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狙击手日记小说

狙击手日记

狙击手日记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对酒眉

作者:狙击手日记

时间:2020-01-06 02:57:10

抗日战争时江苏省常熟县城一个国军狙杀手沉重打击日寇的故事 狙杀手日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1937年11月15日晴。

点评: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早晨,我正在掩体里给子弹和刺刀上油,连长掀开伪装,跳了进来,扔给我两个馒头,我笑着问:“今天怎么亲自送饭啊?”连长好像没听见,坐了下来:“昨天为什么把那个人放了?”我一怔,硬着头皮编造:“没放啊,我毙了他,然后把尸体推下悬崖了。”连长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别死扛了,你小子跟了我七年了,射击、格斗、读书、写字,哪样不是我教你的?连说谎都是我教的。你那点心思还瞒得了我?瞧你昨天回来时那个熊样,傻子看了都知道你没干好事。你那张嘴啊,能把狼狗咬死,说谎可就不行喽!”我无话可答,低下了头。“说吧,为什么?”连长不依不饶。我只好如实回答:“我不想乱杀人,那个青年他罪不至死,他是我们的同胞,他是被他老板逼迫,才跟来卖大烟的。”“逼迫的,真的吗?”连长好像不相信。“是的,他亲口说的。”“他放屁你也信?”我又没了话。连长点了一根烟继续说:“我不是特地来为这件事兴师问罪的,我发现,自从前天打完那场仗后,你就变得焉焉的,你到底怎么回事?”事到如今,没有了隐瞒的必要,我把射杀那名逃上湖岸的日本士兵以及我对杀人、打仗的苦恼困惑一股脑倾诉给了连长。连长静静地听着,我说完,他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在我胸前捶了一下:“哈哈,咱们的杨大少尉也变得多愁善感了,我打了十几年仗,还没对打仗思考到这种程度,你才真正开了几天枪就想得这么深了?不错,比我厉害。”停顿了一下,他换了一种口气:“杨学,你还太年轻,对战争还没有真正理解,战场是残酷的,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你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记住这一点,只要是敌人,就不要犹豫,立刻干掉他!明白吗?”“可是,那个鬼子已经无法对我们构成威胁了……”“可是他没有投降,就是鬼子,就是敌人!日本经济比我们中国发达好多,照道理日本人应该待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享福的,可日本人为了自己的野心,侵略我们,台湾、东三省、乃至现在进犯全中国,仁慈是无法使侵略者感动的,我们只有拿起枪炮,以战止战、以牙还牙,那些日本士兵如果不想死,那他们就应该留在东洋老家,不要来中国杀人放火,这儿的土地不属于他们,如果他们全副武装侵犯我们,我们就要杀他们,没啥说的,明白吗?”连长越说越激动,手中的香烟都被捏碎了,“鬼子在中国杀人放火,你难道不知道吗?日本人杀你父母,你也忘了吗?”“可能是那洋老头瞎说的,我根本没见过我父母。”我好不容易说上一句。“不,他是神父,不会说谎的。”连长的口气不容置疑。连长立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烟灰:“你记住,战场上只有一种人不能杀,那就是俘虏,日内瓦公约规定,合法的战斗人员投降后,对方要予以接纳、照看,不能伤害和侮辱,不过间谍不受保护。我们国军是正义之师,我们要正确地做事,决不杀俘虏。”说完连长想走,

