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言情 >

疚杀小说

疚杀

疚杀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青诗

作者:叶凉初

时间:2019-11-22 11:02:39

主人公叫李桢朱七的小说是《疚杀》,是作者叶凉初创作的古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恋爱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这个是李桢与朱七的初识。一个13岁,一个15岁。为加紧登基的步伐,朱批一次次举起屠刀,烽火连天,血雨腥风,流云书院终于再也安放没下一张安静的书桌。这个一次,季云成一个疏忽,使李桢直直落在朱七的马前。原来...百草寺占地不少,只是房屋大多破落,像一个古战场废墟似的,被扔在这荒郊野外。最后一进院落的西北角偏房里,透过东倒西歪的木窗棱,却有一双眼睛正看着外面的流云树影,那是一双少年人的眼睛,清澈无邪,坦诚透亮,瞳仁里带着淡淡的忧郁,望向三千里之外的远处,这眼神像温柔的面纱般笼住了他同样清秀的面孔。。

点评: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果然,破庙里的李桢已经不知所踪,豆大的汗珠从季云成的额上滴下,他拍着自己的心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轻手轻脚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朝东,东北角是床榻和书柜,西侧有一排木窗,窗外便是庙外荒山,林木茂盛,当初选择在这里存身,也是因为万一遇到危险,翻窗便是野外。季云成仔细察看窗棱,门框,以及屋里简陋的陈设,都没有打斗的痕迹,青砖地上却有很多脚印,他百思不得其解,今天,在这屋子里发生过什么?是什么让一向安静听话的李桢去向不明?这样一想,思路便也清晰起来,他的目光落在了棉被上。然而,看完字条的季云成脸色更加惨白,汗出如浆,他双手蒙着脸,很久,才抬头看了看窗外,窗外,已是月到中天,清辉如水,风动树影,是一个无辜而美好的月圆之夜。

在朱七的目光下,李桢只说了两个字,谢谢!

"我孩子十三岁,穿一件青色布衣,包头,人偏瘦,不怎么说话。"季云成忙答道。

"干什么的?这么早?"门人看了衣衫褴褛的季云成一眼,不耐烦地喝道。

朱七朝李桢做了个不出我所料的表情,立即吩咐下人去请。李桢想到季云成这一路的劳顿与焦虑,心里十分不安,情不自禁地移步到门边。很快,脸容憔悴仿佛一夜间老了十年的季云成脚步匆忙地进来了。

李桢骑过马,季云成带着他千里奔波时,大多依赖马匹,后来,他们的盘缠用完了,不得不将马卖了。李桢已经记不得他们那匹马的样子,可能自己当年还小吧,只记得在师傅的怀抱里,安然,平和,常常不知觉地就睡过去。骑马的感觉和坐车也差不多,可是,今天是那样的不同,朱七越过他的身体紧紧抓住缰绳,道路不平时,他不得不剧烈地撞在他怀里,虽然隔着衣衫,仍然能感受到彼此胸膛的温度和力量,李桢不自觉得地扭动一下,朱七却拉了下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乱动,特别是马的速度飞快时,李桢觉得自己都快与朱七融为一体了,他难以描述那种感觉,痛楚或者快意,伴随着略略不安,李桢的面孔热热的,他不知道朱七是什么感觉,他没法仰脸看他,也不敢看他,因为这几个小时里,他都没有笑过,话也极少,李桢不知道自己的前路是凶是吉,也不知道师傅这会儿有没有回到庙中,有没有看到他的字条。

