀,我怎么会和他扯上什么关系?难道是因为我刚刚中过邪的缘故?

“你确信能和我同归于尽?你我都不是人,又何必自相残杀?看在你和我是半个同类的份上,我只取你身上的一件东西,今天我不会杀你,哈哈!”

我敢肯定,那声音就是司机发出来的,但那却不是司机本来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一个女人!

我身边的那个哥儿们似乎早就睡着了,趴在前一排座椅的靠背上一动不动,睡得很是深沉。

我急了,用力的扳动他的肩膀,使劲的往后一拽。这一次我把他从前排的靠背上拉了下来,嘭的一声倒在了后排的座椅上面。

我不顾一切的冲到了驾驶室的位置,一把握住了方向盘。车子剧烈的晃动了起来,曲曲折折的往前继续行驶。

我嗯了一声,努力的保持着镇静,一步跨进了车厢之内。我的脚步声很轻但是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却是特别的清楚,我的一颗心砰砰跳动的厉害,稀里糊涂的我又回到了最后一排坐上面。

我被他的话说得一头雾水,毛骨悚然。什么时候我特妈的和你一个鬼成了半个同类?老子是正经八百的人类好不好?

“你怎么不走了?”

我知道我的行为在正常情况下很没有礼貌,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很他妈的不正常才对!我用的力气不小,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居然没有摇醒他!

我听到了发动机的轰鸣声音,司机的一脚油门踩了下去,我终于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要把车开到悬崖下面去!

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车子就彻底的冲出盘山道。我彻底的绝望了,看来今天就要死在这里,可惜我还没娶媳妇啊!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