  1937年11月18日晴

  早上起来,营房里空气很湿润,四周静悄悄的,连声鸟叫都没有。我匆匆穿上军装走出营房,一股冷风扑面而来,我打了个冷战,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味,今天很奇怪,军营外的大街上一个老百姓也没有,照道理现在应该早市了。一声口哨,我和战友匆匆将手中的汉阳造拉好枪栓,连长黑着个脸走过来,手一挥,部队开拔了。今天气氛有点不对,行军中,我听着战友议论,大概了解了来龙去脉——鬼子昨晚在野猫口登陆,看守码头的两个士兵被当场枪杀。我们奉命撤至常熟南侧。最近国军和日本人打得艰苦,上海似乎已经失守。听他们说日本兵十分厉害,一个能打国军十个。我们马不停蹄,傍晚到达了梅李北,没看见一个老百姓,估计全逃难去了。突然,马路上有脚步声,是鬼子!连长赶忙命令我们卧倒,果然,一队日军过来了,大约六十多人,清一色的三八式,枪尖挂着太阳旗,两挺机枪,为首的一个穿着绿呢军大衣,挎着东洋刀。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鬼子,比我们矮很多,可目光很凶悍。我看见排长和连长讲了一会儿,排长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我们知道,要开打了。连长向我招招手,我过去,连长指着那个挎刀的鬼子对我说:“杨学,敲掉他!”我举起枪,距离大概七十米,有把握,瞄准咽喉一梭子,那家伙晃了两晃倒了下去。鬼子没有我们预料的那样大乱,上上刺刀向我们冲了过来,我赶紧滚到路边找到个掩体准备狙击,日本人哇哇大叫着过来了,战友们举枪射击,为首的十几个鬼子倒下了,鬼子的子弹也射了过来,我看见一个矮小的鬼子端着刺刀冲向连长,急忙撂倒了他。鬼子的子弹越射越密,我军倒下一片,这时我们的机枪响了,日本人向后退却,我用子弹封住了他们的退路,两个鬼子的脑袋被我轰开,鬼子乱成了一锅粥,他们在那里鬼叫咒骂,像狗一样乱窜,十分钟后,战斗结束,结束之快令我们咋舌。六十五名日军全部被歼,我军伤亡二十四人。连长指挥我们将鬼子的尸体移到路边,把牺牲的弟兄草草掩埋,带着伤兵,进入梅李借宿。军官和重伤员借住在镇长家和几户富绅家,兵们挤在一间破祠堂内,为了防止日军夜间偷袭,我们在镇口埋设好**,布置了哨兵,忙完这一切,大家钻进睡袋,谈论着白天的战斗和今后部队的走向。虽说日军近年来步步紧逼,可我的确没料到日军动手这么快,居然已经攻到了常熟,不过这到更好,我们这支国军精锐,就专门等着他们呢,今天的小胜,就说明小鬼子没什么可怕的。

  1937年11月16日晴

  1937年11月17日晴

  一整个上午,没有听到集结号,也没有训练,平静得出奇,过了晌午,兄弟们还钻在被窝里不肯出来,我爬起来,把步枪里里外外擦了个干净,又在刺刀上上了点油,然后走出祠堂,无聊地乱逛。我走进镇长家,看见厅房的桌子上摆着电台,副连长正拎着那个十分年轻的通信兵的耳朵,大骂他是饭桶,看来是还没和上级联系上。院子里放着口大锅,里面煮着大米粥,几个卫生员忙里忙外,不停地从锅里舀粥给重伤员喝,连长也在主卧里帮忙照顾伤员,我走过去帮忙,连长示意我把桌子上的白药拿过来,我拿过药,递给他,他又从衣兜里拿出一块大洋,让我去买点红薯来给重伤员吃。我接过钱,跑步前往红薯摊。卖红薯的是个年轻的姑娘,长得很清秀,尤其是一双大眼睛,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大的眼睛,水灵灵的,让人没法把眼睛移开。姑娘包好红薯,抬头一下看见我正盯着她,马上红着脸又低下头去。突然,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个兵,从摊子上抓起一把红薯扭头就走。姑娘正想追,忽然又收住脚,大眼睛里噙满泪水,眼巴巴地望着那个兵的背影。我看不下去了,冲上去一枪托砸在那个家伙的肩膀上,那家伙恶狠狠地转过身来,我看见了他那一双斗鸡眼和军装上的番号带,是二排的兵。他骂了一声祖宗,扔下东西朝我扑了过来,两个人顿时扭作一团,他看上去也是个练家子,几番拳脚下来,两个人谁也没捞到便宜,依旧扯在一起。那姑娘看了一阵,撒腿跑向我们的驻地,不一会儿,一排长和二排长领着十几个人跑过来,把我们拉开,二排长一脚把斗鸡眼踹倒在地,接着二排的五六个人冲上去对着斗鸡眼拳打脚踢。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密集的枪炮声,与此同时,集结号吹响了,顾不上别的,我把嘴角的血擦干,然后和大家一起跑向镇中心。连长在镇中心集结好部队,赶紧带着我们出发,连长边跑边告诉我上级派人来通告,日军已经占领了常熟北部,上级让我们马上到尚湖边阻击,千万不能让日军攻过尚湖,我们一路飞奔,马不停蹄地奔赴尚湖。来到尚湖边,没见到日军的影子,连长命令我们抓紧修筑工事,我们在距离湖边十五米的地方用沙包堆了一条阻击线,在后方隔十几米又挖了两条壕沟,我在一座山包上找了个制高点,挖了个简易掩体,铺上草,架好枪,忙完这一切,天也慢慢黑了下来,尚湖对岸还没有日军出现。炊事班的人把小米煮熟,捏成团,挨个递送,我躺在掩体里,接过米团,一边啃一边记日记,明天,可能就要和日军大部队干上了。

  战斗一直持续到中午,太阳照得老高,对岸没有了日军的影子,鬼子浮尸满湖,湖面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和橡皮艇碎片,一整段的湖都被鲜血染红了。连长带着人抢修阵地,以应对日军下一次来袭,可一直到晚上,日军都没有再过来。夜晚,我闻着湖水中散发的腥臭味,想着白天那名倒在河岸上鬼子,把炊事员递过来的馒头扔在一边,吃不下,睡不着,这就是战争吗?我们舍生忘死,就是为了摧残生命,就是为了把那湖水染红吗?

