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戏说乱世豪雄小说

戏说乱世豪雄

戏说乱世豪雄

10.0

手机阅读

编辑:眉目不知秋

作者:此人已腐朽

时间:2019-12-03 02:57:40

三尺龙泉万卷书  上天生的我意何如  不能够治国安天下  枉称男儿大丈夫  ——乱世出豪雄,豪雄当如是 戏说历史乱世豪雄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一代明君、暴君,被缢死江都,有诗吊之曰:却恨乱臣贪富贵,宫庭血溅实堪怜。。

点评:只有不一样的爱才会如此吧!

  “好汉那也架不住人多啊,我们哥几个对付他一个还不手到擒来”,这狗奴才拍着胸脯咋呼。

  “一朝机局变,斧钺臭名遗”,其历史功过,自有古人记载与评定。

  有眼尖的人看到是王薄过来,高喊道:“王大人来了,快让开,快让开,王大人来了。”人群瞬间左右分开,让出一条道路,叫大人的声音此起彼伏。王薄点头致意,迈步向前,看到场中一少年,面显稚嫩,约莫十二三岁光景,正给两头牛劝架,并没有注意到王薄到来。那少年一会拽住这个牛的尾巴,一会又去拽另一头。两头牛是越打越欢,少年却是不耐烦了,只见他从中按住两头牛的头部,左右一分,死死地按住,这举动把王薄跟周围的百姓给骇的是瞠目结舌,他们哪见过这场景。一头牛趴在地上不动了,另外一头还在扭来扭去,这少年也是犟脾气上来了,两只手按住那头还在挣扎的牛的犄角,右手一用力,竟把那牛角给掰了下来。这下牛消停了,王薄跟周围的百姓傻了眼,真乃猛人也。少年可不管这些,心里只想着怎么向主家交代,难道说牛撞山上了?少年眼睛一亮,接着就泄了气,哭丧着脸牵着两头牛往人群外的几头牛走去。王薄这才回过神,揉了揉脸部,问道:

  其在位期间,民间发生了许多道不尽说不完的故事。

  “听你口音,你是历城人?”

  柳文才眼珠子骨碌一转,对啊,他再厉害也有力竭的时候,十来个人制服他也不是不可能。正想着呢,忽听对面年轻人哈哈大笑起来,柳文才抬起头来,看到那人正盯着他的脸,这才知道是笑他的长相,他也知道自己长的很奇葩,但是却也不容别人嘲笑,再加上垂涎对面的美妇人,心下一发狠,把扇子一收就塞在了脖子后面,两手一挥,喊道“上,狠狠的揍他”。一帮人呼啦就围了上去。

  少年正琢磨着呢,听到有人叫他,就随口回道:“干嘛。”

  历城有个大户人家姓柳,家有一独子叫柳文才。这柳文才是个奇葩,长的一张长脸,腮帮子非常的乍,嘴唇非常的鼓,但是他的上嘴唇又非常的短,盖不住上牙,满嘴的小牙尖朝外,短眉圆眼,鼻梁是歪的,面色像纸一样,刷拉白,一看就是那种贪色过度,肾亏的主。也不知他老爹上辈子作的什么孽,生出来这么一奇葩,也许几百年才出这么一个主。平时欺男霸女,强抢民女的事情也不是没干过。

  隋炀帝杨广,又名杨英,小字阿摩,仁寿四年七月继位,对于国政有恢宏的抱负,并且戮力付诸实现,在位期间修建大运河,营造东都洛阳城,开拓疆土畅通丝绸之路,推动大建设,开创科举,三伐辽东。。。

