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

王牌护卫高手小说

王牌护卫高手

王牌护卫高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豹纹小短裙

时间:2019-12-29 14:02:00

主角叫林风的书名叫《王牌护卫高手》,是作者豹纹小短裙创作的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兵者,国之利器,兵锋所指,所向无敌,孤狼一出,谁和争锋!她叫林风,曾经是孤狼突袭大队最优秀的战士,却因为大队友的惨死,在任务里犯下大错,从此部大队食堂成了她的归宿。然而谁都没想起,一把被隐没在油烟里的刀锋,会有...“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有个会需要马上赶回去。小陈,林风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尽快展开行动。”王部长轻描淡写抛下这么一句,背着手走了,只剩下满屋子怨念的三人。“参谋长……”林风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把视线投向默不作声的领导,可参谋长却回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说道:“以后小陈就是你的上级,必须服从命令,你小子好好干。”说完叹了口气,眼不见为净,转身也走了出去,出门时还不忘将门给带上了。哐当……现在只剩下两人,屋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陈晨那张俏脸上起初还带着几分愤恨之色,不过当注意到林风比她还郁闷的表情时,她竟然转怒为喜,笑容逐渐绽放。既然参谋长都救不了自己,那就只能想办法自救了。看着陈晨嘴角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微笑,林风暗自打定注意,脸皮抖了两抖,硬挤出个笑容,干笑着说:“陈晨,那我……”“叫队长!”陈晨却笑容一敛,十分不给面子的纠正道。“是,队……长。”林风心知这大屁妞还没忘记之前的恩怨,时刻都在想着找碴,也就不再浪费表情,阴阳怪气的叫了一声。“哼!下午三点的火车,我希望在一点之前就看到你已经换好便装,在招待所楼下等着。”陈晨说完就背着手往门口走去,可是没走两步,她又忽然回过头,斜睨着林风,寒声道:“你再看,信不信把你眼珠子扣出来!”林风急忙收回紧盯在她隆起部位的视线,暗自腹诽,这母老虎还挺贼精,连这都被她发现了。……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浑身热汗的战士鱼贯着走入食堂,分班围着圆桌坐好,很快热气腾腾的饭菜就端上了桌。嗅着诱人的香味,早都饿了的战士们口舌生津,眼珠都快掉进菜盘子里,参谋长端着碗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说道:“开饭。”鸦雀无声的现场瞬间像是活了过来,战士们拿着碗筷狼吞虎咽着,可是大多没吃两口,表情便变得十分怪异,似乎想吐又强咽了回去,咀嚼的声音顿时弱下来不少,摆在面前那盆香辣可口的鸡丁极少再有人问津,反而是平时不受人待见的小青菜被瞬间席卷了一空。难道这帮五大三粗的战士都改行吃素了不成?。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其实无数人此刻干咽着米粒,心中都在哀嚎,首长把林风下放到炊事班,这哪是对林风的处罚,简直就是在折磨大家的胃嘛,再这样吃下去非得再整出几个胃溃疡不可。

参谋长自然听不见大家心中的怨念,有些食不知味的夹了块鸡肉丁送进嘴里,嚼了两下表情一僵,脸上瞬间一片通红,就跟打了胭脂似得。

哐!

感觉整个人都快燃起来的参谋长抢过小李手中的汤碗,咕咚咕咚猛灌了两口,这才朝着厨房方向大声吼道:“林风,马上给我滚出来!”

在众人的注目下,厨房门帘子掀开了,副班长老刀屁颠颠跑了过来。

“我叫林风,你跑来干嘛?”参谋长火大的问道。

“报……报告,班长十分钟前就从后门走了,他说他要到外面吃香喝辣的去,我也拦不住他。”老刀陪着小心的说道,生怕参谋长把这股无名邪火撒到他头上。

参谋长一拍后脑勺想起来了,这混小子多半以为是自己卖了他,所以临走之前在这道菜里特别加了料,想要打击报复啊!

就在参谋长急着向勤务兵小李猛使眼神的时候,林风随手一推就把快戳到鼻尖的镐子拨开到了一边,大腿迈过三轮车横梁,一个箭步便来到那个吵嚷的最凶的瓜农身前。

大部分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林风已经一把攥住这人的领口,稍微用力,就把这百八十斤的壮汉提的双腿离地.

陈晨有些不甘的蹙起了黛眉,挣扎起来,内心不断做着衡量,吃还是不吃呢?