  1937年11月15日晴

  1937年11月14日阴

  凌晨时分,我被一阵极轻微的水声惊醒,我努力睁开眼睛,向外边看去,朦朦胧胧中我看见尚湖对面漂来几个小黑块,每个小黑块上是一大团黄色,我赶紧拿掩体中的草叶上的露水抹抹眼睛,这下看清了:尚湖对岸飘着一面太阳旗,湖面上有七八艘小橡皮艇正向这边驶来,每艘橡皮艇上都载满了身穿黄色军装,全副武装的日军士兵。日军小心翼翼地划着船,阵地上弟兄们都还在睡觉,丝毫没有察觉,而我,也许是作为狙击手有着灵敏的听见,日军那极小的动静还是被我听到了。划得最快的橡皮艇驶过了湖中心,加速向岸边靠来,我调整了一下枪上的标尺,瞄准了那个橡皮艇上最髙的一个鬼子,“砰”地一声,我看见那家伙头顶上钢盔一转,一闪身栽倒在船里。枪声把阵地唤醒了,弟兄们纷纷抄起家伙,一时间拉枪栓、塞炮弹的声音响成一片,日军眼见失去了隐蔽的必要,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哇哇大叫着加快了前进速度,桨手疯狂地舞动船桨,船头的机枪也兴奋起来,像脱了皮带的狼狗,子弹如流水般倾泻出来。连长把日军放得足够近,一声令下,步枪、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橡皮艇上的日军成片伏倒,剩下的赶紧趴下来,缩在船身内不敢动弹。我们的迫击炮也没闲着,炮弹砸向如同活靶子般的日军,在湖面上炸起束束水柱,水柱和气浪带起的巨大力量把几艘橡皮艇掀了个底朝天,十几名日军落入水中,像狗一样在水中扑腾,我们的机枪手看准这些落水狗,一阵点射,落水的鬼子纷纷中弹毙命,尸体漂浮在水面上。紧接着,我看见一发迫击炮弹结结实实地砸在一艘橡皮艇的中央,只见橡皮艇上先是白光一闪,“轰”的一声,整个小艇化为一团红色的血雾,鬼子和橡皮艇的碎片在血雾弥漫中抛向天空,又落回湖里。突然,我看见一艘橡皮艇冒着枪林弹雨直冲上来,已经快到岸边了,我瞅准机会,一枪报销了船头的机枪射手,接着又瞄准那名正划得起劲的桨手,一梭子下去,只见那个鬼子胸前绽开一朵红花,软软地倒了下去。随后,这艘划得最快的橡皮艇受到我军的重点照顾,子弹、炮弹纷纷飞向它,橡皮艇上的日军还来不及登岸,就全部倒毙湖中。日军橡皮艇开始后撤,我们杀红了眼,抓紧最后的机会杀敌,我越打越兴奋,又有两个日军被我击中,栽入水里,弟兄们的子弹追着日军橡皮艇跑,很多返身逃跑的鬼子被打得翻身落水。我看见在湖面最窄的一处地方,一名落水的鬼子正努力向岸上游去,我耐心地等他爬上岸,那边的岸离这边最近,子弹完全够得着,我把准心对准那个鬼子的后背,趁他冲上岸,正在河岸的泥泞上艰难爬行时,果断开枪,那家伙身体晃动一下,然后直挺挺地倒在河岸上。扣动扳机的那一刻,我的心好像被重重打了一下,那一刻,我似乎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在我以前开枪杀敌时都不曾有过的感觉。我突然感到有点难过,发现自己很残忍,和鬼子一样残忍,那个鬼子,他正在逃跑,他没有攻击我们的能力和欲望,他只是想求生,他只是不想死,可我还是射杀了他,从前射杀鬼子时,心中只有复仇的快感,但那是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日军,然而这个人他手无寸铁,只是在狼狈地逃命。这一刻,我感觉到了,我摧残了一个生命,我消灭了一个无法对我自己造成伤害,只是想生存的生命,我这样做对吗?我也变成了鬼子?杀人不眨眼?我开始觉得世界不应该这样,人不应该这样,互相摧残……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