李桢透过轿子的帘子,静静看着府中的一切,石灯笼里的微光下,他看到进门处是一片石条铺成的平地,稍后是一座巨型的水池子,池子中间建一座亭子,小轿就从池子中间的九曲桥上绕过去,后面才是真正的房舍,但轿子没往正门去,左转进了西侧的一个小院,又行了不少路,方停了下来,让李桢没想到的是,下轿来第一个看到人居然是朱七,他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怎么进来的,可能这院子还通向别处吧。李桢跳着脚下轿来,朱七走近,也不搭话,只把自己的左肩侧向他,李桢看了看几十米外的屋子,满脸不情愿地搭在他肩上,突然发现,满地的佣人都不见了,偌大的院子里,只有他和朱七,月光无声而慷慨地泻下来,长河落九天?李桢想到。

"那,我练练字就好。"李桢说。

朱七专注地擦洗了李桢的伤口,又拿来一罐膏药,挤出乌黑的药液,均匀地涂满整个脚踝,又用洁净的白布包好,才站起来,舒了一口气,看着李桢。

约摸四更天,朱府门口走来一个歪歪斜斜的人影,这便是季云成!从百草寺到落阳道一号,他整整走了五个时辰,走得腿都不像长在自己身上了,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李桢啊,你可别出什么意外,不然,我们这十年流离就前功尽弃了。仿佛他早到一刻,李桢的危险就少了一分似的,这念头支持着他,不知饥渴,不知疲惫,走走走,向着开封的方向。终于,这一刻,他站在了朱府的红漆大门前了,天虽然还暗着,但曙色已起,草木苏醒,他在敲门和等待之间只犹豫了一秒钟,便在台阶上坐了下来。坐在朱府门前台阶上的季云成在这一刻,才发现一只鞋子已经不知去向。

"李伯,您弄错了,是我射伤了李桢,所以把他带回府来养伤。他险些命丧我手才是真的。"朱七道。

面对着满桌的珍馐,李桢又一次感到恍惚,就像昨日他初进朱府时的感觉一样,这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是前世吗?前世的自己也是名门公子,也过着这样锦衣玉食的生活?前世的自己不用和师傅颠沛奔波?他不知道,他看看师傅,师傅已经倒在榻上睡着了。他看看朱七,朱七咬着一块豆糕,若有所思的样子。

"有什么好谢的,是我伤的你嘛!"朱七将冼布远远抛过去,正中紫红色的铜盆中心,脸上泛起一丝得意。

李桢心里一阵欢悦,他想看看朱七的表情,朱七却在对下人说着什么。不一会儿,一行人鱼贯而入,手上各端着食物。

这屋子里的豪华是李桢没有见过的,好像也见过,难道在梦里?但他没有四下打量,他是个对环境不怎么好奇的人,他就近在一张榻上坐下来,稍抬了抬腿,钻心的疼痛袭上来,他不由得轻轻咝了一声。正在打水的朱七僵住了动作,回过头来,看李桢一眼,李桢不敢说话了。房间没有一点声音,除了朱七手中的洗脸布在一点点被绞紧。

李桢笑笑不语。他想勉强站起来,但脚像断了似的,每移动一点,就痛得直吸冷气。朱七见状,命下人快快去牵他的马来。

"你起来了?脚痛得可好些?"朱七端起一杯茶,饮尽,问,口气闲闲的。

"你呢?今日作甚?"好一会,李桢才问道。

"回家?你是说回你那破庙去?快近年关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这两日怕是要下大雪了,你那破庙,岂是人住的,你伤着,又兼饥寒交迫,小心性命不保。"朱七一边把剑插入剑鞘中,一边说。

"你行走不便,我叫人去藏经阁拿书给你看,你想看什么,写个单子给我。"朱七咽下最后一口糕,说道。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奶爸小说
奶爸小说
奶爸小说

他们或许是在商场上杀伐果断的商人,又或许是在战场上铁血无情的兵王,不管他们在社会上的身份有多高贵,但在家里,他们永远斗不过那个萌萌的小屁孩,再铁血无情的人,在他们的面前,也会是个嗜孩子如命的奶爸。奶爸小说合集包括了奶爸小说推荐,奶爸小说大全等内容,让我们一起去体验奶爸的柔情。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