  一代明君、暴君,被缢死江都,有诗吊之曰:却恨乱臣贪富贵,宫庭血溅实堪怜。

  这一日王薄率领的义军途径历城,在野外扎营。正在营帐中休息的王薄忽然听到外面吵闹异常,很是诧异,遂走出来瞧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抬眼看到在营地前一片小树林的不远处,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几百人,陆陆续续的还有人向那边走去。王薄抬手阻止了正要跟上来的亲兵,径自往那边走去。走了没多远,看到一人急匆匆的往那边赶,就拉住他问道:“那边发什么了什么事,如此吵闹!”被拉住的人正赶着去凑热闹呢,很是不悦。老百姓嘛,都有看热闹的喜好,这是传统。抬头一看是王薄,他一穷苦农民,斗大的字不识一个,也就不知道怎么称呼王薄,只知道当官的都叫大人,于是支支吾吾的说道:“大。。。大人,听他们说是两头牛在打架。”王薄心下就寻思,两头牛打架有什么好看的,按理说这些百姓应该是经常看到。看了一眼旁边按捺不住的百姓,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一听母亲的喝声,也不慌乱,右手一抖,本是刺向对面一人咽喉的,点在了其外肩上。竟敢对他的母亲出言不逊,年轻人是恨极了那人,本来只想给他个深刻的教训,只不过正在气头上,出手没了分寸,母亲这一喊,登时清醒,顺势点在了其外肩,却也没有真伤到他,力道拿捏之精准,令人佩服。对面那人起先是吓傻了,动都不敢动,冷汗直流,年轻人没有伤他,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对啊,这是他们的地界,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这小子肯定是不敢伤人,于是气焰更加嚣张。“小子,识相的放下手中的兵器,乖乖站一边去,敢出手,小心吃了官司”。这人倒是误会了,年轻人没有伤他,只是因为他比较孝顺,为母亲之命是从而已,不然早就要他小命。看其还要纠缠,年轻人冷笑一声,灵机一动,既然不能伤其性命,用棍法总可以吧。心动手动,一招乱点棍,砸在周围几个人的肩头,接着一招跳步砸狠狠的砸在出言不逊之人的身上,然后一招横扫千军把围着的人扫了出去。急走几步,一招绕头勾,把柳文才给绕了过来,勒住他的脖子,一脚踹在其膝弯,登时跪在了年轻人的母亲面前。十来个人毫无还手之力,就被打倒在地,柳文才傻眼了。“敢欺侮我娘亲,磕头认错,快点”。柳文才那个悔啊,明知道这人是个硬茬,还来招惹他,真是狗子进茅房——找死。

  “怎么跑去章丘?”

  时有齐郡(今济南)邹平人,王薄,自称“知世郎”,聚集逃亡农民,以邹平与章丘之间的长白山为根据地,以反对高句丽之役、反对繁重徭役为名,首先起兵反隋,逃避征役的广大农民纷纷加入到王薄的起义军中,队伍迅速发展到数万人。随后,平原刘霸道﹑鄃县张金称﹑漳南孙安祖和窦建德﹑渤海高士达﹑韦城翟让﹑章丘杜伏威等相继起兵,其余小股义军不可胜数。王薄这支义军经常在齐郡境内活动,攻入郡县,杀死贪官污吏跟地主豪强以补给自身,官军曾多次围剿都被打败。

  今日算是阳光明媚,城外虽然有义军几万人驻扎,人心惶惶,但是却不影响柳大公子出门的兴致。柳文才又像往常一样,带着十来个奴才,上街溜达去了,顺便还调戏一下良家妇女。正在大街上走着呢,迎面走来两个人,像是一对母子。柳文才抬眼一瞧,看那女子已是半老徐娘,虽不年轻,但是貌美,身旁跟着的年轻人约莫十八九岁,长的是英武不凡,面色白润,犹如观音,天庭饱满,剑眉虎目,方海阔口,扇子面的身材,虽不是很帅,但是让人眼前一亮。年轻人身后背着个包裹,应该是些随身行头、盘缠之类的,手中还握着一长条形的物什,用布套包裹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柳文才虽然长的奇葩,却也有点见识,一看就知道这人是个练家子,不好惹。但是看见那美妇人,心里又痒痒的,急的是抓耳挠腮。几个奴才倒纳了闷了,这不是少爷的风格啊,前面那美妇人确实是撩人,他不上前去骚扰一番,在这挠什么腮。柳文才有见识,不代表几个奴才也有见识,平时耀武扬威惯了,又仗着人多,就有一机灵的,附在柳文才耳旁说:

  “少爷,要不要动手,小的几个先把那碍眼的给摁住,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小人早些年在历城养马,后来官府征调民夫,就跑到章丘避难。”

  罗士信撇下了王薄,赶着牛回主家。一路上是绞尽脑汁,却怎么也想不出一个稳妥的理由,干脆不想了,大不了挨顿打。

  年轻人看到对面十来个人围了过来,眉头一皱,握紧了手中的长条形包裹,“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小子,识相点就闪一边去,没看到我家公子对这美娘子有意”,看到少年的架势,几个人撸起了袖子,咋咋呼呼起来,“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旁边的百姓知道这对母子要遭殃,却也不敢上前解围,这柳文才在这就是一霸,很多百姓都吃过他的苦头,只能暗地里摇摇头,心下叹息一声,有的围观群众还在那指指点点,小声议论。年轻人一听登时就火冒三丈,敢调戏他的娘亲,脑子一热,娘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告诫就抛在了脑后,二话没说,手中的长条形包裹就刺了出去,原来那是他的兵器。妇人也很着恼,但是却知道儿子这一刺肯定会出了人命,急声喝到,“休要闹出人命”。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