参谋长嘴角抽了抽,露出嗤之以鼻的神色,王部长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顿时也起了争强好胜之心,故意说道:“怎么,你还不信?要不这样,咱们赌一把如何,我就赌陈晨能把他收拾服帖,正好车子后备箱有两条好烟,就拿它做赌注好了。”

“你确定?”在没外人的情况下,参谋长也不再继续板着那张脸,两人算的上老相识了,得到肯定答复后,参谋长一咬牙说:“好,就跟你赌这一把,我柜子里也有几瓶好酒,你要赢了就给你全带走,不过咱们得事先说好咯,要是不小心伤着碰着了,回头你可不许找碴。”

“一言为定!”

“现在人赃并获,看你们还怎么抵赖,把当官的给我叫出来!”

“对,你们这些当兵的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还敢说瓜不是你们偷的?要是今天不给个交代,我们就到军区找首长告状去!”

这下可好,瓜农不再跟门口的士兵纠缠,反倒回头把林风给包围了起来,似乎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逮人的架势。

“哟呵,你们这是准备往我头上扣屎盆子啊?”

面对这帮虎视眈眈的瓜农,经过最初的错愕之后林风非但不怵,反而咧嘴笑笑,远处的参谋长看了顿时只觉背后发毛。

这小子该不会又要惹祸了吧?!

他那张带着几分狞意的笑脸凑近了问道:“说我偷了你们的瓜,证据呐?”

“西瓜就摆在你车上,还……还狡辩……”被提到半空的瓜农手指着三轮车拖斗嚷道,只是说这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不知是因为呼吸不畅还是被吓着了。

“放屁,谁稀罕你那些破瓜!”林风闻言两眼珠子一瞪,十分粗暴的打断了对方:“这两瓜是我刚在镇上超市买的,小票还在我兜里揣着,不信咱们还可以去问超市老板娘,想诬赖我,门的没有!”

“你……你……”瓜农似乎被说的哑口无言,但他看似淳朴的眸子里却闪耀着狡黠的神光。

“怎么,没话说了吧?带着你的人赶紧走,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林风松开手,瓜农一**蹲坐在泥地上了,就在林风准备跨上三轮车的时候,脑后陡然一阵劲风袭来。

原来,是这瓜农的两个伙伴趁没人注意的时候,轮起稿把就往林风背上敲去,试图给他一些厉害瞧瞧。

山里人民风彪悍,动手没个轻重,也不怕把人打坏,等站岗的士兵发出警告时已经晚了一步,眼看就要被伤到,林风眼神一凛,猛地回过身,绷直的右腿斜着朝上空踢去。

咔嚓……足有成年人手腕粗细的镐把被他一脚硬生生踢折成了两截,还没等众人看清,林风鬼使神差般的一扭,另一把呼啸而来的稿子却砸在了空地上。

哐!

瓜农还想轮起来再砸,却见林风转身又是飞快踢出一脚。

劲风扑面,鞋尖在瓜农眼前迅速放大,这人吓得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嚎声,手里的稿子哐当掉在地上。

疼痛迟迟没有到来,等瓜农睁开眼,只见黑色的皮鞋尖就在离他鼻梁不到两厘米的地方停住了,顿时就双腿发软,一**坐了下去。

其他几个跃跃欲试的家伙仿佛没想到这当兵的身手如此犀利,眨眼间就解决了两个偷袭他的同伴,他们就算没见过多大市面,心里却也清楚,自己这伙人即便一块儿上去,也不见得能讨到便宜。

场面一时间僵在那里。

远处观望的参谋长看着林风化解了麻烦,不由暗吁了口气,还好林风这小子知道收敛,没对当地这些村民下狠手,不然要是再打伤打残几个,激起了民变,只怕首长亲自出面也没法保得住他了。

可是还没等他把气喘匀,意想不到的情况却又出现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险些被林风一脚踹飞的那名瓜农就这么坐在地上,突发羊癫疯一样的手舞足蹈,嘴中大叫大嚷起来:“当兵的打人了!快来看啊!”

其他人像是反应了过来,也跟着在一旁帮腔嚷道:“这些当兵的欺负咱们老百姓,都要打死人了,还有没有人出来管啊!”

本来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的林风顿时就被气笑了,这些家伙还能再**一点吗?

一向涵养极佳的参谋长此刻脸都气的发绿,正要让小李带人把这帮胡搅蛮缠的瓜农撵走,王部长却又抢先一步摆手说:“先不忙,这小伙儿挺有点意思,他也是孤狼的人吧?”

“他叫林风,炊事班战士。”参谋长言语简练,似乎并不想在他们面前过多谈论此人。

“炊事班?你是说他只是这里的伙头兵?”偏偏王部长却露出一副极有兴趣的样子,说话的同时目光始终在注视着大门方向。

此时,大门外又发生了变化,只见林风攥住坐在地上那人,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刚才还中气十足的瓜农瞬间失声,等一松开手,这家伙就像被狗撵似得,带着一帮同伙连掉在地上的农具也顾不上拣,灰溜溜的全跑了。

“他刚说了什么?”因为隔着段距离,林风又刻意压低了音量,反正王部长是没怎么听清,只能向身旁的陈晨询问道。

“咳……他说,你们那几十亩瓜地是不是不想要了,反正老子马上就要离开部队,你们再敢来这里耍浑,大不了我扒了这身衣服,天天上你们瓜地里洒百草枯去,到时看谁救得了你们,不信咱就试试?”

不苟言笑的女子学起林风的神态来有模有样,一点也不顾及参谋长那张变得复杂的脸色。

“呵,还真有点意思,我觉得这小子挺不错,怎么……你不满意,要不你亲自试试他?”

“是。”陈晨没有回绝,而是十分坦然的就一口答应下来,当即捋起袖管走了过去。

“唉,这位……”等参谋长想叫回她时,陈晨已经走出十几米外,只剩个背影留给他们,参谋长忙不迭对王部长说:“你赶紧让这姑娘回来,真不是闹着玩的,这林风脑子不好使,犯倔起来,谁都拉不住他,你还是快把这姑娘叫回来吧。”

王部长回头望着他,仿佛一眼看穿了他的想法,微微笑了笑,调侃的说:“脑子不好?我说老张啊,你还装的挺像,差点就让我看走了眼。”

“哎呀,我真没跟你开玩笑,拳脚无眼,万一伤着人家小姑娘怎么办?”

王部长一脸笃定的道:“陈晨的安危你就不用担心了,别看这丫头岁数不大,在大学时就拿黑带了,寻常人十个八个都休想近她身,怎么样?不比你这里的王牌差吧?”

跆拳道黑带?

“哦对,差点忘了宣布,老刀你以后就暂代班长职务,记住少放辣椒,别把炒菜弄的跟火锅一个味儿。”

“那林班长他?”老刀心想,菜园子种的那些辣椒还有两瓶辣椒面全被林风走之前给霍霍光了,以后就算想吃辣还得下山买去,不如改成酸甜为主好了,反正白糖和醋还有不少存货。

“他暂时回不来,不用管他。”

参谋长话音刚落下,人群里不知谁没忍住‘噢’的欢呼了一嗓子,声音很大不过很快就敛去了,众人虽还保持着一脸严肃,眼神却在雀跃。

这混世魔王走了,大家的苦日子总算熬到了头……

“阿嚏……阿嚏……奶奶的,谁在背后议论我?”手拿着两个铝制饭盒的林风走到半路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不禁回头看了眼食堂的方向,揉着鼻头喃喃自语道:“难道是因为我这么突然走了,大家都舍不得我?”

那声从食堂突兀传来的欢呼声像是做了回答,顿时林风有些很不是滋味,叹息了声很快便又释然,扭头往招待所方向走去。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既然木已成舟,和上级领导搞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林风还是决定腆着老脸主动去找陈晨,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于是就多了手里这两个还冒着热气的饭盒子。

径直来到招待所三楼临时安排给陈晨休息的房间,手举到了半空,林风又有些踌躇,让他去向一个小心眼的女人低头,这还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纠结了片刻,他像是正面临着巨大的抉择那样,先深吸了口气,硬挤出几分笑容,轻轻敲响了房门。

笃笃……笃笃……

连敲了四五声之后,屋内终于传来那大**妞冷淡至极的声音:“门没锁。”

稍一拧门把,门开了,陈晨已经换了条与之前同样款色的黑色西裤,背着手站在窗台前,只露出半张俏脸斜视着林风。

看来自己上楼的时候就被她发觉了,所以才故意没把门上锁,这妞倒也不想表现出来的那么不近人情。

“还没到时间,你现在找我有事?”陈晨维系着领导的威严,站在原处没动,只用眼神斜视着门口的家伙。

林风带着僵硬的笑容走进屋子,将饭盒摆在桌上,故作体贴的说:“队……长,我看你中午没来吃饭,所以特意给你打包了一份,还是热的,赶紧吃。”

盒盖刚一揭开,菜肴的香气扑鼻而来。

简单的一菜一汤却对连早餐都没顾得上吃的陈晨而言充满了诱惑,可是俗话说的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如果吃了他送来的东西,不就代表着原谅他了吗?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大帝要回家 贤妻威武 药神赘婿 蔚蓝星途 魔界神女来袭 秀才无双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第一重装 我的人偶钢铁侠 瓷界无痕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